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二月

米粥同学刚刚换了一款老式相机,rolleiflex,就是Arbus用的那种中副机。于是家里的花草猫猫和我都被征用做了测机的模特。影调层次质感都很高级。五十年前出品的老东东了呀,什么时候数码能达到这个水平?



黑白二月

中国新年游行

在湾区住了十多年,这个号称全美最大的中国新年游行居然从没去过。

今年在dotann的一句“瓢泼大雨我也去”的豪言壮语鼓励下,我们早早的安排好了时间地点人物。游行傍晚五点半开始,起点是二街和市场街。我们五点开车进了离中国城比较近的萨特-斯塔克顿街的车库。沿着萨特往游行起点走。离着两条街就看到了在舞的狮子。以为游行提前开始了,和dotann一着急就开始撒丫子狂奔过去。

天阴着,一个小时前还在瓢泼的雨在五点多时很给面子地停了。街上满是看热闹的男女老少。看来风雨无阻是这个游行的特色呢。米粥同学在纽约拍了近十年的游行,心得之一是拍游行最好在起点或者终点。各色人物花车集中,人也放松,而且看客少,可以混在游行人群里把相机举到人家脸上去拍,也不会有警察来干涉。在起点围观的都是人手一机,长枪短跑的,都是拍照的。我们立刻进入情况,义不容辞地各自拿出小数码,小快门按得花花响。

(写至此,只听阳台上一阵风样的咚咚咚咚接着闷闷的一声“哗”,我的心都凉了,再见两只猫慌不择路的前脚后脚从半开的阳台门冲进来。以为他们定是又在上演水漫金山,把我放在角落里的一桶浇花的水打翻了。冲到阳台上察看“损失”,却意外的闻道一阳台的薄荷香。在湿冷的夜气里,令人心荡神驰。原来他们把我的一盆茉莉一盆薄荷打翻了,撒了半花盆的土出来。茉莉依然在过冬,没有花。但是清凉的薄荷受了这惊吓,竟然溢了这么浓的香气出来。闻得让人立刻就不能跟猫猫生气了。收拾完了残局,回得屋来,两个捣蛋鬼没事儿人样睡觉去了。眼皮都不抬一抬,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游行规模很大,而且所有的游行队伍都是有备而来,自带雨衣,连龙头上都戴了塑料帽。更令我惊讶的是虽然天气如此糟,游行路线经过的街上还是等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而且几乎都是西方面孔。参加游行的也有大批的真洋鬼子,披红挂绿的,很是得意。游行的花车虽然很多,但是都属于比较恶俗的部门。连金元宝都毫不羞涩的招摇过市。比较好看的,还就剩了舞龙舞狮和军乐队了。

而所有这一切都和我记忆里的新年没有什么关系。我和周围的鬼子们一样看得是个热闹。但是就在我准备把“中国新年游行”归到“蒙游客”那一档去的时候,游行队伍开始放起了鞭炮,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空气里的硫磺味儿把多年前的大年三十丝丝缕缕的从记忆里飘出来。。。

更多游行照片
-dotann的游行纪事雨夜*城市*游行

土耳其之旅(2)-爱琴海岸的小亚细亚

(晚了四个月才写出来,呵呵。Better Late Than Never. :))
早班飞机离开伊斯坦布尔,早上十点降落在爱琴海边伊斯米尔(Izmir)。这个海滨城市的前身是有着久远历史的摩尔纳(Smyrna).在现代土耳其之父阿塔图克和希腊交锋前,磨尔纳曾是座摩登而且宽容的繁荣海港城市,东西方的商人政客和各式各样的冒险者汇聚这里。尤金乃德斯的Middlesex那本书里的摩尔纳听上去好像如今的纽约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一般繁华热闹,令我向往了很久。可惜1922年那场土耳其-希腊战争结束时的一把大火把摩尔纳夷为平地。在原址上重建起来的就是今日的伊斯米尔,是土耳其的北约总部,也是所有旅行书里鄙夷地一带而过的平庸工业城市。伐善可陈。

一个黑脸膛,高个头,蛮壮实的向导在空空的机场前厅接了我们。开车沿爱琴海岸南下。崎岖蜿蜒的海滨公路,波光粼粼的爱琴海让我想起加州的一号公路和北加的Big Sur,停在路边看高高的山崖冲入雾蒙蒙的海,渔船点点。向导说这里是钓鱼的好地方。而且海水温暖。放行李时注意到向导后备箱里的鱼竿。他说喜欢这个地区的主要原因是想什么时候去钓鱼都可以。向导和米粥在前座谈美国即将到来的总统竞选,谈伊拉克,谈土耳其东面的库尔德人要求独立的战争,谈向导在东部服军役的事,也谈中国和土耳其的世仇。他是我们这程遇到的唯一一个知晓那场古老战事的人:中国大唐和突厥国。他的英文非常好,说是在土耳其军队里学的。

