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小土豆

本来想写英文,因为想到一个很好的英文题目 The Little Potato Saga. 不过内容还是用中文说比较好玩.

话说去年五月份第一次去联合城的小土豆, 大喜.又便宜又好吃,还上海菜四川菜都好吃.
九月份再去就不行了. 还是便宜但是不好吃了.说是换了主人.
这个周末在同一个Mall里看到离小土豆不远开了一家小沈阳.门庭若市.进去一看,呦!小土豆全班人马在这儿哪! 菜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原来的小土豆的中文名字换成了大上海,里面坐了半满.价钱比以前还便宜.

回来在yelp上研究了一下,才知道大概. 原来小土豆现在的主人原先在milpitas开上海馆子.我们还去吃过,味道不错的. 看到小土豆生意那么好, 开始是和小土豆原班人马合作的. 后来不知怎么一言不合,小土豆的原班人马撂挑子了. 一转身在隔壁开了个小沈阳(店址原来是家韩国馆子,据说也不错,为此yelp上还有几个韩国馆子的老客户发牢骚). 现在的小土豆就只好专攻上海菜了.问题是小沈阳的厨子上海菜做的也不错啊.

小沈阳的评语里面明显有小土豆的线人,贴了几个一星贴子,抱怨小沈阳服务差,等很久,最有趣的是每贴必提”有客人都不给小费呢.” 客人素质差是店家的问题么? 很搞笑.

有意思的是上海馆子总是要出这样不给对方留任何余地的损招. 在San Mateo那边也是, 25街两边各开一个上海馆子.新馆之明显是给老馆子下马威的.

不知道小土豆对阵小沈阳的局面会怎么发展下去…下次倒是可以去小土豆试试他们的上海菜…

植物汇总-照片来了!

不是很全.聊胜于无.

上至下,左至右,第一排: 黑珍珠兰花,琴叶榕,蝴蝶兰,绣球,第二排:蝴蝶兰(遗容,这盆已经被我养过世了.:( ),红玫瑰,倒挂金钟,昙花,第三小排:菠萝鼠尾草,绣球,第四排:兰花,黄玫瑰,peace lily和平百合,彩蝶似的蝴蝶兰

2008年植物汇总 - 上至下,左至右,第一排: 黑珍珠兰花,琴叶榕,蝴蝶兰,绣球,第二排:蝴蝶兰(遗容,这盆已经被我养过世了.:( ),红玫瑰,倒挂金钟,昙花,第三小排:菠萝鼠尾草,绣球,第四排:兰花,黄玫瑰,peace lily和平百合,彩蝶似的蝴蝶兰

2009室内植物: 上至下,左至右:第一排:绿竹,空气凤梨/铁兰花-跟了我五年终于开花了,袖珍椰子,大叶海棠,第二排:吊兰,观音芋,七叶莲/鹅掌藤,裂叶喜林芋Lacy Leaf Philodendron,第三排:铁线蕨,长头发蕨(妈妈从金门公园花坊里收集来的种子自己种的),虎尾兰,绿萝

2009室内植物: 上至下,左至右:第一排:绿竹,空气凤梨/铁兰花-跟了我五年终于开花了,袖珍椰子,大叶海棠,第二排:吊兰,观音芋,七叶莲/鹅掌藤,裂叶喜林芋Lacy Leaf Philodendron,第三排:铁线蕨,"长头发"蕨(妈妈从金门公园花坊里收集来的种子自己种的),虎尾兰,绿萝

2009后院的植物:上至下,左至右. 第一排:红玫瑰,白姜花(从来没见过花),咖啡,薰衣草,天竺葵,第二排:黄玫瑰,倒挂金钟,红色迷你月季,开花的百里香,粉色迷你月季,第三排:开花的薰衣草,小丁香,小杜鹃和小绣球(绣球现在长大些开花了),仙客来,意外的马蹄莲.第四排:柠檬树和山茶,夹竹桃,山茶,对对红,天竺葵

2009后院的植物:上至下,左至右. 第一排:红玫瑰,白姜花(从来没见过花),咖啡,薰衣草,天竺葵,第二排:黄玫瑰,倒挂金钟,红色迷你月季,开花的百里香,粉色迷你月季,第三排:开花的薰衣草,小丁香,小杜鹃和小绣球(绣球现在长大些开花了),仙客来,意外的马蹄莲.第四排:柠檬树和山茶,夹竹桃,山茶,对对红,天竺葵

植物汇总

想着要列个表,按年份来添.

