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人民的米慎大街

旧金山的米慎大街原来是拉美移民的聚居地。现在米慎中段因为紧邻雅痞聚集的Noe Valley和Castro, 已经非常高大上了。我们这里属于米慎南部,雅皮们还不够多。

米慎街离我们一个街区远。家门口这段米慎街上有很多中国店混在拉美人民的水果店小吃店里。米粥最爱是一家叫扬子江的小杂货店。每天晚饭前去那里买肉买鱼买菜。很有中国城市生活风格。为此我们也更加喜欢现在的区域。原来住在比较高大上的Cole街,买菜要开车去第二中国城Clement街,停车头痛至极。所以只能一周买一次菜。这些米慎上的中国店都讲广东话。我们也没有多想。因为旧金山原本就是广东移民的大本营。

街上还有一家锁匠店,我们请他来修过换过锁。米粥跟他聊起来才知道虽然他讲广东话。但是母语其实是西班牙文。因为他从小出生长大在哥斯达黎加!父母是广东移民。前几天又请锁匠来修锁,闲聊中才知道扬子江肉店的老板来自巴拿马。也是以西班牙为母语!

所以可能米慎上所有没被雅痞化店铺主人都是讲西班牙文的拉美人民呢!

厄瓜多尔

childrenofthejungle

厄瓜多尔×雨林里的孩子

刚刚把厄瓜多尔游记又看了一遍。居然已经是将近十二年前的事情了。

很欣慰那时候的自己没有辜负当时那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自由。读三毛的万岁千山走遍长大的我没有交白卷。

海狮三世是我们未来八天七夜的家。十六个乘客,七个海员,一个向导。吃住都在船上。一般早晚各访一个岛,午饭前后可以游泳,。。。这八天七夜我们过得基本上是吃了睡,睡了玩儿,玩儿了再吃,吃了再睡的腐朽生活。大家还都很快的适应了西班牙人午睡的习惯。与岛上那些海豹海狮无异,而且我们还用不着自己下海觅食。。。

八天里我们拜访了九个岛。见识了巨大而缓慢的陆地乌龟,红蓝相间的快脚莎莉蟹,爱跳舞的蓝脚海鹅,色彩斑斓的有着龙的像貌的水生和陆生大蜥蜴,白色和绿色的珊瑚礁沙滩,红色和黑色的火山沙海滩,和企鹅,海狮,海龟,鲨鱼游泳。海狮就像水里的狗,最爱玩,也最爱开玩笑。常常当你随着大批的鱼队从一条窄窄的礁石间隙游过时,一头海狮会出其不意地迎头向你冲来,它的速度是如此的快,当你以为一定是要撞个人仰马翻时,它会擦着你身边游过。毫毛无损。习惯了以后,有些象在高速公路上和开飞车的人同一条道,你尽可以闭上眼睛开,反正对方是开车高手,总可以化险为夷。有时它们会从你身后绕到你面前,象太空人似的悬在水面以下,把尾巴优雅的抬起来,”站”在你眼前,大大的眼睛与你视线相平,然后,”卜罗”吐一个大大的气泡。在那种时刻,我总觉得它在试图向我讲述这海里的故事,用了一种我早已忘却的语言。

我最喜欢的岛还要数 Hood Island,又叫西班牙岛(Espanola Island)。它不仅有我今生见过的最细最美的白色沙滩,绿宝石般晶莹剔透的海湾,彩色的来自恐龙时代的蜥蜴,各式各样的海鸟,还有一个在大风和海浪咆哮声中屹立着的陡峭海崖,以及从那海崖上起飞的海浪信天翁(Wave Albatross)。

我记得自己坐在海边的悬崖上,看信天翁们优美的从不远处的峭壁起飞,从容不迫的从我面前飞过,远处是海天一色,耳边是隆隆的海浪冲击着古老的石岩,风雨欲来的天空,耀眼的阳光。一切是那么的和谐,又那么的狂野。。。

前面写夏威夷流水时提到做功课时怀疑夏威夷是个离现代美国更近的小型厄瓜多尔。 真的去过夏威夷就明白夏威夷是温室里的花朵。厄瓜多尔要狂野肆意的多。再如米粥提的,厄瓜多尔的原住民太迷人了。夏威夷在人文上和厄瓜多尔没法比。

