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狗狗

话说, 阿尼塔随羊妈妈和Jean进城过了两天城里狗狗的日子. 今晚才又回到乡下羊妈妈采菊南山下的菜园子里. 如果你问她城里狗狗的日子如何,她多半会说,院子太小,房子太大,楼梯太多,到处都是水泥地,出门就得坐车,而且城里不守规矩的人和狗太多,累死了我这个看门护院的.

在城里这两天,Jean一下楼去车库,阿尼塔一定跟着,虽然她恨死了爬楼梯,但是总怕Jean偷摸自己开车回羊妈妈家把她落下. 这两天她见识了各式各样奇怪的地方,农贸市场啦,跳蚤市场啦,有电梯的公寓楼啦.下午回家路上还顺便去Jean的公司转了一圈,因为要给妈妈看我们公司的菜园子.

回到从小生活熟悉的家里,在妈妈的大院子里跑了几圈之后,她又开始围着Jean的车子打转. 可能回头想来这两天的热闹还挺有趣的.好像我们自己出门旅行,到最后都急不可耐要回家,真的回了家,有想起出门在外的种种新奇好处来.忘了当时自己的累和焦虑.和我们阿尼塔一式一样.

:)
————
因为我要看欧洲杯决赛,所以妈妈和狗狗都陪我在城里呆到午饭后才出门. 看着我在电视机前又叫又吼时,阿尼塔十分担忧,紧紧盯住我看,脑袋左歪歪右歪歪,甚至很关注得哼哼了两声,问我,你没事儿吧?!
我当然没事! 西班牙踢得多么好! 眼睁睁看着他们在90分钟内成长成为一支可以独当一面的强队,真是福气.虽然还不够完美, 当Senna错失那么完美的一次射门(也是阿尼塔对我最关注的时候).但是这场球无疑是他们在整个欧洲杯踢的最好的一场.从此后他们应该更成熟更优秀吧?! 总之这次欧洲杯看得真的很过瘾,没有什么遗憾.最好的队夺得冠军.没话讲. 唯一遗憾是要再等两年才有下一场足球盛宴,很想看那时的西班牙对阵巴西或者阿根廷. 那该是多么奢华的事情…

欧洲杯! 欧洲杯!

本来是每四年(世界杯)一次的足球迷,因为今年美国的ESPN开始转播欧洲杯,突然变成了每两年一次的足球迷.不过正经看比赛大概到了四分之一赛时才开始.上届世界杯时喜欢的葡萄牙队一场没看就被德国队给踢出局. 不过很快就听说了这届比赛神奇的黑马:土耳其. 连着两次在最后关键时刻反败为胜(虽然其中之一是罚点球,但是还是足够震撼)!

后来又出现了击败强队荷兰的俄国.这次欧洲杯眼看要落在两个欧洲边缘国家争夺最后桂冠了. 所以这两天的半决赛格外好看.

昨天的土耳其对德国那场比赛真是波澜壮阔,充满了戏剧性. 这两个球队似乎是天生的绝配.同样的镇定同样的执着.土耳其队背水一战,终究还是经验不足,被德国险胜.如果他们能以对峙捷克甚至克罗地亚的阵容出击,估计昨天的德国队也得甘拜下风吧? 虽败犹荣. 不知道两年后的世界杯土耳其队是否能够再有一次机会?

西班牙对意大利的那场四分之一决赛看得我很郁闷.意大利的防守真是西班牙的克星. 固若金汤. 西班牙虽然明显地斗志更高,压在意大利门口打却无门可入.加上那个德国裁判明显的偏袒意大利. 所以后来西班牙以点球胜出实在是很和我意.

今天的西班牙对俄国似乎又证明了不是冤家不聚头. 把荷兰队打了个措手不及的俄国在西班牙的死缠烂打面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西班牙反而愈战愈勇.他们的传球之准,配合之默契在意大利面前就已经十分赏心悦目了.这次在明显防守没有意大利过硬的俄国面前,更加得心应手. 整场比赛下来老觉得西班牙队好像比俄国队人多似的,无论球在哪儿都有一堆黄色球衣跟着.反而俄国的红色总是显得势单力薄,毫无照应. 感觉上似乎在短短九十分钟里眼看着西班牙队成长起来,越踢越好.

这两场半决赛的裁判也不错.很公平.昨天的瑞士裁判很少吹哨子,轻易不打断比赛的节奏.老是笑眯眯的.
今天的比利时裁判更有趣,轻易不给黄牌,但是喜欢把捣乱的两边队员叫过去训话,解说员说他好像在对待犯了错的小学生.好玩.

