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三)

7。事件(继续)

“你这个性格,将来在社会上会吃很多苦的。” 到美国后很多年我再想起它,都会悄悄松一口气。想宋老师的话在美国这个社会就不适用了。毕竟这里没有中国那样复杂的人际关系。我可以我行我素,而且不用受苦。

工作后,每次有回国工作的机会,我都会想起这句话,然后为自己否定海归这条路。我的性格不适合在国内发展,初二时就知道了。有一次碰到来培训的国内分部的同事,一个刚毕业的小孩子,相熟同事大志把她领过来跟我打招呼,她在说你好的瞬间就用精明的目光把我“扫”了一遍。然后似乎决定我对她没有什么利用价值。脸上最初堆出来的笑意都没了。我当时的反应是惊诧胜于恼怒。原来现在的年轻人都功利地如此高效了?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当然心里再一次庆幸自己早就有自知之明,没有去趟海归的浑水。

而我这个同事大志,在美国出生长大的亚裔小孩,在公司上市前就加盟,单靠手里的股票早就可以退休了。但是和很多早期员工一样,他依然留在公司,工作起来一样玩命。只因为喜欢。他对中国有着很多类似背景孩子都有的浪漫情怀。所以公司刚一发布要在大陆开分部的消息,他就报了名。刚开始他的中文还不是很好,遇到不明白的问题常常在内网上抓着我问个不停。慢慢的他成了我的小喇叭,不时给我传播一些北京上海分部的八卦。我津津有味的看起戏来。几年下来他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中国分部的政治纠纷叹为观止。“来了中国我才知道‘关系’这个词的真正意思。” (”I had no idea what politics is till i came to China.”) 跟着大志看戏的时候也是我开始看阿耐小说的时候。有时候现学现用。拿阿耐解析出来的道理来分析我们的办公室八卦。偶尔猜中谜底也是一个乐子。

第三份工作的第一个老板是我的第一个亚洲人老板。也是我工作以来所有老板里我最不信任的一个。

每次加盟一个新公司,都会有一个蜜月期。蜜月期里会觉得自己到了天堂。蜜月期过后往往会有一个低谷。低谷和蜜月都是极端。只有经过了这一高一低两个阶段,才能比较理智评价这个新雇主。

在第三个公司,我的蜜月期挺长的,差不多延续了六个月。然后我就跌进了低谷。在这个黑暗的时期,发生了一件令我心寒的事。

我的老板手下有二三十个人,负责公司全球大型合作伙伴的售后技术服务。北美欧洲是成熟市场,所以大多数同事都分在这两块。我当时主管中国,东南亚,澳洲和南美。虽然听上去范围很大但是因为是新兴市场,大客户很少。所以工作量还算可以承受。最累得大概是时差问题,常常要做夜猫子。其实合同签的很妥帖,我按规定只需要在北美工作时间处理客户问题。但是因为本来就是夜猫子,看到有客户邮件进来,常常就随手回了。亚洲的销售经理因为经常看到我在网上挂着,也知道有紧急问题我会尽快处理。所以算是合作甚欢。老板因为手下兵将众多,我又是独立惯了的,看我做了几个月没有去烦过他,他也没听到任何抱怨,所以很放心随我去。每月一次的面谈都是聊聊天就过了。

然后公司开始在大陆开分部。雇了很多当地新人。我开始手把手的带新人,好把手里的账户一个个交接给当地的他们。当时公司的生意蒸蒸日上。等我把手里的账户交接完了,就可以有新产品项目去做。我正好也做腻了,很向往新鲜空气。所以我和我教出来的新人间没有任何潜在矛盾。

虽然是处于交接时期,还是会有新的客户不断进来。所以我一边交出老客户一边支持暂时没有当地人支持的新客户。香港公司的这个客户就是这么交到我手上了。新客户的售前团队是销售经理B和技术支持H,两人都是美国人。售后团队是客服经理R和技术支持我。R是英国人,正准备搬到澳洲去。

