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夏

午夜西西里: 艺术,美食,历史,黑手党

"午夜西西里: 艺术,美食,历史,黑手党"

上周一直很冷. 旧金山甚至下了几天毛毛细雨. 在旧金山车座加热功能在夏天比在冬天更常用. 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 不能像初来时那样对这样寒冷的夏天大惊小怪.只好咬紧牙关自嘲的说一句,神奇的地方啊!

今天突然放晴. 大喜. 早上在院子里浇花晒太阳.温暖. 仙客来因为种在地下备受蜗牛摧残.依妈妈嘱咐给它们搬到长条花盆里(window box),放到露台上靠墙窗下.希望风稍微小一点.希望不喜欢烈日的它们不会在意旧金山夏天稀薄的阳光. 露台上因为风大,我什么植物都没放.收拾好仙客来,发现多了一个花盆反而显得露台更加空荡.露台面西,阳光其实很好,就找了些不怕风喜光的各种石莲和一根花蔓草又拼了一盆,放满沙土,结结实实一盆,估计不会被风吹倒. 多了两盆花,露台稍稍有点生机了.

下午蜷在窗边的豆袋里看昨晚在青苹果淘来的书”Midnight in Sicily” (午夜西西里). 非常好看. 看得我又害怕又向往又饿.

夏天琐事

从西雅图回来一个星期了. 终于湾区也热到差不多西雅图独立日那个周末的温度. 夏天夏天!
南湾今天热的哄哄的.在办公楼之间行走都是走出一头汗.但是喜欢.
如果旧金山的早晚也能保证是夏天的话. 明天可以穿裙子了!

上面这段是周一晚上写的. 周二南湾热得让我想起夏天的凤凰城. 干热无比,日头低下走几步就有要窒息的感觉. 周三旧金山就来了大雾. 南湾温度也降了几度. 据说明天还要接着凉爽下去. 转瞬即逝的夏天啊!

西雅图很好.妹妹把我们三天的日程安排的完美无缺. 还帮ZM挖掘出几个无家可归者看看.
ZM最喜欢西雅图的照相器材店 Glazer’s 和他们老城的书店Elliott Bay. 我喜欢那里的美食,农夫市场,到处是湖水的风景,和茂盛的植物.当然更喜欢和妹妹混作一处.

临行前一天Jennie给我挖来她后院一棵小小无花果.我想当然地种到大盆里,浇足了水,放到柠檬树下阴凉地里就走了.兴高采烈玩了四天后回来发现小树的叶子全都蔫儿了! 吓得我,赶忙打电话问妈妈,妈妈说新移过的树不能晒太阳. 网上说无花果树苗刚种下去要浇大量的水.我想想,柠檬树阴里确实没太阳,但是可能光线还是太亮,再加上从南湾搬过来,旧金山的夜晚太冷? 决定把它搬回车库小窗前.这是我的风水宝地,所有在家里别处长不好的植物搬到这来都茁壮成长了,包括一棵曼陀罗,一小盆西番莲,还有一盆跳舞娃娃兰花. 可怜的无花果被我死马当活马医.天天给它浇水. 但是丝毫没有起色. 眼看着所有叶子一天天变干变脆. 我开始犹豫,是不是土不对?要不要把它挖出来换一种土再种? 好在树尖的芽一直没有软或者干掉.所以决定咬咬牙接着浇水. 越是弱的植物越经不起折腾. 前天走过车库注意到这个挂满了干叶子的悲哀小树有什么不一样.走进了仔细一看,觉得最上面的一片叶子似乎平展开来. 记得西雅图回来后所有的叶子都是卷着的.不记得看到任何一片正常的叶子. 所以这片小小的顶在树尖上的小叶子完整的展开样子,像个小手,让我有了一线希望. 今天下班跑去看,哇! 这片小叶子不仅依然展开着,叶茎居然伸直了! 旁边一片小叶子也开始恢复,另外两个树杈尖上的小叶子也有了起色! 哈里路亚! 终于给救回来啦!

四月底开始老板休产假.我帮她做替补. 得以参加一些管理层的会议什么的,回来和米粥同学讲各种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 他听了笑,你这是看了大江东去以后学来的? 听得我一愣. 是看了大江东去才学会看清楚尽在不言中的种种复杂?还是看了大江东去把本来简单的东西都看复杂了? 一时间很糊涂. 想不明白.再说老板快回来了,估计我也没时间来验证我的种种猜测是不是对的. 就当是自娱自乐吧. 想着秋天来了要去度个长长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