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道别与离去之间。。。

要换工作了。周四递的辞呈。

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觉得冥冥中有什么在载着我走。好像在游乐场座过山车,风景从眼前飞过,还没有来得及惊叹,已经结束了。

生平第二次换工作。又将是全新的环境,全新的工作,全新的人。好像从来不满足于换个坑,保持些过去的熟悉的东西。要换就通通换掉。很彻底。嘿嘿。

面试期间想到意识到很多这五年半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到了要离开,回头一看才发觉真的学了很多东西呢! 人家问些程序设计的问题,都可以侃侃而谈那么久,根本用不着编的,很多东西要考虑到,都已经变成了第二感官样,自然而然。想到不用再天天写程序了,居然有点舍不得。:(

再有就是发现好像真的有命运这回事儿。这几年的兴趣所在一些个业余爱好居然都对新工作有帮助。就好像当初离开第一个公司一样。突然感兴趣的科技都是和将要去做的第二份工作息息相关。好像身体里的所有小分子都被预告了将来的方向,很抱团儿的向那里发展。而大脑这个总指挥反而被蒙在鼓里。直到了岔路口才恍然大悟,而身体里的小分子们反而在偷偷的笑。

面试期间学到的另一样东西是作为一个公司,无论大小,都应该敢于向顾客说“不。” 很多小公司最后垮掉的根本因素之一就是不敢拒绝顾客的任何不合理要求。一味的讨好,完全不顾公司的发展方向。以为保住了顾客才有活路。其实恰恰相反。让顾客当了寄生植物的结果往往是死路一条。当然说“不”的艺术是有讲究的。说服客户不取巧并让他们觉得这样的最终结果是对他们也是好事,这样的谈判手腕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最容易的路往往是个滑坡。。。

新公司对员工的网络博客很敏感。所以就不在这里发表告示了。虽然还没开始上班,但是已经很兴奋了。很喜欢面试时见到的所有人。好像上一次如此兴奋还是刚刚拿到现在公司的录用单子。呵呵。可见想象的和现实总是有出入的。走一步看一步啦!但愿不会和我的希望差太多。。。[-o<

红楼

妹妹突然对红楼梦感起兴趣来。那天在MSN上和她聊天。从秦可卿的死说到书中最爱的人物。

我:凤姐,探春,和晴雯。
妹妹,嗯,探春不错。不喜欢凤姐。
我:凤姐多厉害啊!八面玲珑的。不佩服不行啊!比那个小布希强多了
妹妹:你开什么玩笑?!小布希?就是一个小厮!
我:[大笑]那是那是,凤姐比希拉瑞厉害。
妹妹:嗯。比尔克林顿倒是满像贾琏的。。。

要是那天妹妹厌倦了人工智能,改行当红学家了,我是一定要拜读她的论文的!!

降温

总有大太阳的这几天学了不少东西。比如.htaccess,比如WordPress。发现有那么多设计的如此精美的魔板。可以免费拿来用。选了这一款,因为喜欢这种绿色,而且发现两个竖条的排版比我原来的三个竖条要干净整齐得多。更中意这组设计的很多细节。比如住贴里面背景上若有所现的横纹,好像那种厚厚的条纹纸,用钢笔写上去会微微的溢开;比如右边竖条里每一小节下面的小花纹边角;比如每一篇文章开头的方块的日期。。。

唯一要改的可能是台头的照片,应该雾里看花一点,不要这么直白。可能跟米粥借一张他在burning man拍的那种宽幅片子。沙尘暴里,水墨画样的感觉。。。

很多东西要慢慢改。很喜欢这种时候的心态,百废待兴,而且踌躇满志。。。嘿嘿。。。

丢失的照片…

周末过得满满当当的.因为又是Bay to Breakers长跑的日子. 虽然拍的不多,但是有几张不坏的片子.晚上从照相机上下载照片时却出了大砒漏. 每次下载照片我都是告诉软件把下载好的图片从照相机里抹去. 从没有失误过.可是这次下载完一看,计算机的文件档里空空的啥也没有.而照相机上的照片也被除去了.

这才傻了眼.到google上去问,发现重新找回数码相机上的照片居然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因为不小心抹去照片的人居然这么多.满世界都是免费的小软件来重新读回以为失去了的图象.

轻而易举的不仅把这个周末的图片读了出来,连去年在土耳其的那些都找回来了.哈哈!

