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看到“读库”

这个假期意外惊喜之一是同事Julia送我一整套读库(妹妹从国内淘来的大批中文书并且不远万里从北京背到西雅图又背到旧金山给我是另一份惊喜).她在国内定好托朋友带过来才发现买重了.从0806到0904一共五本.偶尔在豆瓣和别人的博客上听到人提起“读库”但是从没看过.抱着这厚厚一摞中文书回家,很有富甲天下的感觉.

这个假期拿起来看,居然一口气看完0901和0902两本.好看.隐隐约约有纽约客的神气在里面.因为书中有认真二字.从作者到编者.每本大概有两三篇左右我会草草翻过不看.其他都会看完.这个能看与不能看的比例也和纽约客差不多.

喜欢书中我深爱但是久违了的精美插图.喜欢它和纽约客类似的杂.杂志杂志这才对了.也喜欢它和纽约客一样每个题目都做得透彻,花了功夫.不是读者文摘一样炒冷饭,贩卖皮毛.一边想中国文化有趣的方方面面这么多啊,随便一个犄角旮旯扫一扫就会有这么多有趣的东西;一边想中国文化这么久远供养一个双月刊的杂志还不是绰绰有余;一边又想可是怎么现在才出了这样一本杂志呢?人家美国历史才两百多年,纽约客都办了八十年了.一边又担心,这个杂志办到第四年了,不会像其他的中国好东西一样不长久吧?!不会自宫吧?不会被封吧?

得过且过吧.至少我还有整整三本崭新的读库等我去读.至少我还可以想法子搜集过去三年的读库来看.明年的读库似乎也会出.所以暂时我不用去杞人忧天了.

0901这本里面喜欢编剧芦苇的访谈,关于他写的那些剧本,拍了的和没拍的:“霸王别姬”,“活着”,“图雅的婚事”,“李自成”,“等待”(哈金小说改编),“杜月笙”,“白鹿原”.以及他接触合作过的导演们.各个剧本后面的故事背景,那些小人物的悲欢,大人物的起伏.想起Julia跟我说她为什么喜欢读库,“因为编辑本人只挑合他个人口味的东西.所有的文章都很个人化.” 芦苇的理想和感叹似乎也是读库编者的理想和感叹.想踏踏实实的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做到最好.

0901里面还喜欢“我是六零后”(插图太棒了),和“棋士”.
0902里面喜欢乡愁诗人(介绍日本插图画家竹久梦二),中国宝贝,和神物.

在网上查了查关于读库的一些信息.喜欢它的原则“摆事实不讲道理”.呵呵.

虽然很多文章的逻辑和行文还是有捉襟见肘的尴尬,但是因为有了认真二字,所以可以原谅.而且学习总是有个过程的.希望读库能够长长久久办下去,希望读库越来越好.

附上一篇绿妖写读库创办者老六(张立宪)的一篇文章:六哥
读库网站(2010年开始接受订阅)

看“蜗居”有感

米粥找来“蜗居”在网上的视屏给我,说是在国内口碑不错的电视剧.
最近和他一起看完了.哭得稀里哗啦之余.在豆瓣上看评论,在网上找里面人物的原形.

豆瓣上评论九百八十多条.我翻看了前几页.很多拿着道德的招牌破口大骂的没什么营养.看到一篇觉得标题和全文最后一段相当有共鸣:在社会福利低下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坏的情由可原

对于老百姓来说,欢喜的不是GDP又升了,股票又涨了,数码产品又跌了,对于老百姓来说,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此乃所盼!

看电视剧时心里强烈的感想和这个评论标题一模一样.这么样的一个社会,怎么可以要求它的平头百姓有原则有尊严的过日子?完全是逼良为娼.

至于里面那段市委书记教育所谓贪官宋思明的那段侃侃而谈就更是荒唐到极点了.经过了大江东去和驻京办这样的现实小说的教导,我再愚笨也知道,官场上谁被双规无非是政治风云的结果,不知道上面的斗争往哪边一倒,便败者为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因为在这样一个社会里,这些所谓为民服务的官员存在么?他们怎么活?怎么发展他的城市经济?!可笑.

