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看瀑布:Cataract Falls

感恩节长周末,大吃大喝血拼看电影之余,开过金门桥跑到山里去看瀑布。典型的冬日阳光明亮而清澈。这样的光线和风景总让我想起蓝田日暖玉生烟的句子来.一个蓝,一个暖,一个烟… 山里人也不多。刚刚进山就看到路边一只小鹿在悠闲地啃树叶。密说,这小家伙,怎么灰灰的呢?好久没洗澡了不成?环山道蜿蜒曲折,因为没有车咻咻地跟在后面赶,于是缓缓的开,看荒凉的草坡和零落的橡树换成遮天蔽日的红木林,在阳光斑点里进进出出,因为是雨后吧,空气清新,满是尤加利树叶和草香。

山回路转间看到粼粼波光隐在树丛后面,再一个转弯就看到湖水闪亮,原来是个水库,穿过水坝又见山林,我们爬山的起点很快就到了,路边已经零落停着七八辆车子。在我们停车换鞋的当口,老老少少七八个南美人已经从树林里走出来,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家庭。落在最后的是一个中年女子,拄着拐杖,气喘吁吁的。我们刚刚踏上林中小路,又碰到四五个年轻人走出来。看来这回我们真是来晚了,第一拨儿HIKER都回家啦!

Cataract Falls这条山路不长,来回才两个半英里。但是坡度很大,在刚开始的半个英里内,就要从海拔680英尺爬到1100英尺,接下来的0。8英里,继续爬高到1400英尺。一路上峰回路转,大大小小瀑布不断。山路两旁密密地长满了茂盛的蕨类植物,就算看不到瀑布的那些时候,也有溪水声不绝于耳。陡峭的山路上修建着木质阶梯。葱葱郁郁的绿。据说初秋时来还可以看到五彩的枫叶。现在入了冬,有的只是逶迤的山泉,和殷殷的青苔铺地,巨石也绿。像是被遗弃的日式庭院,肆意而快乐地生长。

周围阴凉,开头略微感到尖利的山中的冷,爬到第一个瀑布就开始热汗淋漓了。仰头望去,可以看到山林的尖顶被暖和的阳光染成金黄色,灿烂的不可言喻。仿佛来自不同的世界。叮咚的山涧落入石谷的声音里时有鸟鸣。爬到路径尽头只是半山腰,另一条小径直指山顶,这里有一张简单的长椅,我们坐下休息喝水,和偶尔路过的爬山的人聊天。有一家子人,两个八九岁的女儿蹬蹬蹬蹬,以孩子特有的劲健飞一样从我们身边跑过,年级略大些的一个中年妇人极力跟上,接着来得的大概是爸爸吧,停下来喘口气的当儿,和我们聊天,原来他们常来这里爬山,这次还带来了他四岁的小儿子。当爸爸的说小儿子落后了,不过今天晚上一定会睡个好觉。不用怕他吵人了。他转身离去不久,小人儿走上来了,一点倦意也无,看到我手里的零食就走不太动了,大眼睛盯着我,口里嘟囔着什么,他身边可能是妈妈的年轻妇人催促着他快走。前面山林里听得到他姐姐们的笑声,小人儿也就作罢了。

回程都是下山路,不累了,虽然连续不断的下台阶下得膝盖痛。瀑布依然,但是不再迎面而来,也就没有了来时的惊艳。。。

余生

看完余生这篇小说好几天了.脑子里还是会时常想到小说主人公于扬的种种. 商场如战场,类似的小说也看过些,但是都没有这次感触良多. 总结一下,发现原因有二.一是于扬这个人物可信,因为她的多面性;二是中国商界之复杂,难怪会说美国人天真.

于扬聪明,而且在商界里翻滚如鱼得水.她懂得游戏规则,而且善于操作,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 但是她不是个单面人,在小说里她有果断的一面,也有善良的一面.比如对待她家小保母的态度在一个晚上转了三个一百八十度. 虽然她后来越来越狠,小说里总算是循序渐进的铺垫出她的变化. 每一次她扪心自问都会让读者因此而不把她看死.也许因此我并不讨厌她. 我的同事说,这样的人哪天把我卖了,我还在帮她数钱呢! 我倒是觉得,输在这样的人手里也值了.

