放假在家

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拥有几乎两个星期的假期,却哪儿也不去,什么计划也无。就这么守着家里的猫猫狗狗,过一日三餐的日子。脑子也因此放了假似的,完全的没有什么大幅度的脑电波了。:) 看看碟,看看书,出门买菜上街逛街窗过瘾。美术馆里看看展览,试遍家周围的川味小餐馆。喜欢早上起来煮咖啡煎鸡蛋的奢华,然后一边慢吞吞的在刚烤好的面包片上抹果酱,一边看着客厅里黑猫猫在阳光里高兴的打滚。。。 完全的放松,完全的从容。

下午折的两枝腊梅悄悄的飘了满屋的冷香。。。

妹妹从遥远的南美写来电子邮件,讲述和鲨鱼一同潜水的奇迹般经历,讲大队海豚随她们的小船前行,跃出水面来看看她们这些游客的模样儿。而在这多雨的季节,知道旧日在雪坡上穿行的老朋友们必是开往山中,过一个白色的新年,住在有着大大玻璃窗的小木屋里,座看山林里批着皑皑白雪的松柏,将封未封的湖面在风中漂起涟漪。而我,坐在家中,听着园子里被风吹得丁冬作响的风铃,读着这些远方的故事,心是静的。无波澜。只觉得很好。很好。

江湖的菩鲁终于写完了《邻居》,大家快去看结尾篇!若从未读过这连载的朋友,不妨耐心些,一页页往前翻,从头读起,蛮精彩的。:)

今日美女(Belle de Jour)

英国报纸Guardian Unlimited选出来今年最好的英国博客里有一项是最佳写作类,得奖人中有一个伦敦应召女郎(London Call Girl),她的博Belle de Jour (今日美女?)是从十月份她决定做应召女郎那天开始,从与应召会所的美丽女老板面试,到她遇到的各种客人,到各种一般人想不到的细节(比如应召女郎决不会背小小手袋,因为大批的化妆品替换性感睡衣甚至鞭子都要随身带着),等等她都信笔写下。文笔不错,也很幽默。能读英文的朋友不妨一读。

节日快乐!


LK说的对,不管是谁的节日,只要放假就是好节日!:)
这里是阴雨连绵,不过屋里面一只猫一只狗和我们挤在同一只大沙发上呼呼大睡。我们则在以马拉松的方式看教父三部曲。看着Al Pacino从青春年少长到两鬓斑白,一个家族的百年历程,一个导演的心理历程。。。
希望所有的朋友都有个温暖健康的节日。。。

地震

刚刚隔壁的同事大声宣布:“地震”!我刚刚在跑进跑出的找一个“虫”,所以没有感觉到什么。同事指指头顶的挂灯,浩浩荡荡的三排挂灯都在荡秋千!哇!真是地震了!

湾区的地层里震裂带很多,所以每隔个十天半月的就有三四级的小地震发生。大多数时候震心很深,我们都感觉不到什么。在北京出生长大的我依然记得唐山大地震之后那下不完的雨,昏黄的天,躲在楼道里,被大人们放在自行车上随时准备冲出去的紧张,和后来大人们打造的地震棚,所以现在这些小儿科还吓不到我。同事们有人问要不要赶快逃出办公楼,我只是笑笑说用不着吧?玻璃窗都没有响。在西单读高中时是住校生,一次晚上地震了,玻璃窗哗啦啦地响,电灯大幅度的晃啊晃。女生宿舍在四楼,为了“我们的安全”楼道门还是上锁的,同宿舍的女孩满楼道去敲门找值班拿钥匙的女孩来开门好放大家出去。当时是夜里一两点的样子吧?我被同屋摇醒说快起来地震了!我勉强睁了眼,瞄了瞄晃着的电灯,听了听叮叮哐哐响着的窗,觉得这楼一时半会儿不会塌,翻了个身接着睡。第二天被全宿舍的人笑话,“真是要睡不要命!”嘻。

