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猫的自由谈开去…

因为小猫差点走失而引出了dotann和meow的一些观点. 主要是围绕政府的仁慈,民族的自由,暴力,和弱肉强食的法则。。。

我觉得很有意思,索性把留言里长篇大论单列出来,说道说道。

我说:”那么民主党的所谓要救济贫困是不是也是假仁慈?”

meow说:”不管仁慈是真是假, 救济贫困还是有实际作用的,和可可西里的情况不可同一而论 — 人要是穷极了是会偷会抢的,说不好还会造反呢. 还是救济一下更有经济效益.”

dot:”其实“自治区问题”多民族共存的国家历史上多少都有些,而且暴力结局似乎是普通老百姓唯一可以投入的手段,爱尔兰有IRA,巴勒斯坦有PLA,中国就不用说啦,美国的局势只是幸运在大部分印第安人及时病死了,由此可见“民族”的聚合力比“国家”的聚合力更加强烈。

dot:“是不是可以或者应该给想自由的人民自由,对于大部分政府来说是个复杂的战略问题。我内心深处的cynic说,也怪不得他们惹起众怒,一族人民的福利和骄傲的确是建立在另一族人民的牺牲上的,这个道理有点儿像我们平时吃的晚餐,还不过是建立在非我族类的血肉上面。:)”

先说自治区问题和暴力手段。
我对“爱国主义”持百分之百地质疑态度。因为它太像是一种有权阶级运用自如的武器。“领导阶层”想要“广大群众”支持,最容易的就是煽动一下爱国情操(这个国可以是dotann说的“民族”)。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人热血沸腾慷慨解囊了。其结果就是一群宛如吃了荷尔蒙然后被扔到斗兽场里的打手。什么理智都没了。其实现实中,老百姓说归底不过是要一份太平,能好好过日子,有点奔小康的目标,斗点小拳脚。谁真的想要去为真命天子打天下的?

无论是中国的自治区还是当今东欧诸小国,都有一个选谁做后台的问题。自己无法在武力上与人抗衡,就必须要选个能和人家抗衡的老板做后台。所以独立了,有了个“国”的名字,其实只是换了个主子而已。分析到小国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真的有什么不同么?

倒是听史实小说常会听到“众诸侯国,纷争割据”的句子来,就是说分成小国了,战争就多了。老百姓就更惨了。当然分久必合,合就必分也是经典句子。历史的螺旋已经绕过这么多圈了,我们也不用太担心啦。就好像前苏联的纷纷碎裂,和欧洲共同体的产生,就好像在说冥冥中有一种平衡在运作呢。

以暴抗暴是最直接地最常见反映,但是历史上也确实有过甘地的和平反抗啊!

虽然暴力运动(也就是我们小时候历史课上积极的反复地赞扬过的农民运动)常常是一个国家的开始,好在老百姓都会意思到暴力的极限,或早或晚都会从迷魂阵里恍然大悟,明白还是专心赚钱比较好玩。。。

另外,我同意dotann以前提到过的一个观点:政府是从利益角度考虑问题,并不是为民谋福利。所以说当一个民族要独立时,应该是民族里的“有权阶级”想利用有限的资源(族人,地域,自然资源比如石油)去获得最大的利益。他们选择后台的出发点不过如此。如果他们觉得独立后利益更大,自然就会要独立。反之亦然。

Samuel P. Huntington应该是推崇民族界线高于国家界线的元老吧?我想当历史走到了“合久必分”这一步时,民族界线会变得比较煽情有力。当历史走到“分久必合”的时候,国家的论调可能就会看上去更好用些。不过是政客手里的两根鞭子罢了。

十个角落,我的城市:旧金山

今天是我来湾区十五年纪念日.北京是记忆中的城市.是雾里看花的过去.旧金山是看得见摸得到的现在.是现实.也是家.在她满是单行道的市中心开车不再害怕,当不小心拐到不熟悉的弯曲山路并被它带着走上看似走不尽的小山头时,也不再惶惑.这个城市,号称在方圆七英哩的范围内有四十九座小山.常常走到新的小山头,会眼前一亮,看到一道从来不知道的风景.

