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2004 ·旧金山 (完整)

听崔健是在高中,最喜欢的倒并不是《一无所有》,而是相对比较儿女情长的《假行僧》和《花房姑娘》。离开北京后又听到了《一块红布》和《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把它记成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盐)。虽然也是熟悉的,就比不得假和花来的熟了。可能离开了歌曲生长的环境,感悟也不那么犀利了,好像总隔着点儿什么。。。

几个月前在江湖看到人家转贴绿如蓝所写的我与崔健:不得不说的故事。喜欢的紧,所以一听说他要来旧金山演唱,就立刻发了信去问几个朋友要不要同去。石沉大海一般,只有妹妹表示了兴趣,而且很执著的来问啥事售票等细节。有了这个动力,早早的买好了票等着四月二十四日八点,没想到崔健因为拿不到签证,东岸和加拿大的演唱会都取消了。西岸的演出则生死未卜。

惴惴不安终于等来了崔健,旧金山这场演出似乎是他拿到签证后在美的第一场。场地是旧金山著名的小剧院:菲尔莫The Fillmore. 曾经是旧金山六十年代新兴乐队的大本营。任何一个够格的嬉皮士都在这里看过Jefferson Airplane或者The Grateful Dead。旧金山的小剧院我去过几个,大多是装潢华美,分楼上楼下两层,楼下是舞台和舞场,楼上有桌椅可以边看边吃。房顶上总是挂着必不可少的水晶吊灯。介于夜总会和剧院之间的一种场地。面积不大,所以无论站在剧院何处都可以看清歌手的表情,望远镜是不必带了。一石二鸟,既可以听崔健唱歌,又可以观赏一下儿这家从未谋面的著名剧院。

菲尔莫和日本城仅隔了一条街,恰逢这个周末是日本城里的樱花节庆。和密六点钟就到了日本城,吃了碗日本捞面,优哉游哉的过了街,七点多一点而已,戏院门口竟然已经排起了长龙。路人纷纷驻足问询今晚是何方神圣来演出,居然如此门庭若市,被告知,是中国的摇滚之父。:)

进了门,两个人坐在舞场入口出对进出的MM品头论足。观众大多都是硅谷人的模样,好像刚刚离开cubical里的计算机,衣衫皱皱巴巴,眼睛朦胧,偶尔有费了些心血穿了长裙的MM也难得有让人眼睛一亮的。几乎都拖不开学生品位,而且是八十年代末的学生品位。我想,今晚,这都是来听崔健唱老歌的吧?他,至少在我的记忆里,依然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人物。所以,整整一个小时,我仿佛被淹没在八十年代的北京,虽然置身在这依然有着六十年代嬉皮士味道的戏院里。

然而,崔健一出场,一切都变了。

我们的相机在入口处都给缴了械,但是他穿的服装就是这件灰白拼接的半长风衣,大红里子,卷起的袖子就成了红袖章。带着同一顶白色棒球帽,正中一个小小红星。比想象里的崔健要年轻。这个满身实在的小个子一出现,如白色的火种般点燃了整个现场。步入中年这些硅谷人一下子变成了疯狂的摇滚青年。在崔健的带领下,台上台下跳成一道道狂热的浪头。

前半场都是新歌。我印象最深的是《摇滚签证》。他用流利的英文解释了这次迟迟拿不到美国签证而不得不取消了所有美东的演出。在他们终于录完了这首新歌《摇滚签证》的同一天,他们终于拿到了美国签证。所以他们认为这是他们的幸运歌,今晚是这首歌的初夜,第一次公开演唱。这次的新歌都有不错的鼓点,很容易就随之起舞。如果会在演出后买自己的唱片,我是一定会买一张的。在观众不停叫喊的“老歌!老歌!”声中,崔健和他的乐队很坚持的唱了半场的新歌,其中我能记住的曲目里有《混子》,《红先生》《春节》《宽容》。在歌与歌之间他会讲几句话,有时只是下一首歌里的几句词,有时是他与观众对话,讲起国内现在流行什么,问问大家多久没有回国了,回国后怎么收拢MM之类的话。每段话他都会立即翻译成英文再讲一遍。令我佩服的不仅是他能够把同样的事情用英文把意思再说一遍,而是他能够把原文里的情绪和感觉也用英文再现,