但是去年五月一个晚上的一次地震我可是真的害怕了。当时大约是晚上十点多吧?我还在整理一些数码图片,正在打印,突然之间听到一种巨大的宛如坦克车过街的轰隆隆,然后我就感觉到房子的墙壁都往北倒,我可以听到墙壁不胜负荷的吱吱作响,然后又恢复原样,然后整个房子好像被一个大浪举起又放下,跳了一跳。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我却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无边的恐惧。这座小房子好像是一副扑克牌搭就的似乎随时就可以倒塌,而与自然的力量相比,人是如此如此的渺小。。。

相比之下那次地震才不过4.9级,今天这个居然到了6.5级!好在震心很深,在地下7.6公里。在Big Sur南面的北加州海岸线上的一个小镇San Simeon北面11公里。数据如下:

Magnitude : 6.43 ML (A strong quake)
Event Date & Time : 12/22/2003 11:15:56 AM PST
12/22/2003 19:15:56 UTC
Coordinates : 35.7058 N, 121.1013 W
: (35 deg. 42.35 min. N, 121 deg. 6.08 min. W)
Depth : 4.7 miles ( 7.6 km)
Location Quality : Excellent

7 mi ( 11 km) NE of San Simeon, CA
11 mi ( 17 km) N of Cambria, CA
13 mi ( 20 km) W of Lake Nacimiento, CA
20 mi ( 32 km) WSW of Bradley, CA
22 mi ( 35 km) NNW of Cayucos, CA
24 mi ( 39 km) WNW of Paso Robles, CA

好玩的是“Location: Excellent”! 哈!可能是人烟稀少?还是容易测量?

更多的消息可以到这里去看,是英文的:美国地理测试USGS网站

上海滩的一支琴一枝笔

这才是所谓“尤物”吧?一出场就是满堂彩。女孩子当ta是lesbian,男孩子当ta是gay。最最迷人的是那支笔啊,成精了不成?夜上海的声色犬马被ta廖廖数语画了个淋漓尽致,活了。从头看起的,声声的暗自喝彩之后,想“嗯,这就对了。大上海是真的回来了。原来哪儿撂下的摊儿今儿捡起来接着操练起来吧!”

他(是,我猜是他,still becoming, not yet being)应该是个DJ吧,国内叫琴师的?让我想起一个人来,又是一段故事了。待哪天闲了再细细讲来。

最近看到处处都在赞他的博,大家还没有看过的一定要看啊!真是好!建议点了“全部档案文件”从头看才好。

程鸡鸡·情深说话未曾讲

如果你觉得他只是在写声色场的腌臜事,打算掩鼻过之,不妨先看一看这篇再走不迟:
午夜73

他让我想起程蝶衣和。。。凤姐儿!:)

多余的担心

早上四点半把妹妹妈妈送出门,妹妹的男友送她们去机场。站在门口的车道上看她们离开,挥挥手回屋睡觉。。。居然。。。睡不着。担心她们检票时会不会有麻烦?因为是电子机票而且用的是我的卡,担心她们会不会忘了给托运的行李上锁,担心她们会在过安检时太慢误了班机,担心到了基多她们会不会找到记程车去旅馆,担心她们会不会忘了带旅馆的预定收据。。。担心基多会不会下雨,妹妹穿的绒线衫不够暖,会不会生病。。。

大学毕业以来,不知道曾经多少次自己要赶早班飞机,在门口和妈妈道别。之后若听到妈妈抱怨我没有及时打电话回来报平安她会一天焦虑,我都会很不屑的皱眉说,哎呀呀,我不是小孩子啦您不用那么担心。后来妈妈给训练的也会潇洒的说no news is good news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

打什么时候开始我反而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一边开车上班一边安慰自己,妈妈妹妹是何等人物啊!当年提个网兜就大串联去了的妈妈,和六岁时就自己背着和自己一样高的琵琶座公车去上课上下车时敢把比自己高一倍的老爷们儿推到一边好下车的妹妹,都是自立能干的女子。何况厄瓜多尔的人是那么的友好,Galapagos的远古动物是那么的奇异和天真。一切都会很好的。说是这么说,到了办公室还是忍不住打开了航空公司的页面查了查她们的航班是不是按时起飞。算计着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着陆。。。