米粥说宋思明是有原形的,是2007年上海社保大案里的上海第一秘秦裕.好奇心起,搜出来财经当年对社保大案的调查结果来看.看得我更加好奇.明明所有人似乎都跟上海前市委书记陈良宇有关,可是前后这些被审问被判刑的里面却没有陈的名字.秦裕作为陈的秘书收了三套房子就被判了无期(这还是合作态度良好后的从轻发落呢),可是这个头头却不在审判之列.有趣有趣.于是去搜陈的消息,看到这个相当有趣的东东

大家可以顺着上海帮的链接去看.

原来不仅是简单的内部政治风云,而是直接来自天王老子的政治风云啊.那当然秦裕宋思明死定了.当然“审判者”要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来.

中国这个社会虽然畸形,但是它的政治风云绝对是有它的道理.屡试不爽.真要好好感谢大江东去的循循教导.教我解析中国这盘棋,受益匪浅.

意大利之行(3)-罗马 (未完待续)

1.
去之前对罗马没有什么具象的向往.只是知道一些比较抽象的概念.桂说罗马像北京.Jennie说罗马很乱.妹妹说一定要去圣彼得大教堂和梵蒂冈博物馆里的西斯廷屋顶.在网上看来别人的游记说道罗马悠长的历史和文化.连米粥都有他想去看的东西:斗兽场.而我,却对听来的所有这些古迹艺术品都没有太高的期望和概念.更多的是好奇.这个和巴黎并列的世界名城,到底是什么样子?和我去过的名城会有什么不同?我会喜欢它么?

去罗马之后对它一见倾心.不是因为某个景点,某段历史,甚至罗马这城市也算不上让人惊艳的漂亮,尤其是拿去和巴黎比.但是就是更加喜欢罗马,轻易就超过了对巴黎的喜爱.因为它有一种生活气氛,一种市井韵味.那种和历史合二为一的咄咄定定,那种宽宏的大家子气,那种悠闲踏实.看得见摸得到的舒服.

晚上十点多钟大街小巷依然人潮汹涌,引得米粥赞叹,“这才是和谐社会啊”.它们大马路上车流复杂而且混乱,可是我们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星期只看到一起交通事故.确切的说是米粥看到然后讲给我听.一辆私家车和一个摩托车之间的摩擦.车子倒没有怎么样,但是卷进去的两个车主气得够呛,当街大打出手.旁边就是罗马无处不在的警察,倒是从始至终袖手旁观(我们印象之一全罗马最游手好闲的就是警察),还是围观路人把他们拉开的.后来两个车主骂骂咧咧地不肯走,在梵蒂冈外面那个热闹街角耗了很久.耗到我们这种无所事事的游客都失去了兴趣.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收工”的.

和所有世界级大都市一样,罗马的人并不热情.但是如果你有困难问题,他们都是有求必应,非常“认真”.连跳蚤市场的小摊贩都相当厚道.在这里我们几乎没有时时防备被欺生.

2.
罗马是我们整个旅程的起点和终点.第一段住了四个晚上.在Trevi Fountain 边上的小巷子里租了一个公寓.那几天很有作功课的嫌疑,把所有该去的都去了.然后才松了一口气.开始随心所欲的逛.所以后来回来又住了三个晚上就玩得放松多了.最喜欢的博物馆是Borghese Gallery和它里面的所有Bernini雕像,然后就是Capitoline Museums里面康斯坦丁大帝巨大的大理石雕像碎片.西斯廷的米开朗基罗屋顶和圣彼得大教堂美则美已,但是人山人海被像鸭子一样从一头赶到另一头的赶集式参观方式实在让人吃不消.我想不出更好的建议来.巴黎的罗浮宫是可以慢慢看静下心来一个厅一个厅看的.我不知道如此受欢迎的梵蒂冈是不是要等到寒冬腊月的二月份去才能得到一份清净?才不辜负那些良辰美景?

