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

从小就被教育”中国地大物博”. 现在看来真的不错. 人多的好处之一就是无论主流们有多少千多少万的人在追风在做千人一面的事总有几个会作出些有趣的事情来.统计学原理而已.概率再小,压不住有一个巨大的分母.

谢天谢地中国还有一个顾长卫.

看”立春”老是会想到那些好莱坞似的丑小鸭故事, 比方那个在英国小镇跳芭蕾的Billy Elliot. 顾长为电影里的’Billy’ 一辈子也没跳出内蒙古这个小镇.到头来成了全镇人”喉咙里的一根鱼刺”因为他如此奇怪.最后无法忍受这种孤立和镇上人们眼中的怀疑,他把自己给搞到监狱里去了,”他们踏实了我也踏实了.” 他笑眯眯地说. 当然这个”billy”并不是故事主角. 主角是个希望能到巴黎去唱歌剧的丑女人王彩铃.

Drunkpiano的评论写的太好了, 看了她的评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网上下载了《立春》看,一个想去巴黎歌剧院唱歌剧的女人王彩玲被憋在山西小县城的故事,特别压抑。边看就边好奇导演会怎么让这个女人和“现实生活”的对峙收场。看到那个男芭蕾舞演员出场两人疑似冒出火花的时候,就想:不能吧,这也太好莱坞了。看到那个“绝症少女”在王彩玲的帮助下夺得大奖王彩玲热泪盈眶时,又想:不能吧,这也太陈凯歌了。看到她重新邂逅那个四宝同学而四宝疑似发财致富了时,还是想:不能吧,这也太冯小刚了。

还好,顾长卫老师既没有好莱坞也没有陈凯歌也没有冯小刚,他,毅然决然地,让蒋雯丽领养孩子去了。

崔健老师曾经在《时代的晚上》里唱道:忍受的极限到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顾长卫老师代表全世界回答道:让小孩出场。

这好像也的确是最诚实的答案。当关于人生所有的幻觉破灭时,让小孩出场。总还有小孩可以出场。谢谢小孩让我们让他们出场。这听上去令人绝望,但看上去几乎像是希望。

当贝贝得奖后在王彩铃面前跪下时,很敬佩导演肯拍出这种诚实的残酷. 生活尤其是中国的生活不是好莱坞.贝贝那句话”要出名太难了,不用什么特殊手段怎么行?” 说得真好. 都是善良的人,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其实最后小孩出场真的是希望么? 或者只是想把梦做的长久些? 王彩铃真的会让小凡去学芭蕾或者歌剧么? 她真的愿意让自己的生活重演一次? 她真的相信小凡的运气会不同?

好书画要留白.电影也是.

墨西哥的艺术家们


上周看了吉尔勒莫 德尔 托罗 (Guillermo del Toro)导演的 Hellboy II. 这个周末看了旧金山现代美术馆的弗里达的画展.
del Toro的前一部电影”潘神的迷宫”就很喜欢他设计的那些神话里的人物和性格.诡异而且脾气很大.精美的造型后面会有邪恶的瞬间. Hellboy II里面的神秘造型更加登峰造极. 据说他下面要拍魔戒前传”The Hobbit”. 在 Hellboy II里面可以窥视到一些痕迹.比方那个森林精魂死后把曼哈顿的废墟覆盖满绿色植物花朵.与魔戒里面的Tree herders (森林牧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于是不仅仅是开始向往The Hobbit, 甚至希望他来把魔戒三部曲重拍一遍,觉得他的造型设计有可能比Jackson更灵异感人.




弗里达的画在那部电影里大都见过. 直面真品依然震撼. 而且这次展览里有不少电影里不曾见到的画幅.过瘾. 我们周末去看,队排得好长,而且买的票是有时间段的,没半个小时允许入场一次. 进去后还是人山人海,拥挤不堪.看来得等工作日时有机会请假出来看了. 弗里达善于把人和自然融为一体,画出来的境界五彩斑斓之外有魔幻色彩. 面对暴力鲜血与痛的坦然和del Toro颇相似. 墨西哥文化使然?

看完画展出来我们偶然在街上经过一家卖艺术用品的点来,油画笔,各色油彩,水彩,画笔,等等. 米粥说,画展看得我都想画画了…

墨西哥, 多么神秘的国家, 孕育出如此充满生命力和魔幻想象力的艺术家来.