当时大家都听说香港办公室新雇了一个野心勃勃的香港本地人P. 大家都不知道他具体会做什么,或者职位有多高。

B和H都和我很熟。R和我刚开始合作,我们手里所有东南亚的客户都是B和H联手签下来的。H和我同属一个部门,H的老板和我老板平级。B,R和P属于销售部门。

帮助香港客户整合测试我们产品的过程中,出了一个小问题。客户的网站和我们的预期不太一样。我们产品的一个功能因为客户网站的特殊性没法正常运行。

我跟负责这个产品的工程师讨论了好几个也许可行的折中方案,并一个一个帮客户作好设置,测试了一下结果。客户对每个折中方案都有保留意见,但是并没有恼火。来往邮件中似乎也表示愿意退而求其次。

这种情况并不新鲜。以往的惯例就是R跟我和客户一起开个会讲明白,比较强硬的客户会要求我们改产品。但是一般情况我们是不会让步的。接下来就是R的重头戏,要让客户接受这个他们不想接受的事实。我负责技术,不用插手这种商业关系的对谈。而且看样子这个客户很讲理,摆平他们应该不难,何况我们有折中方案,客户网站正常运行不受影响。

正在这个当口,我突然收到一封来自我老板的邮件,抄送R, B,H,P 和R, B,P的老板,说是P已经将这个情况升级上报到他的大老板那里,指名要我把问题在多少时间之内搞定。我当时看得有点莫名其妙。想一定是哪里误会了。

我心平气和的仔细讲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回复了老板, CC了他邮件的所有人。我主要指出工程部的进度不是我能左右的,而且我已经给客户讲解了可以运行的几个折中方案,客户似乎有接受的意愿。R和H也都立刻回复支持我的计划。这时P施施然插话进来,直接点了R,H和我的名字,话里话外暗示我们失职,还口口声声“这个客户不是我的,但是我刚跟客户大佬开会他们非常不满等等”。我看得哭笑不得,立刻回他说,“R和我已经在准备实施我们的备用计划。既然‘这个客户不是你的’,我们关于这个项目的任何进展不会再CC你。免得你烦恼。日安。”

R立刻在内网上给我发来一个”LOL”的大笑脸。然后他配合完美的跟在我的邮件后面回复所有人:“我会对这个客户负全责。” 私下里我们你来我往把P给臭骂了一通。R叫我别担心,说 “P这个傻瓜,为这么个小客户无理取闹。蠢!”

粗枝大叶的我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了。

那个月底,我意外的收到了到公司后第一份“同行奖金”。这是公司设定的一种很自由的奖金。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同事做了特别值得嘉奖的工作,就可以给人事部发题名信。被提名的同事当月就会收到一张“奖状”和一百多美金的奖赏。唯一的规定是不能作弊互相题名。所以如果A题名B, B在三个月内不能题名A. 按说这么容易的奖金应该很多人都会常常给同事发奖。实际上,却很少。这是我到公司一年多第一次拿到。题名人是R, 他把B也列到题名人里。当时的感觉好极了。钱倒是次要的。这种同事间的肯定真好。

这个奖金发布时,人事部会CC获奖人的老板。于是我的老板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祝贺我。然后他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做出一副很不可置信的表情说,“你知道嘛,上次那个香港客户的事情。R 专门发了一封邮件给我,我的老板,还有R和P老板的老板,就为了给你正名。把P给狠狠修理了一通。”

我当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没想到事情原来被P闹的这么大,需要R为我出头。原来我懵懵懂懂躲过这么一场大祸。头一个想法是哇,R真够朋友!回到位子上再把我老板当时发的邮件和他刚告诉我的事情连起来,心立刻寒了。为什么为我正名的是R而不是我自己的老板?!为什么和我并不熟连面都没见过的R听到信息会为我挺身而出。我自己的老板却会发来那样一封邮件,一副把我抛出去喂狼好自保的架势?!

我诚心诚意给R写了邮件谢他。他的回复只是简单的一句,“是你应得的。”

去年看到R在新升级到Director的名单里,才又想起这个故事。我至今没有见过R.

P后来在中国分部过五关占六将做到蛮高的位子。可是不久就被下一批过五关斩六将的给挤走了。

[完了,变成老太太的裹脚了,不知道四能不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