但是时过境迁。如今的我,夏威夷是更合适的旅游地点。接下来要去看看墨西哥,听上去也很不错。尤其是尤卡坦半岛cozmel和playa del carmen那边。

这两天在华人上翻游记精华,看到这么一篇好东东。推荐!
澳大利亚水彩 The Land Down Under讲作者在澳大利亚的珊瑚海四天四夜的潜水经验。很好看。

邓丽君 淡淡幽情

高中同学在微信上科普梁弘志的作品。才发现自己大爱的很多歌都是他写的:恰似你的温柔,请跟我来,驿动的心,但愿人长久。真是天才啊!梁弘志为邓丽君写但愿人长久时才19岁!

然后发现自己喜欢的恰似你的温柔和但愿人长久最初都是邓丽君的歌。而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居然都是后人的翻唱。

同学又指引我去找来王菲和邓丽君在今年纪念邓的演唱会上”合“唱的”清平调“来听。真是好东东啊!邓丽君的歌全都柔情似水,千柔百转。王菲唱的我也喜欢。风格不同。都好听。

追梦邓丽君纪念演唱会 – 王菲演唱高清版

淡淡幽情是邓1984年出的从唐诗宋词改编的歌曲专辑。

独上西楼
但愿人长久
几多愁
芳草无情
清夜悠悠
有谁知我此时情
胭脂泪
万叶千声
人约黄昏后
相看泪眼
欲说还休
思君

夏威夷流水

在美国西岸住了二十多年,这是第一次去夏威夷。去前为行程做准备时,觉得听上去夏威夷的自然风光很像厄瓜多尔:雨林,火山,充满了各式海生动物的热带海水。是不是一个离我们比较近的小型厄瓜多尔呢?

第一天:天没亮就起。小人一点没抱怨,很兴奋的跟我们穿好衣服上车。到了事先想停的私人停车场才傻了眼,居然满了!我真是低估了感恩节这个美国旅行最高峰的厉害!掉头开去机场自己的长期停车场,居然也满了,但是因为机场财大气粗,资源灵活。他们给所有现在进来的车子一个减价票,告诉我们可以以长期停车场的价格停在机场内部短期停车场里!因祸得福啊!

小人一路上兴奋不已。精神一直亢奋着。下午两点半到达茂宜岛机场,开车二十多分钟入住位于茂宜南面的旅店,带小人去旅店游泳池过瘾。晚上吃在酒店:尼克的鱼市。

Maui Nov

第二天:天还没亮小人就醒了,在床上和我折腾到天光蒙蒙亮,穿上泳衣又去游泳。玩了一个小时,小人饿了,回房间冲淋,换衣服吃早饭。一直听桂盛赞夏威夷的木瓜,这次才领略到真迹。真是好吃啊!怎么可以这么好吃呢?!小人一口气吃了三个Egg Benedict上的水泼蛋。桂曾经说“文明”的意义就是早餐可以吃到Egg Benedict. 夏威夷真是文明世界里的天堂啊!

饭后换了泳衣去旅店的海滩。浪大,小人很怕。跟我下了几次海就坚决不肯再去了,站在沙滩上焦急的看着我在海里过瘾。大家都搬师回了酒店泳池。米粥和羊妈妈练习使用浮潜面具和气管,为明天早上出海浮潜做准备。中午时分回房间午睡。下午米粥又带了小人去泳池。晚上羊妈妈肚肚不舒服。我和米粥带了小人去另外一家酒店餐馆吃饭(”Ko”)。第一次没带手机。小人表现不错。吃了大半个香蕉热狗。坐的端端正正,餐巾铺在腿上,自己拿餐巾擦嘴。

hawaiinov_2013

第三天:天没亮就起,要赶七点的船出海。风浪巨大。看到两头座头鲸在船左右玩。很意外。根据吹出的水柱高矮,船员说应该是妈妈带了一个娃娃。我和小人以及半船的人都晕船,吐得七荤八素。羊妈妈也吐了。只有米粥同学无事。到了目的地。米粥立刻下海。我给小人换了泳衣也把他骗下水泡了五分钟,小人虽然不是很确定,也还是从了。下水后小牙直抖,又冷又怕。我就又把他抱上来擦干。米粥和羊妈妈都回来后,我下水过了一会浮潜的瘾。

