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岁月

寒假过半。

1。小小星战迷
因为小人的热爱,我把星战前六部都陪看了一遍。而且应小人要求第五和第三部看了n遍。片子好坏连小人都能看出来!娘儿俩一起等星战七。本来打算刚出来那个周六赶早场去。米粥提醒我说这片子这么热,可能得提前买票。我开始还不信。后来在推特上看到伦敦的星战迷说伦敦IMAX场的2015年的票都卖光了。要订都订到新年!我这才当了真,到网上去看本来打算看的周六12/19早上十点的那场。票居然真的卖光了。好在影院又加了十点二十场。赶紧订了三张票。提前45分钟到场,刚刚好还抢到后排的三个连着的位子。再晚点就得前排仰脖看了。小人坐下来坚决不肯再动,我劝他去上个厕所,他很担忧的问我一出去叔叔把门锁上怎么办啊!我赶紧保证不会的。他还是等亲眼看到爹爹出去转了一圈并且无阻碍回来他才信以为真,跟着爹爹去上厕所。

好不容易看完新片预告,”long time ago in a galaxy far far away….” 黄色字幕出现,小人跟在场的大小星战迷一起鼓掌。然后没出现一个旧面孔,Han Solo, Leia, R2D2, 等等,全场鼓掌叫好。完全是给星战迷拍的电影。节奏和情节都算是不过不失。没有特别值得吐槽的地方。妥帖。回来后看到Daniel Craig还去客串了一个Stormtrooper, 笑得我。
FB_IMG_1451072705175

2。雪中山林

圣诞前在山里住了两晚。进山路上就赶上了一场大雪,小人头一次见到了现实里的飘落的雪花。一路上的山林都是银装素裹。十足十的冬日雪白山川,怎么赞美都不过分。在山里的一个午后,小人和米粥都在旅店房间午睡。暖气很足。刚刚玩雪弄湿的鞋袜手套在暖气上烤着。大家都换上了干燥柔软的衣服。我坐在窗边读火星救援(The Martian),看一会笑一会。窗外扯棉絮一般的大雪静静的飘落在红木松林。窗棱上的冰凌滴滴答答。是我一直期待的,非常现世安稳的一个冬日午后。

holiday2015

3。圣诞日的味道

圣诞日阳光灿烂。小人过得很满意。我们头一次应小人要求给他买了一套巨型乐高,是星球大战系列里的一个。整个上午米粥和我轮班给他把七百多片乐高搭出来。小人把另外一个一百五十五片的乐高宇航飞船自己搭出来,然后就很耐心的一边等一边玩尚未完成的场景。吃过午饭米粥带他去家门口的游乐场玩。我答应小人在家里烤姜人饼干。他们出了门我才发现家里的红糖白糖都没有了。幸好离家一条街的Walgreens是圣诞日唯一开门的杂货铺。阳光里晃过去,发现货架上的红糖居然还剩两包。买好原料回来烤饼干。小人回来后很赏脸的吃了五块刚出炉的饼干。

接下来煮香料热饮酒(Mulled Wine)。以前参加别人的圣诞趴常常喝到这种热酒。今年特别想念。网上的做法五花八门的。我们的西式香料不是特别全。但是必须得肉桂丁香红糖和便宜红酒都有。正好米粥说晚上吃意面。煮出来才发现自己最喜欢的是把屋子里弄出那种混了肉桂酒意的圣诞味道而已。热乎乎的酒喝一杯更适合我们的中国胃。
holiday20151

战长沙-“他教会她什么是国,她教会他什么是家”

自从有了微信和高中同学恢复联系,看国产剧的程序也与以往不一样。可以一边看一边吐槽,发花痴甚至争论的如火如荼。而且可以跟着高人同学补中国历史,一同钦羡剧中或者历史上的才子,一起回肠荡气泪流不止。用这个模式,前年看了“走向共和”,去年看了“北平无战事”,都非常喜欢。

今年最后一个季度一口气看了“琅琊榜”,“伪装者”(用无女主无共党方式看),“到爱的距离”(院长cut),昨晚刚刚看完“战长沙”。接下来要看“我的团长我的团”。还顺便读完了二月河的“康熙大帝”。单子上还有“雍正王朝”这个剧,可是看了两集没有看进去。也许看完团长再回去啃。