1. The Legion of Honor美术馆
翻译成中文是荣誉勋位馆.怪怪的名字.坐落在一个高尔夫球场尽头.山顶的空旷,总给我大风起兮云飞扬的感觉.喜欢它的环境甚于它的展品.被风雕塑成型的丝柏(桧树 Cypress)林把周围的美景框成一幅幅画卷.有海景,有半山的茵茵绿草地.有远处的金门桥.周末停车很困难,在林子里走来走去,好不容易等到停车位后,往往因为舍不得面前的风景.索性忘了去买美术馆的票,坐在车里看风景.这里办过O’Keefe的画展.还有妹妹和桂都喜欢的现代装饰艺术展.

托福特公司的福,每周二免费开放.

2. 金门公园
这个大公园是一八几几年的时候在一个大垃圾场上建起来的.成了旧金山的肺.和纽约的中央公园有一拼.离我们现在的公寓两条街远.沿着林间小路走十几分钟可以走到他们玻璃宫殿似的热带花房.周日傍晚,很多嘻皮鼓手会聚集在公园里的击鼓圈(DRUM CIRCLE)抽大麻,打鼓.风向对的时候,此起彼伏的鼓声会被一路送上我们的小阳台.

刚到旧金山的时候,家门口的那路公车穿山越岭的能到公园的正中.那里有成群的飞鸟,亚洲美术馆和自然博物馆,两馆之间有个不小的广场,广场上有修的稀奇古怪的树.广场一边有个小小舞台,据说夏天有免费的莎士比亚的剧可以看.离广场不远就是日本茶园.再走几步就是植物园.好天气的周末,我们会坐公车来植物园的水塘边上喂天鹅.

每逢周日,公园里所有的公路对车辆关闭.这时候最适合去Haight街上无数的自行车店里租一辆单车,从Haight Ashbury的公圆东面的入口一直骑到公园的西门,大风车下面:太平洋边.从树林里转出来,柳暗花明地突然看到闪亮的太平洋总是让人又惊又喜.每年春末夏初的“从海湾到海滩"的长跑也是要横穿公园.剧跑过这条路线的马修说,看到海洋的瞬间总是有迷幻的味道.不真实的美丽.

夏末秋初这里有每年一度的"公园里的歌剧"(Opera in the Park)音乐会.现场买下一季的减假歌剧票.约上二三好友,带上面包香摈奶酪水果,一本好书,一副墨镜,一块大毯子,边听边看边吃边聊,怎一个爽字了得?

3. 旧金山现代美术馆 SFMOMA
十年前第一次去这里,是MOMA刚建成开馆不久.被众口一词的骂.说它是个漂亮的空盒子.说它的建筑比展品有看头,那次,爱上了一把椅子. 多年以后,MOMA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那就是摄影.成功地办了好几个很有规模,令我流连忘返的展览.Ansel Adams 100, Edward Western, Diane Arbus

4. 联合街上的啤酒屋 Betelnut & Union Street, Fillmore Street

前一个公司是个大公司,但是员工年龄都很小,全公司当时人数是六万多,平均年龄二十七.联合街是我们常光顾的地方.因为它周围的夜总会,还有一个叫蓝灯的酒吧,都是我们喜欢的去处.在联合街和费尔摩(Fillmore)街的十字路口上有一家冰激冷店,开到凌晨两点.常常在蓝灯喝醉了,跑到街角买只冰激冷,吹着夜风一路吃回去.进了蓝灯又是一条好汉了.

那时常去的各个店家只有啤酒屋成了我的保留节目.每有新朋友来玩,都会带他们去这里吃饭.是亚洲菜.最有名的是干煸四季豆和烧茄子.价钱中等.鸡尾酒花样重多,而且甜点也好.现在去常点他们的虎头大虾.

