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凤梨和积水凤梨

风靡雅痞圈的多肉跟我没有缘分。它们那肉嘟嘟的叶子在我手里总会长满了虫。所以现在提到多肉植物我就浑身难受。羊妈妈一度迷上了多肉,坚持认为我的中庭是养多肉的风水宝地。所以专门装了一大盘给我。被我扔在中庭地上,偶尔想起来给它滴两滴水。任它自生自灭。几年下来,种在里面的三种多肉,只有石莲完全死掉了。其他两种居然坚强的存活了下来。最近被我收拾干净了干掉的叶子,搬到中庭的架子上,居然还不算太难看。准备咬着牙把这一盆顽强的幸存者养下去。

英文里积水凤梨(bromelioideae)和空气凤梨(Tillandsioideae)都可以叫Airplant或者Bromeliad.

与多肉相反的是积水凤梨(airplant).它们真的非常喜欢我的中庭。原来在科尔街四年不肯开花的到了新家中庭半年就开始开花,而且年年开,花期还特别长。羊妈妈索性把她手里所有的积水凤梨都给了我。因为在羊妈妈家它们从来不肯开花。目前我这里只有一盆还没有开过花,其他三盆都是年年冬天开始开到夏天。

2004-现在

2010-现在

叶子很漂亮,但是还没有开过花的老三。名字似乎是Aechmea pectinata, 开的花反而不如叶子好看。

自从我们几年前从朋友那里知道旧金山的雅痞苗圃Flora Grubb, 桂她们开始在玻璃吊瓶里养空气凤梨(Tillandsias)。我从去年冬天开始也开始发这种小空凤的烧。起因是带来自纽约的亲戚一家去看Flora Grubb. 她们看到吊瓶里的空气凤梨都开始尖叫。买了一大盒子回去。我受到感染,也带了一个回来。

买回来不到三个星期就被我给杀死了。浇水太勤,瓶子里有了积水,心烂掉了。完全没法补救。

我没有气馁。决定像对待中庭里的积水凤梨一样,从上面往它的心里滴水,就跟大凤梨要保证中心“杯子”一直有水一样,并且不再放青苔这种不容易让水干掉的辅助物。像桂学习用石子和贝壳。

第一个活下来的小凤梨

先买了一个,按照我新琢磨出来的方法浇水。一两个月后,它不仅没有死还长大了些。受到鼓励,我又买了两个和它作伴。


开花的放在客厅。很快长出来一堆新的小宝宝。跟中庭里的大凤梨一样。开花之后,主株会生新株,新株长成后,主株就干掉了。

周末跟妈妈去Flora Grubb, 随手又买了两个。

有玫瑰红花苞的新人

毛茸茸的”球“


我们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空气凤梨在我的中庭里就会开花。原来以为和竹子有关。最近想,也许是因为空气流动的问题。竹子待的角落是空气最不对流的地方,也许空气凤梨喜欢空气不怎么流动的地方。这也许是为什么小空凤在玻璃器皿里活得很好的原因,它们需要相对不流动的空气。

5/11/2015 更新:
做了一些研究,另外羊妈妈也坚决反对我上面的结论。她认为积水凤梨在中庭里喜欢的是潮湿,不是不流动的空气。虽然我依然不认为我的中庭潮湿,但是凤梨喜欢流动的空气貌似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所以我上面的结论确实是错的。
小空凤在玻璃瓶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它们需要流动的空气。所以我想慢慢还会把它们都从玻璃瓶里放出来空挂着养比较人道。

花鸟鱼虫琐事

1。
这个春天蝴蝶兰开得超级繁盛。也许是因为大旱的冬季阳光分外充足的缘故?养了一年的一盆神秘蝴蝶兰终于开花。而且是我没有的花色,黄瓣红心(下图第一行中,第三行左)。很开心。
orchid_2015_april

2。
去院子里拔了两次草,每次事后都见到蓝色的西岸灌木鸦毫无惧色的飞到院子里来走来走去,对我视若无睹。第一次还看到两只。怀疑他们在附近邻居家的树上筑巢。最近这次因为小人跟在我左右收集虫子,我才恍然大悟。拔过草的地方很多虫子被暴露出来,鸟鸟是来趁机大快朵颐的!
IMG_20150418_163633
3。
周末去羊妈妈家,正赶上枇杷丰收。采了一篮子。味道真不错。我在国内从来没有吃到过新鲜枇杷呢。
hummingbird
4。
在羊妈妈家,看到一只蜂鸟一直在前院飞来飞去。有时在吃花蜜,有时在树枝上休息,有时在空中吃小虫。忙得不亦乐乎。
hummingbird1
5。
最近开始对来自南非的海神花家族(Protea) 感兴趣。因为海神花本身花色诡异,与海神花Protea同家族的Leucadendron有着美丽的叶子。我对后者喜爱更多些。另外这花简直像是给湾区量身制作的。喜欢贫瘠的沙土,不喜欢积水,不喜欢花肥,喜欢无遮拦的阳光和大风。超级抗旱。据说在湾区海边区域,种下地两年后就不用再浇水。前两年也只需要每两到三周浇一次水就可以了。简直是为我这种懒人园丁特定的植物呀!
海神花(帝王花是海神花的一种,左下,南非的国花)
protea

Leucadendron (找不到中文译名),海神花的分支。叶子多么美!
protea1

昨天从轻轨车站走回家路上发现小区里一个邻居家就种着一棵,在阳光中健康美丽。
IMG_20150418_140954360

据说湾区的某些城市的Home Deport, OSH, Trader Joe’s 都会偶尔有卖。各大植物园(旧金山,伯克利,圣克鲁斯)或者高大上的苗圃(比如旧金山的FLora Grubb)都有很多种类。接下来需要去旧金山植物园和Flora Grubb朝拜一下。。。

Ghostwritten (幽灵代笔)读后

回头审视最近看的几个作者:Ursula Le Guin, Neil Gaiman, David Mitchell, Susanna Clarke. 发现只有David Mitchell还有很多旧作我没看过,而且很喜欢他的作品。所以回过头来准备把他另外四本小说都看一遍。

6819幽灵代笔(Ghostwritten)是他的处女作。竟然和云图与骨钟一个风格,各种各样的小故事,遍布世界各地--冲绳,东京,香港,四川峨眉山,蒙古,圣彼得堡,伦敦,爱尔兰的Clear 岛,纽约,故事间有细微的联系。结构排布明显没有云图和骨钟成熟。铺排很大,很多线头收不回来。与云图骨钟相同的地方是,每个小故事都自成一体,有个性而且紧凑。灵魂穿越的设定也初具规模。很多云图里的元素这里都有出现,彗星胎记,名字和人物都一样的Tim Cavendish 和Luisa Rey,有人物轮廓但是名字不同的作曲家。

人物刻画上都比较欠缺。所有故事里让我动了恻隐之心的居然是圣彼得堡的过气交际花白俄女。

写作风格尚未定型,开头两章有太明显的村上的影子。

看到一篇很好的David Mitchell 跟巴黎评论的访谈 The Art of Fiction N. 204 小说的艺术第204号,2010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