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纸神人

这两天在看新一期的《纽约客》(2007年以来的纽约客每期都好,每期里的文章几乎每一篇都很值得读。以前也不错,但是往往一期只有一两篇文章我喜欢。最近这几期都是大大的超过我的预料的好。表扬一下),里面有一篇文章关于一个很有成就的物理学家,放弃了美国航天局高薪工作,开始当全职“折纸艺术家” (Origami Artist)。

The Origami Lab(折纸实验室)
The work of a master paper-folder. (一个折纸大师的作品)
Susan Orlean

择录几句:

Lang kept folding while earning a master’s in electrical engineering at Stanford and a Ph.D. in applied physics at Caltech. As he worked on his dissertation—“Semiconductor Lasers: New Geometries and Spectral Properties”—he designed an origami hermit crab, a mouse in a mousetrap, an ant, a skunk, and more than fifty other pieces. They were dense and crisp and precise but also full of character: his mouse conveys something fundamentally mouse-ish, his ant has an essential ant-ness. His insects were especially beautiful.

Lang 在斯坦福读电子工程硕士和在加州理工学院读应用物理博士的时候,一直没有放弃折纸这个爱好。在写他的毕业论文“半导体激光:几何和光谱性能新发现”的同时,他设计了寄居蟹,老鼠夹里的老鼠,蚂蚁,黄鼠狼等五十多种折纸造型。它们丰满俐洛精确的同时又充满个性:他的老鼠表达了一种很基本的老鼠的本性,他的蚂蚁具有很本质的蚂蚁的精髓。他的昆虫尤其美丽。

看到这里,谁都会想要看看这个折纸大师的作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是我最近看纽约客最大的不满了。记得几个月前看到里面一篇讲为Fendi设计坤包的设计师,提到各种各样她设计的名包,偏偏杂志里一张照片也没有。这次也是,让躺在沙发上,故意把电脑扔的远远的,想要享受一下传统媒体的我十分郁闷。最不明白的是文章里明明提到了Lang的网站,却故意不给一个网址。当然这种小儿科的问题根本难不倒Google。但是显示出了象纽约客这样传统媒体对网上媒体的敌视吧?还是自卑?

好在我坚持住了,看完了整本杂志才来上网。让我们来看看老鼠的本质,蚂蚁的精髓,和Lang设计的美丽昆虫吧!这些折纸都是用一张没有剪裁没有任何撕开痕迹的纸折成的,是地地道道的折纸艺术哦。

老鼠

蚂蚁

蜻蜓

螳螂


寄居蟹

相比于他的昆虫,我还是比较喜欢他折的哺乳动物,比如这个:
麋鹿

更多的作品在这里,Robert J. Lang的折纸艺术

作为务实的中国人,我们一定要问,这些折纸虽然漂亮,可他靠什么养家糊口啊?答案是,折纸。他的收入有好几项。第一他写了几本关于折纸的书,教大家如何折纸,更重要的是如何设计自己的折纸造型。在美国,因为有版权保护,写书的人还真能靠写书吃饭。第二是他接很多特殊的室内设计或者橱窗设计,给价位很高的百货商场或者品牌商品设计橱窗和折纸造型。第三是折纸造型设计其实有很多工业用途,比方说:

He has also had a number of origami assignments that are specifically scientific. Most are for products that need to fold and unfold in a predictable and compact way. He was commissioned to design a pouch for sterile medical instruments that could be opened without having a non-sterile surface touch any sterile surface, and a cell-phone antenna that had to fit inside the body of the phone. One medical manufacturing company hired him to figure out how to fold a heart implant—a mesh heart support designed for people with congestive heart failure—so that it was compact enough to be implanted via a skinny tube but, when released from the tube, would unfurl properly around the heart. 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 had him work on a similar folding problem, but this time the thing being folded was a telescope with a lens a hundred metres in diameter which had to be packed into a rocket so it could be sent into space.

他接手了很多科学界的“折纸”工程。大多数是帮助产品在很小的空间里能够以既定的方式折叠并且展开。他被制定设计过一个消毒过的医学仪器使用的包,要保证包在打开的过程中,任何没有被消毒的表面和消过毒的仪器没有任何接触。他为手机天线设计过如何折入手机机身。一个医学用品公司雇了他来设计一个特殊的“可移植心脏”-一堆人工心脏支持仪器要紧紧折叠成能够通过一个细细的导管进入移植位置,但是一旦滑出导管就可以自动展开成可以正常工作的状态。劳伦斯利物摩国家实验室要他帮忙解决一个类似的“折纸”问题,这次要把一百多米粗的天文望远镜折起来放到火箭里去,好被发射到太空去干活。。。