最喜欢的景点之一是万神庙(Pantheon)(始建於公元前27年,118年至128年重建).它外表其貌不扬,我们戏称它为大谷仓.但是走进去的感觉却大不一样,那种宏伟和简明线条的美丽让人由不得赞叹.穹顶中间的洞口是整个建筑里唯一的采光口.因为是一个洞,下雨时可以看到雨丝从中间落下.而古罗马工程师的细致体现在穹顶下面的瓷砖地上雕刻好了雨滴形的下水口.估计下面就是个蓄水池.后来我们才知道之所以它外表其貌不扬是因为人家房顶上原来有华丽的青铜贴片被后来建圣彼得大教堂教皇Barberini拆下来化掉由Bernini造了他那著名的和米开朗基罗屋顶对峙的青铜华盖

万神庙 - 大谷仓

最喜欢的景点之二是罗马的市政厅广场(Piazza del Campidoglio),它在繁华的威尼斯广场边上,和意大利人民英雄纪念碑比邻而居.

话说这个人民英雄纪念碑坐落在繁华的科尔索街(via del Corso)的尽头,就好象我们的天安门广场一样每晚都灯火辉煌.从我们的住处去其他景点饭店比方万神庙什么的总要穿过这条街.每次过街时遥望街尽头的纪念碑光照如白昼,米粥总是好奇,好几次问我为什么我们没去那里看看.我都摇摇手里的导游书说那地界太新了,排不上号.我们先做完重要功课有时间再去看它.

后来有一次晚上找吃的迷路正好迷到那附近,我便向米粥报告他向往已久的纪念碑转过街角就是,要不要去看?欣然前往.才发现这群建筑物颇为宏大虽然看着近其实走起来还蛮远的.走到跟前米粥问我这是谁建的,我随口乱说是墨索里尼建的.当时米粥说嗯,这才像罗马人建的东西啊.当时听了觉得有趣.虽然后来知道其实不是墨索里尼建得,但是怎么也找不到真正的建造者.古罗马甚至中世纪那些雕塑教堂都会说设计师是谁,后面给钱雇设计师的又是谁(多数是这个那个教皇).但是这个纪念碑就只找得到设计师,对出钱的却三缄其口.很让人诧异.绕回来说米粥这句简单感叹“这才像罗马人建的.” 细想里面有不少无奈.因为虽然罗马如此辉煌,大多因为古人的建树.现代人在罗马留下的痕迹微乎其微.所以墨索里尼的野心想振兴“我大罗马帝国”也似乎情有可原.也许正因为这样墨索里尼在中国才没有像在欧美国家那么臭名昭著.因为心有戚戚.

跑题了.说说我们喜欢的市政厅广场(意大利文叫坎皮多里奥广场Piazza del Campidoglio)
(未完待续)

圣诞在即

下周开始同事们休假的休假,不休假的也多半在家干活(所谓的WFH). 所以一时间这个礼拜好像是大假前最后一个正经干活的五个工作日了.气氛相当喜洋洋.

上周骤冷.周日周一夜的气温都到了摄氏零下(华氏二十九三十度的样子).米粥说早上的阳台上一层霜,在旧金山从来没见过的.我们缩在家里开着暖气听窗外风雨.这个刚过去的周末还是大雨,但是温度回暖.今天早上连毛衣都穿不住了.

周五看了新电影“在云端”(Up in the Air). 喜欢.想起当年作咨询满天飞的日子.那时曾想,什么时候要把这种特殊的生活状态写出来.自己还给那种状态起了名字“现代游牧民族”.现在居然有人写了,还写得这么生动有趣尖锐.我那时的同事有很多跟George Clooney 演的Ryan一模一样.妙极.导演把这个故事诠释得非常严丝合缝,演员们也都相当到位.Clooney 和 Vera Farmiga 自然是不用说的好,演Natalie的Anna Kendrick 绝对是意外惊喜.这电影很合我意.推荐大家都去看.

