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小票友

看今年的春晚,最大的收获是看到戏曲节目《戏迷一家亲》里的两个小票友。唱《徐策跑城》的李沛泽(七岁),和铡美案的李泽林(七八岁?).

2012春晚戏迷一家亲

李沛泽《徐策跑城》去年参加第四届票友大赛得金奖的录像,比春晚上的长,更过瘾些.

李沛泽小朋友的“华容道”。花脸扮相很可爱。

李沛泽*关羽 《华容道》

李沛泽*关羽 《华容道》

第一次看时错把李沛泽看成李泽沛,还以为他和李泽林是兄弟。倒回去再看才看清是李沛泽。一个来自辽宁鞍山,一个来自天津。

李泽林去年的新年京剧晚会上和同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一起演的“铡美案”
-----
今年春晚,除了这两个小朋友外,比较喜欢的节目还有两个小品:“应征” 和“奋斗”。杨丽萍的孔雀舞,张明敏的中国心,费翔的故乡的云,斗怪兽的舞蹈. 舞台布景,灯光比以往大气悦目了不少.很多人夸奖的小机器人舞蹈感觉只是一般般.
——
刚翻到《2012春节戏曲晚会》,看了个开头。好看。

转贴:共和党初选候选人从头数(切地雷)

​今年是美国四年一度的大选年.从去年底开始美国媒体​就在蜂拥报道各种共和党初选的八卦. 我一开始看了纽约客里面给Michele Bachmann的人物写真看​倒了胃口. “共和党怎么尽是这样的比佩林还垃圾的垃圾人物”. 所以一直没兴趣​跟踪.偶尔在daily show上看到某个候选人闹笑话被调侃, 也只会加重我的偏见:一群​胡言乱语的保守垃圾和跳梁小丑.

直到前几天在豆瓣看到有人转载了一篇来自某中文海外论坛的介绍Rick Perry的短文. ​短小精湛. 介绍了家境, 政绩, 性格, 甚至八卦和笑料. 一个活生生的人跃然纸上. 又科普又娱乐. 于是我上网​搜出来原出处,把整个系列九篇短文(分别介绍九个候选人)都看了. 收获甚丰. 原来共和党里也有不是垃圾和小丑的角色. 甚至有完全可以和​奥巴马抗衡的 角色啊.

目录:

在这个没听说过的论坛上又找出同一个作者”切地雷“的其他文章看了看. 那篇讲述阿拉巴马州, Rosa Park引起的马丁路德金带领下的黑人争取平权的故事也很好看. 甚至把他八卦佩林的文章也看了,也挺有意思的. 不同的视角.

想当年(四)

8. 南墙

电影Top Gun里讲到战斗机组出任务时都是两两结伴.一个是主攻一个是辅助. 辅助的作用是做主攻的”后背”, 替主攻手打掩护.主攻知道自己后背是安全的才能全力以赴.

做咨询那几年要面对各种各样客户的刁难,但是因为知道有将军等人做我的后背,所以总觉得无论在外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总有个安全港口可以退避. 经过了香港客户这一战.我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后背”. 跟客户在外,是死是活我都只能靠自己.接下来的一年颇有些心灰意冷. 属于一个沉淀期. 做了几个小项目,接触了好几个公司内部的团队,学了不少​产品运作方面的东西. 没有什么期望也没有太大野心. 但是起了要换个团队的心思.

那年底, 老板​突然神神秘秘的说有个大项目要给我做. ​本能的推辞. 那时候已经学会了将老板的话自动打折扣,觉得他的话至少掺水50%.但是那时候还没有聪明到去分析他的动机. 老板似乎铁了心要把这个项目给我.加上他这种人堆里打滚的老油条早就看到我的软肋.不停的告诉我这个项目的技术含量有多高,多难. 一直对技术很自负的我立刻就中了计.想,能有多难?我倒要见识见识.

接下来的九个月成了我职业生涯里第一个转折点.

在纯技术和项目管理方面,这确实是我工作一来接手的最难最复杂的项目.接触的团队横跨了自己公司内部的很多层面.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学到了好多新东西. 在客户这边也棋逢对手, 学到了好多有意思的商业运作, 谈判技巧等​等. ​和公司内部甚至客户那边很多同僚成了好朋友. 很多人至今都有联系.  项目​本身可以算是皆大欢喜.所有的功能都在计划内完成投产. 销售部的大佬还亲自写来贺信,说这么多年没见过​有人能够把这么复杂的项目按时完成的.

但是在内部政治的处理上,我却是全败. 销售部那边因为这个项目的按时运行很多人升官发财. 技术部门这边因为我的缘故, 所有人都没有因此得益.虽然我们付出​更大. 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连累了这么多人. 本来就没有寄望自己的老板会公平对待我的成绩.加上这个项目本身我做得异常开心, 感觉​能有机会做这个项目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 所以对自己没有得到升级之类的并不在意. 但是一旦意识到​殃及他人, 才明白自己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处事方式.

家人​常说我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脾气.那么这个项目就是我的南墙.

在此之前,我一直是固执地按我自己的方式干活.虽然知道自己方式的种种不足.并没有真的觉得自己需要改变.没有危机感.在此之后,​我才体会到改变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一方面在这个项目之后我对自己的信心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之前我知道自己可以处理几乎任何难度的技术问题.这个项目之后我不仅是知道,而且有了​实证. 所以更加有恃无恐.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我意识到自己的​为人处世方式再不改的话,自己的路就会越走越窄.我的职业瓶颈近在眼前.