神往.


自画像 – 荆棘项链
离婚后画的.

自画像 – 两个弗里达
说是离婚后画的,右边穿墨西哥民族服装的弗里达是里维拉当年爱上的弗里达.手里拿着有里维拉小时候照片的镜框连着血管.左边穿着维多利亚式婚纱的弗里达是被里维拉拒绝掉的弗里达.手中不再有里维拉,握着的血管血流不已.两个弗里达手拉手–只有自己.

我和我的奶妈(?英文是 My Nurse and I)
据说是弗里达自认画得最好的一副画之一.

电车 (The Bus),
这张在伦敦展的网站上看到,很喜欢,旧金山这个展上没看到.

The Love Embrace of the Universe, the Earth(Mexico), Diego, Me and Senor Xolotl

自画像-站在墨西哥和美国的国境线上 Self Portrait Between the Borderline of Mexico and the United States
有点现在流行的环保理念

自画像
凡是录音导游里有说明的画前都是漫山遍野的人,没有那个录音符号的画前面往往是空的.这就是受冷落的画之一.很合我意.安安静静看了很久.

多罗西的自杀 Suicide of Dorothy Hale

纽约客的新文章:中国的愤青

Angry Youth – The new generation’s neocon nationalists.by Evan Osnos.

四月份因为西藏和奥运火炬而起的争论里面有一个视屏. 叫中国站起来.是愤青们用得很顺手的一个武器.殊不知在国外的人们的眼里,那完全是中国政府的宣传武器,又红又专.没有人相信这个视屏的制作者不是受中国政府操纵的.

这期纽约客里的这篇报道专门找出了本视屏的作者,一个复旦大学西方哲学系的博士生.并以此为引子讨论了一下中国这一代愤青.

愤青这个名词并不陌生.但是看到”Angry Youth”我不由得一愣.因为在英文媒体里,这个词总是和中东,像巴勒斯坦,埃及,两伊,甚至阿富汗的人肉炸弹连在一起,我从没有把这个词和中国网上的愤青联系起来.细细一想,倒也翻译得很恰当.有趣.

文中还有其他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推荐一下.

昙花一现*现在进行时




我们的昙花自从在科尔街就经常自己在夏夜花开花落,我们老是忘了去看它.所以搬家后特意把它放在中庭最显眼的地方,正对厨房窗口,每天可以监督它的花苞进展. 刚搬进来不久就开了两朵.谢了之后好像非常喜欢新家,一口气又长了十三个花苞.

周五早上看到一朵悄然开败了的昙花,这才大惊,下一批昙花又要开啦!
果然,周日晚热热闹闹开了五朵.也是到了午夜要去睡了才想起来去中庭瞄一眼.正是盛开之际.华丽无比,中庭里满满的都是它的香.




米粥也赞叹.这昙花好像不要命似的,叶子已经又焦又黄,满是伤痕.开出来的花依然是完美无瑕.等这次全部开完,要好好给它换一个大盆,理理发施些肥了.

数了数剩下的,还有七朵.想可能这礼拜也会开尽了.谁呈想居然这么心急.今晚下班回来就看到一朵朵花苞都胖嘟嘟露着白色嘴唇了.



现场直播花开盛况,齐头并进的七朵仙子样的花,纯美的不像是真的…






有两朵在面壁:


————-
旧金山的七月照片汇总:

大观园

这两天晚上睡前看红楼梦,白天有时间坐下来就在网上翻出刚看过的章回,看脂砚斋的批语. 正看到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小时侯看很喜欢这回,因为里面的亭台楼阁和那些短小的匾额题对. 这次再看,一是有了批语来提示着字句后面深意. 二是去年刚刚看过苏州园林回来(苏州 (1), 苏州 (2)), 对园林的周折设计有了比较感性的记忆,不是完全靠电影图片了.所以读来别有趣味. 还会常常想起在绍兴时自己去的兰亭. 每当书里提到大观园里静悄悄或者有暑气的午后,记忆里的兰亭就会飘进来. 想来大观园的精致富丽和兰亭的山河野趣很不一样.但是那种院子里的静,骄阳下的午后,那种光线和池塘里的残荷,以及入口出那千百杆绿竹似乎又有些神似.

