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的夏天

四月还没过完, 我们已经过了两个酷日当头的周末.
当然浩浩荡荡的雾气大军总是随后就到, 这样短暂的夏天变得更加神奇.
周日我们跑到去年夏天发现的东湾红木林去爬山. 去年八月和十二月两次来都是阴凉甚至湿冷的林子居然在昨天也是燥热的.只有在最深的山谷中稍有凉意.
看到很多漂亮的小花:


和去年的风景真是大相径庭,能看出是同一个林子么?

不能免俗

ZM 跟我提到最近因为西藏问题以及奥运火炬的遭遇而惹起广大网民的担忧. 暴力倾向的节节升级有威胁到奥运期间北京市区的安全问题.

我头一个反应是,怎么会?! 我们伟大祖国的最大优势之一就是说一不二. 保证首都的治安怎么会是问题?不可能像散漫自由的所谓民主笨国家(比如美国啦,以色列啊)让炸弹随便跑的.

但是这么一吓,倒是真开始注意关于奥运火炬的来龙去脉起来. 周末在网上看到一篇小留学生写的参加伦敦火炬接力时和ZD针锋相对的事情,而BBC却一边倒地报道ZD那边,要不是在现场,或者看到这些文章,光看BBC媒体报道会以为铺天盖地都是一个声音.

多么的讽刺. 一直指责中国新闻封锁的BBC其实自己一样黑.统统是天下乌鸦.

在这个问题本身, 我自己其实并没有很强烈的立场. 因为一方面觉得他们独立出去也很难能不靠任何列强的独立国家, 也就无所谓独立,如果不独立,他们确实是很不同很不同的一个民族.

把这篇文章转给家人朋友. 很快收到妹妹的简短回信. 她用了很强的词表示对文章作者的不屑. 我在 IM 上捉到她,问怎么回事? 她愤愤的说这帮**都被洗脑了.

隔着电脑都可以感觉到她强烈的情绪. 接下来的几句对话十分不堪. 我草草收了线.心里非常堵得慌,很难受,但也说不出到底是为了什么难受.因为我真的没有很强烈的立场啊.但是强烈感觉到有什么不太对. 无关立场.

接下来的几天更加关切地注意事件发展. 碰上了两篇好文章.

一是文道论西藏: 為西藏問題尋找最大公約數—-期待民族的和解

说起來,西藏問題真是一團迷霧,只要你朝它多走一步,你就會發現原來所相信的任何一種簡單立場都能碰上理據十足的反駁。不只現在的西方媒體造假與中國傳媒監控各惹嫌疑,歷史上的詭局謎團更是令人眼花撩亂。

如果你認為「自古以來」,西藏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你將會發現要花很多時間去解釋古代宗主國對藩屬的關係為什麼等同於現代民族國家和它的轄下省份(越南反而確曾是中華王朝的一省)。

反過來說,如果你相信在「中國入侵」之前,西藏是片連丁點暴力都不可能發生的和平淨土;那麼你又該如何理解14 任達賴喇嘛裏頭只有3位順利活到成年的事實呢?

假如你覺得文革對西藏的破壞是不可饒恕的,你或許應該知道當年打砸佛寺佛像的主力之一竟然是藏人。

假如你認為中央對西藏的宗教自由已經足夠寬容,甚至准許流亡在外的眾多上師返鄉建寺(最有名的當屬頂果欽哲法王);你可能也曉得現在的西藏小學生是連隨身護符也不准帶的。

另一篇是来自赋格的博客,提到伦敦电讯报记者 Richard Spencer 报道的目前西藏矛盾的激发事件:原来竟是为了一只气球,两只羊. 而且是回民和藏民之间的矛盾.

Richard Spencer 博客上还有另外一篇不错的报道分析为什么西方媒体的报道失实.

这些文章让我平静下来.因为在这些混乱之中,原来还是有人能够理性思维,寻找事实.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疯狂的骂人. 我也因此可以学到新东西. (其实这一切都要谢谢恶人谷! 两篇文章都是那里看到的.)

后来旧金山的火炬接力从闹剧开始,本来有希望演变成恐怖暴力剧,但是被我们市长给化解成一出猫捉老鼠的喜剧. 真是大快我心. 在这里,我全力支持我们市长.嘿嘿.

本以为到此告一段落了.结果今天在公司内网又爆发出一场无休无止的大战来.看得我目瞪口呆.原来我的同事们也没比街上那些上窜下跳的高明到哪里.
事實証明俺公司同事還是非常孺子可教滴.
這場周四上午爆發的辯論,在歷時四十八小時將近八百條回複,參與者三四十人,觀戰者好幾百口子,成了公司落成以來最熱火朝天地一次討論.幾乎所有人都聽說
有這麼回事,不計其數的同事跟蹤閱讀如初如醉欲罷不能,最經典語錄是”好像是在看一場超壯觀的出軌火車奔往懸崖.不知道什麼樣的慘案系于一發.”
在事件爆發二十四小時後,大家的情緒明顯從上竄下跳變成了擺事實講道理並且伴隨很多令人深思的論點論據. 營養大大的. 驕傲一下. :)

最后再补一篇文章, 美国视角 (其实是旧金山愤青视角!)

Why do they hate China…, Well, you have to hate someone…

by Justin Raimondo

本来想摘抄几段来翻译成中文.翻译了一两段就觉得得刹车. 可能又回到当年和旧精魂讨论过的看英文盲目觉得客观,同样内容用中文一说就觉得是无理取闹. 这篇文章翻出来整个是中文互联网上的愤青嘴脸.所以我还是不要煽风点火了.

大概意思我总结一下吧. 现在为什么80%参加ZD游行的都是白人? 我想这里面可能有很多和八十年代美国反日情绪很相像的因素在里面.
一是最近经济不好,大家看着中国蒸蒸日上很眼红,
嫉妒之外,还是有歧视在里面.因为如果是英国法国经济大好,估计不会带来这么重的反感.因为肤色不同可能就让人心里的优越感受到了打击.

所以有人说中国愤青上窜下跳显示了中国人自信不足.那么外国人上窜下跳可能是自信受到打击吧?

再有就是美国那些好莱坞左派把西藏渲染的好像都是爱和平从不乱来的弱者,而汉人是强权是侵略. 所以才有这么多西方青年盲目跟随,
因为和他们七十年代的和平示威不谋而合.很有惺惺相惜的感觉.其实他们怎么知道西藏当年农奴制的那些残忍以及现在示威时对其他族裔的追打?
不是说西藏是强还是弱,只是想说藏人也是人,他们的社会也和任何其他族裔一样有黑暗有光明,而已.

说到底还是大家都在喊口号,而没有仔细去研究口号后面的事实罢了.

然后我突然明白那天和妹妹的聊天让我那么堵. 不是因为她和我立场不同.其实我还是没有站队,到今天都没有. 让我难受的是面对这种非理性的漫骂. 没有思考,没有事实论证,只是一味的荷尔蒙高涨的青少年行为.

让我想起文革时的红卫兵(注:两边人都算上,无论中美,无论是向着谁的). 一样的狂热,一样的天真,一样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