科尔街 (08年六月搬家前)
前后阳台上当时有: 昙花一大颗, 仙客来一盆,夜来香一盆(怎么也长不好),迷你月季粉色一盆(一直开的很热闹), 薰衣草一盆(桂那里继承来的),绣球一盆, 万字茉莉一盆(开过一次花,后来就总是叶面发粘变黑,可能因为我们阳台太热通风不好.奄奄一息的样子)
室内有: peace lily, 铁线蕨, 虎尾兰一盆, 琴叶榕一大棵,一大棵裂叶喜林芋Lacy Leaf Philodendron, 类似绿萝的绿叶植物一盆也是垂得很长, 一棵银叶相思树(ponytail palm),一小盆黑珍珠兰花, 一盆大叶海棠

2008年搬进新家后,
后院:
-从前房主那里留下来的有一棵很大的柠檬树,一棵山茶花,一棵夹竹桃,马蹄莲数棵(开始不知道,种好了玫瑰,冬天雨季一来,它们从我的玫瑰花里冒出来,就大家挤在一起长), 迷迭香好大一棵.
– 夜来香种下去立刻抽枝长叶还开了花.香了一个夏天.
– 粉色迷你月季种下去开心不少,依然开花很频繁,而且不太长虫了.
– 万字茉莉种下去反而没什么动静,叶子干净清爽了,可是也不怎么开花.
– 绣球在背阴篱笆边种下去相当开心,开花长叶不亦乐乎.
– 仙客来种下去受到大批蜗牛迫害,一直长得不好.
– 薰衣草种下去先是萎靡了一阵子,冬天突然开始开花了.妈妈又给了我四棵薰衣草苗,在向阳的篱笆边种成一排.很气派.
– 另外添了一棵倒挂金钟,半阴半阳处,花开得很热闹.浇水越勤花开得越旺盛.
– 买了两棵玫瑰,一黄一红.
– 先后买了三次共八小棵百里香,种下去希望它们可以把院子覆盖起来的.
– 买了一棵三角梅
– 菠萝鼠尾草一棵
– 从街边公园拔来的旱金莲两根.
家里:
– 除了科尔街那些,又添了一盆伞叶树(七叶莲/鹅掌藤), 一盆粉掌, 蝴蝶兰若干,吊兰一盆, 长头发蕨类植物一盆

2009年
后院添新丁:
– 丁香三棵. 两棵小的是从Costco买来种下去的. 大的是从妈妈家运来的. 黑灯瞎火的我们在后院种它时不停的笑,邻居可能在怀疑我们在埋尸灭迹.
– 五香果一颗(桂给的,在车库里长得很高了,结果一种到后院就焦了一半,看来晒得太狠了.) Passion Fruit
– 填了好多棵绣球
– 一小棵杜鹃
– 桂给的白姜花种下去
– 阿拉伯咖啡也种下去, 在室内一冬天都很不好现在终于开始长新叶子.目前状况还是不太好. 也许还处于适应期?
– 黄色曼陀罗挨着老绣球和夜来香种,开始被后院的大风吹得东倒西歪,叶子都吹掉好多.心疼的我.现在好了,叶子墨绿墨绿,杆子也粗壮起来.等它开出让人意乱情迷的花来…
– 金银花一棵,从妈妈家搬来, 长得非常好,一点适应期都不用,已经长花苞了.
– 迷你火红月季挨着丁香和玫瑰种,也开得非常好.
– 非洲鸢尾一蓬
– 太阳玫瑰(Baby Sum Rose, Ice Plant) 若干
– 薄荷两种
– 去年种下去的小小的黄玫瑰长成好高好大一从,花团锦簇非常繁茂.
– 夜来香已经高过了篱笆,但是前不久突然开始东一片西一片叶子黄了.不过好在最近开始长新叶子希望一切都好.拭目以待看它今年开花会不会比去年好
– 去年的八棵百里香死掉一棵半,剩下的六棵半长的都很茁壮,但是比当初预想的铺展速度慢很多.不知道是光照不够还是水不够…其中一棵还满满的开出粉色小花来.

