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暖冷

深秋的暖象温开水。

阳光里走过一小段路,身上就暖得惬意。让人没有法子不微微笑。再烦乱的一天都给这种温吞吞的暖意散了。贴心。

院子里的桂花香也是暖心暖肺的。只是今年夜晚经过那丛桂花,还会闻到一丝妖媚的香。把桂花的暖生生的扯断了。开始总以为是桂花旁的夜来香在作怪。直到一个晚上出去把停在车道上的车子开进来,走过前园的那棵曼陀罗,一朵花在我头上轻轻一拂,人才刷的一下惊了。那种妖媚的香,原来是它。

以前在书里读到曼陀罗,总是想象着不知道是多妖艳的花呢,有着这样的名字。后来第一次听妹妹指着路旁一棵挂满倒掉着的白色大喇叭似的花树说,喏,那就是曼陀罗。当时都不敢相信。这么大大咧咧的花?怎么配得上那个妖冶的名字?原来那名字说的不是那花,是它的香。如果什么气味能够烟视媚行,那就一定是它了。


深秋的冷象林子里的潮气。

周末终于去爬山。选了五年前爬过的金门桥北的 Matt Davis & Steep Ravine 那个路径。记得当年大家都喜欢。我叫它 combinational platter 五彩大拼盘。因为所有湾区的各色徒步路径的特色,在这条路上都有。从金黄的山坡,到青苔布阶的橡树林子,到远方闪闪发亮的海洋,到厥类丛生的小溪畔,到安静的红木林子,甚至太平洋的沙滩 (Stinson Beach) 都在这里了。这次再去,发现我的体力大不如前。从山顶走到海边,估计只走了一半路程,已经累的不堪。心里想着,是不是回去的路比较短,是不是有什么捷径来着。翻出地图一看,不由得叫苦不迭。回去的路比来时还要长。当初准备不足,大大低估了这条路的艰难程度,连水都没有带。回去路上一边大汗淋漓的低头爬山,一边在脑子里想象着一个汁多味美的梨子可以咬下去。照片都是在前一半路上拍的。之后的时间我只求自保,是靠米粥同学象拖面粉一样拖上山的。有时候面粉拒绝被拖,米粥同学只好威逼利诱,恨不得在树枝上挂个梨子,吊在我眼前才好。路上自己大放厥词,比如从今往后再也不出来爬山了等等。周围的美景都辜负了。在天黑前走出树林,从山上树林间的缝隙里看到停车场的一点影子时,心里真是大松一口气。咕嘟咕嘟喝下半瓶水之后,人才好像有了点生气。下山途中才发现,好冷。车里显示外面的温度是华式49。而太阳还没有落山。

我所不知道的历史

大学时学工,但是象贪心的孩子,总想在可以喘息的时候,大把理工课间小小的缝隙里,塞一门我爱的文科。大三时出于好奇选了一门中国现代史。课本是美国人写的,老师却是个台湾来的访问学者,一个很年青很年青的美女。可惜我忘了她的名字。在学期最后一堂课上,她拿了录音机来给我们放崔建的花房姑娘听。

那堂课是我大学里最难忘的科目之一。学到了很多我所不知道的历史,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从小被填鸭式填进来的所谓历史是多么的狭隘和偏颇。也明白了要想做到公正看待历史是多么的难。

我想如果这部《东京审判》那时候已经存在,也会被老师加到自修课程里面的。

我完全没有概念的一次审判。

电影拍的出奇的平和。在当今中国普遍浮躁功利的电影界里真是十分难得。影片重现了很多审判中和幕后的精彩对白片断,其中溥仪出庭那段很有意思。另外电影还加入了一个日本家庭的悲剧,他们在战争中和战争后所受的苦难。不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苦难。

东条英机在法庭上阐述的他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坚定信念,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和对自己暴行的理所当然都让我不寒而栗。这是一个典型的恃强凌弱的国家。他们对用了原子弹的美国没有任何抱怨,反而尊敬有加,他们对自己凌辱过的中国没有任何愧疚,反而是强烈地不甘心。这是一个只认识胜利者的民族。只要日本有可能再建立自己的军队,下一场战争是无法避免的。而且如果下一次中国不能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他们有朝一日还会卷土重来。

令我无法置信的是美国居然放过了天皇不审。这不等于是审讯德国二战战犯,但是不审希特勒一样么?为什么会这样?