小说的结尾不好.有作者在偷懒之嫌.明明还有大把没有写尽的线索,似乎只是写烦了而”草菅人命.” 另外似乎作者本人还并没有想透,不知道对于扬的所作所为应该给个怎样的评价,是站在道德角度把她批评一顿呢?还是让她有高处不胜寒,拔剑无敌手的茫然? 作者的无所适从也只好让小说失去了一个升华的机会.变成一本演义,记述了一些商场风云而已.

虽然一直知道中国的人事关系复杂,但是这篇小说使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看到这种复杂的来龙去脉,知道复杂本身并不等于腐败. 孕育出”孙子兵法”这样谋略大全的中国社会原本就是一个复杂的社会. 随着世界人口的增长,世界资源的减少,竞争的愈演愈烈, 中国应该是将来世界的缩影和先导,那么在中国社会里成长起来的实业家们将是远远超过Rockefeller之流的西方实业家. 适者生存. 原是有道理的.在资本主义这个游戏里,中国的商人可能是得天独厚的.

但是随着资本积累而来的种种社会问题才是更让人头痛的. 于扬本人在利益和良心间的挣扎,其实何尝不是当今西方社会的挣扎?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其实也有这个意思. 而又有谁知道答案呢?一个好的作者能做的不过是有一个立场而已. 比如斯坦贝克. 比如海明威…

于扬

瞎猫碰到死耗子了今天.狂好看!!! 看到第三十章了,还没有看完.看完了要写读书报告,长篇的. 分享一下…余生

深秋的酒乡

周六去纳帕品酒买酒。意外的看到酒乡秋色,大大欢喜了一场。光线好得不得了。天蓝地远。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去了三个酒窖:
– CHANDON因为去年偶然撞进去喜欢他们的现代雕塑和他们的香槟酒;
– V.SATTUI是我每次去纳帕的保留节目,他们的酒只从这里卖,在餐馆和商场都是买不到的,而且在他们的酒窖里品酒全部免费,最重要的还是喜欢他们的酒,尤其是一种带草莓味道的rosé叫嘎梅汝治(Gamay Rouge)每次我都是成箱的买。因为湾区的朋友也喜欢,总能分半箱去。因为是rosé,比一般的红葡萄酒淡,随手拿一杯,可以当果汁喝。:)
– Niebaum-Coppola,这回第一次去。是拍教父的导演和别人合开的酒窖。建筑风格和田园设计都像是从教父电影里搬来的。Coppola的奥斯卡小金像和教父里用过的道具家具甚至老爷车都摆出来待客。景致极加。酒倒忘了去品。:(

Chandon_calalilyV_Sattui_Pumpkin_CartV_Sattui_Oak_Barrels Coppola_ivyJeanOlive_Trees

周末的酒乡-全部图片

趣味中翻英

计算机的一些用语在英文里本来是很朴素很家常的.一点也吓不到人.但是一旦翻译成中文,就立刻变得非常高深起来.在泡网读到这篇INTEL面试经过就让我目瞪口呆.妹妹等人帮我翻译了一些名词;
函数: function
进程: process
网卡: network card
缓冲: buffer
溢出: overflow
处理队列: job queue
内核态: kernel state
用户态: user state
源代码: source code
开源: open source
通信: communication
共享内存: memory sharing
多线程: multi-threaded process

还有些拿不准的放在这里看看DOTANN等精通LINUX是不是可以帮个忙?

线程安全的链表: Linear Certificate Chain? semaphore ?
协议栈: negotiator ? callback? protocol stack?
代码: handler ? code. :)

通过一些库来提供内核的功能
what is 库? Storage? Temporary storage? Memory? Library? Database?

Frida (弗里达)

将近两年前在电影院看的《FRIDA》。深深的爱她。为她的生命力,她的坚强,她的才华,她的风华,她的色彩斑斓。在我心目里,成功者的世界里,她和O‘KEEFE是两颗明亮的星。因为她们知道自己的方向,自己的位置。她们的女性化并没有使她们变成弱者,只是让她们魅力无穷。

大概半年后,看到这篇号称中国第一娱记的评论,看得我心都冷了. 我已经知道她是谁 (版权所有:夜色温柔).

电影没有看懂,把情节搞错也还罢了。多半可以说是翻译不正确的问题。可是能把一个生来坚信女人和男人应该平起平坐,敢爱敢恨,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说成是因为不能生育而成为一生失败的弱者,也太过分了吧?