我们运气不好。一般情况茂宜岛都是早上风平浪静,从海岸就可以下水浮潜。据说能见度超高。鱼也很多。可是这几天从早到晚风就不停。昨天在旅店海滩下去,虽然看到几条鱼,但是珊瑚上都是沙,能见度很差。所以今天在Molokini这个所谓茂宜浮潜圣地,船分外多,因为海岸边都看不到东西。Molokini这个下沉的火山口里面虽然没有什么风浪,能见度还是不很好。与我的预期差了很多。

船在Molokini停了两个小时,据说是同类行程停的最久得了,一般只停一个小时。可是两个小时似乎还是太短。初初尝到浮潜甜味的米粥同学意犹未尽。我们订的这艘船Four Wings II还有一个玻璃船底。带小人坐在里面看鱼,小人兴奋极了,一直跟我说“Fish Tank! Fish Tank!”(鱼缸!鱼缸!)我跟他说其实是”人缸“(Human Tank)才对,因为鱼在外面是自由的。他听了很困惑。这个概念太复杂了一点。

回程顺风顺水。大家都平安无事,小人也很放松,又活了回来。守着船员的饼干盆,一块接一块的吃。

十二点半回到港口。大家都累了。回旅店休息。午睡,然后又杀向泳池。

傍晚时去旅馆外不远的浮潜店(Bob’s Snorkel)租了两副脚蹼。想明天早上如果运气好,也许可以去旅馆南边不远一个有比较多珊瑚礁的海滩浮潜。

也许因为是周六,Ko居然满了,要等十五分钟。就去了尼克的鱼市。这边不像Ko有让小人心水的玩具,吃到一半开始闹。我就带了小人出去走走。一直走到沙滩上,两个人先是躺在吊床上然后又靠在沙滩的躺椅上听海潮看云彩。小人小鸟依人的样子真贴心啊!

hawaiinov_20131

第四天:一早起来我和米粥换了泳衣开车去南边的海滩。羊妈妈带了小人去泳池。结果还是大浪。能见度不好。我又一直咳嗽,肺活量感觉比平时小了不少,所以更紧张,进水没多久我就放弃了。米粥也跟我出来。大家回了酒店。一起去吃早餐。

饭后开车去了水族馆。虽然没有旧金山的加州科学馆那么财大气粗。这个水族馆充分利用各种空间,设计一流。很有螺丝壳里做道场的味道。而且鱼的种类也比旧金山的多很多。小家伙很喜欢鲨鱼缸,尤其是里面的榔头鲨。

离开水族馆接着北上去了老城Lahanai看了一眼。在一个当地超市Foodland停了一下,采购了一些明晚留在雨林小镇涵纳可以用的食材。

下午太阳很大。就没有带小人去泳池。正好他在水族馆选了一个可以在水里上上下下的浅水艇玩具。就利用一下我们漂亮巨大的浴缸,放满了水让他在里面过了好一阵的瘾。晚饭前,大家去海边走了走,小人过了过玩沙子的瘾。

hawaiinov_20132

第五天:吃了早饭,退了房间,开车上路。在Kahului的crispy cream买了甜甜圈。开到正式的涵那高速已经九点半了,以为路上会很挤,因为所用的攻略都说要在八点半之前上函那高速,否则就是人山人海。结果我们也没有见到几辆车。大多数时候都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我们一辆车。一路上路边摊比风景似乎更有趣些。读别人的游记都说这条路美的上天入地,到处都是瀑布。我就以为会像那年从厄瓜多尔落基山坐当地人的巴士去亚马逊雨林一样。结果大失所望。几乎所有的瀑布从路上都看不到。一定要停下来去找。哪里有厄瓜多尔的波澜壮阔。

但是25英里路标附近一条叫Nahiku的岔路非常让人惊喜。路本身绿意盎然,旅游书上说:植物死后去的天堂一定是Nahiku这条路。真的是绿的滴水,上下左右都是植物。这才有些雨林的感觉。路尽头的海也非常非常美。美的象个梦一样。而且几乎没有别人。我们到达的时候有另外一个老夫妇正要走。我们走时又来了两辆车,都是年轻伴侣开的吉普和敞篷。