———————————————
另一个用不着别人担心的女子

关于魔戒

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
One Ring to Find Them,
One Ring to Bring Them All,
And in the Darkness,
Bind Them!
用一个魔戒来统治他们
用一个魔戒来寻找他们
用一个魔戒来集结他们
然后在黑暗中,
捆 绑 他 们

魔戒三部曲是我深爱的故事。两年前在影院看了第一集就匆匆忙忙抱来妹妹很久前收集的J.R.R. Tolkien这三本小说,手不释卷的看了一个月,全部看完,人都痴了过去。这篇首的诗也一字不拉地背了个滚瓜烂熟。去年四月份在厄瓜多尔时也是热情百倍的向所有人推荐书和电影。一有机会就琅琅上口”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 有一天在格拉配高的一个岛上,向导带我们去了一个火山岩洞,爬过一条半人高的隧道,来到一个岩石的“大厅”,几乎齐膝的水,我们打着手电,涉水而行,洞壁很高,听得到回声。里面黑漆漆的,大家都突然噤了声,向导向我们建议把手电都关掉,我们听从了。一时间好像立刻感得到一股阴风吹来。我立刻想起了Moria和那里的Dwarf Lord (矮人王?),欣欣然高声朗诵起来: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
Seven for the Dwarf-lords in their halls of stone,
Nine for the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
One for the Dark Lord on his dark throne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我开始接触中文网站和BBS是和我第一次看到Lord of the Rings电影在差不多的时候。2001年冬天,十一二月份。令我不解的是中国同学们(至少是在bbs上的)好像普遍反映不喜欢魔戒这电影。或者说看不懂,或者说不够刺激,或者说没有中国武侠好看。有几个文笔不错的人写了专门的影评,也是大体在说看不出好在哪里。开始我想是不是因为大家没有看过小说,所以故事有点太复杂了不容易懂?后来有朋友从国内带来盗版VCD我开了中文字幕看得怒气冲冲的,因为完全是在乱翻啊!根本是错的。想,希望大家在电影院里看到的不会是这个水平的翻译字幕。否则真要难怪大家会看得一头雾水。按那字幕去读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老天!

前几个星期和朋友又谈到魔戒。我随口说了句,中国观众似乎对此不感冒。朋友当时反问为什么,我随口说出的答案却令我自己都大吃一惊,当时脱口而出的是这么一句话,“因为魔戒故事里的一些主要价值观对中国社会来讲是比较陌生的。”朋友追问,“比如说?”我答,“比如说,战胜自我,战胜人性的弱点,。。。”“噢,”朋友表示理解的点点头,“那些确实是很纯粹的基督教的观点和看法。”

事后对此又想了很久。首先是很惊讶自己下意识的做出了这样的结论。如果没有当时的一闪念,可能还要很久以后才会意识到,或者那想法会永远停留在潜意识里永不会浮出水面也说不定。再仔细的回想了自己所知道的中国传统理念,到底有没有这种“人生来有不可逾越的弱点,人生就是与自身的欲望的搏斗”理念呢?我是不是太武断了呢?

我们有“浪子回头金不换”一说,但是,它所强调的是金不换。就是说只要改了就是金了。而且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浪子。这一概念并不强调我们生来就有丑恶的一面并且将伴随我们一生一世,时时刻刻要小心不要被它左右了这种西方文化里常出现的概念。

我们也有“超越自我”这种口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句口号常常是和身残志坚的英雄们连在一起的。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不幸。如果身残了再超越也不迟。

