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假期汇报 (带菜谱)

五天的圣诞假居然也就这么快的过完了。

我们没有辜负猪的本色,把西方的节日过出了中国特色,从餐馆吃到自家厨房,再吃到朋友的厨房,从西餐吃到中餐。十分有成就感。另外因为难得人手够多,玩了以前讲过的克谭岛的垦荒人游戏一盘,新游戏卡克桑三盘。在电影院看电影两部,在家看下载电影一部。吃喝玩乐都齐全了。当然还有交换礼物若干。

本来想大家聚一聚,各自做一两个菜就好。后来桂在“西班牙餐桌”杂货店收获甚丰,菜单上的菜越来越多,于是决定分两个晚上来聚。一个晚上由ZM掌勺做中餐,一个晚上由桂掌厨做西餐。我在帮助吃喝之外监管为食物拍照。:)

桂和马修新开发出来的游戏很好玩。规则容易,拼图画得非常精致。玩起来变化无穷。每次玩完,版图都不一样,但是一个个小城堡非常象欧洲。各自为政的独立小国。我自然又上瘾了。可是ZM不喜欢玩游戏,所以我就上网Google一番。找到一个网上的Carcassonne。:) 可以和机器人玩也可以和联在上面的别的用户玩。过瘾的很。
网上卡克桑, (点PLAY,然后Toulouse)。

菜谱:

1。宗大厨的Paella (西班牙海鲜饭):

用料:

  • 2杯米,
  • 300克大虾,100克瘦肉(我用了香肠),10个鸡翅(我用了鸡肉),
  • 150毫升橄榄油,3瓣蒜,1个番茄,去皮切丁,几滴柠檬汁,盐,saffron,paella炒锅(扁平的炒锅)。
  • (这几样我偷工减料没用:4杯虾汤,2个煮鸡蛋,1个罐装红椒)
  • 做法:
    剥虾,略炒,放冰箱待用。把虾头用水煮30分钟,绞碎过滤后虾汤待用。肉和鸡加盐和胡椒调味,和蒜在橄榄油里炒。
    加米再翻炒5分钟。加柠檬汁,番茄,盐,胡椒,saffron。加虾汤,如需要可再加水(我用了鸡汤代替了虾汤)。烧开后在烤箱里180度C(350F)烤20分钟,拿出来放15分钟。如果饭太硬或太干,加点水盖盖再热几分钟。放上虾,煮鸡蛋,红椒,即可上桌。

    2。宗大厨的西班牙式香槟水果酒
    用料:

  • 柠檬一个,青檬一个(Lime)
  • 大桔子两个
  • 白兰地四分之一杯(20 oz)
  • 粉色香槟一到两瓶(一般香槟也不错,粉色香槟是红宝石的颜色,比较好看)

做法:
水果都切块,一寸大小。将一半的水果用白兰地泡一到两个小时。然后加白糖三大勺(?好像是,得跟宗大厨核实一下),然后倒入一瓶香槟。搅拌均匀,即可。本来还要放冰块,因为我们香槟是冰过的,又没有冰块就免了。

我们当时是很快就把第一瓶香槟的成果喝完了,就又加了一瓶进去。:)

宗大厨保留节目-新加坡黑椒蟹

调料:

  • 蒜末,姜末,葱末 (大概各两小勺)
  • jalapeño peppers (墨西哥小辣椒)1-2个切碎
  • 鱼露,生抽各1-2大勺,醋或柠檬汁几滴
  • 大量黑胡椒

做法:
Dungeness crab (阿拉斯加珍宝蟹)一只,蒸熟,掰成数块,用蟹夹(crab cracker) 把蟹腿和蟹钳夹裂,待用。
起油锅(我用的是黄油和橄榄油),将调料炒出香味,加入螃蟹块继续翻炒两分钟,用水淀粉收一下汁,再撒大量黑胡椒, 撒上香菜上桌。

3。周大厨的麻辣羊肉锅

用料:

  • 草羊后腿(Goat)一条(或者其他带皮带骨的羊肉)大约三磅左右,中国超市就可以买到,叫他们切成两英寸见方。
  • 袋装”麻辣鳝鱼佐料”,120克。 中国超市有卖,我们用的是重庆胖子牌
  • 生姜切片,料酒,老抽,生抽,红糖,
  • 胡萝卜(三根),切块。

    做法:
    羊肉块放入开水锅中,煮两分钟,捞起洗净(血水)沥干。
    起油锅,放入几片生姜,炝锅。倒入羊肉翻炒,再加入半袋”麻辣鳝鱼佐料”,继续翻炒,炒出香味。淋入一汤匙料酒,继续翻炒,再加一勺老抽,四勺左右生抽,半勺红糖。炒几下然后把所有东西都放到高压锅里,加水淹没羊肉为止,尝尝咸淡。然后盖上盖,大火,喷气后中火七分钟。

