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春寒及日常琐碎

久旱之后这个冬天雨水很足。本来的天气是下雨时很冷,晴天很热(超过华氏七十度)。但是最近变得晴天也特别冷。阳光灿烂的但是风很大,白天温度都低于华氏六十。应该就是倒春寒吧?

院子里的山茶终于开了。比往年开花晚,怀疑是因为隔壁的绿竹越长越高遮住了不少山茶的阳光。丁香也比往年花少不知道是因为雨水还是阳光的问题。我的多肉们经历了第一个冬天,几乎大部分都长势喜人。
2016-march
2016-march1
家里的兰花也比往年开得早些。甚至有一盆水彩蝴蝶在八年后死里逃生又一次开花,让我很开心。
2016-march2
这个春天早上班车到公司,我习惯提前一站下车,弯到这个咖啡卡车要一杯摩卡。等咖啡的空档看看卡车边的加拿大紫荆一点点盛开。日本枫从秃秃的小树枝变得满树葱绿小叶子层层叠叠,可爱的很。然后拿了好喝的咖啡,慢慢走过小溪上的小桥去自己的办公楼。。。
2016-march3

重读冰火

1453两周前读完了1453。为古希腊人和意大利人的悲壮感叹,对如日中升奥图曼帝国佩服有加的时候,惊异发现冰火之歌里面的君临城(Kingslanding)原来是照着君斯坦丁堡描出来的。君士坦丁堡屡次被围的战斗过程更是冰火里面黑水之战(Blackwater)的原型,从水中拦截入侵舰队的大铁链到有决定性意义的野火Wildfire(拜占庭舰队著名的秘密武器Greekfire)都是从君士坦丁堡的围城战史里随手牵羊牵来的!

从2011年看完五本书到今年已经五年了,第六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第五本就让书迷等了六年,那么第六本在六年后的明年能不能出版呢?再过一个月HBO的权力游戏第六季就要开播了。从这一季开始,电视剧里要开始涉及书中尚未写道的情节了。电视剧我第一季看得就很不喜欢。后来都没追。这次在网上翻别人的观感貌似从第五季开始很多情节就加的改的让原著党大怒。

这周把五本书又从Kindle里翻出来,开始从第一部细细重读。到今天看到73%,又一次被冰火里那个绚丽的世界深深迷住。这几天把a wiki of ice and fire里面好多线索人物都连纵的看了一遍。发现五年前看时沉醉于细节和戏剧情节起伏忽略了很多全局的变化。如今再看别有一番滋味,细想起来真是有意思啊!

第一本书开头有一段写凯特阿姨想念对比南北godswood的不同的段落。看得我偷偷乐。终于抓到胖大叔一个虫。他把红木林完全浪漫化的想当然了。

Catelyn had never liked this godswood.

She had been born a Tully, at Riverrun far to the south, on the Red Fork of the Trident. The godswood there was a garden, bright and airy, where tall redwoods spread dappled shadows across tinkling streams, birds sang from hidden nests, and the air was spicy with the scent of flowers.

The gods of Winterfell kept a different sort of wood. It was a dark, primal place, three acres of old forest untouched for ten thousand years as the gloomy castle rose around it. It smelled of moist earth and decay. No redwoods grew here. This was a wood of stubborn sentinel trees armored in grey-green needles, of mighty oaks, of ironwoods as old as the realm itself. Here thick black trunks crowded close together while twisted branches wove a dense canopy overhead and misshappen roots wrestled beneath the soil. This was a place of deep silence and brooding shadows, and the gods who lived here had no names.

橡树(oak)和红木林都是北加州特色。而橡树生长的地方往往是开阔阳光而且常有小溪流水,相反,红木林里徒步过得人都知道那里面有一种让人心悸的安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书特别高,红木林里从来听不到鸟叫。静得可怕。而且非常暗。是真正的当得起”deep silence and brooding shadows”这种形容的林子。胖大叔把两种树搞混了。

纵观全局,所有的事件发展都是太监Varys种的因(微妙的让狼和狮打起来,保护龙族的小王子和龙女丹尼,为Tyrion杀父铺路等等),小手指在其中推波助澜浑水摸鱼。再看狼族和狮族的抗争到现在完全是两败俱伤的下场。上一次看书时全神贯注于狼族的伤亡(从Ned Stark到红婚礼),忽略了狮族其实也没有落到好这一事实。太监太厉害了!他是真的支持龙族吗?!这个疑问真是让人心痒难搔。