周日的决赛终究还是经典的欧洲杯决赛. 两匹黑马都被逐出赛场. 德国,无论从历来两队对阵结果,还是在欧洲杯的成就来算,都是要高一级的.但是整届比赛来看,西班牙明显踢得更好.只要周日西班牙不会突然出现心理障碍,胜算应该是很大的.我的赌注压在西班牙这边. :)

~~~~~~~~~
加一些网上搜来的数据:这次的西班牙有好几个破例. 1)过去八十八年没有赢过意大利 2)历来重大比赛罚点球是都会输 3)黄色球衣是他们的不幸运颜色. 这届比赛里他们把这几个禁忌都给破了. :) 势如破竹.嘿嘿

发园艺烧

因为在努力练习漠视兰花,又闲不住,所以开始折腾院子里的菜地和花草.正好妈妈给了我几本园艺书.从上周开始把家里所有的植物都从书里翻到看了一遍.居然小有收获.

最先受益的是一盆大叶海棠.妈妈两三年前给我时还说,只有这一盆,因为长的茂盛强壮,而且据妈妈说很好养,所以放心给了我.自从到了我们以前的公寓,就开始走下坡路.枝叶干掉,越来越小.但是偶尔还是会勉强长几片叶子,花也没有断了开.但是一直挣扎在勉强活下去的边缘,更谈不到茂盛. 到了新家,我把它放在东窗边上,妈妈来视察第一次就说,这个不喜欢晒太阳的.我赶快把它挪到一个角落去了.依然不好不坏的尴尬着.

园艺书翻开了,关于海棠,第一句就是”要高光” (High Light)!!! 我立马把它搬到敞亮的中庭. 几乎第二天开始就有了起色,先是叶子油光增绿了起来,开始长新叶子. 一个星期以后这盆跟着我受了多年罪的海棠终于有了开心的摸样! 这么立竿见影的效果很利于人发烧. 开始把家里不开心的植物都研究了一遍. 但是再也没有像这盆海棠这样快的反应.

有一盆”黑珍珠兰花” (Black Jewel Orchi). 是两年前随手从 Trador Joe’s买来的.开始还开着小白花.有着漂亮的丝绒样的黑色镶边叶子. 花谢了不久,开始落叶子.妈妈一次来访注意到花茎都开始烂了.叫我把它搬到通风的地方去晒晒干.于是我把它从室内搬到阳台上.也不敢多浇水,后来就很少去理他.这次搬家后也把它先扔在中庭就不管了.这次开始发烧后才再把它翻出来,才发现只剩了最后一片叶子了! 书上和网上都说这是最好养的兰花.根本是一种野草,那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主.网上很多人拍了照片来炫耀,真的是郁郁葱葱大团的繁茂叶子.再回头看我的那个,孤零零一片最后的叶子.只有苦笑的份.说是不需要什么光,但是要湿润.所以现在被我放在厨房水池边.一来这里比较湿润,二来可以天天看着它,希望最后一片叶子别丢了.

还有一盆八仙花 (Lace Hydrangea), 本来今年在我们以前公寓阳台外边长得非常好.好多好多花苞.还没来得及开花就搬家了.开始我连盆放在新家阳台上.但是阳台上风太大.吹得东倒西歪,我就在院子里找了个角落种下去.当时是傍晚,我傻乎乎的在篱笆阴影里把它种下去.因为知道它不喜欢太大的太阳. 周六大太阳下面我一看,那个角落是整个院子里阳光最佳处,从早到下午都在太阳里!怪不得它三天两头叶子就焦到卷起来,浇多少水都不行. 赶紧把它挖出来,搬到一个真正阴凉的角落. 这么连续折腾下来,我估计它那些花苞也开不出太成形的花了吧? 还有那些在上周热浪下完全晒焦了的叶子,看着就让人可怜. :(

八仙花空出来的角落,开始想种玫瑰.但是妈妈说玫瑰很容易招虫,照顾起来麻烦的很.后来想可以种三角花(bougainvillea). 又耐旱,又不需要肥土.我这个院子正合适.

周末把灌溉系统又调整了一下.看着那些菜苗一天天长大,真有成就感啊! 南瓜开始长出肥肥的花苞.菜花的叶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咬得成了花边. 阳光下落了一地的柠檬花.满院子蜜蜂飞来飞去.周六早上还看到一只巨大的黄黑相间的大蝴蝶,不知道被什么招来的.在院子里浇水时,看到一种身体略发青的大蜜蜂在百里香边上的沙地里挖洞. 回来狗了一下,好像是一种住在沙地的蜂,一个洞一个蜂,传播花粉的.所以是益虫.


南瓜长花苞了,很肥硕的样子.

还是南瓜,侧面照.旁边是灌溉系统的小喷头

西红柿虽然瘦小,但是也开花了…

什么东西再偷吃菜花的叶子?

Squash 长大些了