坐在后座的我望着窗外山崖下的爱琴海,激动不已。荷马史诗里的爱琴海,海伦,阿基里斯,赫克托的爱琴海,特洛伊的爱琴海,烟波浩淼,近在眼前。。。

开过干旱的田野,加州的夏天,古老的橄榄树,漫山遍野,“小亚细亚的面包篮”向导说。泥土,小泥房,祈祷塔,田野,老牛,拖拉机。。。

以弗所,以弗所,永远的以弗所

大理石废墟,圣母玛丽的最后栖息地,朝圣的人群,无处不在的橄榄树,苏格拉底的家,美丽的花园小楼,冷热水系统喷泉,壁画,竖琴。

“作为罗马帝国的亚洲首府,以弗所是安那透利亚平原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那时,全市人口超过二十万。其中的特权阶级,富豪和贵族住在市中心,平民住在城市边缘,或者城外。
“这些花园小楼建于市中心,在库若提斯街西南面的山坡上。便捷的地理位置,奢侈的室内装饰,最豪华完美的材料和技工都说明这些小楼的住户并非一般人。

“这些花园小楼是列柱走廊式居所的典范,异常美丽而且建造完美。走廊环绕的露天庭院处于房屋中央,为整座小楼提供了充足的光线和流动的新鲜空气。这些两,三层的小楼构局合理。一层都是功能性房间(起居室,餐厅,厨房,厕所,热水器,和蒸汽浴室),楼上是卧室和儿童的游戏室。

“建材是精心选择出来,最适合当地气候的,冬暖夏凉。每个小楼有中央供暖系统,冷热水系统是由那些装饰华美的室内喷泉提供的。

“耀眼炫目的马赛克铺陈地板,连绵的壁画覆盖四壁。这些装饰画中的主题反映了当时的艺术潮流,有设计有图形,有神话传说中的插图,也有戏剧剧照。这一切说明这些房屋主人对艺术和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

哲学家,斗兽场,大理石柱夹道的大道似乎总也走不完,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贸易市场,剧院的海景大窗,图书馆的细致花纹,依山傍水。

粉色大理石,竖纹如笛,感动,古老的美丽,经久不息。

而这一切曾经存在,久远的古昔,从公元前四世纪(286 B.C。)到公元七,八世纪。那之后,河流的入海口被淤泥添塞,海洋变为平川,以弗所赖以生存的海洋贸易随着海岸线远离了以弗所。昔日的闹市渐渐凋零衰落,最终沦为今日的大理石废墟。。。

之后几天我们住在曾经被誉为人间天堂的古希腊小村庄,无数次想搭了当地人的小巴士,去看我爱的图书馆,以弗所的图书馆,傍晚或者清晨,去找那份独自和它对视的宁静。终究未成行。也许更喜欢把那份可能的宁静留在心里。一种可能。

花园小楼英文介绍原文(以弗所博物馆里抄来的解说词):
继续阅读

水果和巧克力

发现在办公室里极其渴望巧可力,而且是苦苦的黑巧克力.同事送给我的甜死人的揣否搁在冰箱里诱惑别人.但是晚上在家守着一罐子的各式巧克力时却又想念蜜瓜或者其他汁水多的水果.

咖啡壶旁边有同事贴了长长一条时间线,很复杂的枝叉,细看去,原来是所有计算机软件的家族谱兼时间表.

昨晚睡觉前看到安推荐的开源软件.本来想夹到收藏夹里以后看.一时没忍住,点开了RUBY的文件,找了个简单的课程想看看程序的样子.一发不可收拾.看到凌晨才算告一段落.做了一晚上用BUGZILLA做网站页面的梦.莫名其妙.睡过了头,好不容易跋山涉水到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那一大张时间线前面查RUBY的家谱.原来和SMALLTALK和ADA都有亲戚关系,怪不得看上去那么规规矩矩的,很有学究气.另外还加了PYTHON和PERL的血源线.是一个热闹的大家庭的产物.