Google 搜索找到这篇纽约时报的文章,评论这本书的: THE OTHER NUREMBERG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Tokyo War Crimes Trials. By Arnold C. Brackman.

二战期间,美国民众心中裕仁(昭和天皇)和希特勒是一个等级的。 有些美国政客认为应该完全废除日本皇族体系,裕仁受审应该是日本“无条件投降”的一部分。但是另一派美国政客认为保留日本的皇族体系和裕仁的无罪才能保证日本不陷入混乱,这里“混乱”这个词在1945年之后很快的变成“共产主义”的代名词。英国外交部长 Ernest Bevin 用一战后的德国来做例子,说是因为盟军将威廉皇帝流放并且威胁将要审讯和正法他,才使得德国被剥夺了统治阶级的威信,纳粹集团才有机可乘。

Bevin 的观点得到了认可。天皇被剥夺了政治全力和所谓的神圣,但是没有受审,也不用出庭作证。被默认无罪。虽然在东京审判过程中,无数线索都把最终责任指向天皇,但是因为审判和辩护双方以及法官们的默契,没有人去追究这些线索的下落。大家都觉得一旦走上这条审判天皇的不归路,将会给战后的日本带来无法想象的民族心理和政治上的破坏。

During the war Hirohito and Hitler were linked in the popular American mind. Some American politicians thought the imperial institution should be extinguished and Hirohito tried as part of the policy of ”unconditional surrender.” Others said that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imperial institution and of Hirohito was essential as a means of keeping order and blocking Japan’s descent into chaos – and ”chaos” came rather quickly after 1945 to mean Communism. It was British Foreign Secretary Ernest Bevin who recalled that by driving Kaiser Wilhelm into exile in 1918 and threatening to try and execute him, the Allies of World War I had deprived Germany of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and opened the door to Nazism.

Bevin’s view prevailed. The Emperor was stripped of divinity and direct political power. But he was protected from indictment, and from giving evidence. He was exonerated through silence. The Tokyo trial was full of leads pointing directly to the Emperor, but by unspoken agreement among the defendants, the prosecution and the bench, these leads were never pursued. The prospect of trying and convicting the embodiment of the Japanese nation was psychologically and politically too disruptive to contemplate.

多么冠冕堂皇的谬论。

对共产主义的恐惧变成美国、西方最方便的借口。从东京审判到越战。就像现在美国政府随时随地都在使用的“恐怖主义”这个词一样。Herman Wouk那本《战争风云》里面说,战争结束后都是战胜者在写历史,只有战胜者才有权力写下判决。如果日本对中国的不服是因为他们觉得战胜者是美国不是中国,东京审判的过程和结果也是这个原因吧。

北美第一家小肥羊鉴定结果

在羊妈妈家附近的 Union City 一个多月前正式开张了一家美国唯一的“小肥羊”
  
去过两次了。最近这次有麻辣火锅专家ZM同行,鉴定结果如下
1。麻辣锅底没有San Mateo的Chef King (鲜嫩羊)的浓,也没有他们辣。一顿饭吃完,ZM同学居然都没出汗,而我一口冰水都没喝,可见是不辣。
2。正因为不够浓,汤反而可以盛出来小碗喝,很好喝(但是怀疑加了很多味精,吃完了大家都口渴的要命:( )
3。金针菇和茼蒿都比鲜嫩羊好,建议按每两人一份的点。
4。喜欢老北京牛肉饼的同学们有口福了,这里的蒙古肉饼是一样的好吃,而且因为是猪肉,所以比老北京少油腻。我是十分喜欢
5。这里有两种羊肉可点,结果那个便宜的比贵的肥肉多些,反而更香。建议吃麻辣锅底的同学们不用花冤枉钱,点便宜的这种羊肉就好。
6。因为没有蘸料,建议盛一小碗汤出来,涮好的东东通通放在汤里,就点汤水吃比较有味道。
7。还有一种叫小肥羊宽粉皮(英文翻成Potato Noodle)很好吃,就是很宽很宽的粉条
8。点安同学这样吃素的建议点一个蔬菜拼盘,全是菜。另外还有一些素的面饼(蒙古黄金大饼?)等可以吃。