家里
– 一盆绿竹
– 两盆绿萝(桂)
– 蟹爪兰一盆
– 桂花苗两棵
– 玫瑰苗两棵
– 桂给的一棵非洲面具大叶子植物

垂涎已久尚未到手的有:
– 一棵无花果树
– 一棵蜡梅
– 更多玫瑰
– 能在柠檬树下开心的植物,要耐阴又耐旱的.

从美丽的画到美食: O’Keeffe, Aperto

旧金山现代艺术馆也是有轮回的,好的展览都是聚在同一年. 周日和桂去看了新开不久的女画家O’Keeffe和摄影家Ansel Adams的合展,叫Natural Affinity (自然的纽带?).

出乎意料的好. 虽然有些牵强的地方,比方为了凑一个相似,把O’Keeffe画得很烂的一棵树,硬和Adams拍的也很烂的一棵的树摆在一起. 但是还算瑕不掩瑜.看到一些以前没见过的两人的佳作.  桂说,哪怕那些凑数的作品也有它们的好,因为让你觉得,哇,原来大师也会制造这么烂的东西,于是我们可以不那么自卑. 被我嘲笑是美国式的为自信而自信的掩耳盗铃.为了证明策展人的审美水平,这个展览的招贴就选了一幅我和桂都认为是败笔的一副O’Keeffe. 不是这次展览中最差的,但是真的和她的佳作没法比.

也去楼下看了“Looking In: Robert Frank’s The Americans”. 照片还可以,但是策展很烂. 长篇大论的教人要怎么看Frank的这些照片. 这么明显的教条主义在美国还真的不多见. 不如回家看Frank的那本影集.

晚上去了Potrero山的意大利馆子Aperto. 第一次来吃晚饭时阳光尚好,赶紧拍照留念.

Aperto

Aperto

红酒羊腿配蚕豆

红酒羊腿配蚕豆

意面配熏肉,墨西哥小辣椒,烤西红柿,蒜. 我的最爱!

意面配熏肉,墨西哥小辣椒,烤西红柿,蒜. 我的最爱!

鸭肉Ravioli

鸭肉Ravioli

豆瓣音乐电台

一早看到邮箱里豆瓣音乐电台的邀请. 但是工作上的几团火在烧,没有多想.

晚上回到家先是看到豆瓣上不少人在说这个新功能.这才去点开来听. 哇! 真是好东西.

想起几年前在旧金山的小小夜总会里听崔健唱一块红布听得大哭的情景来.

文字上我几乎对英文比对中文更偏爱些,尤其是在看书方面.电影也是.但是音乐不行.我没有一个中国胃但是有一双中国耳朵. 古典音乐可以听.但是流行音乐方面我总是有点水土不服.在这边又没有中文音乐的环境.所以很多年来还是停留在八十年代的水平.出国后唯一新听到并且喜欢的只有一个王菲.

豆瓣音乐电台简直是送到我心里的一个礼物. 这边那么多个类似音乐放送节目我都兴趣缺缺.连给自己iphone灌音乐我都是三分钟热度. 这下好了.可以听到很多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听的新音乐人的东西. 还会听到国内大家常常会提到的歌和歌手.比方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这句流行话看了那么多人用,这才知道是这样的一首歌.