虽然一路停的地方不算多,到了涵那小镇也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入住订好的公寓酒店。非常舒服。风景比在我们南茂宜的酒店还棒。大阳台外面就是涵纳湾。睡在客厅的话,早上起来床上就可以看海景。我和羊妈妈在房间休息。米粥出去遛弯。回来又带了小朋友去遛,后来被一场急雨赶回来。

晚上大厨米粥给大家做他拿手的方便鸡蛋鸡汤面。这么多天又吃到中餐。老的小的都很快乐。

在涵纳碰到此行唯一的蚊子。在路上我手臂上被咬了三个大包。在涵纳阳台上我和小人脸上各得一个蚊子包。小人的蚊子位子找的很精确,正中间在他的腮帮子上。

涵纳的房子没有空调,大家就开着门窗和风扇过了一夜。也还好。

hawaiinov_20133

第六天:早上起来就听到小人在床上要吃包包。于是这个幸福的孩子就躺在床上听着海浪看着涵纳湾的美景吃他的床上早餐。

我们一直在讨论要不要去桂和马修推荐的红沙滩。主要是听说路途很险,明显不适合老人和孩子。但是桂和马修又是推荐了再推荐。他们推荐的另一涵纳美景--竹林--因为路途太远已经被否决了。最后决定开过去看看,太危险就掉头`。

退房,开车去了红沙滩所在地。开始一段路还好。可以看到一个石头沙滩,接下来因为正巧退潮就要沿着海边的石头慢慢爬过去。一路上看到三组年轻人从红沙滩回来。其中一组大包小包还带着小提琴明显在红沙滩安营扎寨来着。三组人都不赞成我们带着孩子去。再回头看我们自己,大家纷纷表示没兴趣。于是就撤了。

直接开车去了涵纳机场。比我们预约的十点钟早到了四十分钟。

这个搭乘动力滑翔机的节目很偶然的被我们纳入行程。当初桂推荐我看Maui Revealed这本书做功课。我就上亚马逊订了。到了以后正好是周末,我们开车带小人去外婆家。随手把书丢在后座。一路上小人就在那里翻这本书,找到某一页,盯着看个不停。若不小心让书合上就闹着要看“Plane! Plane!”(飞机!飞机)。我下车后好奇就看了一眼他在看的那页。原来是这个。

IMG_20131027_194956_527 (1)好奇心起我就找出相关文字看了。作者说他一直很向往像鸟一样飞。他的父亲正好是个有执照的飞行员。他就跟着爹去飞。但是开现代飞机里面的仪表盘太多,人又被隔离的太好。感觉更像在开车而不是像鸟一样在飞。他也试过人力滑翔,但是那项运动对风的依赖太大,飞起来总是犯怵,觉得不够有主动权。直到他试了和涵纳的Armin去飞动力滑翔才找到他认为最完美的”像鸟一样飞“的运动。然后又对Armin大吹特吹了一番。Armin是德国人,二十出头来茂宜玩,一下爱上这里就再也没离开。他的飞行记录至今为止是完美无缺的。而且坐着滑翔机去看瀑布似乎确实是很美的一种体验。

我就把这个照片给米粥和羊妈妈看。结果两人都表示有兴趣。我就下单跟Armin订了时间。

结果大家都说这是此行的高潮。羊妈妈更是说这是她有生以来最浪漫的经历。还算皆大欢喜。

从滑翔机上俯视涵纳的雨林和美丽的海岸线,我一直在想,这么美这么美,走出非洲和夜航西飞里面讲的在非洲开小飞机的感觉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俯视美丽的尚未被人类摧毁的自然美景,与自然如此接近。就像空中的摩托车。不同的是摩托车让人感到和路是一体的,滑翔机和风是一体的,所以可控性更小些。但是对自然的入侵感也就更小。所以旅游书作者是对的,真的是最接近像鸟一样飞的感觉。

难怪Armin来了就不愿离开。

小人很耐心的等我们三个都飞完。Armin的下一组客户也提前到了。我们就告辞出来。米粥同学把我们开出去。回程因为不用开车,倒是看到了一个路边的小瀑布。每当有瀑布时,远处就会有一个海湾。很美。一路阳光灿烂。时而有工程车出现在我们后面,就开到路边让他们先过。

