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The Bone Clocks》(骨钟)

生病这一个礼拜居然摊上本好书,简直是不幸中之万幸。没有力气出门没有精力做事,昏昏沉沉睡过去,醒来可以看几页书,累了再睡,醒了再看如此反复。

boneclocks和《云图》一样,这本大书也是包含着六个小故事。看来David Mitchell很喜欢六这个数字。云图的六个故事之间的联系是一环套一环。而骨钟这里六个故事其实都是围绕着一个主角,Holly Sykes. 也因此骨钟读起来更加紧凑丰满些。云图的布局更精巧。

1。 A Hot Spell: 1984 (酷暑)
自述者:Holly Sykes, 十五岁。六月三十到七月二号三天。地点是南伦敦Kent。
生长在南伦敦一个比较贫民的镇上的Holly Sykes 十五岁这个夏天因为第一个男友和妈妈大吵一架离家出走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介绍了不少本书中的主要角色和线索。Holly在七岁以前可以听到别人的想法,甚至能预知一些事情。她出走的三天里也遇到了很多魔幻的事情。

2。Myrrh Is Mine, Its Bitter Perfume: 1991 ( 末药是我的,它的苦涩香气)1
自述者: Hugo Lamb, 25。圣诞节到新年这几天的故事(选了其中七天),从剑桥到瑞士阿尔卑斯山一个滑雪小镇。
Hugo Lamb 来自中产阶级家庭,在剑桥读政治。在阿尔卑斯山的滑雪小镇上偶遇Holly. 他住在富家弟子朋友的豪宅,陪富家公子哥玩。她,在镇上酒吧做女侍。他们相遇相爱,在一起的时间却非常短暂,只是一个大雪封山的夜晚,她收留了走投无路的他。然后便分道扬镳。

3.The Wedding Bash: 2004 (婚礼)
自述者:Ed Brubeck, 30, 在第一个故事里救助过Holly的朋友,现在变成了战地记者,而且是Holly的partner, 两人育有一个八岁的女儿Aoife. 地点在伦敦。
Holly 妹妹的婚礼两天,Ed 一边讲述婚礼前后发生的各种故事一边插播来参加婚礼前在伊拉克的战地记者生涯故事。

4。Crispin Hershey’s Lonely Planet: 2015 (Crispin Hershey的孤独星球)
自述者:Crispin Hershey, 中年作家, 这个章节时间跨度最长,从2015一直到2020,选了其中的十天来讲。从伦敦到上海到澳大利亚小镇Perth到冰岛到纽约上州。
Crispin Hershey 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第二个故事里。 Hugo的大学朋友Richard Cheeseman毕业前接到的第一个书评约稿就是去评论Crispin Hershey的小说Desiccated Embryos. 当时的Cheeseman膜拜Hershey还因为这本书在酒吧和路人打了一架。结果在这个第四个故事里,Hersey和Cheeseman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起因不过是Cheeseman把Hershey好不容易写出来的新小说批了个体无完肤。
Holly出现在Hershey的世界是因为她把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也写了一本书而且热卖,比Hershey要红的多。两人偶遇多了就变成了朋友。每当Holly出现都变成故事的亮点,苍白无趣的地平线上突然有了活力。也许Hershey的星球真的太孤单了吧。
这一章简直罗嗦的让我难以忍受。要不是Holly时不时会出来露一面和Hershey交集越来越多,我完全看不下去。最后结尾时我大松一口气。总算是完了。阿弥陀佛。

5。An Horologist’s Labyrinth: 2025 (时间守护者的迷宫)
自述者:Iris Fenby医生,虽然她今生的背景是来自多伦多。其实她的真名是Marinus, 公元后640生人。他的第一个生命是San Marino小国里一个养鹰者的儿子。地点是纽约。
Marinus也是第一个故事里就出现的人物,那时他是七岁的Holly的心理医生,封住了她可以洞察世事的第三只眼,也因此从“隐者帮”手下把她救下来。
这一节是地地道道的魔幻小说,可以当武侠来看。我很喜欢里面穿插讲的Marinus投生成一个俄国农庄主的佃农的女儿的故事。讲她如何想方设法把自己从那个悲惨的命运解放出来,终于到了圣彼得堡。