从点开豆瓣音乐电台到现在大约有三个小时,发现自己居然很喜欢一个叫卡奇杜的小女孩的的歌.豆瓣推荐的每一首我都点了”红心”去喜欢.

据说这个功能豆瓣是准备收费的.收费我是赞成的,唯一担心的是到时候要是不收从国外来的付费岂不是要郁闷死我了. :(

豆瓣音乐电台

豆瓣音乐电台

敲几个字

桂从国内回来,很辛苦的带回整套的大江东去. 居然还没看完.终于等她看完,我上周末拿到书,昏天黑地看了整整一个周末(可惜了难得的大好阳光周末啊!). 很舒服很幸福的把大豆袋拖到客房窗边,看看书看看窗外风景蓝天白云. 最后看到周日凌晨四点看完了. 接下来这几天都是昏昏沉沉的.

好不容易今天开始缓过来,像个人样.恰好部门组织下午大家在旧金山看棒球赛. 就没有南下.在海湾边公司在旧金山市中心的办公室干活. 下午下班后走在一同去赶地铁的人流里,看着街上塞得水泄不通回家的车阵.真是快乐极了.真喜欢在城里上班啊!

今天临走从小会议室的窗看下去,居然看到一颗曼陀罗.
下楼时阴差阳错居然走过,身边飘过一阵浓郁的香.拍个近照留影.

两个链接

  • 假如明天给xx平反 – 很有想象力. 去年六月写的. 听上去其实是很可能的一种结局. 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有意义么? 不过是给内部权力斗争换代做法码而已啊.中国需要一个新的四人帮么? 打倒四人帮对中国人的集体心理健康有帮助么?
  • 纽约时报:中国第一个关于3.14藏区事件独立调查报告出炉了.(英文) 中文原文的报告:藏区3.14事件经济政治成因调查报告 是一个 叫公盟法律研究中心的团体里面的几个中国律师写的. 很勇敢很有胆识. 不知道这个团体背后什么来头. 这样一个团体可以存在就很厉害.就像看天安门纪录片时看到戴晴头一个念头是她在国内还是国外,如果在国内又能这样自由的说话,那么她是什么背景? 开始米粥说没背景吧,就是个记者写过很多报告文学.上网一查,是叶剑英的养女.

还是口水

(嗯,是不是豆瓣可以考虑发一种特定密码,只要放上就不要抓了?反正抓了还是要删,不想麻烦你们了?)

有点孤陋寡闻,到今天才看天/an/men纪录片. 重温了那个春天的北京. 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二十年前那种言论自由,热情,理想主义,那种政治气氛,那种在游行时自发的敢于说”小平你好”的愿望,这二十年里再也没有出现过. 原来真的是一种倒退. 一直以为中国的所谓民主进程如琥珀般被僵在二十年前了,没想到其实是倒退了…

恶人谷上一篇文不错

hiandbye

文章时间: 2009-6-05 周五, 上午1:14 标题: 引用回复
一场运动上亿人, 再初衷如何, 都会有这么几类人: 盲目跟风的/软弱动摇地/政治投机/清醒明白的/激进糊涂的, 所以我觉得就那场运动造成的混乱以及一些很多阴暗的不鲜亮的地方而觉得这个事情本身就两面评价了,就双刃剑了,就灰色地带了也是反思过头了.

国家下令开枪,不管是冷枪还是流弹, 都没什么意义. 社会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而宁可错杀一百不愿放过一个,就是有问题的,就是没有审判就给死刑了的私刑,本身这种国家私刑的存在就值得商榷. 至于民众当中藏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人,于是就可以误杀平民然后还给你扣帽子,这个逻辑上是有问题的, 这个理由和别的一直所批判的说因为平民藏共党了,鬼子就开枪了的那种逻辑倒是一脉相承的.

其实一直说之后国家在民主方面有进步的,我觉得未必,大家不谈政治了倒是真的,稍微谈的深入一点你试试看…..