关于这后一点我是到差不多一年以后才搞清楚原委,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败的这么厉害. 而且还是在另一个贵人–我的新老板–的帮助下才搞明白的.

9. 初醒悟

“南墙”项目结束后三个月, 我的老板辞职海归了. 离开前,他把自己庞大的团队分成三块,分别交给他最得力的三个手下去带队. 幸运的我被分到​维安手下,​维安也是亚洲人,但他是三个人里唯一一个和我合作过而且很合得来的. 用老板的话说,维安似乎是全队里唯一一个我能够尊敬的.  维安当时手上有一个棘手的小项目急需一个带队的. 他找到了我. 我一开始颇看不上这个小项目. 觉得太容易了. 但是他跟我说这个项目很有前途, 如果我肯接受,并且保证和他合作一起制约我的臭脾气.如果在项目结束时我没有得罪任何重要人物,那么他​会用这个项目为我争取明年升级的机会.

南墙项目之后我其实一直私底下在忙着换团队的事情. 维安给我这个机会时,我正好找到了新去处,处于要不要跳的关头. 这时候我的臭脾气帮了维安一个忙. 和新​去处的同事一言不合闹翻了.只好灰溜溜回来接受了维安的项目. 维安大喜.

管理这个小项目和争取升级的这一年,我对人际关系这个词有了崭新的认识. 我这才明白初二时宋老师的话其实无论我走到哪里都​适用.只要有人就会有政治. 没有人能够躲开. 因为这个小项目,我还认识了维安以外另一个贵人:伊萨克. 维安主管人事分配,谁去哪个项目. 伊萨克主管产品策略,哪个项目需要加人,哪个项目需要减人,等等.

维安教给我如何分析认清​人与人​之间的​制约关系. 如何委婉的说不, 如何认清楚周围的关系网,如何选择发展盟友–单打独斗可以帮人发展的阶段很短, 过了一定阶段,再要往前走就需要盟友. 伊萨克则把这一切都给人性化了. 他教给我如何尊重与我工作方式不同的人,他教我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不要先入为主.要多听,少说. 说归其就是要相信别人,哪怕是私下有偏见的同事,也要信任.

相比”南墙”项目, 这个小项目在技术和项目管理方面很单纯. 我因为刚刚经过”南墙”的打击,所以做起事来也没有做”南墙”那么投入. 也许因为这种”不投入”, 最后的结果反而意外的好. 当然维安对我的火爆脾气早有耳闻,所以三天两头的对我耳提面命”不许得罪任何人!任何人!” 这种孙悟空的紧箍咒当然有它的效果.

之后我将​这个小项目和”南墙”相比, 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发现.

1. 项目不能按时完成并不是世界末日.相反, 做IT的,几乎所有人都习惯了项目会延后这一既成事实.

2. 因为1. 作为项目管理人员, 不要太急迫.  做南墙时,因为时间紧迫, 我出了名的”快”, 问题邮件发出,如果在几个小时内得不到答复,我常常会自己打开源码自己捉虫. ​弄得大家都很有危机感.

3. 要信任每个人的能力,给他们足够的空间,用他们的方式解决问题. 不要亲历亲为.

结果就是做南墙时, 我常常因为觉得别人不够快,而大包大揽. 结果是自己忙得够呛, 同事也很不爽,因为我抢做了他们的本分. 做小项目时, 我自己比南墙时​悠闲多了, 结果整个团队都很开心,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贡献. 皆大欢喜. 虽然最后项目必须延后一些才能投产,但是从公司到客户都没有任何抱怨. 如果按照我的老脾气, 也许我可以保证项目按时完成,但是全团队的人都被我这个疯子拽着跑,最后很可能怨声载道.得不偿失. 另外就是团队里的每个人,就如伊萨克说的,都有自己的特长. 我允许他们用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最后的效果一定比我这个外人硬加进去指挥要好.

所以最重要的一个本事是我学会了”等”.

另外一个本事就是在维安的带领下,我开始注意到人和人之间的种种微妙联系.

接下来维安因为家事必须请长假​离职几个月.他就把团队交给我,在他离职期间做他的代理. 那几个月我了解了更多的企业运作.对人际关系尤其是作为一个管理人员所要​面对的种种抉择压力有了更深的认识.  最大的收获是我终于明白了在一个企业里,一个员工和他顶头上司的关系是多么重要. 因为你老板的老板所要应付的来自自己同僚和上级的压力和问题如浩海. 对于下级,她唯一了解认识是自己的直属下级,就是你的老板. 你的老板是她的左膀右臂. 如果你和你的老板意见有异, ​你觉的老板的老板会更信任谁? 如果她必须在二者选一,你觉得她会选谁?换了是你,你选谁?

再有朋友抱怨和老板关系不好,我几乎无一例外立刻劝他/她跳槽. 直到找到合得来的老板为止. 一个肯为你出头的老板不仅可以帮助你审视自身,扬长避短,引导你学到更多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可以帮助你在公司打下好的​基础和名声. 其价值几乎是点石成金. 否则, 无论你多能干, 总会有杯水车薪的感觉.

做咨询时有个大佬说过一句话,”根本不是公司雇佣公司, 而是人在雇人.” “​Company doesn’t hire company. People hire people.” ​确实如此.