白天时联合街上的小店家也很适合"眼睛吃吃冰激冷".样式别致但是奇贵无比.看看可以,扁扁的钱包就不用拿出来了.同事J跟我说她有个朋友很爱这条街上的一个家具店,据说每次进店都会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因为太好啦却买不起.

在费尔摩街上往南走,有一个叫CLAY的小电影院(Landmark Theatre).我常来这里看欧洲电影或者是独立制片的电影.总之是非好莱坞式的电影.电影院再往南好象有个二手书店,周围有很多可爱的咖啡馆和冰激冷店.街上走着各式穿着入时的雅皮,牵着各式各样的狗.阳光的日子来坐坐也是很享受的.

5. 辣妹子 & 克里蒙街 (Clement Street)
在和克里蒙街交接的六街上,这家辣妹子是我们的保留川菜馆.每次和米粥同学商量着出去吃饭,十有八九都会到这里来.他们的火锅很差.但是水煮鱼,肠旺鱼片都很好.最喜欢他们的夫妻肺片.每次都要一盘来解谗.他们的大师傅一点都不吝啬,菜里的花椒足足的,每次都吃得我上下嘴唇麻到没有知觉.因为装湟小资,这里的美国客户越来越多.而且一看就是懂川菜的鬼子,桌上都会有红红一盆水煮肉之类的菜.很是让人对旧金山的鬼子刮目相看.

克里蒙街是我们的根据地.周末买菜都是到八街和九街之间的新美华.每次从辣妹子酒足饭饱出来,都会到旁边的青苹果书店查看一下又来了什么新货色.两条街外有蓝色多瑙河咖啡馆.蓝色多瑙河对面就是另一家我们喜欢的缅甸馆子:Burma Superstar.沿着克里蒙街接着往东走,在二街那边就是很有名的法国馆子Clementine.他们的set menu三道菜的晚餐据说是全旧金山最值的.(每人$29.95).

从克里蒙街往南走一个街区就到了东西干道盖瑞街上,这里有门口总是排长龙的朝鲜烤肉馆:"兄弟"Brothers.

6. 星期六的农贸市场
刚到旧金山时住得不远.周六常常陪妈妈拉着小车就来抬菜和水果.那时经济很拮据,总是等到将近十二点了,小贩们急着要收摊了才来,价钱最便宜,又容易讲价.去年又搬回城里,来这里多半是来看着玩.米粥去采购的当我就忙着看花市.家里现在的铁线蕨和香兰花都是从这里抱回去的.

7. 市政府广场 Civic Center
这里聚集着交响乐厅,芭蕾舞厅兼歌剧院,旧金山市立图书馆,和新从金门公园迁来的亚洲美术馆.据说为亚洲美术馆做设计的是当年设计巴黎的d’Orsay美术馆的.他(还是她?)把一个老火车站改成了巴黎最美丽的美术馆.在这里,一个很象我们北京的人民大会堂的阴暗建筑被改成明朗亮堂的殿堂了.

从芭蕾舞厅沿着Van Ness大街往北一条街就是一家书店叫作"一个干净亮堂的书屋"( A Clean Well-Lighted Place for Book,名字来自海明威的小说).在交响乐厅和芭蕾舞厅之间的街上有一个叫"公民蛋糕"(Citizen Cake)的餐馆.里面的点心好吃得不得了,也贵得离谱.交响乐厅南面就是最近新兴起来的黑思谷(Hayes Valley)商业区.有咖啡馆,品酒店,各式高尚衣服店,画廊,和餐馆.我和桂在听了妹妹对这里的大肆吹捧之后来玩过一次.发现所有的东西,无论是鞋,包,衣服,还是盖不严肚子的小背心,起价一律是两百美刀.两个人灰溜溜的找了一家花园小馆(很象欲望城市里凯瑞去约会一个倒霉蛋的地方.花树扶疏,时常要担心树上的鸟儿突然决定上厕所)吃了一顿.当时是中午.很多衣冠楚楚的年轻人在用餐.收盘子时女侍者的眼睛瞪得有铜铃大,说,"天啊!你们居然都吃完啦!?"我俩环顾四周才发现别人的汉堡拼盘都是剩了有半盘子的货色,再看我们自己的两个空盘子,不由很羞愧.被人看到了我们猪的原形.

