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探索馆 (Exploratorium)

久仰旧金山探索馆(Exploratorium)大名。一直因为觉得Noah还太小不会明白它的好就迟迟未去。最近探索馆搬了新家。据说非常漂亮。而且觉得小家伙最近在科学馆里对专门摆出来给大孩子做手工的桌子有了兴趣。所以我们决定试一下水。
两周前带Noah去了坐落在十七号码头的探索馆新址。小人几乎疯掉。连续玩了三个小时,已经又累又饿了,还是不肯走。我们再接再厉上周末又去了一次,这次就把会员证给办了。估计以后会常来的。

旧金山探索馆

探索馆室外的布置也很有趣,小人一下子就被这个奇特的攀爬立方体吸引过去了。边上的牌子明明写着七岁以上方可入内。可是当天爬在上面的没有一个到七岁。所有的家长在兴奋的孩子面前都悠闲的当着文盲。这个东西结构奇特,好象是M.C. Escher 画笔下的莫比乌斯纸环(Mobius Ring)。孩子们像上面的蚂蚁。
Screen Shot 2013-05-05 at 4.02.40 PM 因为结构奇妙,所以很难从外面目测每一个入口通向哪里。第一次去,Noah从下面的一个洞口爬进去突然不见了,我们围着立方体走了两圈都没看到他。然后我突然一激灵,想到我们多半以为他从下层爬到中层,而其实。。。我猛一抬头,果然看到他居然爬到最顶端了。小脸憋得通红,眉头紧蹙。不知道怎么下来。这时候我们才知道为什么入口写着七岁以上的限制。中层到下层坡度略缓,可是从上层往下都是陡坡。我赶过去,但是他太高了,我够不到他,我只能鼓励他慢慢滑下来保证我会接住他。小人突然看到妈妈,哇的一声哭出来。然后在下滑中又爱上了那份速度,真的扑到我怀里时已经是带着眼泪在兴奋的大笑大叫了。

month351

探索馆的网站上有一些动画和这立方体的前身的图片,貌似整个立方体是由一些同样结构的小立方体联结而成,每个立方体都只有一个面,真的跟莫比乌斯环有些类似。

刚刚在网上搜了一下,名字gyroid原来是个很讲究的数学概念,1970年发现的,中文翻成五角(螺旋)二十四面体。是个可以无限重复延伸的模型。这个数学名词的解释我都看不太明白。

我忧虑的等待着Noah在数学上远远把我抛在后面的那一天。。。

微信的产品经理-张小龙

更新:张小龙的八小时演讲纪实笔录
-------
因着高中同学微信群而加入微信一个多月了。天天在用,慢慢用到搜索,朋友圈等功能。对微信的设计者越来越佩服。真是很简单好用而且快捷的设计。昨晚好奇,搜索微信的产品经理,搜到以前完全不知道的一个传奇性人物-张小龙。

和菜头对他的简介大概是最出名的,和菜头的页面上还列了很相近的各种对张小龙的中文报道。唯一需要增加的大概就是华尔街日报2012年底把张小龙评为中国年度创新人物

简单的说就是十五年前单枪匹马写出Foxmail的程序员被腾讯收购后推出QQMail,然后被腾讯升为副总裁,2010年开始设计微信,2011年一月十二日推出的微信,到今天已经有超过三亿用户,其中四百万来自海外。

网上很多关于张小龙对产品设计的想法和理念的文章。多是围绕他在2012年七月一次的腾讯大讲堂的8小时讲演做的讨论。据说讲演因涉及很多腾讯内部信息所以全文不能公开,流传在网上的一个剪裁版是根据流出的照片汇集的。这篇文章试图对他的演讲做一个概括:张小龙:《腾讯大讲堂》之微信特别讲座。他对产品应该着眼于解决用户的问题这观点我心有戚戚。所以好的产品经理应该了解自己的用户是谁,了解他们的需求。

腾讯的这篇“产品之上的世界观”不错。

毕竟做产品不是从文化角度出发,而是从需求出发,我们要用一些办法了解欧美人的需求点在哪里,知道了这个需求点再决定怎么样满足他们。因为我们不可能从文化角度去满足他们,但是需求是可以分析的。如果我们在一些国家不能做成功,我并不认为我们对他的文化不了解,我认为是对他的用户不了解,对他的需求不够了解。

包括我上次在腾讯大讲堂讲了8个小时的东西,其实说老实话,不是为了讲一个方法论。我知道很多人可能会听不懂,为什么我最终还是要讲?我觉得他们有些人总有一天会知道我说的某句话的意思,然后他们会觉得原来我也这么说过,说明这样想也可能是对的、也是可以的,这时候他会增加自信。

越大的团队就越容易形成一个流程,一旦有了流程就把所有的人束缚住了,所以应该说把团队拆小并且少一点流程,把大家的主动性、积极性能够发挥出来。

最后这段完全是乔布斯的翻版, 但确实很有道理。

比如说,我们想做一个伟大的产品来取悦于自己,这样的念头会传达到团队的每一个人,会觉得我们的工作并不只是为了这份工资,我们还是在做一些让我们有成就感的事情。这样的驱动我觉得会比责任或者说要求来得要好,并且它是会感染的,它会让整个团队感受到。你不用说话告诉大家,通过行动就已经告诉大家了:其实我们的目标是很有成就感的,而不是简单的说要完成这样一个任务。
如果只是简单完成一个任务的话,那大家也都会感知到,原来就是逼我完成这个任务,那我给你做了不就行了。
我觉得区别可能在这里,特别是每一级的Leader是不是有这样的感召力。

最近几天因为有超级幽默的同学加入以及在北京的同学聚会,每天的信息量过千。就算比较安静的日子,也至少是几百层楼。工作也忙了起来,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贡献给了爬楼,常常在爬楼间隙我会赞叹微信这个平台。给我第二次机会来明白高中同学时我忽略了的大家的好,再给我一次机会来了解熟悉他们并且有机会说感谢的话。

设计这个软件的张小龙真的是个天才。xmjdh. 还有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