这里面,北平,琅琊,伪装,爱,长沙都出自山东影视集团。我对这个团队佩服的五体投地。上个礼拜顺手把Amazon新放出来的”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高堡奇人)第一季也看了。枪战和女主甩伪装好几条街。可是论回肠荡气,远远比不上伪装。它没有明楼大哥没有王疯子没有中国抗日时那么多的纠结和痛苦,所以先天不足无可奈何。我还是专心把精装国产剧刷完再说。

说说“战长沙”。
之前刚刚看完伪装和爱两个剧,两个都是需要进度条才能看下去,也就是说虽然瑕不掩瑜,而且瑜非常好看,但是瑕也非常难看。在这种情况下,“战长沙”从一出场就让我非常惊艳。几乎每一分钟每一场戏每一句台词都舍不得错过。山影的特色就是从不拖拉。“战长沙”更是每一集都是塞满了内容和转折,一点水分都没有。结结实实都是营养(相比之下高堡奇人这种美剧看得我直撇嘴,那么一点点梗还得瑟着拼命的兜着不说。切!寡味)。虽然只有短短32集,但是每一集都让观众有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的感叹。看琅琊时,我可以静音,光看字幕也可以。战长沙就不行,不亲耳听到演员们念台词都会令观看体验失色不少。

可是老天爷,这故事也太虐了。从三分之一我的眼泪就没停过,看到后面几集每集都看的抽抽噎噎放声痛哭。这种哭和琅琊完全不一样。哭得心里难受死了。一边看一边补习长沙四次会战的历史。再听着同学解释其他相关的抗日细节。什么是猪队友啊!抗日历史里到处都是猪队友。有了这个经历再回头看伪装者心里有点感激山影把伪装者拍成抗日神剧。因为现实太悲惨太让人郁闷了。每次听到剧中人说,“等把小鬼子赶跑了,一切就会好起来/我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我就哇哇大哭!中国的苦难真是太深太久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豆瓣上的这篇评论里引用了编剧的一段话,我非常喜欢。

引述一段《电视剧》杂志对编剧曾璐的独家专访:“人物需要一种成长。我们写剧本的时候是把顾清明和薛君山作为一体两面来写的,他们本来就是互相照应的角色,采用了一种埋伏笔的方法。因为顾清明和薛君山确实是代表着不同家国观念的人,薛代表的胡家是过日子的人,他们就是全心全意把日子过好,别人家都在前线抗日,就他们家还在婚丧嫁娶。但顾清明是不过日子的人,其实剧里还有一个这样的,就是金凤,但不同的是金凤从头到尾就没有一天过过日子,但顾从一个完全不过日子的人,变成了一个过日子的人,电视剧前期观众应该很少会看到顾清明吃饭喝水的场景,这其实是我们故意设计的,顾是一个表面很冷漠,但世间很少的热血人,他是一个视把一切都献给了国家为荣耀的人。但是故事最后,薛君山的日子没有过下去,是他把自己献给了国家,牺牲了;而顾清明反倒过起日子来了,他替薛君山照顾着家里人,他把军饷给了胡家人,替胡家人修理家具,打扫卫生,操心家里有没有饭吃,给胡家摆平了很多麻烦,他继承了薛君山生前做的事情。有了胡家后,他从云端坠入了凡尘,跟重庆的父亲也和解了,最后顾清明应该也是明白了,没有家哪有国。”

虽然这么一大段话,总结出来就是高人同学告诉我的网上对这个剧的经典短评“他教会她什么是国,她教会他什么是家”。我还是很喜欢这么一大段话。很像剧里面胡家那一大家子的日常琐碎,无论外面风声鹤唳,小日子依然要红红火火的过下去。很踏实很凡尘很温馨。

和伪装者一样,有虐心的结局牺牲死亡,也有前面明家兄弟姐妹的各种日常和温馨。昨晚看完战长沙,难受的无以复加。赶紧回头把美好的第十八集完完整整连着刷了两遍,这才缓过来一点。心稍微不那么灰意不那么冷了。

高人同学告诉我战长沙小说比电视剧还要虐,死人更多坏人更坏,好人也没有这么完美。相比之下我很感激山影把电视剧改成现在的样子。色戒放映时有评论说李安终究是个有儒家文化之心的导演,他把张爱玲原著里的尖酸刻薄和玩世不恭都淡化了。给了观众一个希望。添了导演的慈悲和浪漫。山影同有此嫌。在慈悲之外,也许这样的态度更容易引起观众共鸣。更容易造就一个好故事。太苦大仇深的真相观众受不了啊!

