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好(菩鲁和令狐)

昨晚一不小心撞进了菩鲁和令狐公子的夫妻店:两好。看得不亦乐乎,觉也不睡了。这两个人走到一起,真是难得啊!都是这么好的文笔。。。作为读者,真是很幸运的事!

从头到尾看完了,严重推荐几篇:
便宜了那家伙
网友令狐(文 狂马)
国殇和乡愁
今生今世,有风来仪(文 eagles)
这个看病经历不错

两好的RSS: http://www.blogcn.com/rss.asp?uid=tanboniu

NASA的春节

美国航天部不知道触犯了那门中国神,这最近两个春节都不顺。去年大年初一恰逢哥伦比亚号返航失事惨剧。今年本来年前的火星登陆如此顺利,以为NASA的劫数尽了,可以欢欢喜喜的迎接猴年。谁承想大年初一醒来听到的第一条新闻就是NASA和火星上的机器人Spirit失去联系!这事儿闹的。NASA的老总得找人来看看风水才好,到底是冲了那位神仙啦?

当时地面总指挥里的消息说可能是软件里有虫,那记者就问你们不能让它关机再启动吗?当时我偷笑,心想这傻记者他以为人家那程序是用微软啊?!结果今天的报道就说早上地面和Spirit联系上了,好像是什么硬件出了意外问题,另软件阵脚大乱,噼噼啪啪的连续关机再启动达六十次之多!!连晚上都不能睡觉!!!
听得我这叫目瞪口呆,老天爷!他们真的在用微软啊?!还带病毒的!怎么在科幻电影里的机器人从来没有自动reboot过啊?
更新鲜的是知道了原来机器人也要睡觉,哈哈!

下午去楼下做咖啡时,我和同事Jennie说,Spirit能够顺利降落已经是福气了。上个月英国的一个机器人降落后就没有了消息。美国航天部的飞船还答应在Spirit和它的孪生兄弟Opportunity都平安之后会绕着火星表面飞一飞替英国寻找他们失踪的机器人的痕迹。Jennie听了大笑,说,啧啧看来火星上的事情和地球上是一样的呀!这才只送了一只机器人上去,要是送了十个,那还不知道要打成什么样子,搞不好各立营寨也办起总统选举了也是有的。八成Spirit的真正任务是把英国的机器人干掉。。。哈哈。我笑,你也太高估了目前机器人的本事了,你知道Spirit是在执行什么指令的时候发生故障的?“在地表钻一个孔。”就这么简单。

好在现在Spirit在火星上很安全,能源设备没有受影响,也没有什么生物来袭击它,Spirit可以先在那里修养一阵子,等地面的工程师们分析出方针对策再去救他也来得及。但愿能够化险为夷。

Yahoo! News: Spirit Rover Remains in Critical Condition

隔岸观火

最近一个月左右在中文博客圈里看到很多个人故事。连以嬉笑怒骂见长从不婆婆妈妈的lome都写了两篇儿女情长。是不是因为是节日将近的缘故,大家都多愁善感了起来呢?

看着每个人的故事,心里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桂曾说她很佩服我承担伤害的能力。因为不管前一次受多少苦,下一个故事开始时我都会重新全身心地投入,没有任何保留。说得不好听呢就是没有记性,好了伤疤忘了疼。呵呵。也因此经历过不少分手,见识过很多种借口。所以就有过来人的冲动想过去留言,或者安慰或者解或。有时我能够控制自己的冲动,有时不能。结果呢,发现这种热心都很无谓。因为每个人的伤口都要自己来舔拭,外人再着急,开的药方再对证,都是隔靴搔痒。成长往往是一个人的事情,别人无法代替。

昨晚和一老友煲电话粥,她说好像你的博客并不是你生活的完全写照,只是有选择的公开,你生活的一个侧面。我点头称是。事后想了想,也并不全是。

每个人疗伤的方式都会不同。我的方式是写故事。

写下感情的故事,对我来讲一直是清理思路的过程。往往要等重创过后很久才写得出来。因为只有隔了时间隧道才会看得比较清楚。太新的伤口是很难讲清楚的。大苦大悲在自己依然大苦大悲时都不好写。疗伤必要等到情绪平稳下来才能开始。而最近一年多自己的感情生活是难以置信的平稳快乐,所以反而没有了“治疗”的必要。就好比,好听的情歌都是断肠曲一样,快乐的情绪好像都没有悲痛来得刻骨铭心。呵呵。

一直对伤心的故事有着异常的宽容。中学时读过一个台湾女作家的一个小段子。忘了她的名字。一次她演讲完毕,一个小女孩问她,“你总是推崇对一份感情要全力以赴,可是,你怎么能够保证不受伤害呢?”女作家看看小女孩说,“你要保留一颗从来没有受过伤害的心做什么呢?你要把它放在哪里呢?” 所以我一直喜欢老房子,喜欢它的斑驳和斑驳下面的故事。更重要的不是从不经风雨,而是风雨过后依然挺立的坚强和倔强。所以经历过重重苦难之后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比未经世事时天真无知的希望更加难得。

也因此,与其去祝福大家新年无风无雨,我更愿意祝福大家在风雨过后依然挺拔。:)

