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二)

[前面忘了一个贵人,第一个公司第一轮面试时我的面试官

4。收获

第一份工作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胆量,自信,跟各种各样客户的应对能力(这时候再遇到培训时的意大利女人虽然不能保证不跟她吵架,但是至少会比较技巧的用高深的技术词汇吓唬吓唬她),还有英文的口头表达能力。因为性格内向,上大学时总是独来独往,和同学的交集非常小。所以口语表达没有环境没有机会来练习。工作后一开始这一条就被列到需要改进的单子里。一年下来就进步很大了。可能我喜欢争论的性格和咨询工作繁琐的人际关系都给我提供了大量练习口语的机会。但是我依然不知道怎么就事论事,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个人情绪和工作分隔开。尤其是再自己在乎喜欢想要做的完美的项目上,这个弱点就会更加明显。但是至少我知道了这是自己的一个弱项,需要改进。

第一份工作最后一个大项目还教给我另一个意外的技能。我突然对软件编程开窍了。

大学虽然考进了电机电脑专业,但是自己一直拿不定主意要走那个方向。最后两年起码换了三次方向。当时系里70%的同学都选电脑软件这边。我却神神叨叨地表示要特立独行,偏不随大流。剩下地选择都是硬件电机这边,大多数人选数字线路设计。我又撇嘴嫌数字线路太容易,除了一就是零,多无聊。最后一学期实在必须拿主意的时候咬牙选了很少很少人选的模拟电路。结果学的苦不堪言。心不在焉地申请研究所,考GRE,后来虽然拿到录取通知,还是禁不住工作地诱惑。且知道自己实在不能再在这条自己如此痛恨地路上走下去了。就抛弃了大学学到的一切去做了技术咨询。

工作后才发现自己其实最喜欢地还是软件编程。大三那年自己第一门软件课的助教罗恩试图说服我选软件很多次。工作后回去和他讲他是对的。他回信说,早就跟你说地嘛!但是喜欢归喜欢,对自己的编程能力一直持怀疑态度。直到最后那个大项目。

那次我终于如愿以偿得以和当时公司很有名的软件设计师共事。分到他主管的一个大项目里,他分了一块难啃的大骨头给我:整个后台的设计和实施。手下有十几个小兵。用的是个很有名的后台软件。要整合客户后台所有软件的通讯交流。因为项目很大油水很多,最终被我们选中的后台核心软件提供商兴奋地派来他们手下得力的大将来帮我们。这是我亲眼见到的第一个编程大牛。看他干活就好像观赏武侠高手坐镇中局,无往不利。我们这边的大牛软件设计师设计的后台层层叠叠好多个层次摞起来,出了虫,这个编程大牛总能拨丝抽茧的找到最终问题所在。几个月下来我学到了很多编程窍门。最重要的是学会了怎么捉虫。并且明白了一个我在大学一直没有明白的看似简单却很关键的道理:计算机是最讲理的,所有的软件问题都是可解的。当一个程序员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那只能说她还没有把计算机的逻辑搞顺。

这个收获帮助我拿到了第二份工作。

5。沉淀

在咨询公司内部,大家都知道,没有人能够停步不前。你或者往上走,或者往外走。而我知道了自己喜欢软件,又对编程这件事有了信心。还知道自己的性格需要很多磨练才能顺利的往上走。选择去做自己刚刚喜欢上的东西还是咬牙磨合自己的性格就变成太简单的一道选择题。

身在硅谷,漫山遍野的创业公司雨后春笋般不停的冒出来。轻而易举的就拿到了两三个聘书。最后选择了其中比较扎实,工程团队听上去比较牛的一个公司。他们其实需要Java人员,我那时只会C和C++. 但是那个总设计师也是硬件出身,喜欢我的硬件背景(要是他知道我有多不喜欢自己的专业也许就会重新考虑我的合适程度吧?)。

接下来的几年变得很平静。做技术工作比咨询单纯太多。和人的关系也是。接触面小了很多,人和人之间有磨擦的机会也大大减小。我突然变成了一个安静的乖孩子。做咨询时一天十几个小时连轴转。而做技术人员轻松得可以一边写程序一边上网看小说!开始还不习惯,有罪恶感。后来看看前后左右得邻居,甚至我们的牛X总设计师都是上班时间常常上网蹓跶,我也就坦然了。上班学Java,javascript, 网络编程。抽空折腾自己的网站,工作之余攀岩,潜水,跳伞,学摩托车,徒步,露营,旅行,拍照,重新开始用中文写字。

以前做咨询时大家常常抱怨没有私人生活。但是不少人只是说说而已。我们这样刚毕业就加盟的孩子当然更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私人生活。只知道相比上学时要热闹有趣太多。谁会想念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东西呢?离开后才知道正常生活原来是这样的。

那几年的沉淀才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personal. 也许为以后能够把工作和个人情绪分开打了个基础吧?

编程这边,实打实的天天写代码的生活让我学到了另一个很有用的也是上学时不知道的能力--当一个问题困扰我太久,貌似合理的方案一个个试过都不能解决问题时,就该停下来。因为我肯定钻了牛角尖,视野里有盲点。这时候一定要起身离开电脑。如果是晚上就收拾回家。休息一下回来重新审视自己的方法,把其中的假设哪怕是无意识设定的假设都推翻。找出盲点再说。

大学时在这种情况下熬夜和电脑死磕是最没有效率没有意义的选择。真想能坐了时光机器回到过去告诉大学里那个不快乐的自己啊!