    淋凉水消气开锅,捞出羊肉,在锅里加胡萝卜块,中火开盖煮十分钟。

    再倒入羊肉再一起煮五分钟。即可撒上香菜上桌。

    4。周大厨的剁椒鱼

    原料:

  • 活的Tilapia (尼罗罗非鱼)两条,平均1。5-2磅一条;
  • 红翻天蒜蓉剁椒一瓶(200克)
  • 豆豉少许,鱼露,料酒,姜片,蒜瓣

做法:
将鱼放入盘内,倒入四到五勺鱼露,一勺料酒,两勺水,少许姜,蒜和豆豉。
剁椒覆盖在鱼身上,加些在汤里,大约用掉半瓶。浇上两勺植物油。水开后放入蒸锅内大火蒸十二分钟即可。

吃回旧金山 - Chez Panisse

受到欧洲之行的美食影响。回到旧金山还是处于觅食阶段。晚上不再秉烛研究旅游指南,开始在网上搜寻旧金山美味。在搜索西班牙serrano火腿过程中发现旧金山原来也有一家Bosque式的Tapas餐馆,叫Bocadillos。再找下去,看到东湾伯克莱有一家叫“西班牙餐桌”(The Spanish Table)的食品店,专卖西班牙美食美酒甚至厨具。我和桂说好有时间要去看看。

今天公司开始放圣诞假。和桂一拍即合,同去探“西班牙餐桌”。早上桂打电话来说她要上路来接我,让我在上路前找好地址方向。在网上看伯克莱地图时,灵机一动。商店地址离伯克莱久负盛名的Chez Panisse餐馆不远。不如去那里吃午饭。以前妹妹向我吹嘘过这家馆子很多次。以前的同事J也时时提起。最近看到刚出版的湾区Michelin餐馆评定集子里还给了他们一颗星。这里据说是加州新菜肴的鼻祖。以使用当地新鲜农产品而著称。只是不知道这么临时抱佛脚是不是能订到位子。好在今天是周五,午餐可能还有希望。电话打过去,居然订到了下午三点的桌子。正好。我们今天都睡懒觉。十一点多才吃过“早”饭。估计血拼完毕三点钟刚刚好可以再吃了。


今天太阳奇好,走在街上暖洋洋的。可是这家热火朝天的餐馆里,却意外的昏暗拘谨。Chez Panisse的主餐馆在一楼,只供应晚餐。楼上开出了Chez Panisse Cafe,供应午餐。楼上昏暗的餐厅前面有个封闭的小阳台,我们坐在餐厅门口等桌子的时候就很羡慕的望着那两桌坐在阳台上的食客。羡慕他们的光线和阳光风景。

我们的餐桌在餐厅后部,头顶开了一个大大的天窗,所以总算让人松了口气,见了些天日。有趣的是,坐下四顾,发现用餐的几乎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好像交响乐厅里的环境。


面包碟。
桂很失望的发现是旧金山特产“酸面包”。因为她一直不喜欢那个酸味。我一向是见了面包就眼睛发亮。所以这一大块面包几乎都进了我的肚子。


前菜鲜牡蛎。
面包下面的小碗里装了蘸汁。好像有酒有糖有洋葱丁,用面包蘸了涂在牡蛎上。牡蛎又鲜又肥,一点腥味也无,好吃。


“吃草”牛的牛排。
边上的有一点老,中间的还比较嫩。土豆条很脆很香。不过蔬菜很“蔫儿”的样子。有些差强人意。


烤乌贼鱼。
非常非常好吃。盘子一角那些奶油调得很有味道,蘸着小乌贼鱼和面面的大豆子一起吃。鲜美。剩下的汁都被我用面包蘸了吃得干干净净。


甜点。黑巧克力蛋糕,香橙干邑奶油。
好吃的不得了。蛋糕上面一层比较硬的“壳”,入口即化。上面还撒了可可粉。奶油也新鲜而且清香。旁边的黑巧克力汁浓郁地道。够“苦”够黑。:) 这个大概是这顿饭最精彩的一道“菜”了。

嗯,还是家门口并不必巴黎差啊!