唐诺的《眼前》和《左传》的魅力

豆瓣上看到几个好评。我对左传又有点好奇心。就去亚马逊的中国网上买了电子版开始看。刚刚在豆瓣上标出在看的标签,旧精魂大师就跑来提醒这书很烂,顺便给我科普左传里好玩的段子,建议我不如直接去读《左传》。一来二去居然聊了很久

鉴于我是古文小白,所以回过头来还是把《眼前》看完了。一般看到他开始天马行空的往西方文学上扯我就跳过去不看。很有些像看《伪装者》时见到我党的桥段就拖进度条。结果居然很享受。尤其喜欢中间讲到“弭兵大会”那名叫“一场盟会、一个国君和一个老人”的一章,可能因为他终于把注意力都放在左传上,没顾得上向西方文学献媚,老老实实的讲了一个故事。提到《围城》的钱钟书这段笑翻了我。

公子围要正式在国际间登场,是为他一人特别打造的伸展舞台。《左传》的现场描述,非常有趣,是各国代表一人一句的对话体,真的像是在观赏模特儿走秀的品头论足,而不是事隔一百年的回想。这段,简直让人怀疑是钱锺书写的,不像是看《左传》,倒像是在看《围城》——楚公子围一身光鲜走出来,叔孙豹说:“楚公子穿得可真美,真的好像是个国君。”郑国罕虎接着:“你看你看,还有两名执戈卫士前导呢。”(卫士执戈前导,这是国君才有的)蔡国的子家有点不要命了,居然也跟着补了这一句:“人都已经住进楚王离宫了,这样的阵仗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楚国的副代表伯州犁很尴尬,解释道:“这是我们国君事先同意的,让令尹此行借用一下。”郑国副代表子羽说:“借了,就不会还了。”伯州犁显然动了肝火,这是整场比较没风度的一句话:“我看你还是回头担心贵国的子皙又要造反吧。”(子皙稍前才发动政变杀了良霄)子羽不为所动,继续:“借了不还,这你们真的不害怕吗?”齐国国弱说:“看来二位都不怎么紧张,我倒是真替你们忧心呢。”陈公子招:“话说回来,没有这样的大难将至,怎么能让二位今天讲得如此开心?”卫齐恶说:“怕是怕不知道猝不及防,既然已知道灾祸无可避免,那也就不至于是什么无法应付的大难了。”截断这段流水般话语、收拾场面的是宋国向戌,他果然聪明冷静:“大国下令小国受命,我只知道听命行事,不懂其他什么祸福之事。”最后一个说话的人则是晋国的乐王鲋,晋是惟一可和楚国匹敌,或说得罪得起楚的大国,这回又有主场优势,还有这个自动走出来的宝贝公子围,但乐王鲋只优雅地结束这段人人嘴皮发痒的谈话,曲终奏雅,画上句点,而且还真的是引用小雅的诗句:“《小旻》之卒章善矣,吾从之。”《诗经·小雅·小旻》是某种乱世思维,人时时意识到危险,要求审慎自持,《小旻》的最后一段讲的是,暴虎冯河,不只要躲开不讲理的恶人,就连那种看似不会直接伤害你的小人也最好保持距离,乐王鲋以为这是对的、好的,所以他不加入这段谈话、他说他不敢跟着讥刺公子围。

整本书感觉其实唐诺在以台湾来代入。从一开始“为什么会是子产”开始讲道春秋那两百多年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段时间允许一个小国活下来,到后来讲为什么是鲁国这个小国的左丘明写了《左传》这么重要一本史,他给的原因是鲁国是个“有着大国灵魂的小国”。无一不是在讲台湾啊!唐诺的中文(这一点上我确实同意旧精魂的判词)实在是有点烂。就算台湾是今天的“有着大国灵魂的小国”,唐诺也不会是它的左丘明了。

春秋时期时不时就开一次的盟会,难道不是今天欧盟的写照?

春秋这个在中学历史课上都很快带过觉得不是很重要的时期原来竟是这么有趣。而且它历时将近三百年,处于期间的谋士才子们无论如何不会想到那种存在方式竟然只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小花絮。相比之下,美国历史比它还短,我们又何来的自信美国不会是历史上一个小花絮呢?!读史让人心惊。

因为最近开始练字所以会想到当年的左传是什么字体写的,写在什么媒质上的。诗经应该是大篆。左传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大篆。应该是写在竹简上的?