6.  转折

做咨询的时候学会了看几页技术白皮书就敢在客户面前冒充技术内行侃侃而谈的行径。但是因为上学时自己信心不足,又没有真正做过技术活。心底老觉得自己的手不够“脏”,没有底气。所以高高兴兴转行去写代码。后来很多人对我这么做表示困惑。一般人都是先做技术再转咨询好发展自己往上爬的潜力。我却背道而驰。

我的原因很简单。只是想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大学毕业去咨询是为了逃避自己不喜欢的硬件,也想见识一下花花世界。所以咨询行业很有魅力,可以世界各地的跑,可以各个行业去转。总有新鲜的东西,不会闷。当然更是碰巧我居然通过了那一次次的面试拿到聘书。从咨询到编程是因为突然喜欢上软件,所以想专心去做一件大学没做成的事情。

第二个公司我刚加入时处于上升阶段,风光一阵子之后开始走下坡路。而且似乎越来越没有方向感。这时单纯的技术人员就变得很无力。每天的工作好像帮不了公司什么忙。大头目们一波波换人。公司本身也开始一波波裁人。在一次公司内斗后,我很喜欢的老板变成牺牲品被扫地出门。当时大学时的好友刚刚从咨询公司换到新地盘,做的是类似公司内部咨询但是不需要出差的工作,喜欢的不得了。天天催我把简历给她。我一直拖着。一半是惰性,一半是怕对不起对我一直很关照的老板。这次老板被裁我才如梦初醒。

接下来的事件发展快得让我眼花缭乱。改简历,递简历,电话面试,现场全天面世,查背景,跟旧日老板要推荐,谈工资股票,给聘书。两个星期后我就递上辞呈。完成老雇主要求的两周交接班时间,就来到现在的公司上班了。来了之后才听说我的录用过程神速的创了记录。这里原来一向以雇佣过程冗长艰难著称的。

所以说在工作这件事上我是幸运的。原来雇佣我的老板手下一个专门管理亚洲(尤其是中国)业务的家伙突然跳槽,老板急需一个懂中文,能同时应对各种各样合作伙伴,并且能够通过每个雇员都必需通过的编程面试的人来填空。如果我走的是常规途径--由编程到咨询--我肯定通不过那些编程面试,因为那些问题和面试人寻找的思维方式都只有天天编程的人才能做到。手生一点的就不行。而从咨询到编程这种背道而驰的行径给了我这个优势。只要做过几年咨询,应对客户这样的经验和能力几年不做也不会忘记。如果我是从编程走到咨询,那么咨询员繁忙的工作表也不会给我时间折腾自己的网站,用中文写字,混中文互联网。不会对互联网上的东西有我自己动手学来的经验。不会对当时中国互联网的状态有我自己的见解。而当初自己选择这条路时根本没想过会为第三份工作打下基础。运气吧。

7。事件

走了一个大圈。新工作可以满足我不停的学新东西的愿望。因为是个大公司,新产品几乎和硅谷的创业公司一样多。不停的冒出来。但是我的老朋友又回来找我了。怎么把个人情绪和工作分开,怎么就事论事,怎么和各种各样的人好好相处,它们一个个的都偷偷爬回了我每年的年终评语里来。

[看来还得写三。准备周末把它写完]

想当年(二)》上有3条评论

  1. 加油写!
    我不知道你们的行业平均情况如何,在我看,你的职业历程真的非常幸运,非常强!应该你是因为自己各方面条件非常出色,才有这么顺利的经历吧。
    我自己是走过很多很多弯路的.当你的团队、雇主你起码的尊重都不deserve,身边的环境完全无章可循,简直就是random, 写出来也没什么总结、借鉴的意义阿。唯一能说的,是总算自己成熟了,意识到consequences 和circumstances在人生中的作用,不会象原来那样妄自菲薄或者怨天尤人了。:)

    • 谢谢zeze鼓励!我一定要把这个写完.
      我真的并不出色.真的.不是谦虚.从高中起我就被真正出色的人包围着,我很知道自己的斤两.
      只能感谢命运青睐. 现在回头去看,有一点小怀疑. 可能作为工科里的女性加少数族裔其实是一种变相的优势.
      我的性格里没有野心,粗枝大叶没有多少小算盘.所以周围的人第一印象就会觉得我毫无威胁力.我猜.可能因此他们乐意帮助这样一个人.
      “从一开始被人低估其实是件好事.” 三份工作里老板都曾经给我一份他们认为我搞不定的项目.这种情况我当然事先不知情. 现在想来这样的情况其实是最理想的.如果我搞不定他们不会失望,因为属于他们意料之中,会愿意搭把手帮我搞定.万一我瞎猫撞了死耗子把它搞定,更加是意外之喜. 嘿.
      第二份工作到了后来有点像你的形容,完全没有章法可循.当初对雇主的尊敬越来越少.现在的工作第一个老板也是一个异数, 有些不太好的事件,待我写出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