无论是再换公司还是换团队, 其产品,文化,等等当然都是因素.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人.尤其是老板和团队.你是不是尊敬他们,从他们那里​是否能学到新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完]

想当年(三)

7。事件(继续)

“你这个性格,将来在社会上会吃很多苦的。” 到美国后很多年我再想起它,都会悄悄松一口气。想宋老师的话在美国这个社会就不适用了。毕竟这里没有中国那样复杂的人际关系。我可以我行我素,而且不用受苦。

工作后,每次有回国工作的机会,我都会想起这句话,然后为自己否定海归这条路。我的性格不适合在国内发展,初二时就知道了。有一次碰到来培训的国内分部的同事,一个刚毕业的小孩子,相熟同事大志把她领过来跟我打招呼,她在说你好的瞬间就用精明的目光把我“扫”了一遍。然后似乎决定我对她没有什么利用价值。脸上最初堆出来的笑意都没了。我当时的反应是惊诧胜于恼怒。原来现在的年轻人都功利地如此高效了?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当然心里再一次庆幸自己早就有自知之明,没有去趟海归的浑水。

而我这个同事大志,在美国出生长大的亚裔小孩,在公司上市前就加盟,单靠手里的股票早就可以退休了。但是和很多早期员工一样,他依然留在公司,工作起来一样玩命。只因为喜欢。他对中国有着很多类似背景孩子都有的浪漫情怀。所以公司刚一发布要在大陆开分部的消息,他就报了名。刚开始他的中文还不是很好,遇到不明白的问题常常在内网上抓着我问个不停。慢慢的他成了我的小喇叭,不时给我传播一些北京上海分部的八卦。我津津有味的看起戏来。几年下来他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中国分部的政治纠纷叹为观止。“来了中国我才知道‘关系’这个词的真正意思。” (”I had no idea what politics is till i came to China.”) 跟着大志看戏的时候也是我开始看阿耐小说的时候。有时候现学现用。拿阿耐解析出来的道理来分析我们的办公室八卦。偶尔猜中谜底也是一个乐子。

第三份工作的第一个老板是我的第一个亚洲人老板。也是我工作以来所有老板里我最不信任的一个。

每次加盟一个新公司,都会有一个蜜月期。蜜月期里会觉得自己到了天堂。蜜月期过后往往会有一个低谷。低谷和蜜月都是极端。只有经过了这一高一低两个阶段,才能比较理智评价这个新雇主。

在第三个公司,我的蜜月期挺长的,差不多延续了六个月。然后我就跌进了低谷。在这个黑暗的时期,发生了一件令我心寒的事。

我的老板手下有二三十个人,负责公司全球大型合作伙伴的售后技术服务。北美欧洲是成熟市场,所以大多数同事都分在这两块。我当时主管中国,东南亚,澳洲和南美。虽然听上去范围很大但是因为是新兴市场,大客户很少。所以工作量还算可以承受。最累得大概是时差问题,常常要做夜猫子。其实合同签的很妥帖,我按规定只需要在北美工作时间处理客户问题。但是因为本来就是夜猫子,看到有客户邮件进来,常常就随手回了。亚洲的销售经理因为经常看到我在网上挂着,也知道有紧急问题我会尽快处理。所以算是合作甚欢。老板因为手下兵将众多,我又是独立惯了的,看我做了几个月没有去烦过他,他也没听到任何抱怨,所以很放心随我去。每月一次的面谈都是聊聊天就过了。

然后公司开始在大陆开分部。雇了很多当地新人。我开始手把手的带新人,好把手里的账户一个个交接给当地的他们。当时公司的生意蒸蒸日上。等我把手里的账户交接完了,就可以有新产品项目去做。我正好也做腻了,很向往新鲜空气。所以我和我教出来的新人间没有任何潜在矛盾。

虽然是处于交接时期,还是会有新的客户不断进来。所以我一边交出老客户一边支持暂时没有当地人支持的新客户。香港公司的这个客户就是这么交到我手上了。新客户的售前团队是销售经理B和技术支持H,两人都是美国人。售后团队是客服经理R和技术支持我。R是英国人,正准备搬到澳洲去。

当时大家都听说香港办公室新雇了一个野心勃勃的香港本地人P. 大家都不知道他具体会做什么,或者职位有多高。

B和H都和我很熟。R和我刚开始合作,我们手里所有东南亚的客户都是B和H联手签下来的。H和我同属一个部门,H的老板和我老板平级。B,R和P属于销售部门。

帮助香港客户整合测试我们产品的过程中,出了一个小问题。客户的网站和我们的预期不太一样。我们产品的一个功能因为客户网站的特殊性没法正常运行。

我跟负责这个产品的工程师讨论了好几个也许可行的折中方案,并一个一个帮客户作好设置,测试了一下结果。客户对每个折中方案都有保留意见,但是并没有恼火。来往邮件中似乎也表示愿意退而求其次。

这种情况并不新鲜。以往的惯例就是R跟我和客户一起开个会讲明白,比较强硬的客户会要求我们改产品。但是一般情况我们是不会让步的。接下来就是R的重头戏,要让客户接受这个他们不想接受的事实。我负责技术,不用插手这种商业关系的对谈。而且看样子这个客户很讲理,摆平他们应该不难,何况我们有折中方案,客户网站正常运行不受影响。

正在这个当口,我突然收到一封来自我老板的邮件,抄送R, B,H,P 和R, B,P的老板,说是P已经将这个情况升级上报到他的大老板那里,指名要我把问题在多少时间之内搞定。我当时看得有点莫名其妙。想一定是哪里误会了。