高中同学翻印了我们高中语文课本的古文目录,居然教过五篇左传!我记得的只有“崤之战”了(还有那个倒霉的随手被灭了的滑!)。高一学的。也许应该去啃一啃左传了。旧精魂大师有很多有趣的推荐。摘抄如下。

晋侯使张骼、辅跞致楚师,求御于郑。郑人卜宛射犬,吉。子大叔戒之曰:“大国之人,不可与也。”对曰:“无有众寡,其上一也。”大叔曰:“不然,部娄无松柏。”二子在幄,坐射犬于外,既食而后食之。使御广车而行,己皆乘乘车。将及楚师,而后从之乘,皆踞转而鼓琴。近,不告而驰之。皆取胄于櫜而胄,入垒,皆下,搏人以投,收禽挟囚。弗待而出。皆超乘,抽弓而射。既免,复踞转而鼓琴,曰:“公孙!同乘,兄弟也。胡再不谋?”对曰:“曩者志入而已,今则怯也。”皆笑,曰:“公孙之亟也。”
上面是一段好玩的-多数选本木有。见俺早年的推荐:https://dou.bz/2VqsPp

还有桓公元年:“宋华父督见孔父之妻于路,目逆而送之,曰:‘美而艳。’” 这个韵味很像英国的历史书了。后来中国历史中比较少有这种简洁而生动的描述。

写战争的残酷:”桓子不知所为,鼓于军中曰:「先济者有赏。」中军、下军争舟,舟中之指可掬也。” 统帅无能,士兵溃败逃命,落水的将士手扒在船上,而船上的人为了避免倾覆而忍心以剑乱剁同袍的手… 多么经济的用词,多么可怕的场景。

写战争的残酷:”赵旃…弃车而走林。逢大夫与其二子乘,谓其二子无顾。顾曰:「赵叟在后。」怒之,使下,指木曰:「尸女于是。」授赵旃绥,以免。明日以表尸之,皆重获在木下。” 春秋的战车只容三人。逢大夫知道要救赵将军就得牺牲自己的儿子,所以不回头。偏偏两个儿子表现出春秋贵族的责任心,于是双双死在树下。痛。

而在这一片恐怖之中,左丘明没有失去幽默感:“晋人或以广队不能进,楚人惎之脱扃,少进,马还,又惎之拔旆投衡,乃出。顾曰:「吾不如大国之数奔也。」” 楚军士兵看到敌人溃败死伤如此惨重,也动了恻隐之心,于是教他们怎么逃。晋兵眼看脱险了,松了一口气之余,终于有心情讲句怪话:“还是贵国逃跑有经验啊”。像这样的故事,和晋将栾鍼在惨烈作战当中的“好整以暇”,和华元宽容老百姓的嘲笑,是真正的春秋风貌。

昨天跟你海盖的时候,忘了提这一段:“晋师归,范文子(儿子)后入。武子(爹)曰:“无为吾望尔也乎?(进城这么晚,不知道你爹多想你吗)”对曰:“师有功,国人喜以逆之,先入,必属耳目焉,是代帅受名也,故不敢。(先进城吧,好像代统帅在百姓面前领战胜之功一般,多不合适)”武子曰:“吾知免矣(孩子啊,你这么情商满满,俺们家以后可以免祸了)”” 这才叫温柔敦厚啊。