8. 斯登谷 Stern Grove
每年夏天从六月到九月,每周日下午两点开始,在这个由加利树林密布的山谷里有免费音乐会可听,从爵士,到古典乐团,到世界音乐,应有尽有.就是天气大起大落,常常不是被冻死就是被晒死.但是我们依然勇敢的一次次带着各色食物酒水兴冲冲地前往.常常音乐会没听到一半我已经醉得呼呼大睡了过去.

这个公园和这个节目是一个犹太家庭献给旧金山市民的一份礼物.有着六十七年的历史了.由斯登家族的基金和观众每年的募捐维持.

9. Gordon Biersch & Embarcadero Ave.
自从八九年大地震损坏的280公路给拆掉之后,旧金山临海湾这段变成了黄金地段.Gordon Biersch是个酒屋,酿自己的啤酒.但这里被年轻人称为"肉市"(”Meat Market”).来这里的人都是看人和被看的地方.欢场.热闹雅皮,啤酒好喝.我最喜欢他们黑啤,厚厚的泡沫,浓香得如液体面包.他们楼上是餐馆,其实饭菜很不错.只是楼下的嚣张怎么也躲不过,讲话是要用喊的.最喜欢坐在窗边看外面触手可及的海湾大桥,和美丽宽敞的Embarcadero大道.那么久前的事情了,好象前世.最近几次走过这里,深深爱上了夜色里的Embarcadero大道.海湾,棕榈树,晶莹的金融区的大楼林立,和美丽的海湾大桥...

10. 夜里的小意大利.North Beach at Night.
白天这里游客云集.夜晚是穿着打扮美丽高雅但是微醉的年轻人天下.路边灯火辉煌,有露天咖啡,层出不穷的夜总会,酒吧,餐馆.每个路口都等着要过街的人流.灯红酒绿.街上塞满了计程车.每次来这里都会想到三毛笔下的墨西哥,大蜥蜴之夜...

谁不曾年轻?谁能抵挡年轻的诱惑,哪怕只是一个夜晚,转瞬之间?

心猿意马

刚刚安稳了一天.老老实实地写设计文件.初稿发出去了,就又心猿意马地想干私活了.看了DOTANN的湾区十个地方,就在心里开始列单子.翻出不少陈芝麻烂谷子.拖带着想到了很多旧人旧事来.尤其是刚毕业时疯玩过的一些酒巴夜总会和餐馆...又想起早已不再联系的旧朋友旧同事.要是能用脑子写字该多好啊.肯定高产.

先列个草稿.据说周末又要下雨了.可以窝在家里写字.嘻嘻.

旧金山:
1. The Legion of Honor美术馆
2. 金门公园
3. MOMA
4. Betelnut & Union Street, Fillmore Street
5. 辣妹子 & Clement Street
6. 星期六的农贸市场
7. Civic Center
8. Stern Grove
9. Gordon Biersch & Embarcadero Ave.
10. North Beach at Night.