下次再去一定要求锅底加辣,免味精。

另外用餐期间,我们试图猜测为什么第一家小肥羊会选在湾区而不是洛杉矶,纽约这样也是华人聚集的大都市?猜测结果可能小肥羊餐饮公司的哪个老总投资移民湾区了?呵呵。

人体细胞的“内在”生活 -精美动画

这个页面,点”Watch the Video”边上的[High](高解析度)或者[Low](低解析度)。这个八分钟的动画制作精美,全是根据生物学里的真实数据构建的。里面的各种看似繁忙的活动都是我们每个人的细胞里各种蛋白质天天在做的。其中包括了蛋白质数据链的组合与分解,那个肥肥的圆球似的家伙,沿着一条链子走方步的,是一种蛋白质,叫“运动”蛋白质(Motor Protein),举着一大包液体。这个短片是哈佛的生物系研究教授和一个叫XVIVO的科学动画公司联合制作的。用在哈佛一年级新生的生物课上。看了这个片子不知道会为生物学捕获多少热情的新生。羡慕。

美国版无间道

The Departed
导演: Martin Scorsese
剧本:William Monahan (screenplay)、麦兆辉、庄文强 (无间道)
主演:
Leonardo DiCaprio …. Billy Costigan
Matt Damon …. Colin Sullivan
Jack Nicholson …. Frank Costello
Mark Wahlberg …. Dignam
Martin Sheen …. Oliver Queenan
Vera Farmiga …. Madolyn
Alec Baldwin …. Ellerby

比原版好很多啊。

经典和不经典的区别在哪里?我想是不是在于我看完以后记得多少?

经典就应该让人念念不忘。

Scorsese这部好看的娱乐片就是经典。因为它的剪辑好,音乐好,剧本好,塞满了演技派大牌,演技好得让人激动不已,台词是经典中的经典,情节紧凑,精彩片断比比皆是,虽然长达两个半小时,看完还是不过瘾。

两点印象深刻。

1。绝妙的台词, Quentin Tarantino 看了不知道怎么嫉妒呢。
2。电影看到一半,我就想 Leonardo DiCaprio 要是评这个拿不到奥斯卡,那些评委就瞎了眼了。他真的长大了,而且是个演技派的。真的有De Niro 大气呢。相比之下,Matt Damon 还是一副傻瓜模样。嘿嘿。比下去了。DiCaprio太酷了。奶油小生不再。

我喜欢的一些绝妙台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网上搜到这个剧本,真是过瘾,几乎字字珠玑,爽翻了:
Costello(Jack Nicholson的角色): “I don’t want to be a product of my environment, I want my environment to be a product of me.”
我不让环境塑造我,我塑造我的环境。

Costello: “When I was your age, they used to say you could become cops or criminals, What I’m saying is this: `When you’re facing a loaded gun, what’s the difference?'”
我象你这么大的时候,人家说你可以去当警察,也可以去当罪犯。我现在跟你说,‘当你面对的是一把上了膛的枪,你是什么又有什么区别?’

Dignam (Mark Wahlberg的角色)“`My theory on feds is they’re like mushrooms — feed ’em shit and keep ’em in the dark,’”
我认为FBI就跟蘑菇一样--喂他们点垃圾然后把他们关小黑屋里(什么也别告诉他们).
哈哈哈!

还很喜欢Dignam的一句口头禅 “No Gua-ran-fucking-tee!”
:p

Queenan (Martin Sheen 的角色): We are doing everything in our power to keep YOU safe, Billy. We need the right time to nail Costello!
Billy Costigan (Leonardo DiCaprio 的角色): Bullshit! What the fuck are you fucking waiting for? Honestly, do you want him to chop me up and feed me to the fucking poor?