我们悠然的开回了Kahului. 终于赶上Costco开门,连小人都认出来,欢呼的叫着”热狗”,我们就开进去了。Costco的熟食价钱和种类都和大陆一样。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真少见。

我们采购了一些夏威夷特产手信回来送同事邻居小人老师等。小人当然又当仁不让选了两个卡车玩具。

接下来看还有时间,我们就决定再开车上大火山顶看一看。火山名字是haleakala,夏威夷语,意思是太阳之家。一般游客是来这里看日出或者日落。

小人对山脚的俊马情有独钟。看了很久。真上了山顶他就忙着玩自己的新卡车了。看到山顶的天文台,我想起《云图》那小说里的情节,原来就是讲的这里的故事。

这里海拔是一万英尺,相当于三千米。

下山时太阳快落山了,还好赶在天黑前到了山脚。开回Kahului加了油,然后去此行第三个旅店。入住后大约七点多,略作收拾我们去了旅店餐厅吃晚饭。我还是没有什么胃口。吃了点面包,喝了一点非常咸的龙虾汤。小人吃了一些意面加肉末。喝了牛奶。回房间洗洗睡了。

hawaiinov_20134

第七天:今天是我们离开前最后一个整天。一早起来就看到海洋很平静。我高兴坏了!终于可以浮潜了!忙不迭去Bob’s Snorkel租了脚蹼。吃了早饭。羊妈妈带小人去泳池。我和米粥兴冲冲杀向海滩。

当初订这个旅店大半是冲着这个沙滩,因为沙滩下去就是大片珊瑚礁。今天终于见识了。光线很好。鱼的种类很多。我看到一个长长的像棍子一样的小号鱼跟在我左右游了很久,还有Moorish Idle ,Yellow Tan, 各种海盗鱼,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鱼,有一条是白底黑点像是斑点狗似的。最神奇的是这里的珊瑚礁,像是火星上的堡垒,又像是巨大的人脑模型,极目望去,满满的,游近了才会看到缝隙里有颜色鲜艳的海胆海葵。远看就像宫崎骏的风之谷里的古怪神秘又荒凉的风景。我一边看一边叹息。心里满是感激。终于夏威夷没有舍得让我失望,给了我这么美丽的一个早上,让我看到这么美丽的海下世界。重拾旧爱。

米粥对浮潜这个新欢也很满意,而且居然让他碰上两只海龟!后来他上岸了我意犹未尽还在玩,中午时分被海岸摩托艇赶上岸来,说“这个海洋关了”听得我一愣,“海洋怎么个关法?” 原来是附近有人报告被一只凶恶的鲨鱼追,所以大家都不许下水了。我好不容易等来的一个可以浮潜的天又被迫缩短了。第二天早上甚至考虑是否假装文盲下海玩玩。但是考虑到被鲨鱼吃掉也许是更危险的事情。就算了。

hawaiinov_20135

 

不接电话

昨天看到一个前同事的推特:“猜猜那种交流方式最不容易找到我?”

下面是一个手机截屏。我把图片点出来一看,不由得大笑。

isaac回复里有人说,“我也是!”也连了一个手机截屏

isaac_follower我的手机也是这样。除了家人和有限几个好朋友的电话,我基本都是不接的。

冠冕堂皇的理由有几条:一是我的手机从早到晚都是静音。所以一般电话进来都听不到。二是自己几乎醒着的时候都挂在网上,电邮和gchat的信息进来我几乎都是立刻就回复处理掉了。三是最近因为工作关系很多供应商常常会打电话来骚扰,所以漠视成了我回避垃圾广告电话的方式。

但是真正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自己不是一个喜欢社交的人。总觉得电话非常粗鲁而且不近人情。我无法预知电话那边的问题是什么,一点准备都没有。电邮就不同。我知道答案可以立刻回复,不知道也可以自己研究或者转给内行同事帮忙解决。总可以保证每条回复都有实质性内容。感觉上要高效的多。而且很多决定过程有电邮就有据可循。电话上的讨论最后都要转化成会议记录才踏实,等于多出来一个步骤。

也因为这个隐性原因面对手机上这些错过的电话计数自己总有点内疚。觉得终究还是自己的错。毕竟电话是比电邮更长久使用更被接受的交流方式。

但是这次看到同事和他的友邻一同理所当然的贴出截屏,心里突然一亮!哇!原来像我这样的人有这么多啊!原来不接电话也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啊!