当时看到这文章时DVD还没有上市,所以手边没有细节来反驳她。前两天刚好又看了一遍DVD,又想起这片令我义愤填膺的文章,忍不住把它淘出来,批它一批,希望它至少没有误导来这里的朋友。嘿嘿。

误导之一:

她死去,是因为里维拉。她撑着破碎的身体,冒雨陪着他去参加游行活动,染病而亡。

据说FRIDA在去世前确实参加过一次共产党人的游行,但是其目地是源于她的政治追求.似乎说成是为全世界劳动人民而游行更说的过去些.后来身亡是否由于那次游行还是由于她与日俱下的身体还很难讲.

误导之二:

6
但是,我甚至想,死亡只是她自己的意愿。为了他去死亡,这是一直缠绕着她心头的阴郁主》题。她热爱那些火红的披肩、热烈的色彩,那是她倾尽了心中所有鲜艳的色彩,而独在心房里留下黑色。
她无法为他而生育,无法为他延续生命,于是,她将为他而死亡。
这次死亡只不过是无数次死亡预演的一次真实实践,这一次,尘归尘,土归土,她回到了黑色之中。
“我希望死是令人愉快的,而我希望永不再来。”

南美因为受了西班牙文化的影响,至今依然是非常沙文主义的男权社会。但是从始至终,FRIDA和DIEGO之间的感情却是处在少见的平等的前提之上。从最初,DIEGO为FRIDA的画打动时开始,他就把她当作自己在艺术造诣上的同等级的艺术家,甚至觉得她令自己望尘莫及。因为他说,“我用眼作画,画我看到,而你是用心在画你感觉到的。”她最后死去没有人知道是自杀还是无意中用药过度,但是无论在电影的任何地方,我都没有看到她是“为他而死”。这也太琼瑶了吧?
再者,如DIEGO所说,FRIDA画她心中所感。她一生主导她很多情感的其实是病痛。所以她的画笔下面我们看到的五彩斑斓更应该是她心灵的反映,何来黑暗?

误导之三:

弗里达说,她的一生受过两次重创,一次是夺去她生育经验的车祸,一次就是与迭戈·里维拉的相遇。里维拉,他唤醒了她的母体意识,令她的女性本能激发到无以企及的顶点。

1。电影里用的FRIDA的那句名言是这样的:”There were too accidents in my life, the trolley and you. You are by far the worse one.“ (“我的生命里有过两次事故,那辆公车,和你。二者中,你是对我伤害更深的那个。”)她并没有提到生育。
2。不知道“里维拉,他唤醒了她的母体意识”从何而来。在遇到DIEGO之前与之后,FRIDA都有过男友。作为女人,母体意识难道不是与生俱来。与DIEGO似乎并没有直接关系。如果说FRIDA在遇到DIEGO之前是同性恋,那么这种说法可能还有些依据。但是FRIDA似乎在遇到DIEGO之前与之后都是双性恋者。

误导之四:

在她活着的时刻,她的生命便已经散发而去。

在FRIDA生前,最后一次在墨西哥的画展上,她对记者说:”I am not sick. I am broken. But I am happy as long as I can paint”.(“我没有病,我只是摔坏了。但是只要能画画,我就是快乐的。”)

误导之五:

10
献祭——最本质的女性本能。生育便是自我献祭的一种形式。生育:将体内的一部分、自我的一部分、过去与未来的一部分、生命与死亡的一部分,献祭给大地。
弗里达无法生育。她只能把自己献祭给痛苦,献祭给里维拉。她之所以无法离开里维拉,便是因为里维拉能给予她最大的痛苦,能让她的生命体验达到最深的刻度。
里维拉说:“当我爱一个女人的时候,我总想伤害她,而卡洛就是我最大的受害者。”他的伤害倾向恰好迎合了她的献祭本能,她一边受伤,一边观察自己的伤口,并在其中找到了全部女性永恒的痛楚。她受伤,既陷溺其中,又出离其外——她的血与痛顺着肉体、顺着手指、顺着画笔,淌到画布之上。
布——绝大部分女人用它来包裹自己,少部分女人用它来成就并毁灭自己。
她生活在里维拉的身边,像母亲,像女儿,像情人。她生活在里维拉的身边,以放纵来忍受他的名气和不忠。她曾经说过一句这样的话:“可以不忠,但不要背叛。”在这句话里,包含着所有女性的情感怆痛。