Chez Panisse
1517 Shattuck Avenue
Berkeley, California 94709

Café Reservations: (510) 548-5049
Restaurant Reservations: (510) 548-552
http://www.chezpanisse.com

双城记(五)-两张巴黎照片

此行同伴们的巴黎照片也都贴出来了。两张我很喜欢的这里介绍一下。

桂拍的,我们每天上上下下要走很多躺的公寓楼梯。回来后我们旧金山公寓的四层楼梯变成小菜一碟了。:)


ZM拍的蒙马特高地墓地里的猫。他说当时他看到这个猫,高兴坏了,两个相机轮番上阵,闪光灯刷刷闪,起码折腾了有十多分钟,这猫眉毛都不抬一抬。ZM给它配话外音,“俺还怕你?!俺连鬼都不怕!” 话说回来,阴雨天在墓地走,头顶黑云压顶,还真有点糁得慌。

更多:
桂的照片游记
ZM的照片

双城记(四)-住宿篇

以前去欧洲都是住小旅馆。这次准备过程中朋友J跟我建议试试租公寓来住。我跟桂一说,她就立刻找来了很多专门租短期公寓的网站。住住巴黎的公寓本来就是自己一直奢望的事情。上次去巴黎见到朋友的朋友租住的蒙马特高地上的美丽房间之后更是一直念念不忘。 我们又看过《西班牙公寓》那部电影里面住在巴塞罗那的那群年青人的住处。所以在网上浏览各色公寓的结果就是我们眼里都是艳羡,结果在三个要过夜的地方都租了公寓来住:巴黎,杰罗那,和巴塞罗那。

结果是好坏参半。好处是地方宽敞,有厨房,有客厅。早餐可以自己解决。我们又是四个人同行,白天玩累了回来,有人在客厅可以喝茶聊天,有人可以去睡觉。要是住旅店,估计就是各自回各自的小房间。社交的机会就少了很多。坏处是会互相打扰,而且网上的照片不会告诉你这房间里是不是有老烟枪住过,会不会被熏得喘不过气来。大多数公寓没有平面设计图,所以你也不会知道厕所会不会设计的很尴尬。不过总的来说好像还是利稍稍大于弊。

在巴黎住得比较久,所以我们都从超市买鸡蛋火腿蘑菇等等来自己张罗早餐。因为时差,四个人中总会有人很早起来,上街去买来大家当天吃的可颂(法式羊角面包?)及其他各色面包。马修和桂带了很好喝的夏威夷科纳(KONA)咖啡粉。我们自己煮美式咖啡。 第一次去门口的超市里找鸡蛋居然没有找到。后来换了一家比较小的杂货店,在店主的指导下我们才找到,原来法国的鸡蛋是不放冰箱的!是不是证明他们的鸡蛋都很新鲜呢?最好玩的是公寓里那个很高级的炉子。第一天早上桂和我在它面前折腾了起码有二十分钟也不知道如何让它解除密码开始工作。后来还是翻了使用手册(谢天谢地有英文说明)才按对了几个电钮的顺序,得以开“火”(电的,没火)。第二天早上我们胸有成竹地以为这回可以一次搞定,才发现前一天我们不知道是怎么撞大运撞上的,又得乖乖地再看一遍使用手册才把炉子开开。

巴黎这个公寓其实很旧了。让我们想起自己在旧金山的小公寓。应该是最近粉刷过的。当初选它是因为它看上去最亮堂。而且因为家居少,很宽敞。结果确实是又亮堂又宽敞。但是地板非常糟糕,走上去就好像在开始打击乐音乐会。而厕所的位置偏偏离两个卧室超远。夜里谁起来入厕都会把整个屋子的人吵醒。门也不好。所以噪音很大。这大概是我们最大的抱怨了。

我和桂最喜欢的还是它的厨房,窗口望出去就是我们喜欢的巴黎屋顶。窗下的花盆里居然还种了几根没死光的各式香草:九层塔,罗勒,熏衣草什么的。巴黎的自来水也可喝。我们用它来煮茶。暖气开大,手捧热茶,交换当天的趣事,计划明天的行程。有卫星电视,ZM居然还找到了CCTV4来看。其实还有宽带和无线上网,只是我们都没有带电脑,浪费了。

公寓地理位置非常好,四区,蓬皮杜的后面,出门就是地铁站

Girona我们因为只住了一晚,其实跟旅馆没有什么区别。经营人其实是把它当旅店的一部分来做。这次我们特意要了两个卧房在套房的两端,这样互相影响的几率小些。房间里有老旧的石砖块和新刷的白墙

巴塞罗那的公寓初看时令人大喜。装修得非常好。房子很新,露台很大,还能看到灯火映照出来的神圣之家大教堂。但是坐下来就发现屋子里的烟味极重。我们开了门窗希望烟味可以散去。住了一夜才知道,其实烟味都渗透到床垫和沙发靠垫里面去了。根本不是一两天有人抽烟的问题,而是日积月累的烟枪住在这里。。。由此回想不由得庆幸我们在巴黎的公寓幸好是新装修的,家俱虽然都是IKEA里面刚刚搬出来的,至少一点烟味也没有。再一件很愚蠢的设计就是整套屋子有两间卧房,但是只有一个厕所,可是厕所的两个门之一是和主卧室相连。再有就是巴塞罗那的水很涩。我们试着煮了一次开水泡茶,发现煮出来很多碱,泡出来的茶是涩的。:(