互联网真好啊!:)

 

 

Kate Spade 打字机手袋

europe 686以前一个很喜欢的背包是06年在巴黎一家小店里米粥帮我看中的一个军绿色尼龙包。又轻便口袋又多又经得起塞东西。那次整个法国西班牙行程都是我的大爱。出差台北大陆时是我首选的登机随身手袋。平时带小人出门也极其便捷因为可以往里面塞很多东西。可惜包上的皮带开始变脆脱落,变得越来越不好看了。最近一年一直在物色一个新包包。
IMG_20130826_090309从来不收集名牌包的我,在公司班车上第一次碰到一个同事背这个包。一见钟情。几乎当天就上ebay拍了一个下来。后来冒着和同事撞包的危险开始背着它上下班。

越用越喜欢。大小刚刚好可以放进一个macbook air,或者一台11寸的chromebook. 口袋虽然没有以前那个军绿包多,但是刚好够用。
Downloads包身鼓鼓的,老让我想起三毛在书里赞扬过的被她称为小猪的旅行袋。里面可以乱七八糟放很多小东西也不会变形,现在我这个包里放一台电脑,一个kindle, 一把折叠雨伞,一条中等温暖的围巾,钱包. 各种零食,以及其他零碎小件比如钥匙,耳机,手机,公司门卡,公车卡,笔,一包纸巾。有时还塞半个三明治和一瓶水。换季时旧金山和南湾温差大,包里还可以塞进去一件毛衣或者羽绒背心。

包的底座有四个小小的铜钉。在班车上放在脚下不会担心包底被磨损。包上的提手很方便上下车,提了就走。整个包虽然是皮的,但是很轻。单肩背走二十分钟路也不重。

种种实用再加上美貌而且别致的设计外形,简直完美。周围很多做硬件的同事,几乎人人看到都赞。甚至问我键盘是否真的可以用来输入密码。以为这是个新式的密码包包。哈哈。
另外包的样子还有一点像小时候北京公共汽车上售票员的票夹子!

小小摄影师

小人的博客搬一篇过来。
-----
为了感恩节的夏威夷之行,米粥同学下单买了一个水下相机。抗震抗水抗冰抗尘。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儿童相机。所以周末把相机给小人玩。米粥教会他简单的操作,不要把手指盖住镜头,然后按快门就好了。结果颇多惊喜。很多小人的视角都是我们没想到的。
三岁儿童的作品加上老爸专业的编辑(老爸坚称只是简单的剪成方形,没有任何其他加工,最大限度保持了孩子原始构图)。居然是很让人眼睛一亮的结果。

全神贯注的摄影师工作照。专心拍这个皮带扣拍了很久。结果都没有入老爹的法眼。

意外的长周末

周日晚近午夜时才看到自己日历上的提醒,周一幼儿园关门!大惊,一查,果然是哥伦布节。一个只有联邦政府和各个学校放假的节日。恰巧米粥最近有死线,周一的任务排得满满的。我只有两个会需要参加,都可以远程加入的。就临时决定周一请假留在家里带小人。

吃完早饭就带了小人去金门公园,游乐场,科学馆,音乐台的喷泉,整整折腾了四个小时才把疲惫满意的小人带回家睡午觉。

异常美丽的秋日。阳光明媚。

IMG_20131014_115352_266

他在草地上兴高彩烈摘野花,摘下来放在我手里存着,又去摘了一把回来。我以为他还会给我,结果他却把我手里的也接过去,一转身把两把野花扔到喷泉的水池里!看得我一愣。这个三岁小儿怎么也无师自通干出宝玉的行事来?难道宝玉往沁芳闸桥下丢花瓣本来就是童心未泯的表现?小人把花丢下去居然就趴在池沿上看水面。我跑过去跟他一起看,花瓣早就无影无踪了。不知道小人在看什么。他显然意犹未尽,把附近草坪上的野花几乎都摘尽了,一遍遍往池边跑,后来找不到野花,索性抓了草叶丢进去。