邓小平厉害的就在于中国赌局上,他画了两个圈,一个政治,一个经济,他把赌注押在经济上,赌赢了,但在没开盘的时候,你不能说赌政治的就是骗你输光,因为也许,赌在政治上,薛定锷一下,开盘的时候也赢了

问题是现在没人有心情愿望去赌政治了. 看着记录片里那些纯真的理想主义者,那个用血书来”捍卫绝食的纯洁”的学生让我觉得感动,然后觉得陌生,愈发觉得现在的中国不是一般的畸形. 这就是保守派的目的么? 一个畸形的国家? 也许吧. 又想起了大鸿米店…

《结局或开始—献给遇罗克》—北岛

二十年前的夏天曾经愤怒的一遍一遍抄这首诗…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过整个国土
  
  悲哀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温暖从明亮的树梢吹散
  逗留在贫困的烟头上
  一只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乌云
  
  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再歌唱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象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间这面晦暗的镜子
  也永远背对着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云
  
  我寻找着你
  在一次次梦中
  一个个多雾的夜里或早晨
  我寻找春天和苹果树
  蜜蜂牵动的一缕缕微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
  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
  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如果鲜血会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头上
  成熟的果实
  会留下我的颜色
  
  必须承认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战栗了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像
  看着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别人的手中传递
  即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温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飞去
  
  我是人
  我需要爱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
  度过每个宁静的黄昏
  在摇篮的晃动中
  等待着儿子第一声呼唤
  在草地和落叶上
  在每一道真挚的目光上
  我写下生活的诗
  这普普通通的愿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价
  
  一生中
  我多次撒谎
  却始终诚实地遵守着
  一个儿时的诺言
  因此,那与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没有饶恕过我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也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一个不朽的战士
  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纷扬扬

反常

本来旧金山注明的阴霾夏天要到七月份.今年提前两个月,五月底就连着凄苦阴冷一个多星期,今天凌晨干脆下起雨来.当时在睡梦中听不真切. 只记得隐约听到劈劈啪啪雨拍窗的声音. 刚刚突然听到天窗上一阵鼓点声,哇,又下雨了.怪不得南加州的朋友在脸书上抱怨,”快,给西雅图打电话,告诉他们快把这种倒霉天气拿回去.”

好像真的要变成西雅图了… :(

豆瓣上【守破離】给了好多下栽赵口述新书的方式,米粥快速下了,我们俩整晚都抱着电脑看.
刚看到四十一页,讲到五月初了.
十分震惊. 赵怎么可以这么天真啊?!在中国政治体系里混了那么多年, 做到那么高的位子,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么明显的陷阱和黑手? 难道他们不该像阿耐小说里的宋运辉,周到缜密,步步为营么?难道他没读过伴君如伴虎这句话?怎么可能看到周围这么多细密线索白纸黑字写着”陷阱”还认定主子和自己一条心呢? 我对这本书的可信性表示怀疑. 如果赵真的这么讲,他会不会另有苦衷不能直说呢? 困惑.

看到六十三页.
赵在控诉对他的撤职不符合党章,甚至同意戒严的过程也不合法.是邓一言堂. 不由叹息. 原来他真的天真.真的认为中国的法真的有人执行. 连我这个当时的小孩子都记得河殇里讲到刘少奇的死,他的被监禁,白发长到多少多少,当时的话外音是,当一个国家的法律保护不了它的副主席,又如何指望它能保护平头百姓?赵肯定没看过河殇.

所以赵真的和广场上的学生一样天真. [叹息] 也许整个机制就是鼓励这种天真吧? 所以很多很多党内人士真的是理想主义者,相信共产主义那个乌托邦. 只有少数老辣的如毛,如邓才是真的懂得政治为何物.[叹息又叹息]

六十八页,
第一部分完
原来是君子和政客的区别. 赵是君子,讲品德,信义. 邓是无毒不丈夫的政客. 道不同不相与谋.看来二者分道扬镳是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