湾区:
1. Montara Beach, Half Moon Bay
2. Pescadero的 洋蓟汤(Artichoke Creme Soup) & 新鲜出炉的洋蓟心面包(Artichoke Heart Bread)
3. V. Sattui酒窖, Napa
4. 9号公路
5. 斯坦福大学
6. Castro Street, 山景城
7. California Street, Palo Alto
8. Fitzgerald Marine Reserve
9. Planet Granite Climbing Gym
10. Lake Tahoe (这个不是地理上的湾区,但是心理上的)

巴尔地摩峡谷 & 叠瀑谷

周日去金门桥北面的山里爬山(走路更贴切些,没有多少高度变化)红木林里住了很多幸运的人.有着样式特别的木屋子,木屋子上都有大大的玻璃窗映着周围的绿树,房顶开了气泡一样小小的天窗,车停在斜斜的山坡上,门口是窄窄的山路.
我们边嘶嘶的抽着冷气,边羡慕住在林子里的人.冬天的红木林里异常湿冷.正午了,旧金山都是阳光明媚的,这里还是晨光的雾蔼飘着.瀑布溪水蕨类植物,红木林里深幽的气氛静得让人一凛一凛的.很多人在山路上跑步,也有很多的狗狗.看到个白人老太太穿了件中式大褂,深蓝的步料,镶了深红滚边,斜襟.我和桂说,是富贵人家啊.桂笑.
两个峡谷都短短的,尽头是瀑布.喜欢巴尔地摩谷多些,更加清幽一些.叠瀑谷一路无人,走到瀑布底下宛如到了猴山,数十个小孩子尖叫着在山崖上爬上爬下.我们匆匆离开.看到野生的铁线蕨.健康的在溪边舞着纤细的叶.蘑菇无数.

更多图片

肥猫猫流浪记

昨天去爬山,早上刚起程我门这群以食为天的猪就开始讨论晚上吃啥.忘了是我还是桂说到了麻辣火锅.米粥同学眼睛就亮了.爬山爬了一半,他大喝一声,齐了.我们才知道他一直在脑子里清算家里小冰箱的库存.而且库存丰富,材料都齐了,只要去买几包切片羊肉,和用来煮锅地料汤的鸡骨头就可搞定.

回来后,米粥大厨就开始忙活.我们摆好餐桌,冰好香槟,摆好碗筷,喝着冒牌桂花茶,吃着冒牌绿茶饼干,逗着猫猫,边看可可西里边等着火锅上锅.盼望了一天的火锅终于上了桌,大家坐下大快朵颐.吃了一半,听到咪呜咪呜的叫声,原来不小心把瘦猫猫关在阳台上了,隔着玻璃门瞪着圆眼睛向我们抗议.放他进来.一顿饭吃好了,桂问,肥猫猫呢?我心不在焉的说,在睡觉吧?不在书房他的圆盆里就在卧室床上.

泡了两壶茶出来,大家正要接着看可可西里,突然听到敲门声夹杂着猫叫.我莫名其妙地去开门,以为对门邻居的小猫又跑出去被人抱回来以为是我们的?因为他们的厨房门从来不锁,他们的小灰猫常跑出去玩.开得门来,我目瞪口呆,对门的邻居分明抱着一只黑猫,和我们的肥猫猫一色一样.他说,是你们的猫么?我犹犹豫豫地答是,心里怎么也转不过来这个弯,肥猫猫怎么突然跑到门那边去了的?邻居说他在底楼钉东西,看到这个家伙的.忙千谢万谢了他.把肥猫猫接过来.爪子还钩着邻居的衣服不肯松手.邻居笑咪咪说不谢.

我回身问米粥是不是肥猫猫趁他去厨房外的走道里拔葱时溜出去了?米粥这才恍然大悟地说看肥猫猫在厨房门口哭着喊着要出去玩,就放他出去了,后来吃起饭来就把他忘在门外了!!!厨房外的走道连着我们的后楼梯,肥猫猫老早就虎视眈眈想下楼去玩,每次走到楼梯口都给我拖回来,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一路下楼探险去了.恰巧昨晚底楼的邻居在敲敲打打,估计是突然而来的电钻声音把肥猫猫吓傻了,也不记得该往楼梯上面跑,回家.

