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的小木桌儿, 米粥的新片片

1。
昨天去宜家逛。因为半途中发现旧金山市中心在庆祝同志节,就把米粥同学放行了。一个人逛反而更安心些,因为不用担心他会不耐烦。拖回来满满一车东西,回程经过市中心又把在风中瑟瑟发抖的米粥同学拉回来,到家帮我往四楼搬家具盒子。晚上他兴奋地冲洗当天的胶片,我兴奋地敲敲打打组装家具。皆大欢喜。

有一张窄窄的小桌($9.99)。只有纯原木的半成品,大小正好适合放在窗下,红色皮椅子边上,放盆花草,再放本书,放杯茶的地方。在宜家看到他们有卖小罐的油漆和刷子,就买了草绿色的回来,准备自力更生。今天一早吃过早饭,就搬了小桌去了楼梯口,三下五除二就刷完了,很容易嘛!油漆还剩下不少,就又刷了一个衣帽架。东看西看地想再刷点儿啥。。。呵呵。弄不好家里很快就会变成一片草绿。。。:)

2。

米粥同学的网站最近有了更新。我非常喜欢这张“Red Vic”。在我们常去的小电影院里面拍的。那天我们坐在长椅子里等着电影开始,米粥掏出从不离身的莱卡咔察咔察了,我才注意到因为放映厅的门开着,门外的人影正好被街上的阳光投影到屏幕上。但是当时坐在他旁边的我并没有看到这么干净整洁的画面。门外的人生,周围的悄声谈话,以及自己当时心里的种种纷乱思维都在影响着我,屏幕上的影子虽然有趣,于我,不过是纷繁尘世的又一些混乱和尘硝。直到我看到这副照片,我才知道当时身边的他看到了这么美丽安宁的一个瞬间,一个在我的记忆力根本不曾存在过的瞬间。叹服之情,可以想见。

如果你在dancingmind的网页上点击这副Red Vic (或者直接去点他网页下面黑条里的Scene),你就会看到他的另一张新片。那是在两个礼拜前海特街上的啤酒节上拍的。当时满街满谷的人,我和桂结伴走,米粥和马修各自去逛。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我们看到在两个街头艺人的身后蹲得极低几乎趴在马路上的米粥同学,十分投入地在创作。当时我们好奇的不得了,他为什么要选择艺人身后的位子?为什么要选择那个视角?他到底在拍什么呢?谜底揭晓在这张照片出现的屏幕上的时刻。他说,当时是正午,光线很糟,这种逆光光晕是正午时值得利用的。另外艺人周围都是人,想要干净的画面,他只能选择这个“低到尘埃里去”的姿势。。。嘿嘿,又上了一课。。。

脑筋急转弯


  今天这书的两位作者到公司来讲课。正好有空,就跑过去听。介绍他们的电子邮件里说他们要用几个小例子来讲一些大家会忽视的关于java的东西。。。
  
  很有趣。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讲了8个小例子,都很有趣。。。
  
  记下几个自己记得的给大家做来玩。。。
  
  1。
  static String a = “Length: 10”;
  static String b = “Length: “+a.length();
  System.out.println(“String A and B are the same: ”
   + a == b);
  
  最后输出是什么?
  a) “String A and B are the same: true”
  b) “String A and B are the same: false”
  c) throw exception
  d) none of the above
  
  2。
  int tricky = 0;
  for (int i=0; i<3; i++){
   tricky += tricky++;
  }
  System.out.println(tricky);
  最后输出是什么?
  a) 0
  b) 3
  c) 14
  d) none of the above
  
  
  3。
  public class InitializeIt{
  
  static { initialize()};
  private static int sum;
  private static boolean initialized_ = false;
  private static void initialize{
   if (!initialized_){
   for (int i=0; i<100; i++){
   sum += sum;
   }
   initialized_ = true;
   }
  }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if (!initialized_)
   initialize();
   System.out.println(sum);
  }
  }
  