我心平气和的仔细讲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回复了老板, CC了他邮件的所有人。我主要指出工程部的进度不是我能左右的,而且我已经给客户讲解了可以运行的几个折中方案,客户似乎有接受的意愿。R和H也都立刻回复支持我的计划。这时P施施然插话进来,直接点了R,H和我的名字,话里话外暗示我们失职,还口口声声“这个客户不是我的,但是我刚跟客户大佬开会他们非常不满等等”。我看得哭笑不得,立刻回他说,“R和我已经在准备实施我们的备用计划。既然‘这个客户不是你的’,我们关于这个项目的任何进展不会再CC你。免得你烦恼。日安。”

R立刻在内网上给我发来一个”LOL”的大笑脸。然后他配合完美的跟在我的邮件后面回复所有人:“我会对这个客户负全责。” 私下里我们你来我往把P给臭骂了一通。R叫我别担心,说 “P这个傻瓜,为这么个小客户无理取闹。蠢!”

粗枝大叶的我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了。

那个月底,我意外的收到了到公司后第一份“同行奖金”。这是公司设定的一种很自由的奖金。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同事做了特别值得嘉奖的工作,就可以给人事部发题名信。被提名的同事当月就会收到一张“奖状”和一百多美金的奖赏。唯一的规定是不能作弊互相题名。所以如果A题名B, B在三个月内不能题名A. 按说这么容易的奖金应该很多人都会常常给同事发奖。实际上,却很少。这是我到公司一年多第一次拿到。题名人是R, 他把B也列到题名人里。当时的感觉好极了。钱倒是次要的。这种同事间的肯定真好。

这个奖金发布时,人事部会CC获奖人的老板。于是我的老板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祝贺我。然后他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做出一副很不可置信的表情说,“你知道嘛,上次那个香港客户的事情。R 专门发了一封邮件给我,我的老板,还有R和P老板的老板,就为了给你正名。把P给狠狠修理了一通。”

我当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没想到事情原来被P闹的这么大,需要R为我出头。原来我懵懵懂懂躲过这么一场大祸。头一个想法是哇,R真够朋友!回到位子上再把我老板当时发的邮件和他刚告诉我的事情连起来,心立刻寒了。为什么为我正名的是R而不是我自己的老板?!为什么和我并不熟连面都没见过的R听到信息会为我挺身而出。我自己的老板却会发来那样一封邮件,一副把我抛出去喂狼好自保的架势?!

我诚心诚意给R写了邮件谢他。他的回复只是简单的一句,“是你应得的。”

去年看到R在新升级到Director的名单里,才又想起这个故事。我至今没有见过R.

P后来在中国分部过五关占六将做到蛮高的位子。可是不久就被下一批过五关斩六将的给挤走了。

[完了,变成老太太的裹脚了,不知道四能不能完。。。:-/]

想当年(二)

[前面忘了一个贵人,第一个公司第一轮面试时我的面试官

4。收获

第一份工作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胆量,自信,跟各种各样客户的应对能力(这时候再遇到培训时的意大利女人虽然不能保证不跟她吵架,但是至少会比较技巧的用高深的技术词汇吓唬吓唬她),还有英文的口头表达能力。因为性格内向,上大学时总是独来独往,和同学的交集非常小。所以口语表达没有环境没有机会来练习。工作后一开始这一条就被列到需要改进的单子里。一年下来就进步很大了。可能我喜欢争论的性格和咨询工作繁琐的人际关系都给我提供了大量练习口语的机会。但是我依然不知道怎么就事论事,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个人情绪和工作分隔开。尤其是再自己在乎喜欢想要做的完美的项目上,这个弱点就会更加明显。但是至少我知道了这是自己的一个弱项,需要改进。

第一份工作最后一个大项目还教给我另一个意外的技能。我突然对软件编程开窍了。

大学虽然考进了电机电脑专业,但是自己一直拿不定主意要走那个方向。最后两年起码换了三次方向。当时系里70%的同学都选电脑软件这边。我却神神叨叨地表示要特立独行,偏不随大流。剩下地选择都是硬件电机这边,大多数人选数字线路设计。我又撇嘴嫌数字线路太容易,除了一就是零,多无聊。最后一学期实在必须拿主意的时候咬牙选了很少很少人选的模拟电路。结果学的苦不堪言。心不在焉地申请研究所,考GRE,后来虽然拿到录取通知,还是禁不住工作地诱惑。且知道自己实在不能再在这条自己如此痛恨地路上走下去了。就抛弃了大学学到的一切去做了技术咨询。

工作后才发现自己其实最喜欢地还是软件编程。大三那年自己第一门软件课的助教罗恩试图说服我选软件很多次。工作后回去和他讲他是对的。他回信说,早就跟你说地嘛!但是喜欢归喜欢,对自己的编程能力一直持怀疑态度。直到最后那个大项目。