再有就是这个周末超大海螃蟹非常便宜.我们在中国超市看到2.99一磅就已经大惊.结果第二天在我们家门口街上的中国小店里居然卖到2.79!米粥当机立断拎了两只(五磅一共)回来,我们分而食之.居然是我们吃到的最鲜美丰满的大蟹.肉都是甜甜的.

还有就是照着这个菜单做了糯米松糕.超级简单,味道又好!准备圣诞再做,并且应米粥要求中间加一层红糖.第一次用了妈妈给的竹子蒸笼.米粥立刻看中了这蒸笼(天地良心,这蒸笼在客房里摆了有差不多半年,怎么两个人都想不起来用?)昨晚用它蒸粉蒸排骨,味道也是超赞.

嗯,零碎琐事汇报的差不多了.意大利游记其实还在悄默声地写着,只是写得很慢就是了.抱歉抱歉...:p

ZT: “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从来没有听说过顾准这个名字.在豆瓣看到这篇好文.强烈推荐.

抄一小段先:

来自柴静·观察

三十五年前,十二月三日,零时过后不久,顾准在风雪夜去世。写这篇文章,了解他,纪念他,感谢他。

1952年,37岁的顾准被撤去上海市财政局长职务。

关于这次撤职,没有档案材料,只有一份当年2月29日新华社电讯稿的几句话“顾准一贯存在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自以为是,目无组织……屡经教育,毫无改进,决定予以撤职处分”

人人穿黄布军装的年代,一个穿背带裤,玳瑁眼镜,在跟弟弟的通信中常常用“睥睨”二字的人,得到这个评语不奇怪。

他不是出身望族,12岁在上海会计师事务所当学徒养活一大家子人,十五岁已经写出中国会计业的最早教材之一,大家都承认,“整个大华东地区找不出他这样有才干的人”。

但是这个人“不服用”。

中财部曾有意调他,但他坚持留在上海“一入阁只是盆景,长不成乔木了”。不光不去,他还不同意上级“民主评议”的运动式征税的方法,认为应该按法律规定的税率来征,不光不同意,还连续写文章来论证谁对谁错。

他被撤后曾有人为他申辩,一位领导说“顾准不听话,不给他饭吃”。

撤职当天,他一句话不说在办公室坐了一个晚上,他的秘书陪着他坐了整整一个通宵,没有暖气,脚都冻痛了……天亮之后,他“使劲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一个人在盛年时由狂热汲于严寒,是什么心情?

原文: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意大利之行(2)-美食(完)

自从上次和桂她们一起去巴黎巴塞罗那吃到甜头后,我们出游的一大目的就是找好吃的,绝对不委屈自己.去之前就听过很多人说意大利的美食是多么多么诱人,原料多么多么新鲜,味道多么多么好.所以心向往之.

三个星期吃下来的感想是意大利的饭菜确实简单新鲜味道好.主要是原材料美国没法比,什么就是什么味道.不像美国的原料:鸡没有鸡味道菜没有菜味道.而且意大利的匹萨,面什么的不像这边加那么厚重的奶酪.一点点调味就好.连西红柿酱都吃起来爽口没有这边那么难吃.

连米粥这样超级不喜欢匹萨的都连连说好吃,吃了还要.因为那上面的“蘑菇是蘑菇味道,肉末是肉末味道,好吃.”

我们找餐馆的方式还是米粥的法子,看当地人在哪里吃,再看看客人盘里饭菜的模样,再看看价格.几乎在每个住过至少两夜的地方,我们都会找到自己喜欢的小馆子连吃两顿至少.罗马,翡冷翠,西恩那,巴勒莫,锡若库萨.

意面

意面

意大利的面自然是主食.根据当地的环境选他们最新鲜最拿手的配料.在罗马吃蘑菇面,牛肚面,在翡冷翠吃山珍面(野猪,兔子,或者蘑菇),在巴勒莫吃干Ricotta奶酪面,在拉古萨吃红烧肉面!

