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也得做减法

我不是铁杆Tolkien迷。看小说我只喜欢魔戒三部曲。对The Hobbit兴趣缺缺。其他那些前传外传的通通没看过。但是我超级喜欢魔戒三部曲,小说电影都反复看过好几遍。

所以The Hobbit看后没有当初看魔戒那么震撼。看完The Hobbit后最强烈的欲望是把魔戒三部曲找出来再看一遍。这个周末看完了前两部:Fellowship of the Ring, The Two Towers. 看完感觉魔戒三部比我记忆里还要棒,现在再看依然震撼感动得一塌糊涂。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视觉效果充满了创意,人物刻画也算丰满(Frodo和Sam除外)。相比之下The Hobbit可真是平庸。Peter Jackson江郎才尽了吧?视觉效果几乎都在炒魔戒的冷饭。昨晚经桂提醒,才想起来最早The Hobbit的导演是墨西哥人del Toro, 拍了我喜欢的Pan’s Labyrinth 和Hellboy II 那个(英文中文旧文)。真遗憾。要是del toro来拍,惊艳几乎是肯定的了。网上翻到一篇The Hobbit编剧的访谈,她说要是del Toro导演,The Hobbit会是一个颇不一样的电影。“会有更多童话的元素,视觉造型效果会很不同。”

太可惜了。准备把魔戒第三部看完就把Hellboy II再看一遍。

终于看了“云图”(Cloud Atlas)。失望的一塌糊涂。看来真是一部不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导演们拍片时一定乐趣多多。但是他们一直在忙着掉书包证明自己多么的聪明,看懂了书中多少的内涵,结果观众看起来就是一大盘乱七八糟的故事。非常散乱复杂而且说教口味忒重(很像Matrix第三里那味道)。没有任何乐趣可言,也没有帮助我对原著有更深的喜爱或者理解。不过现在回想小说其实也有这种“耍花枪”的嫌疑。其实这本书/电影和林肯要表达的最终论点是一个,就是“人生来平等”。可是林肯那剧本/电影把那个道理讲得入木三分,而且讲故事和刻画人物都是上上之作。相比之下云图真是浮华。

一边看一边同情所有没读过小说的观众。我看过小说还看得七七八八,没看过小说的观众得多晕啊!

看来拍电影和拍照片一样,得做减法。不能做加法(像The Hobbit)或者乘除甚至微积分(像Cloud Atals).

最近的电影

冬季是电影季。想竞争奥斯卡的电影纷纷在冬季出炉,趁着观众和评委观感鲜活,比较好进入选拔赛吧。去年是个例外。好几个周末羊妈妈来旧金山帮忙带Noah,我们却找不出一部正在上映的想看的电影来。今年很不同。前两个星期妈妈没来旧金山,我们索性开车把小人送到妈妈家,然后去看电影。”When the babysitter doesn’t come to us, we go to the babysitter.” :)

每一部都不错,似乎突然之间大家都踏实下来认真地讲故事了。真好。

Argo。 看之前到处都看到评论以”虽然大家都知道结局,但是影片情节发展依然很让人紧张。“来开篇。 等我进了影院,灯光暗淡下去,电影开始,我才突然意识到,我不知道结局是怎么样的!当时心痒难抓,多么想偷偷打开手机查”德黑兰美国大使馆人质“。好不容易忍住了。当然情节就更让我紧张了。看完电影回来查各种后续故事更添乐趣。电影里说英国和新西兰大使馆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只有加拿大人冒险救人。英国和新西兰在电影放映后非常恼火,因为实际情况是两家都是鼎力相助来着。连加拿大也不满,说他们实际上贡献更大,电影没有烘托出他们英雄的程度。一时间荧幕上下都无比欢乐就是了。

Skyfall,我是Daniel Craig这个007的忠实影迷,所以自然看得非常满意。详细评论见隔壁英文版

Lincoln, 美国内战历史大学时考完历史就全还给老师了。看电影之前听了新鲜空气访问编剧Tony Kushner(Angels in America), 看了纽约客上一篇影评:Lincoln, Uncompromised, by Adam Gopnik. 电影居然看得津津有味,没有晕头转向。而且很喜欢。四处找剧本不得,然后才发现剧本一月份会出一本书。但愿到时候会有kindle电子版可以买来看。 看了剧本,发现有一两处看电影是不确定的对话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Daniel Day Lewis 当然是好,令我意外并惊艳的却是Tommy Lee Jones.大概是因为没有过高的期待吧。权当是美国历史补课。感觉就是美国这么幸运。华盛顿在先,然后林肯,后面还有FDR。总有这些能够为美国着想,冒着政治自杀的风险坚决要做大家不认可的事,而且全都是智慧与能力兼具的强人。 美国民主模式走到今天真的是一个异数不是常规。