那次我终于如愿以偿得以和当时公司很有名的软件设计师共事。分到他主管的一个大项目里,他分了一块难啃的大骨头给我:整个后台的设计和实施。手下有十几个小兵。用的是个很有名的后台软件。要整合客户后台所有软件的通讯交流。因为项目很大油水很多,最终被我们选中的后台核心软件提供商兴奋地派来他们手下得力的大将来帮我们。这是我亲眼见到的第一个编程大牛。看他干活就好像观赏武侠高手坐镇中局,无往不利。我们这边的大牛软件设计师设计的后台层层叠叠好多个层次摞起来,出了虫,这个编程大牛总能拨丝抽茧的找到最终问题所在。几个月下来我学到了很多编程窍门。最重要的是学会了怎么捉虫。并且明白了一个我在大学一直没有明白的看似简单却很关键的道理:计算机是最讲理的,所有的软件问题都是可解的。当一个程序员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那只能说她还没有把计算机的逻辑搞顺。

这个收获帮助我拿到了第二份工作。

5。沉淀

在咨询公司内部,大家都知道,没有人能够停步不前。你或者往上走,或者往外走。而我知道了自己喜欢软件,又对编程这件事有了信心。还知道自己的性格需要很多磨练才能顺利的往上走。选择去做自己刚刚喜欢上的东西还是咬牙磨合自己的性格就变成太简单的一道选择题。

身在硅谷,漫山遍野的创业公司雨后春笋般不停的冒出来。轻而易举的就拿到了两三个聘书。最后选择了其中比较扎实,工程团队听上去比较牛的一个公司。他们其实需要Java人员,我那时只会C和C++. 但是那个总设计师也是硬件出身,喜欢我的硬件背景(要是他知道我有多不喜欢自己的专业也许就会重新考虑我的合适程度吧?)。

接下来的几年变得很平静。做技术工作比咨询单纯太多。和人的关系也是。接触面小了很多,人和人之间有磨擦的机会也大大减小。我突然变成了一个安静的乖孩子。做咨询时一天十几个小时连轴转。而做技术人员轻松得可以一边写程序一边上网看小说!开始还不习惯,有罪恶感。后来看看前后左右得邻居,甚至我们的牛X总设计师都是上班时间常常上网蹓跶,我也就坦然了。上班学Java,javascript, 网络编程。抽空折腾自己的网站,工作之余攀岩,潜水,跳伞,学摩托车,徒步,露营,旅行,拍照,重新开始用中文写字。

以前做咨询时大家常常抱怨没有私人生活。但是不少人只是说说而已。我们这样刚毕业就加盟的孩子当然更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私人生活。只知道相比上学时要热闹有趣太多。谁会想念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东西呢?离开后才知道正常生活原来是这样的。

那几年的沉淀才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personal. 也许为以后能够把工作和个人情绪分开打了个基础吧?

编程这边,实打实的天天写代码的生活让我学到了另一个很有用的也是上学时不知道的能力--当一个问题困扰我太久,貌似合理的方案一个个试过都不能解决问题时,就该停下来。因为我肯定钻了牛角尖,视野里有盲点。这时候一定要起身离开电脑。如果是晚上就收拾回家。休息一下回来重新审视自己的方法,把其中的假设哪怕是无意识设定的假设都推翻。找出盲点再说。

大学时在这种情况下熬夜和电脑死磕是最没有效率没有意义的选择。真想能坐了时光机器回到过去告诉大学里那个不快乐的自己啊!

6.  转折

做咨询的时候学会了看几页技术白皮书就敢在客户面前冒充技术内行侃侃而谈的行径。但是因为上学时自己信心不足,又没有真正做过技术活。心底老觉得自己的手不够“脏”,没有底气。所以高高兴兴转行去写代码。后来很多人对我这么做表示困惑。一般人都是先做技术再转咨询好发展自己往上爬的潜力。我却背道而驰。

我的原因很简单。只是想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大学毕业去咨询是为了逃避自己不喜欢的硬件,也想见识一下花花世界。所以咨询行业很有魅力,可以世界各地的跑,可以各个行业去转。总有新鲜的东西,不会闷。当然更是碰巧我居然通过了那一次次的面试拿到聘书。从咨询到编程是因为突然喜欢上软件,所以想专心去做一件大学没做成的事情。

第二个公司我刚加入时处于上升阶段,风光一阵子之后开始走下坡路。而且似乎越来越没有方向感。这时单纯的技术人员就变得很无力。每天的工作好像帮不了公司什么忙。大头目们一波波换人。公司本身也开始一波波裁人。在一次公司内斗后,我很喜欢的老板变成牺牲品被扫地出门。当时大学时的好友刚刚从咨询公司换到新地盘,做的是类似公司内部咨询但是不需要出差的工作,喜欢的不得了。天天催我把简历给她。我一直拖着。一半是惰性,一半是怕对不起对我一直很关照的老板。这次老板被裁我才如梦初醒。

接下来的事件发展快得让我眼花缭乱。改简历,递简历,电话面试,现场全天面世,查背景,跟旧日老板要推荐,谈工资股票,给聘书。两个星期后我就递上辞呈。完成老雇主要求的两周交接班时间,就来到现在的公司上班了。来了之后才听说我的录用过程神速的创了记录。这里原来一向以雇佣过程冗长艰难著称的。

所以说在工作这件事上我是幸运的。原来雇佣我的老板手下一个专门管理亚洲(尤其是中国)业务的家伙突然跳槽,老板急需一个懂中文,能同时应对各种各样合作伙伴,并且能够通过每个雇员都必需通过的编程面试的人来填空。如果我走的是常规途径--由编程到咨询--我肯定通不过那些编程面试,因为那些问题和面试人寻找的思维方式都只有天天编程的人才能做到。手生一点的就不行。而从咨询到编程这种背道而驰的行径给了我这个优势。只要做过几年咨询,应对客户这样的经验和能力几年不做也不会忘记。如果我是从编程走到咨询,那么咨询员繁忙的工作表也不会给我时间折腾自己的网站,用中文写字,混中文互联网。不会对互联网上的东西有我自己动手学来的经验。不会对当时中国互联网的状态有我自己的见解。而当初自己选择这条路时根本没想过会为第三份工作打下基础。运气吧。