“潇湘馆”
宝鼎茶闲烟尚绿
幽窗棋罢指犹凉
“蘅芜苑”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茶糜梦亦香

因为最近在发园艺烧,所以看到蘅芜苑心里自然奇痒难搔.这些有着如此美丽名字的奇香异草到底是什么样子? 略一翻,发现居然已经出了这么一本好书.卓越网上还有书的插页:



揣摩超手游廊和曲折游廊的区别的时候又找到这篇文章,把大观园(曹雪芹似乎是借了当时新建的圆明园的灵感”建”了这么坐举世无双的园子)里一步一景,一个个院落仔细解释出来了:《曲径通幽处》——大观园建进了圆明园, 不过滑稽的是此文好像硬要把大观园和圆明园作个一对一的对应,不许有半点差异.对不上的地方就自然加了很多牵强的解释.其实就算是曹雪芹从圆明园来的灵感,大观园难道一定要复制它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作者一定要把贾政说成是雍正. 且不管他,只管看园子花草. 刚看到蘅芜院.先记下来,以后慢慢看…

刚刚看怡红院的西府海棠,就去查了查,居然是Kaido Crab Apple! 春天在金门公园见过各式各样的crab apple, 高大的很,开得满树繁花,我还一直以为 crab apple 是山楂,原来是海棠! 西府海棠花是唯一有香味的. 要记着.以后去找. :)

妙玉

在豆瓣看到一个很搞的书评,关于脂砚斋全评石头记(上、下). 对脂批石头记有了兴趣,从网上找来看. 看得很慢因为很久没看原文了,所以要一边看故事,一边看批语.相当有意思.像在DVD上看有导演旁白的电影. 真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啊. 看似琐碎的情节原来有这么多缘由在里面. 周瑞家的去送个堆纱头花,一路走来,怎么走,看到谁说了什么原来都有意思在后面.有的介绍新人物,有的是为后来的事件打伏笔,有的是为丰满已知人物的性格,或对比或相辅相成或承上启下.”笔笔不空”真是精密.

那个豆瓣书评里还有一个失传三十回大概情节应该如何的总结,估计是从各种批本中揣摩出来的.比高鹗续的好看多了.看这个后三十回概述最让我惊奇的是妙玉这个人物.以前只看过高鹗版的结尾,根本不记得妙玉是这样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就又去网上找.找到一篇很有意思的妙语概述:金陵十二钗--妙玉

三十四美刀一个苍蝇拍

还供不应求! 哇!




感慨一: 雅皮真多!
感慨二: 受苍蝇蚊子之苦的雅皮真多!
想起前一阵看到的贴,在旧金山最时髦区之一SOMA靠一条小运河边, 叫浆果的街两旁造了很多高级公寓,两室两卫加一个办公室的格局现在已经卖到一点五米了. 面向运河的公寓尤其贵. 然后就有人回帖说,我就住那里,靠运河的,很多很多蚊子!卧房一定要挂蚊帐,而且那个运河看上去漂亮其实很臭.夏天热都不敢开窗. 听上去很新鲜. 因为旧金山天气偏冷,自从搬过来还没见到过蚊子呢…

“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忘了是”枪,细菌,和钢铁”还是”甲骨”里面提到中国和美国其实从底子上看很像. 都是比较保守,比较关起门来当皇帝的自我中心大国. 当然这个论点也有很多很多现成的反证. 可是最近的一些趋向看来这个定论倒是越来越真了.

首先是旧金山的环保风愈演愈烈.大有当年北京那个街上流行黄裙子的夏天之风.

先是塑料袋被禁.鼓励大家用”环保的多次用布袋”,根本是小时候妈妈爸爸上街卖菜的袋子啊.连网兜都见到有人在前卫雅皮网站上推荐过.然后当然是鼓励大家骑自行车或者用公交.最近甚至刚出来个新网站,叫“步行积分”. 目前支持旧金山,纽约,芝加哥,波士顿(当当当,环保前卫城市都在这儿了吧?). 只要输进地址,就根据步行范围内可到达的一些前卫雅痞赖于生存的公共或者商业设施数目来打分: 杂货店,餐馆,咖啡馆,酒吧,电影院,学校,公园,图书馆,书店,健身房,药店,装修店家,唱片店,衣帽店. 得分越高越环保. 旧金山有些要价好几米,面向富裕雅皮的房产网站上都纷纷贴出每个房子的步行积分.标榜自己的与时俱进.