觉得如果是一个人去玩,可能还是住小旅馆比较划算。两个人应该可以租单间公寓(叫Stuido的那种)。人再多的化,如果不在乎会互相影响,还是租公寓比较好玩。还可以有机会象当地人一样生活几天,也算是美事。

双城记(二)- 觅食篇

这次旧地重游给自己定下的一个目标是要吃到正宗的当地菜。有了同伴壮胆比较敢于尝试。尝试的结果自然是会有失败和错误。幸运的是还碰到了喜欢好吃又不是贵的离谱的菜肴和餐馆,也算值得。现在回想整个旅程的每一天都是以找饭吃开始再以吃的好或者不好而结束。。。没有辜负我们“猪”的美名。

照片都上传到这里,大家可以慢慢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加州得天独厚还是我们平时被中餐里的各式蔬菜给惯坏了。这次出行一路上最想念的就蔬菜。法国人超级爱淀粉类的东西。每餐每人都要发好多次面包。正餐都要配很多很多土豆。蔬菜却是根本没有影子。害得我们天天吞维他命。西班牙稍好些,至少看得到绿色,豆角辣椒都是新鲜的。巴塞罗那附近都是海鲜丰盛。同样是传统的农家菜,西班牙的就比法国的来得多样,味道也细腻很多。我在每个馆子都要叫 patata bravas, 加了西班牙特制辣酱汁的土豆块。但是两地的面包都没有土耳其的面包好吃。。。想念。

最好吃的前菜:
1。独家特制冷拼盘 Antipasto delle casa, Le Cherche Midi Restaurant, Paris

误打误撞到拉丁区这家小街上的小餐馆:。当时已经深入“敌区”离开游客云集的St. Michele广场很远了。在小巷子里转到午后,肚子开始抗议。正好看到前面这家门脸小却满座的铺面,里面觥盩交错,而且小街上前后就这么一家餐馆。食客们也不像游客。ZM看到坐在门外塑料大棚里的客人桌上摆的海鲜面和青口很不错。就决定吃吃看。结果意外的好。不是法式菜馆,是意大利菜。

进去坐定,ZM跟我说,看到有人桌上摆的凉菜拼盘很不错。我点头,心里直打鼓。侍者一如既往地沉着脸,英文自然是只有一点点。看着眼前法文菜单慢慢研究。想,既然那么多桌上都摆着看似相同的pasta (意大利面)估计那就是“今日菜单”,估计pasta还是叫pasta,那么今日pasta就该是pasta de jour了?Mussel的法文不知道,但是讲英文试试运气,再不济就站起来指着别桌的盘子叫好了。这个冷拼盘是什么呢?进门时看到门口的柜台上摆了很多大盘的凉菜。跟着我们进来的一对日本青年男女正好在隔壁问到什么,听到antipasto这个词,侍者的英文不够用,索性把那个日本男孩带到门口指着那些凉菜盘子比划。我心里大概猜到,这个拼盘是在菜单上的。一个个陌生名字看下来,看到antipasto delle casa,心里就想,多半是它啦。幸运的是,侍者一听mussel就很明白地叫了个法文字,看来是知道的,然后问他pasta de jour是什么,他脑子里面转转,捉住了个英文词报出来,crab (螃蟹!)我们一听大喜,就要它,然后是antipasto和半瓶今日白葡萄酒。侍者走了,很快送来冰冻好的半瓶白葡萄酒。ZM很佩服的问我居然知道白酒的法文啊,没有点错。我嘿嘿笑。知道黑白是noir和blanc但是一直不太清楚那个是那个,在酒单上既然没有看到noir估计那个blanc就是。哈哈。

前菜一送上来,我几乎要象个大猩猩自擂胸膛。居然点对了!惊喜还在后面。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茄子。照片里面有两种茄子。照片上面那些金黄色的小方块是一种,下面那一快烤出来的茄子好像也是事先腌过的,味道很好。那种金色的小块好像先是炸过的,然后撒上一种很鲜的粉末,这粉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混合做成的。我觉得有奶酪,否则不会这么鲜。但是对奶酪天生反感的ZM却坚持说里面没有奶酪。有点甜有点咸。很好吃就是了。其他的烤红椒蘑菇自不必说,连我一向不喜欢的豆子都好吃得不得了。绿绿的一坨是菠菜。在蔬菜如此稀少的巴黎冬天,我们如饥似渴的把它分而食之。