接下来,他向萨克斯手刘元点了点头,刘元拿起身边的长笛,吹起了一段悠长的前奏,崔健回身换了木吉他,调好音,加入了了这舒缓的曲子,全场沸腾一般口哨声和叫好声不断,我对崔健的歌没有熟悉到听了前奏就知道下文的地步,但是根据场内的气氛,我知道,大家盼望已久的老歌终于来了。这次的前奏格外的长,现场的气氛愈演愈烈,宛如崩紧了的弦,崔健弹着木吉他,闲闲的走到麦克风前,低低的唱: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子涌了出来,接下来全场观众和崔健一句句的把这首歌唱完。从始至终,我躲在舞台侧面的角落里泪如雨下抽抽噎噎哭了个淋漓痛快,心里一遍遍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这首还不是我最爱的崔健呢。可是那一刻就觉得所有的委屈都要出来喊出来跳。仿佛那一刻,所有的过往将来都在这一刻随着泪水实现了。不哭无以平息心里的感动。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你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你做主

我感觉 你不是铁
却象铁一样强和烈
我感觉 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乎乎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我感觉 这不是荒野
却看不见这地已经干裂
我感觉 我要喝点水
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为我身体已经干枯
我要永远这样陪伴着你
因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嘟……嘟……

接下来崔健和他的乐队唱了《假行僧》,《滚动的蛋》《红旗下的蛋》(”and my dad is a fucking flag pole” 我觉得这句英文翻的比原来的中文还痛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当然最后以《一无所有》结束。崔健最后从台下拉了几位PLMM上台和他一起又唱又跳,所有MM都当场献吻引得台下口哨声不住。后来几位不PL已经略微发福的中年GG也自动爬上台去献舞献拥抱。:))))

乐队谢幕后,经过观众锲而不舍的鼓掌祈求,他们又出来唱了一首我很喜欢但是记不得名字的新歌,加一首《花房姑娘》。。。

出得门来,走在夜色尚酣的旧金山街道上,夜风微凉,心中平实而快乐。崔健宝刀不老,我要去找他所有的CD,弄明白所有的歌词。因为崔健已经不是《一无所有》时的他,而我也不再是十六岁的小孩子,我们都已成熟,而生命依然澎湃,爱里依然有痛。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过去,摇滚终于第一次令我泪如雨下。。。

另:此文正好是我中文博客的第一百篇。谢谢所有常来看看的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有摇滚,真好!有网络,真好!

崔健·2004 ·旧金山 (完整)》上有7条评论

  1. Jean,我是在纽约啊。可惜我不是听着崔建长大的,对他感受不深,属于后期补课的那类:p,最最喜欢他的花房姑娘。等待你的(二)。^_^

    Jean的回复:
    我想老歌的力量是能够把人带回往昔,所以很容易让人感慨万千。无论那老歌是谁唱的。所以说摇滚人才会这样长青树一样一至唱下去并且总有观众吧。没有另分(二),因为喜欢这第“100”篇的数字,就合二为一了。:)
    纽约好啊!你是否常去看看剧看看博物馆泡泡吧啥的?天气热起来了么?

  2. 好棒

    Jean的回复:
    是啊是啊!太多的意外之喜了,先是观众的热情,再是乐队的认真卖力的演出,感动死了。不常去听音乐会的,只听过U2, Elton John, Tori Amos, Depeche Mode, R.E.M.,但是数崔健这场最有共鸣。可能是少年时的感动最深刻些吧?