Ristorante Ai Maccheronai, Palermo, Italy

Ristorante Ai Maccheronai, Palermo, Italy

上面这幅照片里,右下角最大的那张是我最喜欢的面,在巴勒莫吃的.叫“普通意面” (spaghetti alla Norma) 据说是西西里的特色菜之一.有西红柿酱汁,茄子,上面最后撒的是干的Ricotta奶酪.Ricotta是比较淡的一种奶酪.这种吃法,奶酪入嘴即化.香极了.餐馆叫Ristorante Ai Maccheronai, 坐落在老城区里几乎是唯一一条比较有人气的街上,靠近老集市区.我们连着两个晚上过去,一边吃饭一边跟店主一家子一起看欧洲俱乐部联赛.我这个假球迷看的手舞足蹈.

Ristorante Ai Maccheronai

Discesa Macceronai,47, Palermo, Sicily
Phone: 091 611 8162

Piazza del Duomo, Ortigia Siracusa

Piazza del Duomo, Ortigia Siracusa

在锡若库萨最后一夜,米粥叫了一种类似上海葱油面的意面,是用橄榄油,辣椒大蒜炸过淋上去,再加些香草.便宜又好吃.后来回到罗马找居然没找到.餐馆坐落在老城小岛上最大最漂亮的广场,是正对着小岛大教堂(Duomo)的Gran Caffè del Duomo(左面照片里右下角).位置这么好的餐馆,价钱居然超级公道.我们去的那晚是周六,全是当地人,而且所有人都叫匹萨饼.我们当时还犯嘀咕是不是叫面很失策.结果很好吃.

Gran Caffe del Duomo
Piazza Duomo 18/19
Ortigia,Siracusa

拉古萨是个内陆小山城.据说是西西里东岸唯一一个海鲜面不便宜,但是烤羊排便宜的地方.我叫了这里比较有特色的猪肉汁意大利饺子(Ravioli),端出来一看,所谓的猪肉汁根本就是红烧肉啊!还带着一块货真价实的红烧肉和一块烧香肠.吃得我这个美! 米粥在这里吃到了此行最物美价廉的烤乳羊排.还有被JoyMocha MM艳羡的烤蘑菇,以及终于吃到的正宗西西里cannoli点心(不怎么上相可是很好吃,外面的面卷壳很脆里面的Ricotta奶酪香滑细软,最后撒的糖粉也刚刚好不甜不腻).

Feast in Ragusa

拉古萨美食

Ristorante il Barocco, Ragusa (居然有个不错的网站!)

Corso XXV Aprile, 33
97100 Ragusa Ibla (RG), Italy
+39 0932 652 397

除了意面,我们还吃到了不少其他的美味.最让米粥念念不忘的就是在我们最爱的罗马小馆子里吃的白酒烩小牛膝 (osso bucco). 下面这张美食合影中间靠上面最大的那副.到临走的时候米粥开始琢磨怎么回家做一个中式的烩牛膝, 我翘首以待...

意大利美食

意大利美食

罗马这家餐馆的名字叫 Osteria da Mario (马里奥的小餐馆).找到它是个好玩的小故事.我们到罗马第二天,刚刚在老城北边的画廊看完Bernini的精品雕塑,饥肠辘辘,想找个地方吃午饭.可是公园很大,我们又没有了早上来时的精神头,不想再用十一路走回老城区.就坐在公园里唯一的一个汽车站等公共汽车.我看了半天站牌确定这路车会回老城.只是方向似乎不对,可是诺大的公园里走来走去找不到另外一个方向的站牌.后来又累又饿就是它了.结果被小公车载到终点站,又在终点等了好一阵子才再上路.