在小人把喷泉边的草地搞秃之前,我连蒙带骗说服了小人该回家了。去停车位路上经过这个小隧道,小人又兴高采烈来回跑了几趟过回声瘾。

IMG_20131014_120415_623

绝命毒师 Breaking Bad

上上周开始推特上有个女孩子开始看Breaking Bad这部剧。她一边看一边发表些议论。这个剧名字我听到过,一直没有仔细去研究。但是这个女孩子的评论触动了我的好奇心,把大概内容翻出来一看,哇!老实人高中化学老师五十岁生日时得知自己是肺癌晚期。为了在去世前给家人挣点钱,铤而走险利用自己的化学知识开始自制冰毒,然后在毒品帮派界越陷越深。最后混到黑帮老大地位。这明明就是米粥同学的茶呀。

网上好评不断,公然说是史上最好看的电视剧。 我和米粥同学一起开始看。越陷越深,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九月最后一个周日是全剧最后一季(第五季)的大结局,纽约时报上说很多人都和我们一样在拼命补课,希望在大结局播出前把旧剧都看完,好和大家一起享受结局。我直到周六晚才看完第四季,无论如何在大结局播出前看不完了。也就算了。等看完再补看大结局吧。

一边看一边试图分析这个剧好在哪里,我为什么这么喜欢。

第一季开始其实不是很看好它。感觉节奏太慢了。但是从第一季第六集,也就是主人公Walt第一次公开管自己叫“Heisenberg”,并且找到当地的毒品头子Tuco那里去谈判的情节出现后,这个剧才变得好看起来。也就是说当Walt真的变坏,”Heisenberg”这个Walt的另一面露头,这个剧才开始好看。

整个五季,Walt和Jesse两个人策划了不少007水准的案子。解读起来都有理有据相当聪明。但是一旦执行出来,这两个难兄难弟就好像“笨贼一箩筐”里的dumb和dumber一样好笑。犯的错误都是正常人可以理解但是电影里从来不提的方方面面。比方电影里常常出现用来存不法收入的海外帐号,到了这里都变成可望不可及的水中月。很多实际生活中的障碍都变得实在而不可逾越。

编剧Vince Giligan说整个故事的主题就是“去往地狱的路是用好心铺成的。”(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这个电影的好看之处就是Walt从一个老好人变成一个魔鬼的过程中,每一个决定都是听上去很有道理不得不为的,每个普通人都可以感同身受。而这么一步一步“合理”的走下去居然就万劫不复了。

人物刻画,心理描写,情节转折,还有新墨西哥州各种宏美空旷的风景,是这个剧最吸引我的地方。关于人性的好与坏,挣扎和屈服,是继魔戒后第二部让人可以反复寻味的片子。

比魔戒更犀利处在于片子的现实性。观众可以代入角色,更让人深思。

在恶人谷搜到一篇关于剧中“杀人”行为与人物演变的循序渐进。看几集就回头再把这篇文章读一遍。

网上很多评论都围绕Walt到底是真的为了家人还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其实没有那么非黑即白。 Walt和Heisenberg 是一个人的两面而已。就像魔戒里面的smeagol 和gollum。

秋老虎×雨季

八月底入秋之后,旧金山夏天的大雾就慢慢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印第安夏天(秋老虎)的骄阳。阳光暴烈的让我想起第一次去巴塞罗那,九月底十月初的季节,地中海边骄阳下,我想,原来靠近赤道的太阳是这个样子的。

周六一早带小人去上游泳课。去的路上有些毛毛雨,我们只把它当作惯常的早晨大雾没有多想。上完游泳课,居然意外的大雨倾盆。五秒钟时间几乎呆住,超现实。今年雨季这么早?

雨过天晴。周日又是大太阳。带小人坐轮渡去萨萨里多,在Fish餐馆吃了我们的老三篇,鲜蛤意面,蟹肉三明治。当天的雾气很特别,浓雾滚滚都聚集在金门桥那个海湾入口,桥两边的城市,旧金山和Marin都阳光灿烂。从桥北望回旧金山风景尤其优美。

16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