Life of Pi, 佩服李安。故事讲的真好。视觉运用也是行云流水,美不胜收。在藏龙卧虎之后又登峰造极了。对故事里的宗教说教无感。喜欢里面的人性和悲悯(一如既往的李安)。更多的前一篇博客里都讲了。

1942,看好冯小刚。隔壁有详细评论

Looper,意外的好。结尾的一句话又让我泪流满面。让我想起 Joseph Gordon-Levitt另外一部我非常喜欢的电影:The Lookout. 以及Meloncholia里面Claire 说的那句让我流泪的话”She panic because if it was true, if Melancholia really was going to hit the earth, then Leo, her young son, won’t have a chance to grow up.”

Then I saw it,I saw a mom who would die for her son,a man who would kill for his wife, a boy, angry & alone,laid out in front of him the bad path.I saw it and the path was a circle,round & round. So I changed it.

接下来想看: Dark Hour Thirty, Django Unchained。

三维电影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从来就不喜欢三维电影。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就不喜欢。看完了头疼眼睛累。片中的三维镜头都是噱头。于电影本身无补。所以几乎对三维电影避之不及。但是偶尔会听到人大力赞扬“这次的三维与众不同!必须要看!” 既然大家都这么重视“不同”,可见大多数三维都有很多怨言了?最近几年我们看过的三维片只有Avatar和Hugo. 权当年度性的三维技术视察,看看是不是科技进步到能看的地步了。昨天之前的结论还是”不能看“。 Hugo也包括在内。虽然Scorsese的三维拍得巧妙,但是与影片的故事发展关联几乎没有。虽然技术本身确实有进步,眼睛比以前的三维看起来好一点。但是依然很累很不舒服。

一切定论在昨天改变。

李安的新片Life of Pi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我看过的最漂亮的三维片,整个片子如果看二维会减色不少,很可能是一部不同的片子,最棒的是眼睛这次几乎没有任何不适,视觉效果非常平滑舒服。李安真是个善于运用视觉效果讲故事的人。而且温暖。我这种对宗教无感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从影片一开头印度法属殖民地的海边小镇开始,故事就生动的铺展开来。等到了全片的高潮,少年和老虎在南太平洋漂流的段落,简直是精美绝伦的视觉大餐。怎么可以这么美这么真。三维的技术使本来可能平淡的茫茫大海一叶小舟变得立体变得有趣,三百六十五度的视角转换,各种海洋可以赋予的美景栩栩如生,伸手可及。叹为观止。

结尾突然出现的第二个故事当然也很妙。

真是个有趣的故事。真是部精彩的三维电影!真是个厉害的导演!

御食园分店-川流不息

最近几次去御食园都没有见到老板老板娘。跟服务生MM聊天才知道在旧金山的Richmond区,Clement街上开了分店!于是这个周末杀了过去。菜单都是一样的,点了我们常叫的几个菜:杂菌肥牛(味道绝美!),酸菜鱼(比御食园的味道丰富鲜美),担担面,干煸四季豆。 味道真好啊!相比之下才确定御食园最近质量下降蛮厉害的。以后不去了。盯住川流不息。地方大,店面宽敞明亮而且新。Clement这边的街道店面也比中国城开阔舒坦不少。只有停车有点老大难。不过川流不息在八街,相对六街辣妹子那边还是稍微好一点。

川流不息 (新美华超市对面)
Chili House
726 Clement St
(between 9th Ave & 8th Ave)
San Francisco, CA 94118

雨季

周日晚上开始正儿八经的下雨。一直下到周一中午。时而瓢泼。周一早上的高速通勤自然是一团糟。甚至有同事走了一半就打道回府在家干活了。周一下午阳光明媚,夜里天窗上又开始铁马冰河的下大雨。今天倒是很留情面基本没雨。

雨季开始啦。

其实两周前的午夜就偷偷开始了。有我的”推特“为证

Oct. 10, 11:52pm: Just heard loud noise over our skylights. first thought, wind. then realized, OMG, RAIN! 刚刚听到天窗上一阵乱响。头一个念头:风!然后醒悟:天啊!雨!