7。事件

走了一个大圈。新工作可以满足我不停的学新东西的愿望。因为是个大公司,新产品几乎和硅谷的创业公司一样多。不停的冒出来。但是我的老朋友又回来找我了。怎么把个人情绪和工作分开,怎么就事论事,怎么和各种各样的人好好相处,它们一个个的都偷偷爬回了我每年的年终评语里来。

[看来还得写三。准备周末把它写完]

想当年(一)

​因为自己在职场上跌跌撞撞走过不少弯路,所以在豆瓣看到初出茅庐的小孩子写工作心得我都会停下来多看两眼.

今天在豆瓣上推荐这篇说说我的打工感受 ​跟路过的zeze聊了两句. 觉得不尽兴,就再多啰嗦几句.

1. 顺境

我的工作生涯似乎是异常​顺利. 所以我几乎没有共所周知的”工作比学习难很多”, 或者”社会比校园复杂很多”的感受. 相反, 我觉得工作比学习容易很多, 更有归属感.  我是工作以后才开窍的,​突然尝到了主动学习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 完成一个项目,解决一个难题是如此的有成就感. 自信也是工作后慢慢找回来的.

现在回头看去,当年的自己那份火爆脾气不仅没有惹出杀身之祸, 反而在当年老板的​处处维护​下能够慢慢磨合自己的性格慢慢进步. zeze和豆瓣上的作者提到的刚工作时受侮辱歧视等等待遇,我几乎都没有. 不知道修了多少个前世才修来的这份运气.

我第一份工作是技术咨询,我归属的部门主攻通讯网路. 给客户重新设计搭建部署内网什么的. 部门里在硅谷​分部有四五十人,只有我和我第一个小组长是除了人事部和秘书外唯一的女子. 只有我和两外两三个男主管是亚洲面孔. 其余通通都是白人男性. 做完第一个项目后,我的小组长结了婚就跟着新婚​先生搬回南部老家离职了. ​等我们再雇新人​前有几个月只有我一个女员工. 工作很多年以后,有一次被亚洲老辈人问到我工作后有没有受到过歧视. 我当时一愣,想了想说没有. 后来自己静下来又想了很久, 真的没有.

不知道是硅谷整体比较进步移民多所以风气正,还是我神经粗大没有感觉. 反正我工作以来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性别和肤色有什么感觉.也没有感到因此而受到不好的待遇.

唯一一次发现​因为自己是女子而受到过特殊待遇是离开第一份工作后. 非常偶然近乎滑稽的小事件. 当年跟我关系非常好曾经共事过而且给我很多指导的老板斯蒂夫周末​带他的​团队去太浩湖滑雪. 因为知道我当时”​爱滑雪近乎痴迷”, 就叫上我跟他们一起去. 唯一的条件是我只能睡客厅地板.因为他们租的房子已经住满了. 我​欣然答应. 而且那次斯蒂夫要先去接个朋友,所以不能跟我们一起上山. 他安排我搭他手下几个年轻孩子的车先去.

简单介绍后, 那几个年轻孩子知道我既不是公司里的人, 也没有什么特殊背景. 就放开胆子聊他们自己的话题. 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加上中间停下来吃晚饭,以及到达住处后,斯蒂夫露面之前他们的谈话都让我大吃一惊.不仅是三字经连篇,而且抖出来公司内部的烂谷子陈芝麻都让我惊骇不已.  没离开那里前, 我也是经常和同事一起出差做事,一个项目要做六到十二个月不等. 酒足饭饱后小圈子里的聊天八卦我也都是参与讨论的.但是从来没见识过这么露骨的色彩语言和直白的谩骂.

也许公司在我走后风气有变, 或者我原来的小组特别文明也有可能. 但是最最让我惊讶的事发生在斯蒂夫也到达住处后. 他一出现, 几个孩子的语言立刻文明起来,讲话的内容也回归了我所​熟悉的模式. 从始至终我这个外人坐在他们的​圈外静静的看着这出有趣的好戏登场发展直到闭幕. 第二天我一早起来​搭斯蒂夫的车按原计划一起滑雪, 然后一起回湾区,按下不表.

事后我跟他讲了他手下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方式. 他听了笑. “当老板就是好啊! (Good to be the one on top.)” 我也笑. 是. 但是我想的是原来的同事可能因为有我这个女同事在场,说话收敛很多. 不敢放开来讲.也许我不在场的时候他们讲话和这几个孩子一样也说不定.

2. 逆流

当然现在看回去自己第一份工作那几年真是幸运的没法再幸运了.

可是当时身在福中理所当然的浑然不知. 觉得自己屡屡受创, 举步维艰.

回头看去,我最大的问题是太​情绪话. 不能置之度外就事论事. I took everything personally. 任何挫折不顺都会引起自己的​情绪波折,犯了工作场合常出现的一个”女员工​爱哭不够职业化”的错误.

