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衔泥

新生活刚刚开始,过惯了“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他和一直有妈妈照顾不知柴米油盐价的我刚刚开始明白生活里多了一个人意味着什么。磕磕绊绊的如婴儿学步。。。摸索着试图找出合理的日常规律。

密敲敲打打一阵,厕所里林林总总的浴巾,擦手巾,和浴袍就都有了自己的领地;厨房里土黄色的棉手套棉锅垫围裙袖套也都挂了起来,这个小公寓才开始有了家的味道。昨晚回家看到从妈妈花园里拖来救急的老桌子上铺了美丽的花桌布,一盘香味扑鼻的鱼香茄子盛在刚买来的深蓝色日本磁盘里,松花色的大瓷碗里是清淡的排骨萝卜汤,方方的咖啡色小碗里是米饭,白色带着一抹淡绿的汤匙,和黑色带了银色包角的筷子安静的排好。窗外是万家灯火,看得到远处的海湾。我们的小厨房里有温暖的昏黄。

周一晚上回家路上去订了周末看中的家具,周末被告知缺货的沙发床居然被他们从仓库里淘出最后一件,加上大衣柜和两个书柜,说好今天送到。密的大小近二十箱的书籍衣服各式家什已在昨天抵达湾区,网上查来说是会按时在周四送到。估计这剩下的半周加上周末都要留在家里组装家具开箱安置密的宝贝了。还要去把周六在“斯堪地纳维亚设计”( Scandinavian Design)看中那个L形状的办公桌拉回来。

小公寓终于将不再空空荡荡,在屋里讲话应该不会再听得到自己的回声。大件家具安置好之后,接下来就该是添置小桌椅,墙上也不能再空着了。。。

刚刚在电话上妈妈说要给我们找一盆香茉莉,挂在阳台上。她说你们这真是像燕子衔泥似的建一个小窝,一点一点的来。

苦乐自知,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