顺带整理了近两个月的所有图片:


更多图片…
四月
五月
科尔谷和纳帕酒乡
从海湾到海滨年度长跑

皮皮的信(作者:羊妈妈)

经妈妈同意,把这封信转帖过来…

亲爱的妈妈,姐姐,苗苗姐姐,周密哥哥,尼塔妹妹和所有爱我的人:

你们都好吗?很想念你们,特别难忘和妈妈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九岁的你们还是童年,可是对我们狗狗,已是年愈花甲。五岁多时就得了关节炎,半夜起来喝水,会痛得举著前脚大哭,有那么几次,在狗狗公园疯跑,和别的狗狗撞一下也会痛得死去活来,我的哭声让整个公园的狗狗和他们的主人们驻足,纷纷责怪自己的狗狗。还好妈妈找到对路的药,让我又可以在狗狗公园欢跑数年。大约从2003年圣诞节前后,也就是我七岁半的时候开始,后腿抬不起来,一次外出散步回来,一路上鲜血淋漓,脚上的毛都染红了,吓得妈妈心颤,我倒没觉得怎么样,血是从左后脚趾甲流出来的,因为脚抬不起来只好拖著走,趾甲在水泥地上磨的。后来每次出门之前,或妈妈去上班之前,都给我后趾甲缠上胶布,可是我很讨厌那些胶布,总要把它们扯下,吃掉。于是,妈妈给我缠上胶布再穿上袜子,又给我做了好几双小鞋,小靴子,可惜很难合脚,为了把袜子固定在脚上也让妈妈伤透脑筋,松了会掉,紧了血脉不通,后脚掌会肿起来,只有一双橡胶鞋套加上胶带还凑乎,可怜的妈妈为我用尽了她的聪敏才智,当木匠,当铁匠,最后还当了鞋匠。

妈妈看了好多书,带我去看了医生,问了好几家医院,都说第一步要麻醉之后拍片子,然后可能还要做什么核磁共振才能找到原因,找出原因才能决定做什么手术或治疗。。。这些人都想把我当试验品,与其把钱扔到他们的包包里,让我忍受无谓的痛苦,不如想法子帮我站起来走路呢。姐姐看到”国家地理杂志”上一篇文章说,有一条十一岁和我一样的狗狗,坐著狗狗轮椅和他的主人一起去阿拉斯加旅行,行程一万多英哩,历时四十二天。可到哪里去找这样的狗狗轮椅呢?姐姐在网上作了很多研究,终于找到了生产的厂家。八岁生日过完不久,得到了晚年最好的礼物:一辆狗狗轮椅车。把两条后腿放进后轮上的支撑环,前面套上胸腹托带我又能走路了,甚至还可以去追猫猫!第一次乘自己的车车出门,真让人扬眉吐气啊,在家附近那个公园里,东嗅嗅,西嗅嗅,寻找老朋友们的踪迹,大口啃上几棵青草,雄赳赳气昂昂,又是一条驾著战车的警犬!头几个月两条后腿还可以划著走,等妈妈发现我拖著走时,就把它们悬起来,以免脚趾甲再磨出血,尽管悬著,后腿还是不自禁地在悬带中划动,很高兴它们还能得到锻炼,不至于肌肉萎缩太快。有一个周末早晨,妈妈带上我和阿尼塔,车前座塞进我的车,一同去了一趟大的Fremont狗狗公园,在那里驰骋了半个来钟头,真痛快呀!回到家,妈妈才发现悬带把我的小腿都磨破了,再以后出门就给我裹上绑腿,和电影里的新四军叔叔一样。

车车虽好,可是不能在房间里走,也不能长时间没人照看。妈妈上班时,我和阿尼塔就在车库里,阿尼塔这小妮子皮极了,总在我眼前蹦来蹦去,叫我出去玩,让我烦透了!还把院子里的东西拖回来,砖头石块,大土疙瘩,整盆整盆的花盆连著花,甚至拳头那末粗的,五六尺长的树干!她以为我也喜欢那些玩意儿。其实,我只想静静地睡觉,可她把我们的垫子掀起来扔得老高,我只好睡在满地狼藉的水泥地上,后来,妈妈给我们各人做了床垫,我才勉强有地方休息。有时憋不住尿尿,有时听见阿尼塔在院子里折腾,我也出去看看,巴巴是一定要留到妈妈回家再拉的。秋天雨季来临,院子里,有些地方的草地被那小妮子刨掉,成了泥潭。拖著后腿爬回来,常常弄得一身泥,一身水。妈妈看不过去,在家里给我安了窝,上班前后带我出去上厕所。这样白天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不用和那小妮子周旋。

继续阅读

桑贝的线条小人儿

非常爱桑贝。非常。
  
最早看到他的漫画应该是他给《纽约客》杂志画的封面吧。但是开始并没有惊艳。直到有一天,走过一家专门做画框等装饰处理,也卖复印画的店。他们的专长是把画整个帖在木板上,再把边角涂涂抹抹,甚至雕刻一下,画框和画和二为一。他们的墙上总是挂满了这样美丽的东西。那天,我看到一副小猫。
  