2。奶油鱼汤, Les Bouquinistes, Paris

这次出行前的功课做的不好,临走前一天才疯了一样在网上到处找巴黎的餐馆介绍。正好JoyMocha MM刚刚从法国度蜜月回来。就跑到她那里去抄了个餐馆名字备用。在巴黎的最后一顿午餐就在这家 Les Bouquinistes 里解决了。大家反映都还不错。这个鱼汤令我们几天之后在巴塞罗那想起还会口舌生香。虽然叫“奶油”(cream)汤,和此行吃到的其他传统法国菜不同,一点都不腻,好像打散的蛋白,很多泡沫。松松的,但是香味很浓。入口即化的程度。好喝。在此谢谢JoyMocha MM。

另外这个餐馆的名字很有趣。Les Bouquinistes其实应该是巴黎塞纳河左岸那些沿河建的小书摊。晚上锁起来象一个个绿色大铁皮垃圾桶,白天阳光好时就开门,各种各样的旧书旧画都有的卖。餐馆也许因为和这些小书摊隔街相望的缘故吧,起了这个很可爱的名字,虽然和书没什么关系。

最好吃的主菜:
3. 烤鳕鱼 Les Bouquinistes, Paris

鱼皮烤得脆脆的,鱼肉鲜嫩,肉上浇的碎菜里面还有火腿丁。配菜土豆泥里面加了小葱,略咸,配鱼肉正好。当时侍者报菜单的时候大家都被他形容的“红烧猪脸颊肉配椰汁野米饭”给迷住了。ZM和桂一人要了一份。出于多元化的考虑我要了鱼。轮到马修的时候,他开始也要猪脸颊。被桂及时劝阻并表示愿意和马修分食她的那分猪脸颊。等菜一上来。形式大变。烤鳕鱼成了抢手货,猪脸颊明显被冷落。嘿嘿。

4. 贝类海鲜大聚会,Madrid-Barcelona, Barcelona

这家餐馆是在一本小小的巴塞罗那地图上看来的。当时刚看完高帝设计的LA PEDRERA公寓楼,这个被地图推荐的餐馆离公寓不远。我们沿着热闹繁华的 Passiage de Gracia 往南走。进了这个不很起眼的店面。门口当时座着三个西班牙老太太,正开心的分食一大盘贝克类海鲜。看得我们流口水。被请到楼上坐下之后,我们立刻问她们在吃的那盘好东西是什么?被告知是“贝类海鲜大聚会” (Shellfish Festival),ZM立刻定下它。后来果然不负众望。鲜美无比,上面的汁是香草酱(pesto sauce),估计海鲜是和香草酱放在一起炒过的。否则不会这么入味。右下角那个长长的象把小刀的贝壳是巴塞罗那的特产好像,叫剃刀贝(razor clam, 在他们的菜市场里看到标着卡特兰文NAVAJA)是ZM最喜欢的,说它的肉长长一条,吃起来很过瘾。照片正中那个空了的蚬是因为ZM刚刚把蚬肉吃掉。:)

后来楼下窗边那三个老太太又叫了一个好东西,是一大锅海鲜稀米饭。我们又开始口水长流。桂立刻把刚刚帮我们点过菜的侍者叫来,说我要把我原来点的换成那个!上菜前,侍者在桂的盘子上放了个大勺子,令我们婉尔。上来后获得赞扬声一片。当然也是满满一大碗

5. 卡特兰农家浓汤 (Catalan Stockpot),Madrid-Barcelona, Barcelona

第一次去Madrid-Barcelona马修就从菜单上叫了这个菜。一上来把我们大家都羡慕死了。不仅因为比一般的菜量还大,结结实实一大锅啊,还只是一人份的;更主要的是里面的好东西这叫多,汤又浓又香。有一点类似上海的“腌笃鲜”,但是比“腌笃鲜”里的肉类还要多:有好吃的我们已经上瘾的西班牙火腿,香肠,血肠,鸡腿,猪耳朵,土豆,柿子椒,葱,等等等等。更重要的每一份都是专门一锅单独煮出来的。所以味道精致。那次之后,大家都念念不忘这个菜,在巴塞罗那最后一晚,我们跑去开了瓶香槟,ZM又叫了一盘贝类海鲜大聚会,桂和我分了一锅卡特兰农家浓汤,还叫了海鲜饭(Paella),色拉,香肠,和墨鱼汁烤饭,美美地吃了一顿。

最好吃的Tapas:
6。辣酱土豆片 Patata Bravas, Agua, Barcelona

Agua在巴塞罗那的海滩上。边上都是一些时髦热闹的夜总会酒吧。我们当时跋山涉水走了很久才到了据说是巴塞罗那的海鲜一条街。却被那里的游客陷阱气息给吓走了。东西又贵,看上去未必好吃。在沿着海边往老城走的路上,看到这家高雅的餐馆。正好在桂和我的旅游书上都有推荐。门口的两棵椰子树又如此美丽,我们就看中了它。在这里我吃到的最好吃的patata bravas。土豆片炸的一点都不油腻,而且辣酱里面有新鲜辣椒,所以分外辣。在Agua吃的其他饭食其实也不错。但是因为其高雅,所以分量就不如那种传统餐馆里的大。而且我们在露台上,电气灯又不够热,上菜又慢,我们又冷又饿,等主菜一上来就被风卷残云的一扫而空。根本忘记了拍照。我只记得自己叫了海鲜烤饭,桂和ZM都叫了不同的意大利面。忘了马修叫了什么了。