Queenan (Martin Sheen 的角色): 我们已经尽全力在保护你了,Billy. 我们在等待时机才能搞定Costello!
Costigan (Leonardo DiCaprio 的角色): 放屁!你们TMD等TMD什么呢?老实说,你们难道等他把我大卸八块喂给TMD劳苦大众才算数?

Ellerby (Alec Baldwin 的角色):You got the job because you have immaculate record. Some people don’t like immaculate record. I do. I’m immaculate.
我选中了你因为你有完美无暇的记录。有人不喜欢完美的人,我喜欢。我就挺完美的。

准备再去看一遍。:)

英国Guardian就这部电影访问Scorsese,有意思:A history of violence

“Martin Scorsese is still attracted to a world where morality doesn’t exist, where it is impossible to sin – which may be why he’s never won the Oscar he covets. ”

“Martin Scorsese 向往的依然是一个没有道德观念的世界,在这里不存在‘犯罪’这个概念。这也许就是他至今也拿不到他渴望的奥斯卡小金人的缘故。”

寒暖之间

突然间就进入了深秋天气。上周末还穿小背心晒大太阳。周日开始就得穿皮夹克了.
阴阴的天空下,就想用enzo了。整个夏天都在用Sunflower。现在可以在d’ete和flower间选。都是温暖的香气。flower稍微神秘一些。有这样的气息陪伴左右,一天下来感觉都安全幸福了很多。

前几天熬夜看完了王老板的所有博客帖子,一直看到2004年。如此清醒的逻辑,如此的年青。在如今中国的浮华盛世里面,实在是难得的很。看他的追随者众,突然就乐观了很多。人性本身的能量还是强大的,一旦给了一定的呼吸空间,总能找到缝隙钻出地面。嗯,也许只是人性之多样性决定的?也许向往“理性的思维”并不是绝对的?很是希望象王老板这样的人再多些就好了。。。

妹妹刚从德国回来,贴了些柏林照片,很喜欢她的评语。:) Berlin 2006

另外一些最近读到的网上东东:
地主家的蜜罐子,天性乐观在剑桥读博士的姜丰。
莲波 (文集一文集二)曾经把 Scarborough Fair 译成诗经的才女,骨灰级网络人士(95年)

莲波  伪造诗经

From: yong@cicero.spc.uchicago.edu (Yong Xu)
Subject: [LOTUS]伪造诗经
Date: Tue, 21 Mar 1995 03:37:21 GMT

  闲来无事,听歌,听老歌。”Scarborough Fair” 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老歌。因为它不那么美国,因为它那种幽怨的低唱。
  我总觉得它和诗经有一种很微妙的契合,纵然一个是公元之前,而另一个是百世以后。
  它的旋律,仿佛是一阵清风,夹杂着野草野花的苦寒轻香,在大地上缓缓掠过;而我更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摇着木铎,边走边呼唤着苍穹,在一望无际的大地与村庄之间采集梦幻。
  真的很难忘却这种莫名的联想。很喜欢在异邦的文明之中,还能寻出这样令我心折的古中国的意韵。
  试着用诗经的格式翻了下,填到原曲中,竟也能唱。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

伴唱:
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彼山之阴,深林荒址
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冬寻毡毯,老雀燕子
Blankets and bed clothers the child of maintain 雪覆四野,高山迟滞
Sleeps unawafe of the clarion call 眠而不觉,寒笳清嘶

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嘱彼佳人,营我家室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良田所修,大海之坻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伊人应在,任我相视

伴唱:
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彼山之阴,叶疏苔蚀
Washes the grave with slivery tears 涤我孤冢,珠泪渐渍
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昔我长剑,日日拂拭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寂而不觉,寒笳长嘶

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嘱彼佳人,收我秋实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敛之集之,勿弃勿失
Then she will be a ture love of mine 伊人犹在,唯我相誓

伴唱:
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烽火印啸,浴血之师
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for a cause 将帅有令,勤王之事
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en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痴而不觉,寒笳悲嘶

(再重复一遍第一段)

合菜头这里有很多关于莲波的各种小道消息 莲波! 莲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