因为小车上不报站,我们又不很熟悉罗马的路.总是怕做过了站,到了貌似像老城的地界就跳下来.在小巷子里兜来兜去试图找到熟悉些的地方时,走到一个小广场,里面早上的小菜市场刚收摊.旁边的小餐馆生意很好.貌似都是当地人在吃.米粥看到其中一个老太太盘子里吃剩的牛骨头,眼睛一亮!说,我要吃这个.于是我们去看了一眼菜单猜米粥看中的多半是这道叫作烩牛膝的菜,价钱可以接受.就忙不迭跑去坐下来.上来的就是这满满一盘子的牛肉.味道非常好.而且肉烩的熟而不烂.后来在罗马另外一家导游书商推荐的馆子和翡冷翠再点出来,都没有这家的好.

刚到罗马那四天我们去了这里两次,后来点了牛尾就没有它的烩牛膝好.从西西里再回到罗马,我们又去了这里,米粥又吃到他自离开罗马就想念的烩牛膝,我点了他们的一种浇了carbonara汁(Guanciale培根,鸡蛋,叫Pecorino Romano的羊奶酪,和黑胡椒)的意面,也是非常好吃.可惜忘了拍照.

Osteria da Mario
Piazza Delle Coppelle, 51, Rome, Italy
+39 06 68806349
Closed on Sun.

在那不勒斯是一定要吃匹萨的.书上介绍最有名的匹萨店在火车站附近,离我们住的老城稍微远了点,再加上他们只卖最经典的两样都是素的没肉.米粥这个在来美第一年就吃匹萨吃伤了的人,答应在这个匹萨发源地去吃一顿匹萨餐已经是相当给面子,要是再要求他吃没肉的匹萨,似乎太不够意思了.好在排名第二的一家匹萨店就在我们住处不远,而且花样繁多,据说当地人依然趋之若鹜.所以我们冒着小雨沿着漆黑的小巷子摸索过去.到了门口果然看到大批的当地人站在门口相谈甚欢.看了一下菜单,有各色各样的肉匹萨.都是五欧一个.这才放下心来登堂入室.

事先在导游书上看到正宗的那不勒斯匹萨最重要的就是那个面饼.一定要是用手在空中甩成的饼,坚决不可以用擀面杖.另外面要是老面筋发成,新鲜.烤炉必须是砖炉不能用电动的这种现代东东.真正的那不勒斯匹萨在烤炉里的时间不能超过九十秒.最后上桌的匹萨一定有不均匀的边缘,整齐划一光滑圆圆的都是大批量的工业产品,不正宗.翻开玲琅满目的匹萨菜单看到这家店主人家里二十一个孩子个个都是做匹萨的.怪不得这家店名后面有个“2”,不知道全城一共多少家呢.

卖了这半天关子,最后的鉴定当然是好吃.尤其是那个披萨饼,又香又软又轻还劲道.我从来没吃过那么软那么轻的皮萨饼.我反正是呼噜呼噜吃完感叹不止.米粥同志觉得没有那么高级.虽然好吃他觉得我们旧金山的piazzette 211还是更胜一筹.

那不勒斯匹萨

那不勒斯匹萨

Pizzeria Sorbillo 2
Via dei Tribunali, 32
Napoli, Italy
+081 446643
closed on Sun.

托斯卡地区的餐馆都还好.列在下面.翡冷翠那家有不错的野猪肉意面.西恩那那家后来在网上看到评论说鸭子好.不过我们吃的都是大路货,蘑菇啦,兔子啦.味道不坏.

Antica Trattoria Papei
Piazza del Mercato 6, Siena
0577-280-894
closed on Mon.

HOSTERIA GANINO Piazza Cimatori 4/r,
Florence
+39 055 – 21 41 25
Closed on Sun.


意大利之行(1)-断章取义

欧洲去过很多次了,却总是漏掉意大利.终于成行,居然颇多意外.这片几乎被全世界游客都踩过的土地居然还有惊喜,可见旅行是很个人的事情.每个人的性情遭遇都不同,所以可以有无数情境组合与结论.旅行时时带上 Paul Theroux 的游记是非常贴切的选择.更好的是这次带了他在地中海旅行的那本“大力神的石柱“(The Pillars of Hercules)对照着看在同一个小城另外一个旅人的遭遇看法,很有趣.