今天读的一片影评里有这么一句话,觉得对魔戒的本质很有概括性:
“这是一场以和平为名的圣战,充满了伤感的悔恨,和一种燃烧的信念:追求绝对权力的本身必定会使追求者被权力绝对彻底的腐化。”
“It’s a holy war in the name of peace, suffused with melancholy regret, and fervid in its conviction that the very pursuit of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在某种意义上讲,这里有些佛教的禅在里面。

在我记得的所有的武侠小说里,武功最高强的最终都要被选为领袖。也就是说最终的目的还是权力。好与恶的斗争只是为了使权力落到好人手中而已。而不是说权力本身是坏的。当东方不败等人为害于人,那是因为他们本身是恶的,才会变坏。而像令狐冲这样,本身是好的,就最适合做领袖,因为权力的腐化只对坏人有效。

这和魔戒的立意就很不同了。在“中土”(Middle Earth),人(可以推展到所有生灵,但人的“免疫力”似乎最低)对权力的腐化是无能为力的。这也是一切不幸的源头。无论这个“人”是伟人如那诗歌中提到的 “还有九个魔戒给了九个凡人注定要死去” (“Nine for the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 在电影里Frodo曾经问Aragon那些坐着黑马来追杀他的是什么东西?Aragon说他们都曾经是名誉四方的伟大的国王,但是受不了权力的诱惑,接受了Sauron的九个魔戒。现在求生不得求死不得,只能给Sauron跑腿勉强度日)还是卑猥的小人物,如Smeagle。所以销毁魔戒的任务不能由人来完成,哪怕是Aragon这样的皇子也不能碰。其他如高雅智慧的Elf们也都得经过内心地考验才能抵制住从Frodo手里夺过魔戒的诱惑,比如美丽的Galadriel (Cate Blanchett)。

所以这个故事的感人不仅在于那些善与恶两种势力的打斗,更在于浸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在好与恶之间挣扎,试图摆脱权力对自己的诱惑和煎熬。。。

这两天我一直在搜肠刮肚的试图找些中国文化里的反例,来证明我那天的随口所言太过于绝对了。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起来。所以放在这里,大家来帮个忙。毕竟我的中文底子有限。可能有很现成的例子就给漏掉了也是有的。先谢过! :)

转贴:我是一个硬盘 我是一条内存

几乎还从来没有全篇转载过什么故事。但是这个乱看发来的小故事,真是很有趣。做IT的人都会有共鸣吧?:)谢谢LK!
只是不知道作者是谁?或者原载至何处?有知道的朋友请留言。。。

**补记**
在Google上转了半个小时,转载这文章的论坛有十多个,总算有一家表明了出处和作者笔名。顺藤摸瓜找到了原文的所在。。。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 主题文章阅读 [讨论区: s_graduate]
——————————–
[本篇作者: zgt1]
发信人: zgt1 (快哉), 信区: s_graduate
标 题: 硬盘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thu dec 11 12:20:36 2003)

1. 硬盘,原作者:zgt1 (快哉), 12/11/2003发表于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2. 内存
原作者:zgt1 (快哉), 12/16/2003发表于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继续阅读

红蓝绿各有所爱

自从那次看了大家各自选的四个瓶子之后,我就一直想加这样一个功能。因为每个人对颜色的偏好都是很特别的。

目前为止的三种网站颜色组合都放在左边了。点,或者,或者来设定你喜欢的“网站衣裳”。因为用了cookie,所以你下次来玩,浏览器会记住你的选择,只要你不清理掉所有的cookie,就不用每次都设一遍啦!:)

是按照Zeldman那里看到的步骤来做的。一步一步讲得十分清楚,我就是原封不动的照着做了,很快(半个小时?)就搞定了。有兴趣的同学不妨一试。

Alternative Style: Working with Alternate Style Sheets

最难的大约要算准备工作了,要把所有和颜色图像有关的元素都提出来,放到一个统一的css文件里。从此后,加一件新“衣裳”不过是加一个新的css文件那么简单。我一直偷懒把很多图像有关的设定混在.html文件里。只是最近才下了决心,清理了一番。但愿一劳永逸,今后更新会简单清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