和同事说起来,她叫,43things上面都是嚷嚷着要学RUBY的人啊!原来是这么个东东. 我对SCRIPTING 语言一直狠的牙痒痒.因为维护起来其难无比.写复杂些的多层软件更是噩梦里的噩梦.所以格外喜欢简洁的东西,象PHP,不求太复杂繁琐,不象JAVASCRIPT那样心比天高,只求把一件小事情做的完美漂亮. 而且提供些常用的小函数来解决常见的问题,就很讨好. 但是真要说服现在公司里的同事把我们庞大的JAVASCRIPT体系改用新的语言,也是太难的事情.毕竟投资进去了那么多财力物力,写出来了那么多开始渐渐好用的小模块,更重要的是连我这样最初对JAVASCRIPT又恨又怕的人也好不容易摸清了门道,开始用的顺手了.要改就越来越难了.

而且在这些语言里,至于到底谁高谁低,可能很大程度上看各人的喜好和心情,就象我谗的水果和巧可力吧.

lostpast: 古希腊和古中国的战争

好看的文章,让我又想起小亚细亚的星空.lostpast: 另一个片段

那天,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让古希腊人研究哲学?在什么情况下,他们对世界的物理、精神构成产生了兴趣?我想那一定是个伟大又荒诞的时刻,一个人仰望天空,忽然问自己天空是什么做的,



不过,在我读过的书里,还是有一种新颖别致的答案,那是中国的老子给出的答案,这答案把世界构成的问题轻逸地化解,反过来提出一个人应该如何顺应世界的问题,像水一样柔顺。我想这答案真是绝顶聪明,而且非常实用,还没学会怎样存在于世,搞清楚世界是什么样的又有什么用呢?

海,砖,沙,野,茶

周末跟桂去一家美术用品店逛。里面在“开学大减价”(卖原价的60%)。桂在那里挑画布,我就四处乱拍照。看到店里货架上面这几块彩色大牌子,就喜欢上了彩色块里这几个简单的字:海(蓝),砖(红),沙(淡土黄),野(绿),茶(黄绿)。喜欢这种互不干涉的几个字因为颜色而走到一起,简单清爽,却又好象大有深意似的…

整理了最近的一些照片,都是随手拍的,随便挑几张来做杂烩。

几个星期前早上穿过公园绿地,沿着科尔街往南走,去吃早饭的路上看到路边这个这么可爱的床头柜。想起安在抽屉里种过的韭菜和熏衣草。可是当时没带相机。扼腕顿足地后悔,要不是当时饿得前心贴后心而且饭馆在望,我就跋山涉水回家取相机了。后来一个周日下午去公园里拍击鼓圈里的嬉皮士,出来时到海特街上弯了弯,特意取了科尔街往家走,看到这个床头柜还在,兴高采烈地噼里啪啦拍了很多,长景广角微观都拍了。然后把数码相机给了米粥,让他也帮我拍。选来选去,还是米粥这张最出色。

两只猫猫从小一起长大,从来没有分开哪怕一天,玩起捉迷藏来依然兴致勃勃的。在屋子里丁丁当当地跑来跑去,撞了椅子,踢翻茶盘都在所不惜,完全没有所谓“轻手轻脚”地猫气。肥猫猫总是比较苯的,瘦猫猫心眼儿很多,但是真打起来瘦猫猫总是落荒而逃,因为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财大气粗的史坦福大学,美术馆也是财大气粗的样子。虽然有模仿世家子弟的低调和优雅的心,一出手还是掩不住想穿金戴银炫耀一番的冲动。这个大厅其实把这两种心境混合的不错,没有过分,灰色因该是唐纳惠普这辈子也学不会去用的调子了吧。它让我想起巴黎的毕加索美术馆。如果毕加索生在美国东岸闯到西岸成了名的话,他的家可能也是这个样子。嘻嘻.

“公民蛋糕”是坐落在旧金山交响乐厅和芭蕾舞馆之间的一家“大资”餐馆。从来没有在这里吃过正餐,但是他们的蛋糕是出名的好吃。去年情人节是周六,我来旧金山找公寓时,第一次来这里挑了几块天价的蛋糕回家享受。之后一直惦念着。这周末大家又跑来解馋。点了一只叫“复古热带粗麻”的白色小蛋糕,好吃得不得了。外面洒了一层椰子条,最上层是薄薄一片硬奶油,中间是浸满了西番莲汁混合蛋糕。

一月又添了些照片.
二月初的一些照片…

《忘记融化的雪》

未名空间里最近在连载的小说:《忘记融化的雪》
今天忙着赶一些个活,午饭就在计算机前扒拉完了一个盒饭,其间忍不住到未名空间瞄了一眼,正好看到小说结尾。匆匆读完,竟然落下泪来。慌慌地在被同事看到前擦掉。