肥猫猫经历了这场惊吓,也乖了很多.进门之后就灰溜溜地夹着尾巴一路跑到阳台上他们的帐篷里躲了很久.瘦猫猫好奇地追着他闻啊闻的.今天早上起来肥猫猫也依然是一声不吭,趴在茶几下面一动不动.米粥说看上去象鲁讯写的祥林嫂,眼睛"间或一轮"...远远地绕过厨房而行...

第一次具象地想到连胆子那么小的肥猫猫也会走失的.这一次,很可能再也没有肥猫猫了,如果我们的好心邻居没有看到他,如果他自己吓坏了慌不择路跑到街上去...如果,如果...

倾刻间.草木皆兵了起来...

=============
另记,昨晚看的中国电影"可可西里".印象最深的是第二辆车没了机油,队长就把他们留在原地.没有人质疑他的决定,被留下的人也没有任何抱怨.一切是命运.个人的生死操在自己手里,不怨天尤人,也不苦苦哀求.他们平静接受.我想是藏人特有的处世方式.环境残酷,温情主义就意味着死路一条.分开可能反而可以自救.桂说应该是佛教的一种态度吧.明知这是最理智的决定,还是不由倒抽冷气.冷酷和仁慈是不是并不矛盾?如果这种处事方式适合西藏的无人区,那么它是不是也适合现代社会,那么民主党的所谓要救济贫困是不是也是假仁慈?为什么不可以自力更生.任其自生自灭?如果肥猫猫真的走失,难道我可以说随他去吧,是我的总是我的.他自有他的归宿.未必会比跟着我糟,没准更开心也说不定.责任感和控制欲的分界在哪里?

秀秀花瓶和蜡烛盅

新年收到好看的礼物若干,其中包括妹妹给的一个青瓷蜡烛盅,和米粥的朋友克劳荻亚送的大花瓶。

妹妹说点上蜡烛后的镂花瓷盖会映出美丽花纹。所以新年那天吃火锅立刻就点起来啦。笨笨的我们都没有想到瓷盖会烫手。米粥和我都先后被烫了若干次。:((((

克劳荻亚的大花瓶则先被关在书柜里若干天,一直在留心去买好看又便宜的花来配。米粥说向日葵就好。可是最近过了向日葵的季节,遍寻而不得。昨晚回家路上去家附近的超市看了,都是又贵又难看的花。今天早上早起,约好去爬山的朋友还没来的时候,索性开了车去Trader Joe’s。看来看去,还是只有鸢尾才配得上这个美丽大花瓶。就白和紫各买一束。回来插上,果然好看。

不过鸢尾花时极短。早上买来还都含苞欲放,晚上就开得差不多了。赶紧拍两张来留念。猫猫看我爬高,也跑来凑热闹,索性连他一块儿拍进去。

土拨鼠和刺猬

那天开会,一个新来的叫麦克的同事向我们介绍一种新的开源软件,翻译成中文是”冬眠”.小小的会议室坐满了人.椅子上坐满了就坐到桌子上,再后来地就坐到地毯上去.麦克慢悠悠的一张一张SLIDE地过,有简述,有综合概括,有一个简单的例子,几行程序,几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数据库表格设计.因为要看投影,灯关了,屋子里黑黑的.胖胖的麦克坐在前面,讲着”冬眠”的种种好处和不足.

坐在最后排角落桌子上的我一张张面孔看过去,突然觉得,这里的很多同事里都有一个统一的特质,和新来的麦克一样,象冬眠的土拨鼠(土拨鼠冬眠么?). 和缓的,笑咪咪的,脑子里都是聪明点子,但是从不欺负人.谁发言都认真听完,不管问题多愚昧.大家挤在小小的洞里做事情,不太在乎外面的风雨或者名利.而我,是混迹其中的一只刺猬,大多数时候都装得好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忘了身份,一身的刺都竖起来,把周围的土拨鼠们吓一跳.这种时候我都只好尴尬的赶快逃到角落去收刺.伪装好了再回来,大家也不记前嫌,接着把我当土拨鼠对待…

而我,是知道的.自己只是一只想当土拨鼠的刺猬.而且,我也不是唯一的一只冒牌货.当然也很有些想当刺猬的土拨鼠.大家对他们也很容让,不去揭穿他们的伪装.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这里得过且过,舍不得离开…

麦克讲完了,大家安安静静的问了几个问题,就散了.

