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看京剧


一直对京剧很好奇.

离开北京前一晚终于有机会看了一场京剧.喜欢的不得了.

首先要扫盲的是看现场的京剧和看电视里的完全不一样. 没有了场中的氛围,没有了现场的声色犬马,味道完全不对. 所以仅仅根据看过电视上的京剧就断定自己不会喜欢这个形式的同学们需要去现场扫盲.:)

其实京剧根本就是东方的歌剧.真的没什么区别.甚至比西方的歌剧还要热闹有趣. 看了这场京剧的最大意外是现场的音乐.京剧里面的鼓,琴,丝竹都似乎是有灵魂的. 生动丰满的不下于场上任何一个角色,根本就是剧中人物之一. 换到电视上就全走了味道. 这一点偶尔在西方歌剧里也见过,比如奥涅金里面的一曲大提琴. 在京剧里,音乐的分量要大很多. 很是惊心动魄.

再有就是现在在现场看京剧, 所有唱词也和看歌剧一样有滚动字幕. 这一点救了我的命.以前从来不知道他们在咿咿呀呀地唱些啥,现在终于明白了.更棒的是, 唱词根本就是诗啊!优美韵味都是十足. 让我这个从来对字句十分敏感的人迫不及待地想上网搜罗京剧唱词,就好像搜罗流行歌曲的唱词一个样.

  《文昭关》
  主要演员:黄炳、马翔飞
  故事梗概:取材于小说《列国演义》。楚平王斩伍奢,又追捕其子伍员。伍员逃出樊城,投奔吴国。楚平王在各处悬挂图像,缉拿伍员。伍员被阻昭关,幸遇隐士东皋公,将其藏在家中,一连数日,计无所出。伍员辗转反侧,不能成眠,一夜之间,须发皆白。东皋公见此情景,乃设计让友人皇甫讷假扮伍员出关,故意让官吏拿获,使伍员乘隙逃走。

我好比哀哀长空雁,
我好比龙游在浅沙滩,
我好比鱼儿脱了钩线,
我好比波浪中失舵的舟船。
思来想去我肝肠断,
今夜未过又盼明天!

《断桥》
  主要演员:刁丽、于万增、张玲
  故事梗概:白蛇传中的一折,白素贞自金山寺战败后,行至西湖断桥,腹痛难行。恰遇许仙追踪而来。小青恨许仙负心,要杀他,白素贞极力为他解脱,又责怪许仙薄情寡义,许仙发誓要痛改前非,三人言归于好,偕赴杭州。

你忍心将我害伤,端阳佳节劝雄黄。
你忍心将我诓,才对双星盟誓愿,你又随法海人禅堂。
你忍心叫我断肠,平日的恩情且不讲,怎不念我腹中怀有小儿郎。
你忍心见我败亡,可怜我与神将刀对枪,只杀得筋疲力尽,
  头晕目眩,腹痛不可当,你袖手旁观在山岗。
手摸胸膛你想一想,有何面目来见妻房?

沉默如迷的呼吸

autumnleaf送给我一张CD:沉默如迷的呼吸. 据说这个周云蓬是个盲人…

在听,很不错.民谣式的歌,简单的词,木吉他伴奏.
在北京好像突然被放在音乐四起的地方.在旧金山,大家都听ipod很有礼貌地戴着耳机.我很愿意什么都不听,看着别人听.

可是在北京,大家都在热情的邀请我一起来听…

突然之间有点恍惚.

天气预报说12号要下雪. 让我兴奋了一个晚上,想着怎么攒道同事一起拿个长长的lunch break去紫禁城看雪…希望雪很大很大.

今天可是异常温暖, 中午下楼去对面小馆吃牛肉面, 同事在大厅里指出站在大厅向南的两面大玻璃窗前的人们跟我说,每天中午这里都有很多人在这里…晒太阳. 我笑, 象我的猫.

更喜欢站在我们十五层的楼上窗边,看这个巨大的城市在阳光里蜒绵不断地铺展开去…虽然地平线上的天不是蓝的.

去过的国家

周末跟着同事去玩,遇到几个很有意思的人. 人群中有些有趣的瞬间,比方当某一个女孩露面,在座得女孩子几乎立刻就知道是不是同类,有穿着打扮的因素在里面,但是象动物一样比较嗅得出是否相同:食草动物,或是食肉动物.嘿嘿. 异性间就不好说.当然有chemistry是另外的.但是男孩子一般要等他开口我才会大概知道会不会谈的来. 女孩子要容易的多.

周六玩得很开心.凌晨四点才纷纷说了再见.刚刚遇到的一群人,能这么谈的来,真是难得. 想到那次在巴黎和clj和她的朋友sg.三个人在那个美丽舒服的蒙马特公寓也是喝茶聊天到凌晨四点.当时sg就说,能有这么一个夜晚是很难得的.

那时候不知道,或者说也许隐约知道但是没有那么明确的知道的是, 美丽瞬间只是瞬间.能有一个夜晚已是奢侈.

我, 太贪心了.

周六认识的台湾女孩子Christina那里看来的一个网站: 我去过的国家.


create your own visited country map
or check our Venice travel guide

冬天的紫禁城

今天终于去了故宫。
早上起来就感到冷下来了。天灰灰暗暗的,所以在计算机前犹犹豫豫地不想离开温暖的小公寓。
十一点多出去。

还没进故宫正门就看到外面冻得结结实实的护城河,
走进门,那种空旷,冬天的故宫,。。。荒凉萧瑟,望不尽的白玉栏杆琉璃瓦,红墙外光突突的树顶有只大乌鸦在呱噪,声音回荡在空旷辽阔的庭院里,眼前一只喜鹊飞过。。。

脚下是残缺的砖地,宽广的伸展出去。

(给DanzhuMM发短信,她回信说北国的冬天和南国的春天一样,都是最感染人的。深以为然。)

跨过一个个高高的门槛,一道道门走进去,想皇帝自己走过这里会不会也会心慌,也会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更喜欢陈旧的尚未被重新修整过的那些院落。那种凋零和败落满是诗意。

重新画过的粱栋殿堂总是太新太闪亮太cheap.

