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

公司的饮品柜里经常会出现一些新奇饮料。一次和同事们午饭,一个同事拿了一瓶没见过的果汁,喝了一口就咂嘴,“真难喝。。。” 大家传着喝了一圈,一致同意,难喝。有人说是葡萄味,有人说是石榴。“石榴最早产地是哪里?” 我终于想起来问这个自己常常想起,却一直没去研究的问题。有人说是南美。我一愣,是吗?不是波斯?好像看到很多中东、波斯风格的食谱里都提到过石榴汁这一原料。而且这辈子吃过的最大最甜的石榴是在南土耳其。想起在南地中海的背山面海的港口小城的巷子里转出来,从水果摊上买来大石榴,和米粥两人回到帆船上,躺在后甲板上面,浸在雷雨前闷热的空气和来自海上的微风之中,听着海浪轻轻拍着港湾边的石阶,望着星空分而食之。汁多味美,美丽的时刻。

查了一下。果然是产自伊朗(波斯)。

石榴树源产自伊朗,后传入北印度的喜马拉雅山脉。从远古时代开始就在环绕地中海的亚洲,非洲,和欧洲地区培植着。石榴当时的用途和今天相似。它曾经出现在古埃及的神话和艺术作品中,在圣经旧约和巴比伦的犹太法典里被赞扬过,是沙漠驼队的解渴食品。公元后一世纪石榴从伊朗传播到印度中南部。历史记录显示石榴树在1416年已经生长在印尼。在印度各地,比较干燥的东南亚地区,马来,东印度群岛和热带非洲都被大量种植。最重要的石榴产区包括埃及,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伊朗,伊拉克,印度,缅甸,和沙地阿拉伯。以色列的海岸平原地区和约旦山谷里都有商业性石榴园。

-译自石榴

Pomegranate: wikipedia

浪迹中国

上次回国,木子送我一本关于西藏的散文。

最近看完了 Peter Hessler 写的两本关于中国的书《江城》(River Town)《甲骨》(Oracle Bones)。有着看完了好书惯有的空落。急需继续看书来填补。翻开木子朋友写的西藏,却不甚过瘾。散文文字不错,但是意境浅,好像轻轻飘在表面的尘,沉不下去。但是散文作者提到《亮出你的舌苔或者空空荡荡》,说是她看过的写西藏写得最好的文章。周末想起来,从网上找来看。非常过瘾。这个名字在它刚刚出版的时候我是听过的,记忆里甚至翻开看过。但是却不记得任何细节。这个标题至今令我有冷测测的恐惧。这次读完才发觉其实是如此好看的小说。几个看似独立成篇故事但是暗层里分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一个故事都丰满华丽,又带了欲语还休的犹豫。让人欲罢不能,渴望更多。对西藏突然有了前所未有的兴趣。

也对马建这个作者有了兴趣。就好像《舌苔》里面那些故事都紧密相连,突然发现床头一本放了很久的《浪迹中国》也是他写的!这本游记是自己在豆瓣标出想看的书。真的拿到手里时却不记得为什么。以为是一本驴友游记。就放在一边没有去看。反道是米粥同学手不释卷看完了又推荐给我,先问,“你怎么会想到买这本书的?”稍后又说,“很不错。”但是我依然以为是一本小资游记,翻开看了五六页又丢下了。

再一条联系是最近看完的《甲骨》里面,作者 Peter Hessler 说给他很大帮助的关于中国的游记之一是 Ma Jian 的 “Red Dust”。在看完《舌苔》之后我突然醒悟,Ma Jian 就是马建,红尘就是浪迹中国。

饶了一大圈,我终于开始读《浪迹中国》。。。

《亮出你的舌苔或者空空荡荡》
Guardian对马建访谈, 2004年(英文)
-TIME ASIA 里面马建写的小文章/自传 (英文)
-新长篇《拉面者》
-据说小说在1987出版时,当时马建在草稿上标了《亮出你的舌苔》/ 《空空荡荡》两个题目,意思是可以任取一个来做标题,但是当时的排字工人却发挥成了现在我们所知道的这个名字。哈。

7/22/2006 更新:刚才去青苹果书店逛,看到《舌苔》居然有英文版的!读了第一页,翻译的不坏。欢天喜地地搬回来。

恶补世界杯

前天晚上不小心看到西班牙语频道在重播我一直想看的西班牙对法国那场十六强比赛。很开心。这届世界杯法国发奋图强的第一场比赛。发现和对巴西对葡萄牙那两场比赛非常之象。法国的强力防守能打乱对方的耐心和杀气,逼得对方心烦意乱都进不去球。

看了这场重播也让我灵光一闪。一?可以去翻以前那些世界杯经典比赛吧?果然给我找到了这里:
世界杯历届经典比赛

昨晚开始上课,看了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阿根廷对英格兰(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和“世纪最佳进球”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意大利对巴西 (“重生”的罗西对抗巴西的“三驾马车”:苏格拉底Socrates,济科Zico,法而考Falcao)