7。小海瓜子,Zanpanzar, 一家巴斯克(Basca) 小酒馆,巴塞罗那北面的小城杰罗那 Girona

这个小城据说是全西班牙人均收入最高的地方。老城在河一边,新城在另一边。老城前前后后被攻打过二十一次。整个城池就是一座城堡。沿河的桥很多,每一个上桥的口都隐蔽在一座石门后面,便于防守吧?老城里面的路都是直角的拐弯。每次看小汽车在这种直角上面转弯都很富有戏剧性,好像在看人家玩电子游戏。老城里街道楼宇都保存得很好,但是从门口或窗口望进去,内部装修都是超级现代。是不是西班牙人天生都有设计天分?他们的设计理念都是新颖漂亮,独具一格,让人眼睛一亮。

这家小酒馆就是我们此行吃到的最好的Tapas馆子。我们叫的每一盘Tapas都不错,酒也好喝。这些小海瓜子是用白葡萄酒泡过,味道很好。ZM象吃瓜子似的吃了大半盘子。离开杰罗那后再也没见过这样的菜。

8。塞然诺火腿 (Serrano Ham),巴塞罗那
此行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发现了西班牙火腿原来如此多样好吃。最常见的就是这种削成薄片在Tapas菜单上一盘一盘的叫来吃,也可以放在面包上再放一块小奶酪吃。在达利美术馆那个小镇上的餐馆(Hotel Duran)里面的一道烧肉串也在肉串两边各串了一块火腿,边上烤的焦脆,香气四溢。当然我们喜欢的那种卡特兰农家浓汤里也有这火腿。后来在巴塞罗那的农贸市场看到削成块真空包装好的火腿在卖,往往同样大小的火腿因为牌子和级别不同价格可以差上近百欧元。也因为这些火腿的美味,ZM居然破了从不吃生肉的戒。回到湾区后我们一直在找这种西班牙火腿,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本来以为雅皮店Whole Foods是铁定会有的,居然没有。

餐馆


Le Cherche Midi Restaurant
22, Cherche Midi
75006 Paris

Les Bouquinistes
53, Quais des Grands Augustins
75006 Paris

Madrid-Barcelona
Carrer d’Arago, 282,
Barcelona 08007 Spain

Agua
Passeig Marítim de la Barceloneta 30
Barcelona, Spain

Zanpanzar
Carrer de la Cort Reial 10-12 , 17080 Girona (Catalunya)

双城记(一):十一月的巴黎

巴黎的四天,分了四组照片,可以分别点开下面的照片去瞅瞅。

大多是旧地重游。与以往不同是这次人多热闹。有伴来打趣玩笑行程中偶有不快也很快忘了。巴黎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们让我们想到七十年代的北京。可是,可是,连北京的服务员如今都不这样了。巴黎怎么还这么墨守陈规不跟世界接轨呢?唯一的安慰是,他们对所有人都是同样一张臭脸,巴黎人外地人欧洲人外国人,一视同仁。为此ZM诊断其为巴黎人的性格,跟势利与否无关。有一个餐馆的服务员MM对我们友好和气地不得了,给我们解释菜单时英文不够用,就比比画画的在自己身上画圆圈,“猪的大腿肉”,她在自己长裤上画个椭圆,“猪的大肠”,她摸摸自己的肚皮,“牛肉的孩子的脸颊”,她拍拍自己的脸蛋。如此的友好令我们大跌下巴,都结结巴巴讲不出话来。而且是个漂亮MM呢。

还有就是巴黎人真的很懂得如何大隐隐于“市”。我们租住的公寓就在蓬皮杜后面。早上醒来却安静的好似在郊外,比我们在旧金山的公寓还静。还以为巴黎人起得晚。下楼,穿过重重小院,打开大门才发现街上车水马龙热闹地不得了。在奥塞美术馆看到一个巴黎街道模型,才看清楚每个街区的公寓楼之间的连接和结构。好像是立体化了的北京四合院。住在里面的人家可以心静气闲地在闹市中过清净日子。早上起来面包房里有新烤出来的羊角面包可吃,又松软又香甜!幸福!