有关曹操和荀彧

我对三国演义一直兴趣缺缺,袁阔成的评书都没有听全。对曹操的印象仅限于他是个坏人,而且多疑。前一阵看了《曹操与杨修》的京剧,突然发现我很喜欢曹操这个人物。

上周抄诗经抄到《简兮》,同学给我发了《有所思》那个小说里赵昶舞剑,物化了简兮这首古诗的段落

国风 邶风 简兮
简兮简兮,方将万舞。日之方中,在前上处。
硕人俣俣,公庭万舞。有力如虎,执辔如组。
左手执龠,右手秉翟。赫如渥赭,公言锡爵。
山有榛,隰有苓。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于是顺藤摸瓜去看了脉脉这个大才女的《有所思》,以曹操和荀彧为蓝本的同人小说。虽然是耽美,更是历史小说。翻出维基上荀彧的介绍,一边看小说一边反复回去看荀彧的生平。小说写得非常好。推荐的同学说网络小说里难得脉脉这样完全不炒二月河冷饭,几乎完美再现汉代风采的历史文章。“言谈举止,衣食住行,宴饮行乐,书法篆刻,博戏围棋,弹琴歌舞,辞章学问,税赋经济,军事擘画,还有那种世家子弟家风洗礼,游学习气,都注意了汉代风貌,人物对话不出现明显的近现代词汇,这才是古风文该有的做派啊!”
结尾和番外看得我哭成狗。看完小说就变成了赵昶/曹操的坚定粉丝。太喜欢这个人物了。脉脉自己也把赵昶比成大狗“阿荡姐姐曾经说过,赵某有的时候就跟大狗一样,甚至怂恿我写《大狗赵某的一日》,当然,这个提议被我坚决地拒绝了。不过在我心中,赵某人有的时候真的和大狗差不多,有点粘人,会蹭啊蹭的,弄得小景一脸黑线然后又去舔,爆。” 多么可爱的大狗!
荀彧:一个完美主义者的非自然死亡,这篇基本上是维基里面荀彧生平的通俗版,写的很好看。

同学又推荐我去听易中天的品三国,里面还原了曹操的原貌。不仅是绝世英雄,还是非常有趣非常可爱的一个人。现在刚听到二十讲。更加喜欢曹操之外,也喜欢上了易中天。网上一搜,又是一个楚人。“惟楚有才”真不是盖的。

易中天对曹操赞不绝口,费了很多口舌夸奖他。我倒是觉得他还没有点出重点。除了他知人善用等将才之外,跟他同时代的大人物相比,曹操比他们都更加自信,而且比他们更坦荡无畏。他对自己的认知很透彻,而且非常自信。因为自信所以他可以海纳百川,不怕认错,在官渡大败袁绍后能够一把火烧了所有袁邵书信,不追究自己手下在战局不明朗之时有可能通敌的错误。

听易中天听得自己时时庆幸,幸好没有读过三国演义,敢情里面净胡说八道了!

易中天品三国喜马拉雅网站上有。文字版也有。很喜欢他在“历史插曲”那一节里对中国古代各种制度转换的总结,三国里主要人物的分析,还有曹操与荀彧的关系。

另外就是王劲松(言阙/王蒲臣的演员)已经加盟新片“军事联盟”剧组,扮演荀彧
xunyu

继续练字-毛笔入门

小时候应该是上过毛笔课,至少记忆力学习过如何握笔这种基本的不能再基本的知识。再多就不记得了。反正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练过毛笔字。
fountainbrush_package在同学的推荐下买了支“万年笔”。感觉方便干净很多。兴致勃勃练起来。用的是家里早就有的颜真卿多宝塔贴。从最基本的一横开始我就傻了。逆锋起笔练了有一个星期还是搞不定。米粥试了我的笔说你还是用真毛笔吧!这个笔的笔锋太硬了,藏锋难度不是一般的高。但是我看同学用这个笔写的小楷真是非常漂亮。所以不是不可能只是难度高。而对初学者难度高到这个地步实在是有点变态。两个星期折腾下来我原来那点练字的热情和信心都给消耗殆尽。想起练字心里就郁闷。这才发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给自己放几天假,开始在网上搜索跟练字入门有关的贴。这一下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成人练字居然有个新说法就是应该从篆书或者隶书起步,不要从楷书开始。原因是篆书和隶书的笔画变换比楷书少,规矩也少,更容易上手,给初学者带来的乐趣更大,基本一两个月就可以见成效可以让初学者保持热情,增强信心。另外就是篆书和隶书规矩少,从这里起步再去学别的书法受的束缚少,更灵活。篆书又是中国文字之本,学了篆书可以对中国文字起源有更深刻的认识,提高对中文的鉴赏技能,喜欢篆刻的更是必学。在网上翻到一些篆书教程视屏,看得津津有味。唯一遗憾是亚马逊上买不到篆书贴,都要从中国大陆运出来。有同学跟我提到柳公权的楷书,而且买到了柳公权玄秘塔碑帖。在网上找到视屏就是照着柳公权的玄秘塔一个字一个字写。跟着写了几笔, 大喜!柳公权字体讲究“骨感”,所以几乎从不要求藏锋,简直和我这支咯色的笔是绝配。所以在开始毛笔练字三周后,我终于又体会到了刚开始练硬笔字的乐趣,每写一个都可以感到一点点进步。总算舒了一口气,可以一天天练下去了。
IMG_20160302_083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