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假将尽, 外三则

1. 长假休完了

这个标题开了好久了,一直拖着没有写完, 好像不写它这一天就不会来似的.

长达四个月的假期终于到头了. 这两天有点像回到学生时代, 刚刚过完长长的暑假, 开学在即. 今天把上班时用的背包从壁橱里翻出来整理干净. 想起小时候每年开学前自己会用以前的考卷用了一半的本子和其他奇奇怪怪的可回收纸张钉草稿本的事情来. 好像隔了好几个世纪那么久了.

现在不用钉草稿本了. 所有的事情都是虚拟的, 可以在网上搞定. 班车时刻表, 工作进程, 会议计划, 等等等等…

这几个月公司里我们部门天翻地覆地变化很大. 大老板们重新组合分配了队伍. 周五跟新大老板开了个简短的电话会议. 确定了我回去工作后的新项目. 然后又把新项目里的熟人找出来, 在IM里聊了聊现状. 在工作日历里敲定了下周几个碰头会, 发邮件联系新项目的负责人, 收到项目概况文档, 看了. 这才找回了一点工作时的感觉.

接下来这两天照顾小人儿时, 心里的不舍就会疯狂的涌上来. 诶, 当工作妈妈真不容易啊!

2. 热浪

从八月底开始就一个热浪接一个热浪. 现在都十月中了,还是八十多近华氏九十的天气. 热浪多了我们终于学会怎么在这种天气照顾小Noah. 这两天小家伙过得还算舒服, 没有因为热而发脾气. 吃得下睡得着. 醒着的时候不是安静的”思考”就是笑眯眯的说个不停.

旧金山今年天气反常的厉害. 冬天雨不停,然后是冷冷的春天,冷冷的夏天. 秋天却奇热. 不知道接下来的冬天雨季会如何反常法?

3. 新邻居

新邻居搬进来了. 他们的小人儿也刚刚会爬的样子,看来没有比我们家的大几个月. 还看到他们客厅大窗里趴了一只黑白猫(白多黑少,和我们的相反). 出去倒垃圾的晚上,瞟到他们还没有挂窗帘的客厅里有盏很雅皮的大弧形灯(Arco Floor Lamp).  不由让我想起住在科尔街时, 晚上下班从班车站走回家,一路看过来的那些雅皮公寓摆设来. 久违了…

上周热浪期间一天黄昏, 我和小人儿正躺在大床上练习翻身呢. 家里窗户都开着, 可以听到邻里的狗叫, 偶尔的人声, 然后竟然听到久违的古典吉他音节. 当时就想, 居然有这么风雅的邻居,以前竟然不知道. 后来小人儿翻身翻得不耐烦了. 我抱他到窗口看风景, 才发现新邻居的大露台上摆着一把吉他, 旁边是黑皮革的吉他盒子. 草地上是女主人抱着他们的小人儿…

4.雨季!
刚刚在隔壁写完最近读纽约客笔记.竟然听到天窗上噼噼啪啪一阵密集的敲打! 下雨了! 听这势头是正儿八经雨季开始的那种下法!

纽约客:财经专辑

新来的纽约客好像不错. 刚看了第一篇文章, 关于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者林毅夫的. 有意思.

he was the first Chinese student since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o return with an American doctorate in economics. His Ph.D. wa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 Lin is also, it’s safe to assume, the first chief economist of the World Bank to take office as a wanted man. He faces an outstanding arrest warrant, issued by the Ministry of Defense in his native Taiwan, for “defecting to the enemy,” for abandoning his post in the Army at the age of twenty-six and swimming to the mainland and a new life under the Communist Party.

林是文革后第一个在美国经济学博士学位回国的学生. 他的博士学位是在芝加哥大学拿到的. 他也是世界银行雇佣的高级职位里第一个带着通缉令的. 台湾国防部依然在”缉拿”他,因为他”叛逃敌国” – 二十六岁时他放弃了在台湾军队的官职, 游过海峡来到大陆.

新来的蝴蝶兰, Peter Hessler的新文章

同事兼好朋友邦尼的办公桌上一盆兰花, 买来时盛开的花落了之后就不再开花. 我休产假前我们部门要搬到另外一栋办公楼去, 收拾打包时邦尼说这盆兰花老不开准备扔了它, 不再搬来搬去累赘. 我忙说给我吧, 这么健壮的叶和根, 给它点阳光就会开花的. 等长了花苞再还给你. 带回家来, 和所有的蝴蝶兰一起养. 最近终于开花了, 邦尼却要去休个长假, 我们得以继续享受它的美丽.

新来的蝴蝶兰

新来的蝴蝶兰

另: Peter Hessler 新文章出现在九月十三日的纽约客, The Uranium Widows.看他用同样的风格写美国的人和事,一样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