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间谍”电影

Mission Impossible 4 - Ghost Protocol

Mission Impossible 4 - Ghost Protocol

整个2011年都没什么好电影。往年入了秋为了进入来年的奥斯卡题名会有一批高质量的电影出炉。可是今年没有。好几次羊外婆来城里看小家伙,我们可以出去看个电影,都因为看来看去没有看入眼的片子就门都不出。

一直到圣诞节那个礼拜形势稍有好转。突然出来几部貌似可以看的片子。我们选了两部。碟中谍4和锅匠,裁缝,士兵,间谍。看完了才发现两个片子其实都是“间谍片”。一个是好莱坞的幻想,一个是英国前间谍的纪实小说。除了这个细微的交叉点,两个片子要多不同有多不同。

去电影院看电影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正片开始前的预告片大串联。这也是我们在家看电影最大的缺点之一:没有预告片。经验告诉我们,一部片子的预告片跟正片的水准往往十分吻合。如果超过50%的预告片看完让我们很向往,那么正片往往也和我们的口味。否则反之。

碟中谍的评论非常的好,所以我对它的期望很大。可是开演前的预告片看得我郁闷无比,没有一部是我的茶!!Not even one! 我心里不由打鼓,完了完了,好不容易来一趟电影院,却选了个烂片子。结果稍稍意外。碟中谍4还算值回票价。至少前三分之二很过瘾。很欢乐的娱乐片。当初选它就是为了看特技,所以算是求仁得仁。

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是我比较期待的一部剧情剧。米粥也首肯主要因为主角是他喜欢的Gary Oldman. 节前还拿到了原著放在Kindle上,抽空看了几页。感觉很好。79年的迷你剧集也下载了。但是听桂说非常不好看就一直没去打开。模糊知道是在英国谍报机关找双面间谍的故事,怕影响看电影,其他就没有多读。

预告片看得人几乎要飞起来。每一部我都想看!Every single one! Contraband, Red Tails, The Iron Lady, Lock Out 甚至那部美军征兵宣传片Act of Valor. 哈。

正片开始我不由莞尔,又是布达佩斯。碟中谍老是以它开头。007的Casino Royal也是以它开始。莫非所有的间谍故事都是从布达佩斯开始?

当然锅匠的布达佩斯是所有间谍电影里最灰暗破旧的。锅匠的舞台背景设计道具服装都是精心打造的七十年代初冷战尚未结束时的样子。精致。

可是故事情节太复杂了,虽然我事先知道大概也看了个一头雾水。毫不知情的米粥同学更是郁闷万分。当灯光亮起,观众起身离场时,米粥同学很可怜的说,没看懂。我也回了个苦脸,我也没看懂。做电梯下楼时,周围几个老太太叽叽喳喳地赞扬Gary Oldman地演技如何了得。出了电梯米粥一撇嘴,“切,好像她们看懂了似的。” 回家路上和米粥同学交换心得。发现我们都不相信裁缝是间谍。米粥同学觉得间谍就是Gary Oldman这只老奸巨猾地狐狸,把大家都搞倒自己占了山头儿。我觉得最后裁缝同学被老相好打死很可疑,莫不是Mark Strong 同学在布达佩斯被苏联老大哥策反了?莫不是他才是那只鼹鼠?当然再细想我们的猜想都不成立。Smiley如果是间谍不会在Control被搞出局时变成陪葬。一旦退休就没有办法接触秘密,没法当鼹鼠。Mark Strong 同学只是个打手,不在高层圈(circus)所以也不成立。

回到家向羊外婆汇报说看完电影除了明白了有三个同性恋在里面,其他都没看明白。

今天跑到豆瓣上看了几篇评论,又找来剧本看了才把我看糊涂地地方捋清楚。看来还得看书或者79年地迷你剧集。电影时间有限,删掉不少重要情节,影响了裁缝是间谍的可信性。实际生活里是有原型的。64年英国谍报高层确实有一个鼹鼠叛逃苏联。原作者John Le Carre自己的间谍生涯就是被那个高层鼹鼠断送的。极其郁闷之下开始写小说心理治疗。冷战期间英国旧日辉煌不再,那种面对强悍苏联和如日中生美国时的惶惑心理电影里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