马拉多纳的超人技艺纵然令人眼花缭乱,更喜欢82年那场意大利对巴西。因为82年那场球的双方强手如云,发挥精彩,默契的配合,精确的传球,漂亮的进门,九十分钟的比赛几乎没有给人喘息的瞬间,场上的形势可谓瞬息万变,一点都不能漏掉。

另外一个好玩的地方,不同年份的球员的发型和运动服的式样令人爆笑。七十年代大家都顶着夸张的爆炸头,穿着紧身球衣和短短紧紧的运动短裤。八十年代开始留长发和大胡子,球衣球裤依然紧身短小。看到三十年代的黑白比赛录像,那时的运动短裤长到膝盖,而且好像裤脚是扎起来的?象肥大的灯笼裤,跑起来十分拉风。嘿嘿,不知道以后人家看到这届球员的宽松垮垮的衣服会不会也要爆笑?:)

×××××××××××
回到现在的世界杯。今天的德国对葡萄牙也算是意料之中。虽然从这届才开始看葡萄牙,从小组赛跟踪他们到决赛,知道他们是心高气傲的一个队。周三败在法国手下没进入前两名,感觉上他们一定失望之极,第三还是第四对他们来讲都是失望,没什么大区别。而且斯高拉里这个教练一向善于调教强队拿第一,估计也没什么神招来挽回士气或者教导他们要敬业,专心去争第三。而对面的德国,敬业是肯定的,又占了是在自家地盘上的优势,又一心要那个名次给当初瞧不起他们的自家人看看,所以斗志一定是满打满算的。但是真的看到葡萄牙几次痛失良机球过门而不入,还是扼腕不止,看到他们被德国漂亮的一二三个进球给逼着,还是替他们难过。后来老将Figo上来,总算扳回一球,找回点尊严,不会太屈辱。心里对葡萄牙的未来还是担忧。一个个技术很棒的个人,却是总和不到一起进球。老将Figo似乎是唯一能提供些凝聚力的队长,这次比赛之后也退役了,未来的葡萄牙,虽然有技术漂亮的Cristino Ronaldo, Deco, Maniche, Simon,可是谁能把他们拧成一股绳呢?估计Scolari也不会留下来了。。。:(

黄瓜香水

有一次 dotann 来玩,我很喜欢她戴的香水,就问她是什么?后来她说是她那一套叫 Fresh 的香水里的一种。告诉我可以去sephora去闻。这个长周末终于有了机会。这个系列品种很多,从梨子到杏到花椒到我不认识的字一个个闻过来,终于找到了我喜欢的那个香:黄瓜!:)

Cucumber Baie

我的猫猫和我品味一致,虽然我两只手,手心手背,手腕,胳膊上都分别喷了各不相同的fresh,两只猫都争先恐后抢了同一只手的手背又闻又添又蹭,都喜欢黄瓜!:)

dotann MM 那一套是不是这个 Fresh 旅行系列

魔鬼也穿Prada

终于看了向往已久的《The Devil Wears Prada》。不管故事情节如何,不管后面的八卦,光是去看一套套的服装秀就足够赏心悦目。好像看完《花样年华》回来就记住了张曼玉的那一套套美丽的旗袍一样。有保留一张碟的需要,因为想定格来看每套衣服的细节。。。
当然里面的Meryl Streep的表演精彩,台词有趣。原来 VOGUE 主编是这个样子!而她手下的服侍丫鬟也可以如此漂亮摩登。。。
(注:把衣服名称翻译成中文真辛苦,肯定糟蹋了不少好东西,都怪我从没看过中文的VOGUE. :( 要是看得摸不着头脑请看英文版,如有好的翻译建议请务必留言!大谢!)

法国的荣耀时刻

法国踢得可真好啊!队长齐达内(Zidane)明星璀璨。ESPN的解说员惊叹连连,说,这那里象三十四岁的老将,明明是二十四岁的初生明星,所向披靡,指哪儿打哪儿,在场上指挥镇定,一点不含糊。一扫小组赛里对阵南朝鲜的那副疲软模样。胜之无愧!

从这届世界杯开始,巴西队就没有遇到过强队。所以只要几个明星上场演演个人主义的独角戏就轻易把对方杀得片甲不留。没有看到他们的任何配合,防守或者战术。因为不需要。也许是一路走来太顺利了吧。这次给杀个措手不及。被法国队压在门口狠打,那些以进球冲锋出名的璀璨明星根本没有用武之地。眼睁睁地挨打。没法子。

相比之下,被淘汰的南美队里,我更喜欢阿根廷。这个贴,说得很形象:越发想念阿根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