  最后输出是什么?
  a) 4905
  b) 5050
  c) 9955
  d) none of the above

初来乍到

是毕业以来第三份工作,所以并不是太紧张。但是也许那只是表面感觉。每天早上五点多就会自动醒来,多半和心理隐藏的焦虑有关系。因为有太多的东西要学。虽然初看都不难,但是总是需要适应期的。

公司有班车从旧金山市区到公司大门口。所以这几天都在试着做不同时刻的车。很喜欢。在华灯初上的夜里座上穿过市区的公车,总是会让我想到北京的夜晚。早上在车上可以看书,很过瘾。

公司里的员工大多年轻,办公地点像大学校园。这几天都在上新生课程,很有些回到了学校的感觉。喜欢。

很开心的是在办公室的台式电脑上装的是LINUX! 好奇了这么久,终于可以研究学习了。比我想象的要先进太多啦,我的想象还是停留在多年前在学校用的UNIX那种模式。现在居然这么好用了。昨天才知道公司配备的手提电脑我可以在IBM和苹果机间做选择!!!很想换成ibook。但是这几天用习惯了THINKPAD的键盘,也开始爱上这种特殊的手感了,很棒。

早出晚归的,猫猫频频表示不满。所以刚刚陪他们玩绳子,两个肥家伙居然都很给面子地跳上跳下。十分有成就感。

阳光周末的海湾

吃过丰盛的早餐,米粥同学离座之后,把他的椅子霸占过来,腿伸得长长的,在百叶窗分割出来的条纹阳光里剥橘子,空气里立刻溢满了橘子的清香。阳台门开着,海特街上的艺术啤酒节已经开幕,人们载歌载舞的乐声鼓声随风而来。等桂和马修到了,就一同去海特街上凑热闹去。

昨天早上去了米粥同学在一个阴雨天发现的好去处,金门桥下面的Fort Point。以前是个防御工事,现在变成了公园。红砖墙的拱门让我想起土耳其。昨天早上Fort前面的海湾里浮着好多冲浪的人。阳光如酒。我踢掉了鞋子,坐在礁石边的码头上,看冲浪的家伙们玩,远远近近都是美丽如画的风景,壮观的金门桥,云雾缭绕的Marin山峰,监狱岛,蓝色海湾上点点风帆,整个旧金山市中心的剪影也在早上的阳光里闪闪发光。身后的碎石路上有跑步的,骑车的,徒步的。热闹而健康。

冲浪这个运动是如此简洁的概括了生活中的种种比喻。勤苦地从岸边划到海浪之间,耐心地等待下一个大浪,当期待的大浪愈来愈近,拼命的划水,那份期待和激动,最后终于赶上或者赶不上浪尖的人,最后终于站起来或者倒下去的人,最幸福的那个可以冲着浪头一路到岸边,回过头来,一切重新来过,如此反复,乐此不疲。

Fort Point 图片

drunkpiano的blog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有一次在网上转到一个陌生女孩的blog,揪住了我的眼光的是她一篇又一篇转载的别人的blog.这个别人就是我很崇拜的drunkpiano.但是很奇怪的,那个女孩并不给出连接。于是我和google较了劲,想把drunkpiano的老家地址找出来。虽然自认google的本事还是蛮厉害的,却无论如何没有找到。

昨晚在mitbbs上突然看到有人发布了这个连接。欣喜若狂!爱死了。分享。。。

TalktoHer

早餐桌边的猫猫

把数码机里所有照片都整理出来,往五月那一页添了些猫照和花草照.
最出彩的大概是这张吃早餐的猫猫了.:)

桂说很象桑贝的画.真有几分类似.只是桑贝的画里,总是孤零零一只小猫…

大家都问怎么猫猫这么乖呢?其实功劳是墙角那个咖啡壶.这两只猫猫从小对滴水声十分敏感.有时候他们在家里卧室睡的好好的,我在阳台上浇花,任何一盆吊着的花开始往下滴水了,两个家伙千哩迢迢立刻就赶到现场开始观察研究. 可以耐心的看很久. 这天早上,肥猫猫恰巧坐在椅子上晒太阳,咖啡壶开始滴答滴答地煮咖啡,他立刻就看迷了.一会儿瘦猫猫也赶到,就占了另一只椅子…

科尔街上的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