  3. Jean写得好啊~~~

    Jean的回复:
    谢谢Kidy捧场。写的有点辛苦,因为很怕很怕辜负了这一晚的感动,和崔健的音乐。还有些想法没有写出来。可能要想一想先。。。

  4. 好感人啊,我猜我们应该是差不多年代的人?:)还记得上中学时刚刚有一点零用钱,就每天泡在书店和磁带店里。(那时候还没有CD也没有什么广播节目听,买了一盒一盒的磁带,赶快拆包装看歌词,是个很激动人心的过程)。崔建的第一张专辑妹妹很喜欢,我一直听着没什么印象,再听已经是mp3年代了,却突然涌出很多以前不能说明的感触,尤其是《无能的力量》一张专辑,几年前还觉得有些吵闹,我们年底时驱车经过飘雪的南加州反反复复地听,被歌词里面的节奏和能量震撼,觉得这些东西真的是成年后再听才更能领会。希望崔建到芝加哥的飞机不会晚点!:)

    Jean的回复:
    嗯,可能比你老一点呢。:P上中学的时候,买原版磁带还是很奢侈的事情。那时候大多数磁带都是转录再转录的。那时候还流行的是抄歌本,里面是手抄的歌词外带简谱。呵呵。书店到是泡的,当时离学校不远的胡同里藏着一家叫三味书屋的小书店。全部是开架书,小屋子中间还摆了大桌子和椅子,可以看书写作业。在那会儿国营书店连书都不许碰的时候,这简直是天堂一样。小屋里冬天还烧个炉子给大家取暖。真是好地方。书目也算比较前卫的。不过那时候就爱风花雪月的东东,在那里买了好几本席幕蓉。:)
    前一阵台湾同事给我听过周杰伦的歌,当时觉得他很有才气。不是那种给唱片公司打扮好推上台的花瓶。也因此对rap有了点接受能力。崔健的rap好像更有趣些。真可惜他们没有在场外买自己的CD,应该会有不错的销路的。芝加哥现在天气那么好,飞经应该不会晚点吧!Have a wonderful time! :)

  5. 写的有点辛苦,因为很怕很怕辜负了这一晚的感动

    Jean的回复:
    Thank you! You are always very sweet! :)

  6. 我有崔建以前的歌,除了很后来出的新歌,旧歌基本上都有。。。以及歌词。。。

    曾经在北京老莫(莫斯科演唱厅)听过他的演唱会,那时,防守的士兵似乎比听众还多。。。 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遗憾在美国始终没有赶上过。。。

    谢谢你的文章和mit的链接 :)

    moonstone好,一直在看你的博呢。:)
    崔健的网站有很详细的歌词。前天翻自己以前的光碟收藏居然发现一盘崔健精选,尚未开封,呵呵。整个周日都在听它。差不多提到的老歌都在里面了。六月可能回国,所以可以去找找他的新盘。
    谢谢喜欢!有空来玩。。。:)

  7. 文章里提到的崔健的新歌,我一首都没有听过。崔健在北京比较低调,也很少有媒体关注他(也许我看的娱乐新闻不够多)。真没有想到,他的英语到了如此的境界,得到了JEAN的夸奖。

    看到“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子涌了出来”这一句,被你感动了。

    吉他有3年多没弹了,唱崔健的歌,只有在歌厅里了。感觉好的时候,也获得满堂喝彩,但是自己认为没有用吉他伴奏有感觉。

    JEAN的文采是我这几天看你的网站才感觉到的,是不是出国了以后才日益彰显的?国内的生活压力很大,培养不出什么情调,能和老朋友说说话,就很开心了。

    Jean的回复:
    中文是两年多前从厄瓜多尔回来后才重新捡起来的。觉得比英文更得心应手些。当然因为是母语的缘故,不过我想中文本身确实是很厉害的一个语种。
    很可惜崔健在国内这么低调。他真的很有才华。。。
    V跟我讲解过国内的生存压力问题。我似乎可以想象。可能跟把我搬到曼哈顿去住差不多吧?加州,或者说旧金山湾区相对轻松些。环境使然。。。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