一个略微拥挤杂乱的公寓房间,有着厚厚的落地窗帘,窗帘拉到一边,漏出窗外有黑色绕花铁栏杆的小阳台,望过阳台是巴黎特有的铅灰色公寓楼顶,满满的。阳光照进来,公寓里有暗色调的纬幔,有丢满了报纸杂物的地板。画面正中,阳光里,是一张大大的床,有着软软的白色被单和两个整齐蓬松的枕头。在大床的正中间睡了一只小小的小小的猫。舒服地伸成长长一条。。。
  
红色的标题是:
  LUXE, CALME & VOLUPTE (by Sempe)奢侈.寧靜和享樂。
  
因为已经做成了成品,所以价钱很贵.满店里找,想再找一张同样的画,不要裱过的,会便宜很多.没有找到.听店员说是有顾客订了又不要了.
  
站在它面前看了又看, 还是没有恨下心来买.
  
之后的一个星期,又跑了另外一个城市的分店,也没有找到. 心里惦记着这小猫,怕死了给别人买走.
  
后来还是回去忍痛付了钞票,抱回了家.
  
那之后就开始非常注意桑贝.收藏一切他的漫画. 《纽约客》的封面,偶尔在书店里看到的桑贝素描的明信片。通吃。后来妹妹看到同样这只小猫的铅笔素描。也是可爱的不得了。
  
他的特点是画一副很大很复杂的场景,很多细节,但是或者用色彩,或者用更精细的线条,让观众注意到小小角落里的某个人,甚至某个眼神。他现在好象住在纽约吧?很喜欢他画笔下的纽约,总是茫茫都市里的一个温暖角落。。。

 在网上找到几张:
小黑猫 1, 小黑猫 2
  
– 纽约客的几张封面:
  1986年八月十一号
1999年七月十二号
2002年五月二十号
  
– 线条小人儿:
 三副漫画
等车
音乐家
  

小咖啡馆儿们

因为在豆瓣里开了个叫咖啡馆儿的小组,所以对湾区的咖啡馆儿格外注意了起来。收集这些温暖的小地方,有点象小时候收集五颜六色的糖纸。惊喜之外有深深的满足感。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不快乐的人,当我们身边有着自己爱的人,能够和谈得来的朋友一起度过一个阳光下午,该是多么难得的事情。这样的小咖啡馆的存在,好象是对这样弥足珍惜的时刻的见证。

– “简单的快乐咖啡馆“ (Simple Pleasure Cafe, Richmond, SF)
  今天跑到离海边不远的那个“Balboa”小戏院看长达六个小时的意大利电影“The Best of Youth”.发现了戏院旁边一个很不错的小咖啡馆。名字叫“Simple Pleasure Cafe”。冲这名字我就喜欢了。发现里面有好多好多格式各样的旧沙发,木桌子,还有架老钢琴!墙上画了壁画,有各式家庭制作的糕点。。。忘了看营业时间了。。。
  在Balboa上,和36 Ave.交界。

– 科尔谷的咖啡馆(Boulange de Cole Valley

  从黑特街沿科尔街往南走过四五个安静的街口,就会看到一小堆餐馆商店聚集的地方。有一家好看的咖啡馆,橱窗上写着法文,在阳光里很快乐的样子。去坦克山看风景总能经过它,虽然很馋,每次都不饿。周日跑进去了。吃到了熏衣草味道的松松的饼干三明治(French Macaroon)。视察了一下咖啡馆。靠窗有很多小桌子,还有一张象野餐桌样的大木桌,长长的,很象可以干活的桌子,比如摆了电脑,再摊一桌子的书。:)

  -山景城Castro街上的”红石咖啡” (Red Rock Cafe),周一晚上有OPEN MAC.这条街上书店很多,可惜的是里面没有很舒服的沙发,只有木椅子…
  
  -斯坦福Shopping Center里的帕罗阿拖咖啡烤制公司(Palo Alto Roasting Company),就在小书店边上.这里的咖啡豆很香,虽然贵些,比星巴克质量好太多啦.它后面不远的橡树村(Oakville Grocery)食品厂店里有好吃(当然也贵,这里是斯坦福的地盘啊)的三明治,而且经常可以有免费的奶酪,橄榄油啥地可以就着小块面包”品尝”.我们常常来这里偷吃完了也不买.嘿嘿.
  
  -旧金山克里蒙街上的蓝色多瑙河…这里有很舒服的沙发!! :)

以后慢慢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