以前因为自己一个人来玩,多半是街上买个三明治啃啃就作罢,没有和法国人,尤其是当地的法国人打交道。这次因为先要拉了行李去旅行社拿钥匙,后来还要和餐馆的人打交道。发现法国人的思维十分。。。独特。。。

话说我们跋山涉水,座了十个小时的飞机,在机场转来转去排错了两个队才找到买地铁票的长队(刚到的时候可能队也没这么长,排错了那么多的队之后,就。。。)。最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排队问一个窗口里的MM在哪里买去巴黎的地铁票。她不断重复同样的话。为什么不作个醒目的大牌子说,这里这里这里买去巴黎的票呢?我以前都是飞美国联航,那个航空港里的地铁站没有这么多名堂。一个窗口,只卖去巴黎市区的票。这次座法航,才发现这个地铁站还可以买TGV的票,还有各种机器售票,有给票卡加值的,有买月票的,就是没有单买去巴黎市区的地铁票。而那个买去巴黎市区的地铁票窗口的队最长。要换在美国估计要上街游行抗议,不知道多少法律会定出来了。怎么会这么不高效。不过这倒是有点象中国。

好,总算座上地铁去巴黎市区。在地铁上我就跟同伴们说过,我第一次来巴黎,下了地铁,居然是个很大的购物中心。我在里面转啊转啊怎么也找不到出口。当时感觉非常超现实。没想到会发生这么白痴的事。这次等我们下了地铁,倒是没有购物中心,但是被地铁站里十多个出口箭头给搞得很糊涂。后来我们走烦了,抓了一个看得见的最近的出口座电梯冲了出来。被吐到地面上,落在巴黎市中心无数热闹的小街中的一条,下着小雨,拼砖地面闪着柔情的光芒。我们立刻被这情景牢牢捉住。。。很有要在雨中吟起“落寞雨巷,丁香姑娘”之类小资读物的劲头。

我们的地图带得够足,很快找到了旅行社。座下来,穿得衣冠楚楚(这点他们很像纽约,统统穿黑色套头衫)的年轻人给我看我们的租约,慢悠悠地给我挑一些我早就背熟了的公寓细节来说事。但是人家如此彬彬有礼,我不好意思太无理,就耐着性子点头微笑做淑女状。总算讲到了怎么去,到了大门先要按密码,进去后找一个挂着D的楼梯,走到法式楼梯四层,然后这句话唬住了我“Door: Right in corridor”(门,就在走廊里)。嗯,还有不在走廊里的门么?就问他,一共有多少个门?门上有没有号码?他很骄傲的笑了一下,“法国的门都是没有号码的。”(我也笑了一下,心说,so? 你以为这很高明么?)“而且只有一个门?” “一个门?”我一惊!哇!不会是我们的公寓占了整整一层楼吧!哦也!

于是,他给了我们两套钥匙,每套有三个钥匙。还拎出其中最大的铜钥匙说,其他两个钥匙都是往左转,这个钥匙要往右转。当时我的耐心已经给他消磨殆尽地差不多。抓了钥匙过来就冲出去了。

再次感谢我们的地图(其实是Google Map 打印出来的,感谢一下Google),因为这里的门牌号码居然会不连着。找到了家门口。按了密码,大门打开,大家一往直前走到底,过了两重院子,找到有D的楼梯,开始爬楼梯。低头爬了一阵,大家问,几楼啊?法式四楼!估计不是五楼就是三楼。反正只要有超过一个门的就不是我们的楼层。一路爬到顶楼,大概是五楼?傻了,面前全是门。而且走廊很黑很长,里面还有门。怎么办呢?手里有三把钥匙。那就找有三个锁的门。找了一圈,全部没有三个锁,有两个的,有一个的。嗯,退而求其次,只要能插进我们那个大大的铜钥匙的都试试看。正对楼梯的门被我试了很多遍,因为想,那个”Right in Corridor”是不是就在眼前的意思呢?结果这个门居然开了,但是,门后站着个对我们怒目的法国男子。我们大陪不是。灰溜溜赶快逃到下面一层。那刚才的顶楼大概是六楼?嗯,会不会我们走错楼层了,也许是这层吧。同样的策略,先找有三个锁的,然后找能插进铜钥匙的。这次,正对楼梯口的门居然被我们打开了。正待欢呼,却发现这个小空间是独立的,没有其他连接的屋子,门边的柜子门还是坏的,后面堆满了落灰的书。正中一个沙发,两扇大窗户。我和桂面面相觑,不会我们被骗了吧?可是我们在网上看到的那个公寓的所有房间照片都没有这个样的啊。