泡网被封

paowang.com突然被关掉了.

这两天忙,一直没去注意.周二晚上米粥说怎么paowang.com没有了?我也嗯嗯啊啊的没有在意.想可能是DNS又当掉了啥的.周三找到了临时的泡网所在:http://uupage.com,读了NN的一段话,才知道真是被封了.去年泡网被警告时,发表过些牢骚.今天突然被封掉才如当头喝棒一样晕了.倒抽冷气. 先是觉得中国很恐怖,再才觉得不可思议.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发展社会变化让人误以为已经成为了一个自由的社会,只有在这种时刻才发现,原来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中国和北朝鲜没啥区别.

原因应该是因为围绕赵紫阳的去世而出现的一些评论.

一时间无话可说…

兰花开了

去年夏天买的香兰花,很皮实地开了两个月,谢过之后,秋天开始张了一支花茎出来。从土耳其回来就看到了嫩绿的小芽,盼星星盼月亮的,慢慢伸展出来,上面三个花苞由苗条变得饱满,上上周开始能看到丝绒的紫色条纹搀在绿色的花苞里,愈来愈重。加上雨过天晴,每天早上上班前在看到它在早晨的阳光里,生机勃勃的。忍不住每天拍张花苞的进展。没想到短短五天就完成了盛开的任务。刚开的花是不香的。妈妈说要等两天,果然,现在已经香气扑鼻了。

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dotann

1.
去年四月份的一个晚上,和妹妹在MSN上聊天.妹妹突然说,嘿,我喜欢刚在你网上留言的女孩的博客.我一楞,啥女孩?我去自己网站查新留言的空当,妹妹又说,有意思,她也有个妹妹,也喜欢摄影,也有只黑猫.这么巧?

她就是dotann.

米粥同学说我是个考古专家.喜欢在网上研究人.我不知道是不是和喜欢拼图游戏有关.从一个人的文字认识一个人比拼图可有意思多了.尤其是对方的文笔绝佳的时候.是很享受的一种旅程.在网路变得如此猖獗以前,我看到喜欢的小说,喜欢的画,也会去寻找作家的传记. 读一个好故事本身从来是不够的,我更喜欢知道一个人.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够写出这么感动我的故事来.

看完了dotann的博客,以及她和妹妹的问答留言,还是不过瘾.在mitbbs上又找了些dotann的文章来看. dotann的文字很特别.读起来有童话的感觉.虽然种种旦夕祸福都是实实在在的生活,修车,搬家,养猫,逛小馆子,咖啡店,等等.但是读起来总觉得有童话色彩.有点象昨晚看的电影BIG FISH. 亦真亦幻. 想来可能跟她的好脾气有关,好象无论事情多糟,dotann都不会生气.总能咬咬牙往明亮的地方飞去了.

再有就是dotann姐妹的英文底子很深厚,读了她们关于哲学诗歌和现代文学的讨论,忘尘莫及.

没想到有一天会见面.