在第一个公司工作了四年半,几乎每年都会在工作场合哭一次. 每哭一次都是一次华容道. 事后百般后悔,但是到了下一个华容道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能把自己个人情绪和工作分开,遇到挫折就可以减少情绪化的反映,不再哭是个进步. 深究一下,罪魁祸首其实是自己从小就养成的非黑即白的简单的人生观,不肯妥协的固执和任性才是根源.

现在想来第一份工作中自己经历的大大小小的老板们都对我百般维护,似乎也是因为他们​看到我这份任性和固执.  也知道我是因为太在乎了才如此, 并因此原谅我的不成熟. 因为或多或少他们似乎对那份固执和在乎有一点点认同.

初中三年似乎和我的​第一份工作有些许相似. 那三年大概是我青少年时最”叛逆”的三年. 每年都会和当年的班主任翻一次脸. 和初二的班主任历史老师宋那次交锋印象最深.因为当时他的​反应很出乎我的意料, 他的话我当时似懂非懂. 工作后每次华容道我都会想起多年前宋老师最后说的​那句话.

事情起因我早就忘记了,就记得​事件爆发之后自己在教室里站在自己课桌后面, 倔强的梗着脖子一言不发.坚决不肯低头认错的​臭脸. 教室​前面的宋老师气得拿着粉笔的手指着我,说不出话来,手在发抖.全班同学​噤声屏气看戏. 宋老师叫我到他办公室静坐,下课后他再来发配我. 我坐在老师们的办公室里等着屠刀落下来.心里其实​已经开始后怕了. 怕请家长,怕受处分. 虽然成绩好一直是我的护身符. 在那个郊区中学,老师们还指望我们这样成绩好的同学来​提高升学率,重点高中的录取率等等. 但是把老师气急了也许护身符也不灵了?

接下来的一幕我记忆至今.

宋老师走进来,脸色平静,好像已经恢复了平日不苟言笑​但是镇定的历史老师. 他进来后转身放下自己手里的书本, 看了我一眼, 突然缓缓的​叹了一口​长气. 气息平息之后那一瞬间, 我面前的正处于壮年的老师突然面露疲倦. 后来读武侠小说里讲到​功力高强的高手突然被击败, 全身功力顿失,似乎瞬间老去的形容,都会让我想到那一瞬间的宋老师. 一直梗着脖子的我只有在那一瞬间才有了后悔的意思.

宋老师安静的一字一句地说,”你这种性格,将来到了社会上会吃很多苦的.” 然后他想了想, 欲言又止. 最后摆摆手把我放掉了.什么都没有追究.

3. 贵人

现在这份工作做到第二年有一个项目需要回北京和当地团队合作. 当地的项目负责人是个海归的​美国出生的台湾人. 之前的工作也是咨询.我就告诉他我以前也是,他问我是哪家公司.我报上公司名字他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之后举手投足间对我处处设防. 后来项目结束, 我们合作还算愉快, 他​才告诉我那家公司在​中国咨询界名声在外,是非常不择手段很黑的一个对手. 我当时辩驳说可是我所在的小组不一样, 他们人都很好. 他只是容忍的笑笑.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所在的小部门真的是个特例.好像聚集了公司里​其他部门容不下的各种各样的怪人,但是他们有一点相同之处,就是都有小小的一点理想主义. We had such fun while it lasted.

这些一路帮我的贵人.

第一份工作,第一次华容道​发生在培训期间.

公司著名的培训项目.世界各地办公室的新人都被​送到中西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上, 一同培训三个星期. 其间有各种各样模拟项目. 资深人员做老师来模拟客户. 新人分组组成团队,一起研究设计完成客户的项目. 我们班上的客户由一个意大利分部的严肃女子担当. 从头一天开始她就对我们的设计百般刁难.横挑鼻子竖挑眼. 我当时傻乎乎的不知道其实她们是必须如此, 让我们知道和客户工作没有什么逻辑可讲. 要学会应对各种各样的难题. 我从一开始就和她争论不已. 本来和我无关的问题, 她和班上其它组之间的矛盾,我看不过去也要出头和她争. 一定要她给出讲的通的道理,否则拒绝接受她的无理取闹. ​好像其他班上的”老师”都比较放松, 会给班上的这些新人透漏些缘由. ​偏偏我们这个意大利女子和我一样吃软不吃硬. 我越闹,她就​越坚持, 弄的这些模拟难题跟真的似的.

到培训结束当然评语会反应出我的问题. 我那时依然不明白这些弯弯绕, 气得​拒绝在评语上签名. 被她威逼利诱之后,我只好签了名,并在签名下面写下自己如何不同意这些评语.一边写一边​开始掉不争气的眼泪.

培训之后,灰溜溜的回到我自己的办公室以为有更大的风暴等着自己.结果大老板”将军”看到我就笑,说听说你在培训中心大闹天宫? 哈哈哈! 我只好尴尬的笑笑, 不知道是福是祸. 每个新人都分到一个资深主管做”​导师” (mentor). 后来知道阴差阳错我的导师罗伯特碰巧是部门里最特立独行的一个家伙.从来不按牌理出牌. 很聪明但是很叛逆. 所以可想而知他跟我正式”审查”我培训成果时是怎么个情景. 但是我当时并不知道罗伯特是怎样的人, 心惊胆战的第一次和这么资深的主管这么正式的重新审视我的培训经过.以为他会像那个意大利女人一样教训我. 结果他出乎意料的安慰我, 怕我​因为这个评语而受挫. 他说, 条条大路通罗马. 想要成功也一样. 你不需要和别人一样才能走到​顶.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路,自己的方式来走. 当时的我当然不知道他在安慰我. 反而觉得他的话很有些莫名其妙. 虽然我没听懂他​话里的深意, 但是我明白这个培训风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 接下来的工作表现​才是最重要的.