桂和我累得不行,决定暂时驻守这个有着美丽大窗的储藏室。行李留下,派马修和ZM回旅行社搬救兵。等他们回来的间隙。我们拿出相机察察察的拍窗外的风景。虽然心里不由得打些小鼓。这个储藏室不会住人吧?这里倒是有一台电视和一个洗手池。无论谁住这里,他、她现在不会回来吧?大约二十分钟,听到ZM和马修的声音从下面传来。ZM跑上来说他一进旅行社就宣布,“我们试了整整两层楼,每扇门都试过,只打开了一间储藏室。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啦?” 刚才接待我们的Damien腾的一下跳起来,急得哇哇大叫,“天啊!邻居肯定以为你们是强盗!会报警的!” 但是他居然还是一口咬定只有一扇门。FT! 我们虽然真的是米国来的,可也没有这么笨吧?!Damien派来的人三步并作两步随后到了。他走到我们现在的楼层(看来楼层还是找对了),走进右边的走廊,挑了四扇门中的一扇,开始用三把钥匙和它作战。嘿嘿嘿,他也打不开。试了足足有十分钟,才“芝麻开门!” 他转头告诉我们他试验出来的这个繁琐的程序。如果用大铜钥匙向右转一圈开不开就再转一圈,若还是不开,那就再向左转一圈,然后再向右转两圈。而且力道要拿捏得好。我们在他的监督下,学开这扇法国门。跌跌撞撞地四个人里有三个终于成功开门至少一次。只有可怜的马修,总是不得要领。后来我们忙着搬行李进屋,参观我们的大房子,在厨房里翻箱倒柜找油盐酱醋(只有油和盐)。马修一直站在门外练习开门。在我们走前倒数第二天马修终于得道可以自己进得门来。很是欣慰。

到如今,我们也不明白那句“Right in corridor”是什么意思。就算我们猜到是右边的走廊,我们又如何能在四扇门中挑对我们的这扇奇怪的任性的门呢?我们又该如何猜出那个复杂的开锁程序?

桂以法国人数九十这个数字的方式为例,做出了结论,“面对一帮子连报个数字九十都要先做乘法再做加法的人,我们的思维方式肯定不属于同一个平面。”

累。

不过后来的四天这房子住得很放心。估计没有哪个小偷会变态到和这个锁过不去。

双城记(零)

巴黎和巴塞罗那,一北一南,如此性格迥异的两座城市。

巴黎是骄傲而且笃笃定定的停留在中世纪,完美保存的中世纪街道城堡,带棱角的砖石铺就的街道(连香榭丽舍大街都是这种石砖拼成),层层迭迭到天边的我一直深爱的铁灰色屋顶。巴黎人冷漠淡定,对非巴黎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兴趣。

巴塞罗那是等不及要冲到未来,从现代(Modernism)到超现代,他们一点都不留恋过去。巴塞罗那人,卡他兰人是如此狂野不羁,匪夷所思的想象力似乎是流在他们血液里的,代代相传。

相继走过这两个城市才发现很多有趣的对比。桂说巴塞罗那似乎更有活力更多元化。巴黎则好像僵在了过去,虽然美丽但是不再成长。食物上来说更喜欢巴塞罗那。城市面貌当然还是巴黎更优雅。但是说到人,还是巴塞罗那更友好和气。巴黎里面的人,无论是世代的巴黎人还是移民都似乎被同化成冷冰冰硬邦邦的样子。感觉上他们好像人人都被困在一个从小练就的面具里面,欲改变而无门。只好独自郁闷。从巴塞罗那去机场的大巴上,有几个女学生叽叽喳喳地讲英文,其中一个是法国人,她说,巴黎人现在已经知道不会讲英文有点落伍,但是他们很羞愧于自己的这点缺陷,所以只好以变本加厉的傲慢来掩饰。不知可信否?

在巴黎的时候先是阴雨连绵了两天,然后开始放晴。阴雨里的巴黎反而更加有味道。我爱的铁灰屋顶在雨中颜色变深反映着满天雨云比晴日愈发动人。在巴赛罗那前两天晴空万里但是空气中有寒气,离开那天开始落雨。

在两地我们都光顾了他们的所谓传统餐馆。共同点之一是分量超大。好像都是农家饭。想起在网上看过谁说过法国出了巴黎就是一个大农村,出了巴黎都是农民。哈哈,可能有几分道理。每次吃完出来,脚步都结结实实。很少有地方留给甜点的。所以在美国的法国餐馆和西班牙tapas都是改良后的产品,分量也迅速的小了下去,颇有物以稀为贵的架势。再一个共同点似乎是酒都很便宜。所以这十天里我喝下去的各色酒水可以和这过去一年加起来相比美。希望酒量因此增加。呵呵。

建筑方面,巴塞罗那似乎更讲究采光和空间。比较一下两地的大教堂都知道了。巴黎圣母院和神圣之家,一个凝重一个狂野。

照片还在整理中。一共照了1047张。嘿嘿。选了一些类似的做成拼图。发现这张,可以不错地概括两个城市的不同。

上半部分是巴黎的店铺招牌,下面是西班牙的门把手。一个精细雅致,一个粗犷爽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