看到网上的种种争论,比如“结尾不通”,“徐伟一定遇到别人了”等等,觉得不知道是自己怪还是大家更怪。我很喜欢这个结尾,很真实,真实的有点骇人。从来不信“无疾而终”这个词。既然“有终”就一定是有“疾”的。也许是你还不知道的隐疾而已。最后这段话告诉我,太阳底下无新事,我经过的只是很多人的必经之地。连我说过的话都会在多年以后,从别人的口中再念出来。。。

“这次是我来说的分手,没错。但是其实自始至终决定权就一直在你手里握着,这么多时间以后,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其实早就表明了你的决定。我只是不想,不告而别,象当初对待青青一样。所以,我来了,我来把你早已决定的事实说出口。”

从另一个角度看过来,其实还有一种解释。就像以前桂告诉过我的,“只要是你想要的,都是可以得到的,但前提是,你一定要非常非常想要才行。” 而失去的往往是你,其实,并不想要的。或者说,有些东西还是失去比较好。

完美的周末

周末中午坐在厨房外的木楼梯上晒太阳,热得想回屋去换夏天的衣服.天气好得不象话.号称要下的雨一直坚持到周日晚上才在午夜到来,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睡去,想,这真是最完美的周末了.因为上班的时候下雨,我绝对没有意见.

刚刚整理出周六徒步的照片.先贴上来吧.周日的还没有整理出来.可以先去看dotann的记录和照片

山姆麦当劳公园是我和桂,马修走过的一条徒步路线.记忆中是很容易的五英哩.有点乏善可陈.但是因为我很馋'渔村'小镇上的 洋蓟汤(Artichoke Creme Soup) & 新鲜出炉的洋蓟心面包,就只在'渔村'周边的地区找了找徒步路程.选了这条走过的路,一半是因为它容易,不会走错吧.结果,因为'向导'没来,我们对自己的信心不足,在每个路口都迷惑半天.常常折回去走冤枉路.累得半死.觉得比第一次来时走过的路不仅长了而且难了.好在我们总算在天黑前走出了林子.又在'渔村'当天的洋蓟心面包卖完前赶到,抢到了新鲜面包一只.在他们的酒馆兼饭馆的小店面里喝了汤吃了牡蜊.心满意足开去海边儿转了一圈.居然还赶上了看最后一抹夕阳.然后摸着黑从海边的山林开回了灯火粹灿的硅谷...

周末徒步照片

忘了季节

接连着的阳光早晨,很快就习惯了睁眼就看到东窗照进来的阳光映在玻璃门上。没有了雀跃。本该如此。第一件事是开了阳台门,让外面眼巴巴的两个肥猫进来。看他俩在红色地毯上打着呼噜伸懒腰,有时间就蹲下来给他们挠肚皮,任他们撒娇的咪呜咪呜的叫,没有时间就漠视他们的讨好,径自去厨房煮上咖啡。六勺咖啡豆,两大杯水。在咖啡豆被碾碎的杂音里,总能从眼角看到两只猫咪晃到厨房门口的那一长条阳光里,很幸福地咪着眼睛晒太阳。

切两片面包做早餐,顺手捻几块巧克力来吃。

走过客厅的门,瞄到Paris在专门给他们啃的绿叶植物边上聚精会神地玩着什么,花盆边的小地毯上都是刚被他拨拉出来的一层土。走过去看到他的小脚爪里按着一只惊恐的小飞虫。猫看到我来,送了脚爪,小虫慌慌地飞走了。叹口气,看来今天得迟到了。到阳台上搬了一小罐妈妈给的小石头,把花盆里的土都用石头盖起来。希望他们知难而退不要再去为难小虫,也饶了花盆里的土和我可怜的小地毯吧。

穿了件米粥从云南丽江买来的大红T-Shirt.上面印着熟悉的毛主席戴八角帽的头像,头像下面印着被当今中国的背包客篡改过了的毛主席语录:

过客语录
我们同没钱旅行和没时间旅行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我们同没钱登山和没时间登山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我们同没钱露营和没时间露营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我们同没钱徒步和没时间徒步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我们同没钱骑车和没时间骑车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我们同没钱攀岩和没时间攀岩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我们同没钱喝酒和没时间喝酒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到了办公室居然引得人人侧目,无论男女老少中国人,印度人,美国人,英国人,都一眼就认出了这红宝书的格式。兴致勃勃的问讯上面写的啥。我只好一遍遍解释是被新新人类篡改过的红宝书啦。进而和同事讨论到为什么毛的画像如此特别,宛如一个品牌?是因为他长像独特还是因为这种版画方式独特?要是放一张别人的脸,也戴上八角帽,大家会不会依然认定那是毛主席呢?

窗外阳光明媚,落尽了叶子的树让人不合时宜的想起秋天来。

明明是数九寒冬嘛。得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