半年旱季下来,转接到雨季的日子总是特别振奋人心。

去年给小人买的雨靴整整小了两号。小家伙长得可真快。雨衣倒是勉强还能穿。周一下大雨那天,晚上拎回来的湿衣服足足一大袋。貌似换了三身衣服。老师说玩水来着。估计就是淋雨玩儿吧?

说是太浩湖山里开始下雪了。再等一年,小人就可以上滑雪课了。日子真是好快。

一?解禁了?

前几天博客的访问率突然飙升。仔细一看原来是豆瓣九点首页推荐了“又见野夫”那篇博。(今天已经下榜了,访问量又回复了往日清闲。阿弥陀佛)两点惊异:
1。豆瓣九点原来依然使用者众
2。“写字”居然被大赦了?

难道改朝换代所以赦免天下么?

又见野夫

二零一零年在豆瓣看到推荐野夫的文章,“民国屐痕”,“畸人刘镇西”,等等。惊为天人。把他当时的博客“旁门兵栈”翻了个遍。所有能找到的文章都看了。后来他的博客停了。我也就把野夫这个人慢慢就搁下了。连今年年初去台湾都没想起来去买本他的散文集带回来。

今天又看到豆瓣友邻纷纷推荐一篇名叫“天生掌瓢的命,别去做老板的梦。”的文章。开始以为又是教小孩子如何为人处世的励志篇。点开来看了开头,觉得不错,但是因为篇幅很长,想留着稍后再看。结果晚上再点进去居然已经被删掉了。一时很郁闷。因为不知道作者是谁,只好Google上去搜。才知道原作者是野夫。文章原名是“掌瓢黎爷”。

互联网的美妙之处之一是就算我偶尔淡忘的人和事,互联网都不会忘,而且在我忽视它们的过程中慢慢积累丰富。等我再想起来就好像无心插柳的家伙回头意外收获一个柳树林那么惊喜。原来野夫不写博客后开始玩微博,而且豆瓣上有很多访谈故事都不错,比方柴静的“日暮乡关何处是”,桃花石上书生的“采访野夫”。当然最高兴的是看到野夫今年有新书出来“看不见的江湖”。而且貌似野夫现在在荷兰。“掌瓢黎爷”就是在荷兰写的。

给米粥读掌瓢黎爷里面的段落,米粥连连摇头“野史,夸张,当不得真的。”然后看柴静文章里说“我原以为写得太传奇,认识他们才觉得只是写实。”忙读给米粥听,看,是真的呢!喜欢柴静文章里几个小段子:
关于文化:

八十年代的江湖,流氓们都还读书。看着某人不顺眼,上去一脚踹翻,地下这位爬起来说“兄台身手这么好,一定写得一手好诗吧”。
就这一点,今天的小混混就没法比。

关于传奇:

猖狂是真猖狂,夏日深夜,一轮好月,他与苏家桥一行人喝到酣处,学魏晋中人裸体上街散心头热,路遇一些机关门前挂着的木牌,就去摘下,抬着一路狂奔,找个一角落扔下。有次扔完才发现,木牌上赫然大书“人民法院”。觉得这个还是不惹为好,又只好嘿咻嘿咻地抬回去挂上。

当年他要出山去海南,苏家桥从深山送到恩施,过家门不入,货车送到武汉,怕他孤乘无趣,再火车送到湛江,颠沛到海安,最后干脆一帆渡海,万里相送到海南,第二天再独回。
简直是《世说新语》里的中国。

关于微博:

微博也是江湖,他说能看见一部分人的恐怖内心,感到透心的冰凉,说“有时也想把微博戒球了”,但又放不下,嬉笑怒骂,一派朴诚烂漫,把剑而立,战个三百回合。有时候我觉得这样太浪费时间了,他说在故乡鄂西,秋天野猪成灾,每年允许适当的狩猎,分外痛快淋漓。“我来到世间,是来访求朋友的,有的人来到这个世间,是来增加敌人的,我们在大地上,怀善还是怀恶,并不难区别”
但遇到年青人时,他会劝解,有次他说,有个骂他的人是一个大学生,子侄辈的年岁,他顺着去对方微博里看看,觉得是个贫寒激愤的青年,就发私信与他讲了一夜道理,直到年青男孩心服。

喜欢桃花石上书生访谈里引用的野夫一句话:

“一个淡仇的人,难免也是一个寡恩的人。同样,一个没有罪感的社会,也必然将是一个没有耻感的社会。”

很同意豆瓣上王老板的一句评语

作家野夫却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中文恢复了它原有的尊严,带给了我们许久未曾品尝的文字之美。

我想改一个字,感谢“野夫带给我们许久未曾品尝的文之美。”

暖秋

上周末小人被隔壁邻居邀请过去和他们将近三岁的小朋友玩(Play Date)。小人一进门就被他们客厅里美丽巨大的热带鱼缸给震撼了。接下来二十多分钟巴着鱼缸看鱼,不时惊叫。昨天在外婆家看到小小的鱼缸,也兴致勃勃地看半天,试图从水藻中找条鱼来看。晚上在外晚饭时,为了让他能安静的坐下来,我打开手机给他玩他最喜欢的汽车游戏,小人竟然径自将游戏里的广告点开,下载安装了一个水族馆看鱼的游戏。

所以今天早上在鲤鱼门饮完早茶,一路开到金门公园的加州科学馆。带他看鱼。进了底楼水族馆以后,足足半个小时,小人跟疯掉了一样,从一个鱼缸跑到另一个鱼缸前,惊叫连连。这个从他半岁起就带他来玩的地方,被他视而不见这么久的鱼儿们,终于“入”了小人的眼。

从来没见过科学馆里这么冷清。米粥和一个工作人员聊天才知道昨天也这么空旷。因为这个周末旧金山其它活动太多了(蓝天使,巨人队棒球赛,四十九人橄榄球赛,金门公园里有免费蓝草音乐会,等等)。所以反而没人来看鱼。仅有的游客都带着小小孩,和Noah差不多年龄或者更小。

玩了一个半小时。我们推了小人去对面的de Young美术馆顶楼转了一圈。他渐露疲态。归程选了最喜欢的路线,沿着七街然后格林峡谷的山路走。又快风景又美。秋天的阳光闪亮而且温暖,穿过林间彩色的秋叶好像水果糖一样透明。离家门口两分钟的路途,小人终于疲惫以及睡过去了。

家里中庭门窗都开着,一室桂花香。

《云图》电影幕后

刚刚又把纽约客的文章重看了一遍。对照着刚看完的小说,对小说里面一些微妙之处又明白了些个。原来六个故事里面的配角也是穿越时空不停的轮回重生而且人性的转变也在里面。现在觉得该把小说再看一遍。

“As I was writing ‘Cloud Atlas,’ I thought, It’s a shame this is unfilmable,” Mitchell told me. But the Wachowskis found themselves instantly, and profoundly, attracted to the idea of adapting the book for the screen. They were drawn to the scale of its ideas, to its lack of cynicism, and to the dramatic possibilities inherent in the book’s recurring moments of hope.

“我写《云图》的时候就想,这个没法拍成电影,真可惜,”Mitchell跟我说。而Wachowskis几乎立刻就被把这个故事搬到大荧幕这个主意吸引了,而且那愿望无比强烈。他们喜欢这个小说的复杂多样的想法,喜欢它没有冷嘲热讽,喜欢书里不断重现的柳暗花明瞬间所蕴含的戏剧可能性。

“We decided in Costa Rica that—as hard and as long as it might take to write this script—if David didn’t like it, we were just going to kill the project,” Lana said.
Mitchell, who lives in the southwest of Ireland, agreed to meet the filmmakers in Cork. … They explained their plan to unify the narratives by having actors play transmigrating souls. “This could be one of those movies that are better than the book!” Mitchell exclaimed at the end of the pitch.
“在哥斯达黎加时我们三个就说定,不管花费了多少时间把这个剧本写完,不管多么难以割舍,如果David【小说作者David Mitchell]不喜欢,那么这个电影我们就不拍。”

【剧本写完,离在哥斯达黎加三人开始拆散讨论小说一年后】住在爱尔兰西南部的Mitchell同意在Cork和三个导演见面。。。他们向他解释了准备使用同一套演员演绎六个故事,演的是灵魂的重生不是角色的重生,以此来贯穿六个故事。“这个可能成为那些少见的把小说改好的电影呢!”Mitchell听完了他们的讲解后兴奋道。

《云图》电影主页的影片预告和三个导演对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的简短介绍都很好看。

纽约客的原文:
Beyong the Matrix
The Wachowskis travel to even more mind-bending realms.
BY ALEKSANDAR HE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