柠檬树下的猫猫.因为上周的热浪,落了一地的柠檬花瓣…

其实树下还有一只猫猫,也坐的端端正正. :)

郭跳跳和范跑跑

昨晚妹妹给我这个视屏链接之前我并不知道范美忠是谁.
看过之后兴趣大起.问米粥,他说一直在追踪这件事的发展,还说另外一个腾讯访谈也不错,给了范某更多空间来解释他的论点.

两个视屏看完又去网上搜出范美忠的博客来看. 新浪这个好像文章多些.但是天涯这个据说是原出处?

我想将来的史学家写到四川这次地震,不知道会不会把它归列到中国媒体重大转折点之一? 从来没见过国内的任何大事这样自由的被外国媒体报道关注,如此的没有删节没有阻挠. 再听到范美忠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声音. 让人无法不对中国的未来重新定义.所谓希望,大概没有比现在更强的光芒.(这话写的跟鲁迅的半通半不通的白话文有一拼!呵呵).

从来都对学历史(是真正的历史,不是政治革命发展史哦)的人有好感. 博古的人往往更加通今.很智慧.

从阴冷到明媚

周末的旧金山非常寒冷. 让人心沉下去. 去年的暖夏看来只是昙花一现啊.刚搬到旧金山的桂终于明白2004年夏天我的郁闷(那时我刚搬回旧金山):夏天怎么可以这么冷? 要开暖气的冷.

从昨天开始放晴.昨天阳光下还有些寒气.今天就暖洋洋的是正儿八经的夏天摸样了.

周末把前房主铺设好的灌溉系统定了时.三块菜地里的菜苗们终于有了生气,开始茁壮成长了.但愿这股暖流可以长久些,能让瓜瓜豆豆进入青少年.呵呵.


很瘦的西红柿:

桂和马修那块地的豆角(?):

辣椒

胡瓜,黄瓜,和西瓜


菜花:

夕阳里的小小薰衣草

夕阳无限好,这两棵(星星茉莉,和蔷薇)原来都是住在科尔街我们的阳台上. 虽然也开花,但是很挣扎,现在终于有了地气,有了健康茁壮的意思:

夕阳里的小猫猫:

补齐了

更新: 留言也找回来乐! 全部重新备案了 :-)

========

过去一年的旧贴从 google reader 里找出来补齐了,可是我没有定留言的rss,所以留言都丢了. 很可惜…

:(

有订留言RSS的同学么?

烧烤派对

周末在新家开了第一个烧烤派对. 结果好像不错. ZM和我都没弄过. 但是有好几个同事主动献力献策. 众人拾柴火焰高. 好像二十几口子都吃饱了. 最后同事帮忙准备的甜点水果还剩了很多.

模仿最近在追看的黑道风云录,我们也来做总结.

值得发奖状的地方:

  • 食谱和准备功夫做对了.二十磅的量刚刚好.牛仔骨和鸡翅的选择也是对的.可惜没照顾到点安的素食要求,下面会检讨.听从Bonnie和Colin的教导,用朝鲜烤肉酱事先腌好也是对的.烤出来就好吃味道足.
  • 客人名单订的合适.人数多少,和大家兴趣爱好,加上新面孔和熟面孔的比例都撞大运一样撞对了.吃完烤肉回到温暖的顶楼,大家自动分成两组,一组在餐厅围着ZM聊摄影.一组围在客厅里聊天(好像聊的都是硅谷书呆子的话题?)
  • 我们两人间拥有这么多夹克衫在这种寒冷的大风天派到大用场.以后要发扬光大
  • 客人来之前先吃了个饱. 真是明智的决定.
  • David的水果选择非常精良,下次量可以少一半.品种可以保持: 菠萝,哈密瓜,西瓜,樱桃,芒果.
  • Colin的甜点绝对是亮点.下次也可以量减半. 品种也许也可以减半?一种泡芙,一锅西米露就够了好像.
  • 猫猫表现很大气,没有东躲西藏.很有主人风范.

需要再接再厉的地方:

  • 鸡翅明显供不应求.下次要一半一半.这次有四分之一是鸡翅(五磅),很快就一扫而空.
  • 蔬菜串完全失败,因为事先什么都没做.应该也腌一腌或者准备些烤酱烧烤的时候来抹?
  • 低估了食物的诱惑.虽然寒风凛冽,大家一窝蜂都守在一楼的屋子里等烤肉.下次要在一楼的书房准备好足够的桌椅放饮料盘子,以及可以让大家切肉的平面(硬一点的塑料盘?),
  • 要事先准备好夹克衫供大家保暖.或者在大家来之前群发短信,告知旧金山(我们家附近)天气,这样大家可以酌情自备衣服.
  • 应该事先想好要大家玩的游戏? 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必须.因为后来大家相谈甚欢的样子.好像谈话本身就很好.不需要游戏来分神?