前身汉武帝:戏说那话儿

哈哈哈,令狐公子真乃鬼才。前身汉武帝:戏说那话儿,转自江湖琴。

…吾辈生当革命同志之内乱,家族传统共四旧而同隳。及入学堂,第一课乃你办事,我放心。以此教养背景而欲赶超王国维、陈寅恪等封资血统之学者,岂非痴人说梦乎?…

看来是同辈人呀–小学一年级第一课都是“你办事,我放心。”怪不得人家说俺”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呢。

拜早年及漂亮手袋若干


不知道国内的同学是不是马上要放假了。赶早不赶晚,嘿嘿。把前年在亚马孙丛林边上拍到的小猴子捉来给大家拜个早年!:)

正好今天第一次听到Judith Leiber这个名字,发现了些很有创意的象形手袋,向大家献宝。从小妹妹就是家里比较秀气的那个,喜欢个花儿粉儿,珠宝时装之类的。我一直是那个喜欢舞枪弄棒的假小子。对时尚没有任何研究。虽然这些手袋并不是我的风格(也负担不起,呵呵),还是能够欣赏它们的可爱。希望众MM喜欢!
(据说还有猪来着,没找到。若谁在网上见到,请务必转告。巨好奇ing…)





更多的Judith Leiber饰物:1, 2

过节的心情

下班路上顺便去家门口的Walgreens (全国连锁的小百货店兼药房这里叫 drugstore,)买些零星杂物。看到卡片通道里红灿灿铺天盖地的心!好家伙,这时候就开始炒作情人节了。一转身注意到红彤彤一片并不都是情人卡,货架上专门分出了一小格在卖十几种中国春节卡片。是喜气洋洋的烫金大字,有猴有龙有灯笼。翻开来,里面是小行的英文贺词。有趣。

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这小店也是常来的,到是第一次看到中国新年贺卡。交钱时又看到货架上摆着一排小小的做红包用的红信封儿。很亲切的感觉。

这个社区本就有很密集的亚洲人(中国人和印度人为多),最近几年尤甚。以家为中心方圆三英里内就有三个中型的亚洲购物中心(shopping mall),各以一家中国超市为重心。中餐馆,珍珠奶茶馆,中式面包房,中国录像店,熙熙攘攘簇拥在超市四周。

在这个小城,是不是今年春节的气氛不会再像以往那样萧条?但愿但愿。。。

周末

一个灿烂温暖的周末,出门居然不用穿皮夹克了,大大欢喜了一场。

早上开过海湾去桂家,居然是雾蒙蒙的,开到桥中央雾渐散去,看得到远处的一方蓝天和前面高高架起桥面的桥墩,淡淡的像铅笔素描。心里又想到魔戒dvd包装盒上的精致绘图。心里温柔了一下儿。要看的那场电影居然卖光了全场的票。我们索性把下午的徒步(hiking)提上来。直接开去了海边的山里。这个小小的瀑布是我们两年前第一个“征服”过的湾区徒步路径之一。当时已是雨季末期,号称有夏威夷的瀑布风味的Brooks Fall只有瘦瘦小小一点点水。可怜的很。不知这次我们的运气会不会好些?结果记忆中很容易的一条路径居然令我气喘吁吁的,看来真是体质下降了。:( 瀑布依然瘦瘦小小一如当年弱不禁风的模样。因为时间尚早,我们走走停停倒是比上次从容了很多。欣赏远处的太平洋浪头拍岸,看树丛里热闹的蜂鸟飞进飞出,时时闪出或血红或翠绿的一抹颈项,还看常见的绿绿灌木开出了或雪白或粉红的小小灯笼花;别是一番风味。

回到桂的住处M出了门去会朋友,我和桂边聊天边烤了个胡萝卜蛋糕(Carrot Cake)出来。之后,又翻出她的婚礼相册研究了一阵儿。聊起当年的旧人旧事,不知不觉间,晚霞已落,一个周末过完了。。。

赋格

依然那里看到这个名字和连接。
此人名字听着耳熟,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在何处看过。他的网站却十分丰富,从游记到故事,从随笔到摄影。好文字。更令我欣喜的是他在旧金山住了很久,笔下写出的那些街头巷尾,雨里夜里的卡斯楚(Castro, 旧金山同性恋聚居的区),风里雾里的日落区,时明时暗的地铁和电车,无家可归者,嬉皮士,等等等等,每个碎片都能唤醒我所知所悉的旧金山,嬉笑怒骂,活生生的几乎可以触摸的真实。

他游历甚广,五湖四海地角角落落好像都去过了。刚刚看过他偷偷潜入西班牙,葡萄牙的经历,有趣. 他称之为“世界大串联”。:)

喜欢他的很多文章,姑且引一句印象最深的:

爱、情、恋、欲 98.10.06

  不同就在于那颗心的位置:爱里面的心最宝贵,情的心在一边,欲里面根本没心。还有一个恋,心在底下。

因为刚刚开始看,选两个有趣的连接在此:
偷渡伊比利亚
开罗午夜

赋格的网站

空城 – 菊开那夜

LK推荐的好看的小说,人物有点乱,开头看得迷迷怔怔的。一枝一枝的人物故事纷纷扬扬地讲下来,像开了一树繁花的植物,害人弄不清因果。 所以给想看的同学先打预防针–四个人物的名字分别是:斯憔,良久,云集,和碧樱。其他的名字,不是男友就是家人。空城,作者:菊开那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