另外说几句战长沙里面的山影熟人们。先赞一把山影的副导演们,夏首尊,黎刚,童路又来兢兢业业的跑龙套!谢弼演的姐夫的小弟后来跟了顾长官,戏蛮重。连伪装者里的梁萌萌都客串了一个日本特务小头目(杀了湘水那个)。明大哥也货真价实在最后一集打了几秒钟的酱油。真可惜,纯粹的酱油。连让我花痴的机会都不给。

主演都相当相当好。混在一群中戏出身的实力派演员里面,霍建华(顾长官,顾清明)撑住了场子,赞一个。杨紫(胡湘湘)真是意外的好!任程伟(姐夫,薛君山)绝对是这剧的灵魂,演技亮瞎眼。胡长宁最后的结局编的好,虽然放着现成的抗战曲目没用挑了解放后写的杨门女将这个虫有点可惜。设定还是非常妥帖,赞一个。

转:《长夜的歌哭者》伪装者观后

指导我如何看伪装者的高人同学写了自己的伪装者观后感。看得我大哭。全文转播!写得真好啊!
-------------
前一阵看“伪装者”,和十九在微信上聊得嗨,最后说到“花到最后自然痴”……,有写文花痴的冲动,但是工作缠身居然没有花痴时间,现在写有点过劲,但还是写吧:)脑洞打开,已经不止花痴了。

双毒会
“伪装者”里的华彩篇章就是双毒会了,世家子弟出身的多重间谍明楼和街头混混出身的军统特务王天风,在执行一个变态的“死间计划”前,一场会面。
我反复看了N遍。问自己:为什么喜欢呢?作为一个狗血的舞台艺术爱好者,这一场就是一出独幕话剧。他的布景深和中国戏曲的特点,一室之内、一桌二椅而已,这应该不是过度联想,因为编剧就是一位戏曲编剧。
在这个简单的布景道具下,语言的交锋跌宕起伏,缓急有致。上来先是一通狂风暴雨般的对骂,甚至上升到激烈的肢体冲突。这时两位重要配角出来拉架,又是一番指桑骂槐、含沙射影,甚至是主人公怒满胸膛、无语凝噎的吐槽,而观众看来怎么都是卖萌可乐的台词。配角退出后,双毒开始进入实质性对话,关于将要执行的计划,关于既往的恩怨,关于亲人亲情,关于家国前途,关于忠诚无悔……出身天差地远又相互无比熟悉的两个人,一直处于针锋相对的气氛中、永远看不上对方,连互道的“对不起”也是多番解释:

这是“破例”,
这不是给你的“对不起”,
我没有时间听婆婆妈妈拖泥带水的“道歉”……

关于那个变态的计划

你要牺牲我的亲人,你以为我没有感情吗?
抗战,谁不能牺牲?别人能,你亲人不能吗?
我不配合你的计划!
我也不要你配合!

之后,是一场赌博,第三人(也就是电视剧的第一男主角明台,明楼的弟弟、王天风在军统强行收下的弟子)出现。明台和王天风(男一号在军统的老师)对赌,明楼发牌。
男一号果然无往不利,赢得赌局。
现在,明台只知道事关重大,但并不知道赌博的意义。
观众知道,明台赢了,计划有按照明楼的方案执行的可能,输了就会按照王老师的方案,王老师的方案明显是要牺牲明台的。
观众应该舒了一口气,看起来亲情可能得保,明台不至于非死不可吧?
不过,十几集以后,我们才彻底知道。
按明楼的计划,牺牲的就是明楼。
按王天风的计划,牺牲得更为惨烈,只有明楼不死。
双毒是在争取自己的牺牲。
原来是明台是在争取哥哥的死亡机会而已。