2.
正好天气好了,给两只猫猫洗了澡.准备皮毛光亮的见客人.谁成想,洗澡前两只猫猫躲在窝里回避他们最不喜欢的吸尘器的声音.憋了半天,抱去洗澡前又忘了先叫他们去上厕所.洗完澡的瘦猫猫被我关在客厅里晒太阳.哀哀的叫了几声,听到隔壁屋子的米皱用河南话安慰他,”甘刹类?”(最近米粥同学开始和猫猫们说河南话了.每次都把猫猫吓一跳.)我以为他只是害怕.洗完肥猫猫出来一看,瘦猫猫在客厅正中的大垫子上撒了一大泡尿.这可是从几个星期大就知道钻猫厕所,从小没有随地大小便过的瘦猫猫啊.再看他浑身湿渌渌的蹲在角落里皱着眉头瑟瑟发抖,很郁闷的样子. 大概以为又要被责骂了.我自知错在自己,先把垫子拿去洗,地毯上撒了去污粉希望能吸掉味道.再把他捞起来,抱在腿上.用毛巾擦擦干.瘦猫猫发现没有人在责备他,立刻开心的打起呼噜来.放回到地上后他也很给面子的自己舔起毛来.以往他都是等着我给他用吹风机吹干,或者等肥猫猫来帮他舔干.

dotann到的时候,两只猫依然潮潮的.破天荒的,向来胆小怕事的瘦猫猫不仅没有东藏西躲,而且在dotann面前镇定自若地舔毛晒太阳.令我咂咂称奇.

3.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恋是人性之一.很难以反抗有控制力的人性之一.所以说开始对网上的人物感兴趣,是不是或多或少因为我们在他/她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或者在对方身上看到理想中的自己? 对DOTANN的好奇起自她们姐妹和我们的相似.开始和米粥,和妈妈和桂讲起来都是这么开头的,在网上遇到一对姐妹,和我们很象. 后来当然在字里行间,发现了更多的相似.她们也来自北京,也都喜欢用中英文写东西,也似乎都是在国外念的本科,成长的家庭结构和分离也都相似.

当然更多的是发现了我们的不同.比如说DOTANN开手动车而且是个业余赛车手,比如说她们都爱的音乐都是我所没有听说过的,比如说DOTANN很喜欢很喜欢豆腐脑儿,当然最重要的是DOTANN的好脾气,和从不先入为主的对人态度,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修炼得出来.

然而这个时候我已经迷恋上了她的文字,和文字里的敏感,淡淡的忧愁,诗的节奏,和幽默.

我是一个爱文字的人,从小就是.大概要感谢妈妈从小学就开始给我订的儿童文学. 但是dotann笔下那种童话世界似的奇异联想呢,她们是哪里来的?

4.
两点了,硬木地板上还有猫尿味,却想不出怎么办.跟米粥说如果他出门千万把猫猫关到凉台上去,否则怕他们一错再错,养成习惯.电话响,应该是DOTANN了,话筒那边是个女孩在快快的讲中文.一时愣住.1)没有想到她会选择讲中文2)没有想到她会讲话这样快. DOTANN的文字读起来都慢慢的悠然.

回过神来,跑下楼去会她.在公寓楼门口见到了.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可能因为只记住了她网上照片里的样子是长发.而且她比我想象的高.:) 周一和妹妹说见到了DOTANN,她立刻就问我有没有照片.我才想到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拍照留念.JEAN第一次见网友,这个历史性瞬间. 嘿嘿.

5.
一个下午.从DOWNTOWN的MOMA到新中国城的青苹果书店.发现一直被朋友抱怨走路快的我,终于碰到了对手,DOTANN比我走得还要快.好几次我以为是自己太快了,很不好意思,后来才发现想慢下来都不行. 她在书店里的沉迷,也令我哑然失笑.原来到了书店就忘了时间的不止我一个.嘿嘿.

6.
DOTANN是携礼物而来.小小礼物包里拉出五彩的小包小盒,突然记起在mitbbs上读到谁写过的一个贴,说每次见DOTANN都能收到各色小玩意的礼物.不由气恼自己早没有想到给她准备些啥.

我是个不及格的主人,没有事先警告她我们的街有凶险的坡,没有给DOTANN来回地址开车路线,没有请她喝茶,没有给她时间看看我的小小的书架,看看有没有她喜欢的书,DVD可以拿去看.

下一次吧…还可以请她喝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