6。Sheep’s Head: 2043 (羊头镇)
自述者:Holly Skyes, 十月底的三天。地点是爱尔兰小镇Sheep’s Head (羊头)
羊头镇的小木屋是Holly的姨婆Eilish的。第二个故事里提到的Hugo在Holly的瑞士滑雪小镇上的公寓床头挂的就是她画的这座海边小木屋。David Mitchell 认为世界最终会回归到黑世纪, 当石油和电都没有了的时候,我们日益依赖的网络和生活方式都不再存在。所以这一节讲的就是世界回归到黑世纪后的样子。这个时候的Holly已经是奶奶了。

刚看完我以为最喜欢第二和第五个故事。回头重看了一些章节才发现,不对,我最喜欢的是第一和第五。也就是所有关于时间守护者的魔幻故事和他们的世界。太有趣了。想象一下,如果可以一世一世活下去,不同的国家语言地理位置阶级环境性别身份,不停的在学新的东西,拥有洞察别人心事的魔力,可以在记忆里穿行宛如看电影。可以看尽人世悲欢离合,世事浮沉。想想都是很奢华的事情。希望David Mitchell能专心为每一个时间守卫者写传记。一定好看!

有几个疑问,不知道是不是David Mitchell 魔幻世界里的逻辑漏洞。
1。时间守护者,比方Xi Lo 在“死去”孩子的身体里重生这个过程有点讲不通。“死”难道不是肉体的?如果肉体不死,灵魂怎么个“死”法?也就是说如果五岁的Jack死去了,那难道不是他的肉体死去,所以灵魂不得不离开?如果肉体已死,Xi Lo的灵魂怎么让他的肉体复活?如果肉体能够复活,那么Jack原来的灵魂就不必离开不是么?

2。大战前夕,时间守护者们说“隐者帮”有上百人,但是他们要去决一死战的这个“盲卡特里”(Blind Cathar)这一派仅有十二个隐者。也就是说就算打败了这一派,还有上百个隐者,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再组成帮派干同样的事。所以这么全力以赴貌似不太合逻辑。另外其他隐者应该也有他们自己的收魂地点和方式,所以书里提到的独立隐者是怎么运作的?全书结尾,Marinus和Holly说所有的隐者都不存在了,貌似不对。应该还是个大隐患才对。

3。Oscar Gomez 被Hugo Lamb吸了魂变成黑酒给隐者们分了么?不是说只吸小孩子?如果不是为了吸魂,Hugo Lamb为什么要杀Oscar呢?

1 源自圣诞歌 ”We Three Kings”

晓说-光阴的故事,华语乐坛三十年

很喜欢的一个节目。这两天翻来覆去的听了几遍。
晓说 - 光阴的故事,华语乐坛三十年

把很多老歌又翻出来听了一遍。高晓松提到的滚石海报也搜出来了。
gunshi

里面提到齐豫的那张“骆驼,飞鸟,鱼”也找出来听。居然没听过!很喜欢飞鸟和鱼。

飞鸟与鱼
歌手:齐豫

我是鱼 你是飞鸟
要不是你一次失速流离
要不是我一次张望关注
哪来这一场不被看好的眷与恋
你勇敢 我宿命
你是一只可以四处栖息的鸟
我是一尾早已没了体温的鱼
蓝的天 蓝的海 难为了我和你
什么天地啊 四季啊 昼夜啊
什么海天一色地狱天堂暮鼓晨钟
Always together,Forever apart
睡不着的夜 醒不来的早晨
春天的花如何得知秋天的果
今天的不堪如何原谅昨日的昏盲
飞鸟如何去爱
怎么会爱上水里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