实际上这个积分的意义需要些对比才有意义,不能凭着分数高低而作定夺. 如果积分很低,比方说,低于50分,那就要小心了,这个地方肯定是需要以车代步的.但是一旦超过70或者八十就不怎么有意义了. 我们原来在科尔街的公寓步行积分高达97,我们现在新家的步行积分是88. 可实际上我们现在的地方比原来在科尔街方便很多很多. 我们可以走路去: 买菜-好几家中国小超市,买杂物,日用品,吃个饭-好几个物美价廉的饭馆,借本书-两个图书馆, 城铁也可以不行就到. 虽然离市中心远一点,感觉上反倒更像住在城里了. 原来住在科尔街上除了几个特定的地点可以走路,比方周末早上去吃早餐,或者去金门公园,或者去科尔谷的咖啡馆买麦克隆,其他通通要开车. 主要是在科尔街它归到杂货店饭店等归类下面的并不合我们的口味. 就像米粥同学面对雅皮喜爱的各色高级奶酪盘,宁肯饿肚子也不吃.

言归正传, 环保绿色风潮里其他一些新口号还包括洗完衣服不用烘干机,而是晾到外面自然干,提倡大家装即时型热水器.就是国内大家厕所里装的那种现烧现用的小容量热水器.种种这些”返璞归真”的倡导,听在我耳朵里都是回归小时候…

旧金山最近新建了一些小区. 在这些新建小区买房最大的烦恼是没有城里应有的辅助设备,比方吃个面,买个菜,逛个街,统统没有. 现在好了很多的SOMA区原来就是一穷二白,要买个牛奶都得跋山涉水. 出门就要开车.很不方便. 常常白领们晚上加班回来都得不远万里去找吃的.当时我就开玩笑说这在中国绝对不是问题.你小区还没完工,肯定就有小商贩自发地来小区门口买菜搭棚提供早点晚餐了. 而旧金山却因为规划严格,一切得靠政客和商人扯皮好久才有进步. 最近世界各地的电台都开始拍摄关于中国的纪录片. 有一个就起名字叫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apitalism. 纽约客最新一期上也有篇文章根本是上海血拼大全(Buy Shanghai! A city for serious shoppers. by Patricia Marx 抱歉没有在线版上线了!), 不停的提到中国人民血液里流淌着的商业意识. (很喜欢它的第一句”人说纽约是个从不睡觉的城市,而上海,根本连坐下来的时间都没有.”)

今天出来的华尔街日报文章说北京城里很多为了奥运大赚一笔,急急忙忙建起的大批五星级豪华旅馆现在居然都空着,主要因为处于安全考虑中国签证缩紧发放的缘故,很多准备去花钱的海外人民吃了闭门羹. 也听说为了迎奥运,我们这些海外贫民羡慕的那些街头巷尾的小摊贩们统统被清理干净了. 798里面的画廊也是有着奥运大赚一笔的心,却因为海外头脑要来餐馆变成军家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白花花的银子啊,就这么眼睁睁的消失掉. 也许这是有特色的中国社会主义吧. 到头来还不是资本当家. 虽然从老百姓角度都以为其实已经是资本打头了,其实并不是.

很多很多人都说,奥运结束了去北京吧,肯定人少价钱便宜.现在看来如果全世界人民都这么想,奥运期间才是北京最好的时候:没有游客,没有闲杂人等,没有交通堵塞,没有污染,肯定有蓝天,大把的空闲的五星级旅馆,以及眼巴巴等着游客的商店…想想都很惬意. 相反,奥运之后没准北京是个应该暂时绕开的地方? 所有人都涌进去了?

生动印象 (vivid memories)

四年前刚搬到城里,迷上兰花时,在orkut的兰花组里遇到一个很会养兰花的人叫Hiro (不知道这个换成中文是哪个字?). 那时他写一个英文博客,常常讲一些养兰花的心得. 很喜欢. 从他的博客还连到他太太的日文博客.她的博客叫”生动印象”. 虽然是日文的但因为总有图片所以虽然不懂日文依然赏心悦目. 后来Hiro突然关闭了他的英文网站. 再然后我也淡了养兰花的心. 直到最近,又找出来”生动印象”这个博客,发现一直没有停,而且她的照片越拍越好了.都是些生活中细小的情节,花草宠物美食等小景致,但是拍得如此精致.连三颗荔枝都拍得那么可爱.呵呵.分享一下.
vivid mem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