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夏娃 Seveneves 读后

seveneves夜以继日的看完Neal Stephenson的七夏娃,很多话想说,一直没得空坐下来写读后感。然后昨晚看着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惊呆的感觉完全是书里的开篇描写。月球被无缘无故的打散成七块。地球人都惊呆了。

睡一夜醒来,英镑跳水之余道琼也跌了六百点。发现英国脱欧的结果和七夏娃的情节居然非常有可比性。

七夏娃的故事背景就是月球被打散,所以陨石互相撞击的频率以指数分布递增,结果就是两年内陨石数量大到要把地球完全砸毁。欧洲从欧盟变回一盘散沙又何尝不是同样的道理?把一个整体分散成小个体,彼此碰撞的频率增加,两次大战作为前车之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将跟被打散的月球一样以指数递增,陷世界于万劫不复之地。。。

看完七夏娃本来一直不以为然的就是书中对云方舟上存活下来的人类的乐观描写。但是现在面对残酷现实再回去看那个设定,不由得感激作者的慈悲。黑暗现实里的我们太需要这一点幸存的理想之光了。【泪。。。】

看三体三部曲的时候我常常感觉遗憾,这么新鲜有趣的情节思路和设定,却没有相应的文笔来让它完美。看七夏娃的感觉就是,对啦!这才是本来三体可以写成的样子啊!很喜欢七夏娃里面的细节描写,人物刻画。相比之下更喜欢五千年前的那群人。五千年后的人物都趋于脸谱化了。

貌似所有科幻都认为要想在宇宙中存活下来都需要军队似的管理方式。应该是因为生存环境恶略,资源稀少。没有可能养育民主宽厚的社会制度。所以怎么看都觉得三体三部曲里面最后的黑森林理论是正确的。

民主是一株奇葩。是异数,是偶然,不是必然。战争是必然。叹息。

“战争不懂得道德为何物.胜利者撰写历史,作出审判,用绞索或者子弹结束战败者的生命.在战争里,其实只存在一种战争罪:战败.其它的都只是温情主义的喃喃自语,毫无疑义.–赫尔曼.沃克《战争风云》”
“There is no morality in war. The winner wrote the history, passed the judgement, shot or hung the loser. In war, the only crime is to lose, the rest is sentimental nonsense. –Herman Wouk, Winds of War”

跟植物有关的种种

1。金属东云
对多肉入迷开始只是喜欢很少几个品种,比如花月夜,乙女心。然后开始对某种色彩着迷,比方黑色,黑法师,黑王子。慢慢变成收集狂,对越来越多的品种开始喜欢,到最后变成只要自己没有的都想要。

我对东云兴趣一直不大,但是因为偶然进了一个东云杂交品种,而且过了一冬越来越美,试图找出它的名字的过程读了很多关于东云各个品种的介绍。注意到其中有一种叫Agavoides Metallica网上资料很少,连确定的图片都没有。某天一时兴起,在Instagram搜了一下#echeveriametalica (笔误少了一个l)结果发现有人在伯克利的一个我没听说过的苗圃买到,只是三周前的事。看图片似乎符合描述,有东云典型的细长叶子,叶面的金属质感也符合名字的描述。
Screen Shot 2016-06-05 at 8.19.09 PM
网上经常传播的照片其实怎么看都是紫珍珠。原来是因为拟石莲圣经似的的Echeveria Cultivars – 园艺石莲花(作者:Lorraine Schulz / Attila Kapitany)那本书里提到过Metallica这个名字,但是没有照片。阴差阳错的,书里接下来提到紫珍珠时说它的母种之一是Metallica,并且付了紫珍珠的照片。估计网上以讹传讹就是这么开始用紫珍珠的图片冒充Metallica了。

我动了心。主要是这个古铜色太特别了,接下来是阵亡将士纪念日长周末。我周日兴冲冲找出这个East Bay Nusery的地址,准备杀过去,才突然发现谷歌搜索网页上说这店周日不开门,点开细节发现周一也不开!只好再等一周。这个周六一早我打电话过去问他们这个Metallica还有没有货?回答说还有五六盆。我放下电话就冲过去了。结果发现这家东湾苗圃居然比我常去的雅痞苗圃还大卖的多肉品种还多,质量很好,最令我惊喜的是最小的两寸盆几乎是Home Depot的价钱,不到三块一盆!很多稀有品种这里都有。比方东云乌木。