先记一些印象深刻的结论,然后再铺展开来详细写.

1. 最爱罗马

喜欢的地方太多了.觉得它比巴黎更合我的心意.有点后悔没有早些来过.但愿以后还有机会再来.我们前前后后在罗马住了六天七夜.依然意犹未尽.

2. 翡冷翠和西恩那(Siena)

非常不喜欢翡冷翠,这个真是意外极了.我是那么那么的向往它,想要喜欢它.主要原因是它完全是一座为游客而存在的城.没什么当地住家,也就少了当地的生活气息.也许我们玩的方式不对?临走的早上在旅店里遇到一位冰岛人,他说他经常和几个朋友一起来翡冷翠过个周末,听歌剧,去大教堂膜拜它美丽的穹顶,去Uffizi挑一两幅画专心看个够.听上去似乎有道理,可惜我们已经没机会尝试了.

非常喜欢西恩那.

如果没有看到西恩那并且和它一见钟情,也许我们不会那么不喜欢翡冷翠.相比于翡冷翠的冷漠,西恩那非常热情;相比于翡冷翠的游客汹涌,西恩那是个给人住并且活力四射的城市;相比于翡冷翠所有博物馆里面的混乱,糟糕的光线,和对游客的不友好,以及价格抢劫一样的贵,西恩那的所有展馆都相当的专业,有着精心设计的灯光和布展,有专门为游客设好的座椅,非常贴心,而且价格相当公道...

4. 那不勒斯和巴勒莫 (Naples, Palermo)

两座完全被黑手党控制的城市.这么说是因为二者的城市规划几乎都是零.虽然体现的方式不同.那不勒斯满街的垃圾和巴勒莫鬼城一样空荡萧条的老城,都是最好的控诉.相同的是两个城市里,尤其是老城的人都非常热情,不欺生,让人心里暖暖的.

唯一得到当地好心路人的警告要当心也是在这两座城.在巴勒莫是当我们大白天在空荡的废墟一样的老城里游荡拍照时,有个当地人骑车路过看到我们又兜回来等在一边,等米粥拍完照,他用破碎的英文说,这里很危险,你们还是快些回到大路上去比较好.在那不勒斯火车站,在去庞贝的站台上,有人来提醒我们当心小偷.

那不勒斯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我到现在也没拿定主意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城市.我喜欢那里居民店家的善良,喜欢美味的比萨饼,喜欢花样百出而且新鲜好吃的糕点.不喜欢它的混乱,压抑,和黑暗的街道.

5. 准时和不准时的火车汽车

西西里之前,所有的火车汽车都相当准时.我们还纳闷所有人都抱怨的意大利公共交通是不是改邪归正了.结果在西西里的最后两天我们接连两次享受了不准时的火车.也算是完满了我们货真价实的意大利旅程.

6. 舒服的锡若库萨 (Syracusa)

这个曾经称霸一方,地中海上最繁华的小城现在简直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美丽舒服的不真实.

7. 意大利和中国

去之前的所见所闻都让我觉得意大利和中国非常相像.同样的不按牌理出牌,同样的重视家庭和美食,同样的历史悠久,同样甘于混乱,同样的官僚,同样的务实.去过之后发现,虽然这些都没错.但是两者的不同似乎更显著甚至更重要些.

意大利是个很安分守己的社会,没有中国文化(或者美国文化)里急于出人头地的那份焦虑.我们所到之处,比比皆是世代相传的手工作坊,餐馆,小生意.他们更乐于守着一点够用的收入专心享受生活.为了生活而工作,不是为了工作而生活.

意大利(或者说我们看到的意大利中南部)是个几乎没有工业的国家,到处是青山绿水,没有污染,没有烟囱,上千年的耕作,土地依然肥沃,环境依然优美.

8. 地中海城市的单一

从第一次去欧洲到土耳其之行,心里时时涌起的一些失望一直没法确认缘由.这次看到 Paul Theroux 游记里一段话,如醍醐灌顶,颇有共鸣.