真是,行行出状元啊!呵呵

周末电影《潘神的迷宫》

病刚好的周末,恰逢大雨滂沱。大部分时间在逛商店。顺便把两只猫猫接回城里,还去看了一直想看的电影《潘神的迷宫》。

REI和MNG Mango都在大减价。收获甚丰。

《潘神的迷宫》比我想象的要压抑残忍的多。但仍不失为一部好片子。制作精良,表演到位,三个故事线索都照顾的很好。视觉冲击应该是全片的精华吧?看到结尾却是无法抑止的悲伤随着眼泪漫溢出来。想到小时候喜欢看的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桂说,这种故事是迪斯尼永远无法讲出来的。为什么欧洲人认为他们的孩子可以接触这样悲哀低沉的童话,而美国人断然不肯呢?中国呢?中国有童话么?鲁迅散文里讲到的儿童故事似乎都是奶妈仆人讲的各种传说和成人的故事。

在外旅行,常会听到人说美国人最让人认同的特点就是天真。这种天真是不是就是迪斯尼动画片维护培养出来的?一切故事都是喜剧结局,好人最终都会胜出,坏人最终都会罪有应得。其结果就是美国人举世闻名的乐观主义,简化主义?而欧洲人的世界似乎要复杂消沉的多。世界上没有魔法,而且好与坏从来没有太清楚的分界。而孩子们还是需要神话,需要想象出一个世界来逃避现实的黑暗,可是在残忍的现实环绕下,连幻想的世界都是黑暗的。

中国也许走得跟极端些,或许该说中国人更现实些,索性不要把孩子和成人分开。现实和神灵也是交错的。不要去浪费时间幻想什么另外的世界。老老实实对牢了现实世界是正经。早点明白才会被夸成懂事的孩子。

可是,那个幻想中的世界,有着精灵,有着魔法,有着稀奇古怪的规则和迷宫的世界,是多么的诱人!羡慕所有能够幻想的孩子,所有的Ofelia。用手中的粉笔在现实的黑暗里画一扇门,然后离开,进入一个自己的世界。。。

温润的护肤品:Cuccio Naturale

妹妹是领导家里化妆品潮流的代言人。多半时候我和妈妈很敬仰地观赏一下她的化妆品列队,吐吐舌头,就轻手轻脚走开。因为名堂太多啦。我们这样的乡下人一般是不去问津的。

不过以前一次妹妹向我大力推荐了一种擦手油,我用过之后立刻喜欢上了,而且向所有的亲戚朋友推荐。一直用到现在。名字很长:“Look Ma, New Hands!™ Softening Hand Lotion with Paraffin” (妈,看!新手!带有石蜡的柔软型护手霜) 牌子是Bath & Body Works 的真蓝温泉( True Blue® Spa)。

上次妹妹十一月初来湾区,给我带了一大罐护肤霜,说是非常非常好。我正好这两天那罐 Body Shop 的橄榄护肤霜用完了。就把妹妹留下的这罐看上去很高级的护肤霜打开来用。

惊为仙品啊!真的很舒服。摸在皮肤上手感很润,擦在皮肤上稍微按摩一下,皮肤感觉有点像做过面霜一样软。味道清香。真是好东西。名字也很长:Tuscan Citrus Herb Butter Blend with Bergamot & Clary Sage (托斯卡橘子香草奶霜加佛手橘和鼠尾草) 是个澳大利亚牌子 Cuccio Naturale。

好像只在网上有卖的。在想买一大罐32盎司的。嘿嘿。

抽丝进展很好

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

抗生素效果很好。从周三就不发烧了。虽然还咳嗽,但是感觉好了很多。晚上也能睡觉。咳嗽是为了把肺里的液体清出来。所以是必须的。今天在家干活,还去买了菜。烧了排骨萝卜汤。胃口好了很多。嘿嘿。旧金山天气也放晴了。下午的阳光金澄澄的。

形势一切大好。正好下周是公司的滑雪周。同部门的同事都在周一到周二去。所以我可以接着在家里工作两天。到下周三应该大好了吧。:) 但愿如此。

欧!对了。同事们还买了花送来。嘿嘿。

唯一不幸的事是昨天 Cable Guy (闭路电视公司的人)来敲门,说,我给你们楼下装闭路电视,发现你们的闭路线是连通的,可是你们并没有订闭路电视。所以我就把你们的线断掉了。。。你们想定闭路电视么?这是价格表。555555555 我们两年多来的免费闭路电视居然就这么没啦!(在美国,闭路电视公司管得很松。有房客搬走,通知他们切断线路往往只是停止收费,很少会有人来真的把线路断掉。我们前面的房客就这样把她的闭路电视免费“转给”了我们。)

但愿是塞瓮之马,蔫知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