明楼说:我就盼着有人背叛,把我抓出来,哪怕在刑场上,那也可以告诉天下人我不是汉奸、我是抗日者,是中国人。
王天风嘲讽地笑:那你就可以永远活在我们心间了?别做梦了。

这就是我喜欢的语言盛宴那,所有的话里有话,所有的机锋,在当时的场景里我尽量的理解了。但原来还是没有彻底明白、还是不够,在谜底揭穿之后,必须回顾,才能听懂那弦外之音,才能知道那激烈的互相指责漫骂诅咒下是怎样的情义,终于,泪水在第二次看的时候落下,伴随的场景就是双毒密室分别前握手互道的那句“抗战必胜”。没有珍重、没有重逢、甚至没有对牺牲后的青史留名的一点念想,既然抱定的是必死的决心,那么惟一的指向就是“胜利”,满天血色中支撑抗日者的惟一信念。

已是惊涛骇浪,却原来下面还有暗潮汹涌。已是荡气回肠,却还有余韵无穷、摇曳生姿。这种必须要看第二遍的独幕剧,真是心头好啊。

王天风

我的一个好朋友给“伪装者”写剧评,对于王天风,她想到为鲁迅名作“铸剑”,她说王老师既是眉间尺,也是黑衣人。
偷懒一下,我要大段引用她的话。
---这是引用的分割线-----

刚满十六周岁的眉间尺背着父亲留下的雄剑去找国王报仇,他一没武艺,二没胆略,连国王在哪里也不知道。这时,走来一位陌生的黑衣人,用鸱枭一般的声音对他说,只要你给我两件东西,一是你的剑,二是你的头,我就替你报仇。
十六岁的眉间尺二话不说,“举手向肩头抽取青色的剑,顺手从后项窝向前一削,头颅坠在地面的青苔上,一面将剑交给黑衣人。”
这个为了完成复仇使命毫不犹豫交托一切的少年,这个接受了使命便不惜再叠加一个自己的头颅换得最后的成功的黑衣人,因为鲁迅的千古雄文《铸剑》永垂不朽了。
一边看《伪装者》这个电视剧的时候,我就在心里一遍遍复述这个故事。
没错,这就是三千年前的“死间计划”。
任何计谋里都有赌博的成分,成功的野心越大,赌注越大。为了一场决定性战役的胜利,老师押上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四个特工的性命,赌这个计划的成功。整个剧情在这个赌注上展开。老师就是眉间尺,同时也是黑衣人。
以我有限的观影经历,从未在国产电视剧里见过把军统特工塑造成英烈的桥段。冷血,决绝,对国家如眉间尺一样无条件信托,对任务如黑衣人一样愿意牺牲一切来完成,老师用他的牺牲接通了三千年的岁月,和古往今来无数舍身求法的人融为一体。
我想起来屠格涅夫的散文诗《门槛——梦》:
——好。你准备着牺牲吗?
——是。
——这是无名的牺牲!你会毁掉,甚至没有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尊崇地纪念你。
——我不要人感激,我不要人怜悯。我也不要声名。
倒地的瞬间,王老师成为了这样一位圣人。

---引用结束的分割线---
关于王老师,这个整个剧里几乎一句软话都不说的狠绝角色,这个明长官恨不得“一刀一刀剐了”的战友,我只想把一句特别喜欢的辛词送给他: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明楼
叹罢眉间尺,我却另外想起一个同为春秋时代的故事。
赵氏孤儿。
程婴和公孙杵臼商量如何救“赵氏孤儿”,

公孙问:慷慨赴死容易还是忍辱负重活着容易?
程婴说:赴死容易。
公孙说:我老了,“君为其难、我为其易”。

现在,漫漫暗夜伤痕累累的故国就是那个“孤儿”,王老师取了“其易”,明楼长官只能为其难了。

十九说:明长官就是“伪装者”里面的梅长苏啊~
是的,他心机深沉,他重重伪装,他智计百出,他能在灯红酒绿美酒佳人中只靠言语就杀人无形,也能用一只眼镜片就割断敌人的咽喉。
但对比小梅,他的环境就太差了。
没有带密道的大庭院。
没有纵横江湖、呼风唤雨的江左盟,没有五万禁军的大统领,没有悬镜司的冬姐,没有统领大军情人……
却有环伺的日本人、艳如桃李心如蛇蝎一般的旧情人、贴身的为复仇而来的仆人、特务
家中有不能吐露全部实情的下属和弟弟、如母的却时时会蹈于险地的长姐
还有那相看两厌的生死搭档。