The great multiracial stewpot of the Mediterranean had been replaced by cities that were physically larger but smaller-minded…they…had sorted themselves out, and retreated to live among their own kind. I had yet to find a Mediterranean city that was polyglot and cosmopolitan.

Even under the Ottomans, Smyrna had been full of Armenians, Greeks, Jews, Circassians, Kurds, Arabs, Gypsies, whatever, and now it was just Turks; Istanbul was the same, and so were the once-important cities of the Adriatic..It was hard to imagine a black general named Othella living in Venice now, though there were any number of Senegalese peddlers hawking trinkets there.

地中海这个曾经的多种族混杂的大杂烩锅现在已经被一些地理覆盖面积更大但是心理开阔程度小得多的城市取代了...大家自动分门别类,统统和自己人住.在今天的地中海沿海,我至今为止还没看到一个多元化的世界性城市(Jean 注:cosmopolitan, 一直不知道这个英文词该怎么翻.英文词代表一个都市,不仅仅是表示它现代,更重要的是它多元,包容,有各种各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无论种族宗教肤色文化等等).

就算在欧特曼帝国时期,斯麦纳(Smyrna)曾经住满了阿美尼亚人,希腊人,犹太人,色卡三人,库德人,阿拉伯人,吉普赛人,什么人都有,可现在只有土耳其人;伊斯坦堡也一样,亚德里亚海边那些曾经辉煌的城市也一样...很难想象如今的威尼斯再出现一位名叫奥赛罗的黑人将军,虽然那里街上如今倒是有不少塞纳高人沿街拍卖小商品.

是啊,现在的欧洲不再是当年那些五彩缤纷的都市了.每个城市都很单一.我这种爱吃的猪切肤之痛就是看不到美国那种百花齐放的餐馆.意大利只有意大利饭,法国只有法国饭,西班牙只有西班牙饭,等等.好像只有伦敦还称的上多元,虽然多元的东西都超贵.

桂说也许不是如Theroux所说欧洲的城市心胸狭窄容不下不一样的人,而是地中海沿岸不再是世界中心了,不那么重要了.也许吧.

这次旅行回来我们发现还是家里好,吃得花样多又便宜,呵呵.虽然原材料的味道比不上意大利的原汁原味,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回来啦!

The Last Night in Rome

罗马的夜

昨晚上十一点回到旧金山家里.漫长的一天,罗马的凌晨四点半起床,掐指一算一共花了二十五个小时在路上.翻开相机,一共拍了2377张照片,上面这把躺在罗马老城一个小广场地上的大提琴是最后一张.倒是个不错的结尾.

出门前米粥问我为什么计划里是三个星期.我说好像三个星期是我的极限.到了这个时候就一定要回家了.从大学毕业后第一次自己出门就这样.可是这一次,很有些意犹未尽...

两千多张照片啊!想想心里就觉得很巨大的一个业务.所以先贴这一张做引子.待我慢慢整理写游记...

转:旅行,边走边看,边走边吃 (完)

来自恶人谷:笑嘻嘻的罗马希腊游记

要翻页找全本的:

第一页:威尼斯,佛罗伦萨

第二页:tuscany, siena 以及隐士餐厅的大餐(看得我口水直流)(La Cantinetta di Rignana (43.561424N, 11.266724E))

第三页:隐士餐厅的侍者照片庞贝和罗马(罗马写的非常非常好看)

第四页和第五页写希腊,其中她吃羊头那段令我很向往.希腊的千篇一律的糖水照片有点审美疲劳.

看完后的收获是:去博物馆一定要买录音导游,到了一个地方先去TI (Tourist Information)要材料,吃东西要自己随便找或者问旅馆人员或者当地人,熟食店一定要去,路边三明治好吃又便宜(牛肚三明治!我报告给米粥,他大松一口气的说,看来我不会饿肚子了)

再有就是我决定把Irving Stone 为米开朗基罗写的那本传记带上在旅途里重读一遍:agony & ecst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