  • 啤酒应该放在大家看得到的地方.
  • 好像我老在跑上跑下的找东西,没有很多时间和大家说话,很可惜.也许下次事先准备周到些,就可以不这么乱.希望有更多的时间让自己玩.

接着折腾兰花

[经 danzhu 提醒才想起有防火墙在中间.所以blogger 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先两头都用着看看…]

原来在科尔街时,所有的兰花都被我折腾的奄奄一息后搬回妈妈家求救.有的活下来,有的没有.我当时的结论是我们那里没有适合兰花的地方.朝东的厨房那面窗前对流不好,花会得病.朝西的房间里又太热了(现在想来,估计是当时水浇多了,光线和热都不是问题).

搬了新家,折腾兰花立刻被我提到日程上来.这里有朝东的大窗(据说朝东的窗最适合养兰花),又有明亮的中庭.再养不好兰花,我就一点借口都没有了.

急不可耐得相继搬了四盆兰花回来,发现了问题. 朝东的大窗面街,所以窗帘大多时候是拉上的,只有早上上班前拉开一个小时给兰花晒太阳. 中庭里的对流有些欠缺, 我早晚放个电扇进去给花们吹风. 两个星期不到,已经发现了一盆兰花有大批烂根.被我坚决的修剪了一下,只把好根留着,然后把花枝给剪掉了,让它专心养根,先恢复了元气再说.妈妈很不看好 这盆花,说她连换盆都要小心再小心.这么大的动作她都没试过.以前光是换盆,还没剪根呢,就已经害死过几棵兰花了.所以说,如果这盆大伤元气的兰花能活的 话,会是个奇迹了吧? 不过我想我的问题是很普通的兰花初养者的问题,浇水浇的太勤了.现在要控制自己,不到完全干透坚决不浇水.

以前没试过这个品种,要强光.现在放在中庭,看看运气如何.

刚搬进新家那个礼拜,我天天晚上带着电脑在地下室陪伴惊魂未定的猫猫.ZM呆在一楼自己的书房.顶楼的美丽客厅里空无一人. 当然当时连家俱也没有,所以没有地方坐.后来沙发来了,大家好像还是喜欢聚在ZM的书房里.这间巨大的屋子吃掉了我们原来公寓里两个小房间的家俱.最重要
的是我们的电视在这里. 整个环境很有点以前我们公寓的味道.所以我们也像猫猫似的,抓住这些熟悉的物件不放.

后来我说要给楼上客厅一个用处,一个吸引人们停留的东西.有点像城市设计的人设计新新社区.要有一个”聚光点”,让居民愿意流连,能吸引别人老远跑来. 也许是个餐馆,咖啡馆,小店,风景,等等. 家里的房间是同样道理.

很没有创意的我们决定买一个高清晰度电视. 尤其是在旧金山住了四年之后我们终于订了闭路电视.主要是搬家时叫ATT帮我们搬电话线时被他们百般刁难.一气之下索性连电话也不要了. 原来的宽带是走电话线的. 现在走闭路电视线. 原来家里的电话只有推销人员用,我们从来不接电话. 这下省了这个麻烦.电视至少是要看的.

后来发现其实没有电视也没关系.这里是整个家里最温暖的屋子.不知道是因为厚厚的房顶,朝东南的大窗,还是温暖的中庭. 猫猫们开始总是不喜欢在这间屋子逗留. 我以为是这里没什么黑暗角落缘故,他们没有安全感. 桂说这屋子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只有她和猫猫闻得到). 不过等我把小猫猫喜欢的红垫子洗干净搬上来后,小猫猫高兴的在垫子上打了好几个滚,从此一上楼就跑过来趴着.我又把肥猫猫喜欢的圆圆的窝搬到小桌下,这下肥猫猫也是每晚占据了自己的盆子不走了. 原来他们不喜欢这里是因为他们念旧而这屋子里的一切都太新了…

新电视也搬了回来.这两天在复习”魔戒”三部曲加长版. 看得很不满意.因为是重看,没有了当年的新鲜感,愈发觉得人物太单薄了.注意到了原书的很多故事都被删掉.还是书里的细节有趣. 另外一个看点–美轮美奂的设计场景细节–魔力依旧. 高清晰的解析看出来更加美丽,可见剧组人员的功夫多么到家.

今晚灵机一动给我们的小音响也在客厅一角找了落足处,有了音乐的空间突然像个家了.ZM一向对音乐比我敏感,跟我说,看房子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大多数Open House都会开一个收音机. 我摇头. 他接着说,只有少数几个没有音乐.有音乐的房子显得温暖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