所有的陈列馆都很简陋破败。那些国宝很委屈的挤在已经泛黄的白布板上,在美国任何一个美术馆都会被美轮美奂供起来的宝贝们,在这些昏暗沉睡的院落里面自生自灭,连最起码的灯光都没有,在混沌的北京冬日下午的光线里,我把鼻子贴到了玻璃柜台上,也无法看清这些玉器,青铜,景泰蓝,字画的细节纹路。。。(下次应该带个手电来)但是模糊中,我依然看到他们的美丽。每一个展品都有放大的线描画来对照,器皿上每一个刻字都有整齐的临摹,翻译。所以我也看到维护这些宝贝的管理员们对这些古董的热爱和关心。我想这些管理员多半也和这些宝贝一样,住在破旧的大杂院里,自生自灭,天天骑着老自行车穿过老街来这里上班。。。

书画馆在展出徐悲鸿的画和各式各样的清明上河图的仿作和伪作,非常有趣。在他们的商店里买了一个正版清明上河图的印刷画轴,才40RMB! :)

DotAnnMM说对了。就是因为我能买到40RMB的画轴,这些国宝和他们的管理员才会过这么委屈的生活。:(

《吉屋出租》-Rent 在北京

因为种种原因,赶到北京好像是专门来玩的了。同事帮忙定了百老汇歌舞剧在京首次演出的票,”Rent”,中文翻译做《吉屋出租》。昨晚(元旦)看的。以前在多伦多看过。但是据说这出戏喜欢因地制宜,加入很多当地的元素。所以对这场北京首演很好奇。

演出在北京展览馆剧场。我们出门有点晚了,好在不堵车,大概因为是假日。七点半准时到了剧场。出租车要从干道上拐了很大一个圈子才看到剧院正门,小路上出租车排长龙慢慢进场,出租车外全是等退票的家伙,握着大把RMB挨个敲计程车的窗户。我开始没醒过味来,听到第一声吆喝”有票嘛?”还以为是查票的警卫,赶忙说有,结果钱就塞进来啦”有多少多余的票,我全要了。”吓得我忙摇头,”没有,没有多余得票。”

在剧院门口的台阶上也全是等退票的人。没想到这么红火。。。。

剧场是当年很典型的苏联建筑,很宽敞的走廊,光秃秃的啥也没有。小卖部放在一个小房间里,就像火车站的小卖部,非常的苏维埃,非常有社会主义特色。

剧场里倒是很满。可惜剧场似乎很不适合演音乐剧。一开场就觉得舞台挤的一塌糊涂。看了一会才明白,小小的舞台有一半分给了乐队。一?怎么回事?台下没有乐队的乐池么?

怪不得据说最早的两场都取消了,说是舞台布景没搭好。

不过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既没有百老汇或者伦敦剧院的旋转舞台,也没有多层布景的滑道,甚至连换场时幕布都不拉上(为什么?幕布坏了?)他们还是很有创意的利用灯光做出了很多令人意外的效果。给小小的舞台做了空间里的延伸。。。

但是不幸的是,首先这个苏维埃的剧场似乎天生是不适合演歌舞剧的,音响吵得一塌糊涂,我们的座位在中间偏后,还是给震的几乎要去找耳塞,好像摇滚音乐会的架势。再有就是剧场的结构似乎很”业余”。下半场一开始没多久,有人就在后台开了一扇门,我坐在正中的座位都看得清清楚楚,在这扇开着的门前,很多人在走来走去,得用很大的抑止力不停的强迫自己把目光放在舞台正中,别受这个影响。可是这扇门口的光是如此的亮。尤其在舞台灯光偏暗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漠视这块舞台左侧的大大的亮块,和它前面走来走去的人影。

这是百老汇原班人马啊?怎么制作的象高中生的节日晚会?

加上票价是相当与六十美元的500RMB,这种制作,太差了。

是不是全北京找不出一家专业些的场地?

来白活一下翻译。因为全部唱词是英文,所以舞台两侧有我们在米国看歌剧时电子翻译字幕显示。开始我几乎没去理会这些中文提示,后来好奇起来,仔细去对照,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所有关于性,同性恋的种种性倾向,做爱方式等,都翻译的清清楚楚,一个字不拉。如此开放,是件好事,至少是对原剧的尊重。但是,慢着。。。所有关于毒品的唱词,一个字都没有翻。好像完全不存在!偶尔不得不翻的时候,就翻译成完全不相干的字,跟毒品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毒品其实在剧情里占了不少的比例。。。

演出本身不错。我很喜欢Maureen和Roger的两个演员。尤其是Maureen,表演自然如行云流水,声音敞亮美妙,舞蹈干净利落,爽快的很。全场的主角莫文慰,唱的是Mimi这个主角,却相形逊色了。

总的来说是场有点令人失望的演出。看到演出广告里说我喜欢的Eifman Ballet也要在14日来京演出,而且是我最喜欢的那出Russian
Hamlet! 非常矛盾。要不要看呢?会不会也是这么糟糕的制作?不愿意看到喜欢的东西被硬件的不足而毁掉。。。可能得去查查演出场地在那里再说吧。再说到时候我也不一定在北京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