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三毛

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一直是我的最爱。看她在沙漠里一点一点建一个美丽小家出来,心里又是佩服又是向往。印象深刻的有她家里用包棺材的大木板做的各式家具,铺着彩色条纹沙漠麻布的大沙发,废弃的轮胎做成的“鸟巢”,沙漠里捡来的深绿色大水瓶里插了怒放的野地荆棘“痛苦又诗意”,自行车内圈从房顶吊下来的风动装饰在空间画一个弧线。坟场里神秘老人刻出的鸟和人脸。这些细密的文字伴我走过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时代,经历了这些岁月后的今天,刻在记忆里纹路依然清晰可见,呼之欲出。

她的生命和故事都是如此的灵动饱满,宛如春天的花树,喜悦无比。如今再读竟又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手不释卷。。。

一个奇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