另一方面,明长官并没有象梅长苏那样背负个人的血海深仇、没有必须昭雪的冤情。

可他却舍弃了花都巴黎的的浪漫生活、大学教授的清贵职位;
不想什么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投身于这场几乎是声名尽毁、命悬一线的伪装大戏。

靳东扮演的明长官,风度翩翩,风华绝代。但那些考究的西装、挺括的大衣,配色和谐的围巾,都是伪装的道具,和他机变的头脑、善辩的言辞一样是工具。
剧中,他的面容很少在明亮的光线下出现。
他在暗沉沉家具围绕的办公室纵横捭阖;
在灯光迷离的酒会谈笑风生;
甚至他已解开了一重身份,温言嘱咐幼弟“只要你活着,我就原谅你”时,镜头也在他的侧面、背后,光线勾勒出他的侧影,一点明亮、一片黑暗。
直到最后,在开阔的天台上,他对明台说明了自己所有的身份,背景的天空仍是阴霾一片。

所以,我特别喜欢明楼和姐姐明镜一场家中的“温情戏”,虽然仍是没有全部吐露实情和真心,虽然还是在夜晚的灯下姐弟俩压低声音、絮语谈心,但明长官穿了一件居家的毛衣,整个人柔和了许多,强光少有地打在他的面部,容颜如雪,一滴透明的眼泪挂在眼角,居然也在他脸上投下了影子。
原来眼泪也有影子。

间谍和特务
看完“伪装者”,回想以往看过的间谍故事、网上也搜罗明楼、王天风的原型。
袁殊,明楼的原型,五重间谍。把日本人的公馆变作了中共的无线电联络站。解放后却因为潘汉年案坐了几十年大牢。平反后,要求去香港或日本,不批准。临终前人已经疯。他说“间谍,就是默默的生、默默的死”
李茂堂,先为共党,被捕后奉命叛变,几经辗转最后成了中统陕西的高层,45年以中统身份到延安秘密再次入党。毛和中央的解放战争初期在陕北虽然风吹浪打却胜似闲庭信步得益于李不少。解放后的第一任国内贸易部副部长,50年被捕,53年死在监狱。
戴笠,他的忠义救国军,随着京剧沙家浜出名了,革命群众斥责他们:“你们号称忠义救国军、忠在哪里义在何方?”历史上的忠义救国军由青帮、学生、工人、商贩等组成,淞沪会战及其后在江浙一带抗日,因为组织仓促、训练时短,战死极多,若干部队全体殉国,留下的史料又极少,迷雾重重。
戴笠的军统,抗战中十分活跃,刚一结束立刻被认为尾大不掉,随着戴本人的空难猝死,四分五裂。
军统的王牌杀手陈恭澍不无凄凉地说:在庆祝胜利的场合,看到别人佩戴抗战勋章,我的勋章在哪里呢。
陈本人在抗战期间组织暗杀行动无数,出生入死。可他最终被汪伪抓获,落水成了汉奸。可抗战结束,国民政府也没有要他的命。一生真伪复有谁知?

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名。三国演义电视剧的歌词,对诸葛丞相、曹丞相,身后名原来只是历史政治的成功与失败,却不是“汉奸”这样的恶名。
明长官们,要担当的,恐怕是那最污糟不堪的身后名了。
但重新选择,能改变吗?

明长官最后说:上海,我生于斯、长于斯,以后也要埋于斯。
不祥的话,可以预见他几乎可以肯定的不祥的命运。
《礼记·檀弓下》:“晋献文子成室。晋大夫发焉。张老曰:‘美哉轮焉,美哉奂焉。歌于斯,哭于斯。’”
这是古人对家的赞。生与斯长于斯、也歌于斯、哭于斯,这是家园。
明长官他们,是长夜的歌哭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