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家上网

上周一电话开通,周末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想从位于走廊的总电话线里分处三个头,卧房,书房,和客厅。结果发现这老房子的电话线都和家里妈妈给我示范时不一样。家里是四根细细的彩线进来,一般只有红绿或者红蓝两条线上有电流,各自接在作为两极的螺钉上。只要在这螺钉下再固定两条新线,很容易就分出了新枝来。我们这老房子的电话线盒一打开,居然是两根粗粗的包着石棉和粗纤维的主线,和另外两根红绿细线各压在一个密封半透明的硬塑料模板里。试图把这密封模板撬开时,两条石棉纤维包着的总线居然断在里面一截,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折腾到凌晨方才勉强接通了书房的那个分机。

周一在办公室上网找寻这种老线路的介绍,担心会影响接通宽带时的质量。研究了半天也没找到多少太有用的消息。

今天宽带第一天开通,回到家自己按着连接手册,把宽带猫安好,电讯公司寄来的光碟往笔记本里一放,点了几个“下一步”的键,居然很容易的就连上了。速度还蛮快的。把刚从网上掏来的无线路由器(wireless router)也连接好,在笔记本里塞了无线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上网了。开心ing.

记几笔流水账:
– 盛夏般热了这两个星期,从上周末天气预报里就在威胁要下的雨,今天终于落了几滴。空气清新。爽。
– 中午老板请客,大家跑去一家意大利馆子大快朵颐,半个桌子喝酒半个桌子喝水,喝水的这边神闲气定的讨论唐纳-创普的电视系列片《学徒》;喝酒的那边手舞足蹈的在做魔戒新解。只听通拉丁,爱古希腊文的汤姆高声道来,Frodo和Sam啊,那根本就是gay啊!笑倒一桌人。
– 奔波于老家和新家之间,每一程我的小白车都塞得满满的,到了再一趟趟的都搬上四楼,依次收拾好,屋子居然还是空空荡荡。觉得这小公寓像个大肚子怪兽,阿乌阿乌的可以吃不少东西还不见胖。正自得意着,桂嘿嘿一乐,等你搬家时它们再源源不断的冒出来,那时你才会体会到东西多的苦处了。。。
– 掏到一盏小台灯,灯座是瘦瘦的瓷瓶,咖啡黑的底子,随意写着些米色的小楷。瓷瓶下是一个小小的铜座。灯罩是细细的倒垂的喇叭花形,也是米色。台灯光里的卧室一下子温存了起来。怪不得有朋友说他的房子里绝对不用任何吸顶灯。从天花板上照下来都一律是硬硬冷冷的感觉。有道理。

One thought on “在新家上网

  1. 又能上网了啊,恭喜恭喜!建议你不要自己随便动电话线,有什么事找房东太太去说。电话线是他们的责任,弄坏了没准要赔钱的。

    Jean的回复:
    房间各处还有不少要修的地方,两个星期前就给房东太太打了电话发了email,长长一串单子。一直拖到前两天她手下的小工才打电话来说要walkthrough,订好了昨晚8点,结果放我鸽子。8:30打电话去问说来不了了,改成周日。害得我白白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在高峰车流里奋战了一个多小时。
    幸好电话没有等她来做。否则还不得等到花儿都谢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