几年后我回头再​看罗伯特的话, 才明白他那话虽然是说给我听,其实未尝不是他用来讲给他自己​的信条. 他对我的​维护也许因为是他在年轻猛楞的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

其他的贵人,比方大老板”将军“, 小老板斯蒂夫, 还有亚裔资深总管德瑞克以前都写过. 有兴趣的同学不妨点开连接​重温一下.

没想到写了这么长.离开第一家公司后尤其是​最近这两年学到明白了​更多职场运作的东西也​想写下来.那就先(一)吧.

两部“间谍”电影

Mission Impossible 4 - Ghost Protocol

Mission Impossible 4 - Ghost Protocol

整个2011年都没什么好电影。往年入了秋为了进入来年的奥斯卡题名会有一批高质量的电影出炉。可是今年没有。好几次羊外婆来城里看小家伙,我们可以出去看个电影,都因为看来看去没有看入眼的片子就门都不出。

一直到圣诞节那个礼拜形势稍有好转。突然出来几部貌似可以看的片子。我们选了两部。碟中谍4和锅匠,裁缝,士兵,间谍。看完了才发现两个片子其实都是“间谍片”。一个是好莱坞的幻想,一个是英国前间谍的纪实小说。除了这个细微的交叉点,两个片子要多不同有多不同。

去电影院看电影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正片开始前的预告片大串联。这也是我们在家看电影最大的缺点之一:没有预告片。经验告诉我们,一部片子的预告片跟正片的水准往往十分吻合。如果超过50%的预告片看完让我们很向往,那么正片往往也和我们的口味。否则反之。

碟中谍的评论非常的好,所以我对它的期望很大。可是开演前的预告片看得我郁闷无比,没有一部是我的茶!!Not even one! 我心里不由打鼓,完了完了,好不容易来一趟电影院,却选了个烂片子。结果稍稍意外。碟中谍4还算值回票价。至少前三分之二很过瘾。很欢乐的娱乐片。当初选它就是为了看特技,所以算是求仁得仁。

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是我比较期待的一部剧情剧。米粥也首肯主要因为主角是他喜欢的Gary Oldman. 节前还拿到了原著放在Kindle上,抽空看了几页。感觉很好。79年的迷你剧集也下载了。但是听桂说非常不好看就一直没去打开。模糊知道是在英国谍报机关找双面间谍的故事,怕影响看电影,其他就没有多读。

预告片看得人几乎要飞起来。每一部我都想看!Every single one! Contraband, Red Tails, The Iron Lady, Lock Out 甚至那部美军征兵宣传片Act of Valor. 哈。

正片开始我不由莞尔,又是布达佩斯。碟中谍老是以它开头。007的Casino Royal也是以它开始。莫非所有的间谍故事都是从布达佩斯开始?

当然锅匠的布达佩斯是所有间谍电影里最灰暗破旧的。锅匠的舞台背景设计道具服装都是精心打造的七十年代初冷战尚未结束时的样子。精致。

可是故事情节太复杂了,虽然我事先知道大概也看了个一头雾水。毫不知情的米粥同学更是郁闷万分。当灯光亮起,观众起身离场时,米粥同学很可怜的说,没看懂。我也回了个苦脸,我也没看懂。做电梯下楼时,周围几个老太太叽叽喳喳地赞扬Gary Oldman地演技如何了得。出了电梯米粥一撇嘴,“切,好像她们看懂了似的。” 回家路上和米粥同学交换心得。发现我们都不相信裁缝是间谍。米粥同学觉得间谍就是Gary Oldman这只老奸巨猾地狐狸,把大家都搞倒自己占了山头儿。我觉得最后裁缝同学被老相好打死很可疑,莫不是Mark Strong 同学在布达佩斯被苏联老大哥策反了?莫不是他才是那只鼹鼠?当然再细想我们的猜想都不成立。Smiley如果是间谍不会在Control被搞出局时变成陪葬。一旦退休就没有办法接触秘密,没法当鼹鼠。Mark Strong 同学只是个打手,不在高层圈(circus)所以也不成立。

回到家向羊外婆汇报说看完电影除了明白了有三个同性恋在里面,其他都没看明白。

今天跑到豆瓣上看了几篇评论,又找来剧本看了才把我看糊涂地地方捋清楚。看来还得看书或者79年地迷你剧集。电影时间有限,删掉不少重要情节,影响了裁缝是间谍的可信性。实际生活里是有原型的。64年英国谍报高层确实有一个鼹鼠叛逃苏联。原作者John Le Carre自己的间谍生涯就是被那个高层鼹鼠断送的。极其郁闷之下开始写小说心理治疗。冷战期间英国旧日辉煌不再,那种面对强悍苏联和如日中生美国时的惶惑心理电影里都没有。

2011的书和电影

书比去年多看了六本(60%增长率呢)。但是比较单一。主要是村上和冰火系列。不过都是很好看的书啊!很高兴“发现”了这两个好作者。期待他们更多的新作。。。

电影比去年少了十多部,主要原因是今年的电影质量太烂了,没有什么动力去看。最喜欢的是2010年出的The Next Three Days. 再有就是几部动画片,真好看:Rango, Illusionist, Dragon H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