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的厨房

从小长大都住的或者是平房或者是公寓楼的底楼。好处是有花园,冬暖夏凉。坏处是家里总是阴阴的。

好几年前有一次和同事们在旧金山的夜晚彻夜狂欢,从一个酒吧跳到另一个酒吧,今天想来已经忘了是为了什么,但是记得自己喝得太多,被同事拉回家里,在他们的客房过夜,清楚的记得逃到厕所里大吐特吐,洗脸睡去,早上八点起来,整座房子静悄悄的,客厅里横七竖八睡着不少昨夜的醉客。自己如游魂般在睡眠的人里穿梭走到顶楼,发现顶楼正中的厨房居然是阳光普照,大大的欢喜了起来,座在吧台边,早起的主人之一克里斯递给我一杯鲜桔汁。我拜托他给我叫了一辆计程车,穿过清晨尚未醒来的城市去到我停在市区南面的小白车边。

那个早晨阳光里的厨房就这样留在了记忆里。

现在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厨房,自己的阳光。早上醒来,从半掩着卧室的门望出去,能看到映在客厅玻璃门上的阳光。我总会忍不住爬起来到厨房看一眼。今天早上本来是阴天,到了八点时居然出了太阳,从厨房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整个城市一半是阳光一半是乌云,而远处的海湾衬在阴暗的乌云背景下居然如一面银盘般在闪闪发亮,准备好了早餐,可以去上班了,我却留连在暖和的阳光厨房里舍不得离开。

昨天早上在底楼的洗衣房里洗衣服,上上下下在漆成鹅黄和深绿的后楼梯里跑了几趟,后楼梯刚好要经过楼里每一家的厨房,所以就留意了一下。因为隔壁的楼房和我们楼之间有一个小小的天井,他们是三层高,我们是四层,所以我们楼三楼以下的厨房都是只能看到对家的厨房和楼下的天井。一号在通往后楼梯的小走道上摆了好几盆长青植物,二号的走道上挂着一串西藏的祈祷旗,在风里飘扬。四号住着一对MM,她们的窗口挂了高高低低的跳舞的小人和花伞,走到四楼,眼前总是一亮,这里的走道是唯一见得到阳光的一层,而且是向南的,温暖。心里记着要去弄几盆花草来打扮一下,才不辜负了这阳光和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