唉,“满纸胡言”似乎都是轻的了。作者这里对生育寄予的无限寓意令人很是不解。因为FRIDA生前虽然对自己流产的重创画了很著名的一幅画,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夜色温柔都有把自己的意愿强压给FRIDA之嫌。FRIDA对DIEGO说的那句名言是,“You may be unfaithful, but you must be loyal.” (“你可以滥情,但是一定要忠诚。”) FRIDA的原意有把身体和感情分开的意思。 “不忠”和“背叛”有区别么?
再有,如果夜色温柔觉得很多女人是自虐狂,她不应该擅自把这个头衔加给FRIDA.身体的痛苦对FRIDA的一生的折磨已经够多了.她不会为了痛苦而痛苦.之所以愿意留在DIEGO身边,我想她总以为他会为自己而改变.当她离开他时也是因为实在无法忍受他的滥情.

误导之六:

在她死前一年,举办了唯一的个展。人们只知道她是著名画家里维拉的妻子,共产党人,双性恋者。在她死后,人们终于知道了她,弗里达·卡洛,她的才华远在里维拉之上。

FRIDA在生前就名扬海外了.法国的VOGUE还用她来作封面.电影中可以看到DIEGO翻看有FRIDA头象作封面的杂志的镜头.个人画展在她生前也举行了很多次.电影中FRIDA让人帮她连人带床搬到展厅,是为了参加她第一次在墨西哥城的画展.

如果电影把FRIDA拍坏了,也还罢了.可是这部电影是少见的饱满美丽,细心刻画了FRIDA的幽默感,对生命的爱,对色彩的敏感.

为什么一味的要把这样的一个自信自尊自爱的FRIDA变成一个自虐以男人为中心的失败者呢?

中国的左派,右派的现状

这个有意思,把我前一阵在迷惑的东西:中国的左右派和西方的左右派,等等都捋清楚了.呵呵,推荐一下: 秦晖: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

  福布斯在二零零一年给出了中国富豪排行榜,中国大陆有形形色色的排行榜,但绝没有这张有用。中国公安们就按着这张排行榜一个个查下来,富豪们纷纷入狱。我可以一个个扳着指头数下来:在排行榜上位居第二的杨斌,通过奇迹性的行政“划拨”到3000亩土地获利七十多亿,贵为朝鲜特区行政长官的身份,在吉林被捕。在排行榜上位居第三的仰融,在华晨的权钱交谊中“栽了跟头”,琅珰入狱。不多举例,大伙也能知道是哪批人“先富起来”了。

涮羊肉

周五去日落区的"老北京"清真管子去吃涮羊肉.去前有米粥的朋友交待过,涮羊肉和牛肉饼是这家小店的招牌菜.我们以前来过,点的是兹然羊肉,也很香.跑堂的是一口京片子.很亲切.听他在跟隔壁桌上的说,"一辈子不吃羊肉的,到了我们这儿也得吃羊肉.而且吃得倍儿香!"这次点了涮羊肉火锅和牛肉饼.菜单上写着,"火锅配料从北京空运过来."我看了笑,觉得有点招摇.

火锅上来了,每人一小碗调好的配料.羊肉片切得薄薄的.红里带白,老板过来给我们开了火,也操着一口京片子,"豆腐和白菜先放进去煮着,粉丝随放随吃,这羊肉啊,一变色儿(念,SHE-ER)就OK寥."

火很枉,第一片羊肉涮熟了,蘸了配料,闻到鲜鲜的韭菜花的香味,好久好久没有尝到这味道了.记忆中北京的冬天,萧蓑的树干,穿着军大衣的行人,干冷的空气,清冷阳光里的小胡同,骑着自行车的自己,冻得流鼻涕的路边小孩,店铺里热气腾腾刚出笼的馒头包子,脏脏的小饭馆儿,吵闹的民工,全都从记忆深处由模糊到清晰,被长镜头拉到眼前.

我知道,这样的北京已经不复存在了.恍若隔世.无处可寻.

只有这一小碗从"北京空运"过来的配料可以让它门活转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