IMG_20160604_112917
下面那盆小的没有标签,但是巧克力色太美,还有精致的白边。果断进。回来一查,原来是“黑糖” (brown sugar),算是我心仪已久一直没看到的品种之一. 另外三盆分别是口红东云(魅惑之宵),莲花掌灿烂,拟石莲朝霞。

苗圃里剩下的几盆“金属东云”都已经抽了花茎。我当时想拟石莲开完花状态一般不会大变,所以没有太在意。但是还是选了一盆花茎最少的。回到家换了盆,搬到院子里阳光下,果然看到叶子里面仿佛有细小银片一样闪闪发亮。真是美妙无双。
plants4
美滋滋的回来继续在网上查这个品种。却突然读到一个噩耗。

Echeveria gibbiflora var. metallica (aka Echeveria metallica) is another favorite of mine. This variety of Echeveria looks very little like other Echeveria gibbifloras (a somewhat generic genus of wavy, wide-leaved Echeverias more commonly used for hybridization than grown for cultivation) with lancelote weirdly purple-grey leaves that have a definite metallic look to them. Inflorescences are massive with dozens of pale orange flowers growing on the many arching branches. This plant seems to be somewhat monocarpic (if there is such a thing as ‘somewhat’ monocarpic) as the huge inflorescence seems to take most of the life out of the mother plant turning it into a stumpy-looking ghost of its former self while the offsets take over. (黑体字说这个Metallica是拟石莲里少见的开完花植株就完全瘦弱变成很难看。要重新长新株才会恢复状态)
Introduction to Echeverias- my personal experiences in Southern California by Geoff Stein

于是接下来一天都在纠结,要不要把花茎剪掉。因为这一株并没有双头也没有新的植株。要是真是因为开花而死我就只得听天由命看它会不会像空凤一样发新芽了。。。
后来又读到虽然东云无法叶插繁殖,但是从花茎上掰下来的叶子,有可能长成新植株,所以先是去掰了四五瓣花茎上的叶子晾着,算是一个后备。后来又读到说花茎上有叶片的拟石莲,可以整株花茎剪下來,在开花前把花苞剪掉,然后重新扦插,也有砍头效果会长成新株。自己这株目前的花苞还没有长出来,于是决定让它长一个星期等花苞显著了再砍花茎,即救了老株,也可以试试花茎是不是会长成新株。

这才消停了。

2。罗勒种子
羊妈妈从种子种出来的罗勒长得很好,两个多月前送了我一盆。特别说起这个品种很好,要留种子。我们的罗勒长高后一不留心就开了花,我索性留了两串花等着采种子。事先在网上找了一下如何采罗勒种子的攻略。这个周末花串干的差不多了,便下手收获。意外发现收集罗勒种子居然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
IMG_20160604_135910
最意外的是香气。揉搓干枯的花萼把种子揉出来的过程,花萼释放出大量的香气。比叶子本身被采摘时还要香很多倍,整个厨房都是它的香。我就沉浸在这美好的香气里,慢慢的一个花萼一个花萼的揉过去,每个花萼居然有好几粒种子,花萼很多,种子很小,但是一点都不觉得不耐烦。。。

3。圣罗莎蕨
妈妈用种子种出来的一种蕨,我开始放在中庭,总是长不大,叶子小小的很快就干掉。妈妈说可能中庭太亮了,需要暗些的地方。我就把它从中庭搬出来,放到很明亮的餐厅。没有直射阳光,但是因为餐厅有面对中庭的落地窗,又是向南,所以日照时间比较久,比家里其他房间都要亮。刚搬进餐厅,小蕨就开始发新芽,我以为从此可以看到大些的叶子了。

Santa Rosa Fern

Santa Rosa Fern


结果新发的小叶子虽然比以前的略微壮一些,也没有长很大,而且再发出来的芽又变得很纤弱。半年后这样没效果我把它搬到卧室,能够晒到夕阳那一面。又过了几个月,依然没有长进。我最近把它搬到卧室另外背阴一面,和铁线蕨作伴。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的。成熟的叶子突然见长。而且又开始发比较壮实,类似成熟叶子的芽了!原来它这么的怕亮!
IMG_20160525_083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