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琐事

有了小东西后, 除了院子变成了货真价实的百草园外, 家里的花草居然都活着. 真是奇迹. 更神奇的是中庭里一盆妈妈给的蜘蛛兰在几乎被我遗弃的境况下居然悄末声地长了花苞! 一月底抽出来的花芽.现在花苞很长了,可以看到斑点. 还没开.

蜘蛛兰 (Odbrs. Iridescent Pacific Pixie Orchid)

蜘蛛兰 (Odbrs. Iridescent 'Pacific Pixie' Orchid)

妈妈说开出来是这样子的.

Odbrs. Iridescent Pacific Pixie Orchid

Odbrs. Iridescent 'Pacific Pixie' Orchid

今天有闲情看看自己的花草,最强烈的感觉是, 自己追寻妈妈的养花原则真是追对了. 妈妈的原话是随便养, 只养肯活下来的.简单的说就是懒人哲学. 一个房间的光线温度都是固定的.所以只养能适应这种环境的植物.绝不强求. 这也是最省事省时的方法. 我猜抱怨自己是黑手指的人们可能只是没找到适应自己居住环境的植物吧?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妈妈家是朝正南(当初我们找房子是带着指南针的,坚决要正南的朝向.我们当时的agent是个白人,对我们的坚持非常困惑). 我们的房子是朝东南. 结果就是妈妈家可以养很多各种各样的兰花:蜘蛛兰,拖鞋兰, 跳舞娃娃…但是就是不能养蝴蝶兰. 我这里正相反. 什么兰花都不行, 就蝴蝶兰开心.

另外一个例子是, 空气凤梨(airplant)在妈妈家总是不太开心. 妈妈就给了我一盆看看是不是旧金山气候更适合它. 它跟我们住在科尔街那里(阳台朝西)五年下来, 长的倒是很茂盛就是不开花. 我甚至试过把它和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套在同一个塑料袋里,都没用. 而我们搬到现在的房子, 半年之后就开花了. 而且从此后年年都开. 妈妈将她后来收留的空气凤梨索性都给了我. 新来的住了有半年多也开花了. 不知道是中庭的”气候”(有点闷)非常适合这种热带植物呢? 还是中庭里的气场对头? 当时是妈妈给我的绿竹搬进中庭不久它就开花了.所以现在也把所有的airplant都摆在竹子下面.

空气凤梨 (跟了我七年了)

空气凤梨 (跟了我七年了)

新来的空气凤梨 (air plant)

新来的空气凤梨 (air plant)

一般来说刚养花最容易犯的错误有两条 1)浇水太勤 2)换地方太勤.

我们这一屋子的植物都是最多一周浇一次.很多都可以两周一次(包括我的兰花们). 只有铁线蕨对水的要求比较高,一般要一周浇两次. 稍微少浇一两次水就唰的一下全都干枯掉.不过就算它看似这么娇气.等它全干枯了,把干枝全部剪掉.坚持浇水,保证土壤湿润,没多久又会长回来的.所以也是很皮实的.养不死.

刚买回来的植物都会经过一个适应期. 所以如果你看到新来的植物不开心. 先别急着换地方. 植物的适应力都是很强的. 只要光线大致合适, 定期有水喝. 慢慢都可以适应过来. 如果搬来搬去反而让花草不知所措,焦虑而死.

换双层玻璃窗对室内花草影响很大. 因为摄入的紫外线减少. 兰花对此尤其敏感. 去年四月换的玻璃,我的兰花们都不太爱开花了. 我正想着是不是从此我也不能养蝴蝶兰了呢? 最近突然看到好几盆兰花开始抽花芽长根长叶了. 所以有希望!

新芽

新芽

写到这里,正好是午夜正. 要是在旧时的中国,是不是该听到打更声? 窗内的小家伙终于睡踏实了,而窗外突然听到细碎的雨声. 正应了杜甫那首熟悉的诗.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至少前四句是应了. 可惜这里没有江船(海船就没有这个味道了). 更没有独明的火. 勉强对一下最后两句里的”红湿处”和”花重”.

今年茶花开的非常好

今年茶花开的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