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四)

8. 南墙

电影Top Gun里讲到战斗机组出任务时都是两两结伴.一个是主攻一个是辅助. 辅助的作用是做主攻的”后背”, 替主攻手打掩护.主攻知道自己后背是安全的才能全力以赴.

做咨询那几年要面对各种各样客户的刁难,但是因为知道有将军等人做我的后背,所以总觉得无论在外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总有个安全港口可以退避. 经过了香港客户这一战.我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后背”. 跟客户在外,是死是活我都只能靠自己.接下来的一年颇有些心灰意冷. 属于一个沉淀期. 做了几个小项目,接触了好几个公司内部的团队,学了不少​产品运作方面的东西. 没有什么期望也没有太大野心. 但是起了要换个团队的心思.

那年底, 老板​突然神神秘秘的说有个大项目要给我做. ​本能的推辞. 那时候已经学会了将老板的话自动打折扣,觉得他的话至少掺水50%.但是那时候还没有聪明到去分析他的动机. 老板似乎铁了心要把这个项目给我.加上他这种人堆里打滚的老油条早就看到我的软肋.不停的告诉我这个项目的技术含量有多高,多难. 一直对技术很自负的我立刻就中了计.想,能有多难?我倒要见识见识.

接下来的九个月成了我职业生涯里第一个转折点.

在纯技术和项目管理方面,这确实是我工作一来接手的最难最复杂的项目.接触的团队横跨了自己公司内部的很多层面.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学到了好多新东西. 在客户这边也棋逢对手, 学到了好多有意思的商业运作, 谈判技巧等​等. ​和公司内部甚至客户那边很多同僚成了好朋友. 很多人至今都有联系.  项目​本身可以算是皆大欢喜.所有的功能都在计划内完成投产. 销售部的大佬还亲自写来贺信,说这么多年没见过​有人能够把这么复杂的项目按时完成的.

但是在内部政治的处理上,我却是全败. 销售部那边因为这个项目的按时运行很多人升官发财. 技术部门这边因为我的缘故, 所有人都没有因此得益.虽然我们付出​更大. 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连累了这么多人. 本来就没有寄望自己的老板会公平对待我的成绩.加上这个项目本身我做得异常开心, 感觉​能有机会做这个项目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 所以对自己没有得到升级之类的并不在意. 但是一旦意识到​殃及他人, 才明白自己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处事方式.

家人​常说我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脾气.那么这个项目就是我的南墙.

在此之前,我一直是固执地按我自己的方式干活.虽然知道自己方式的种种不足.并没有真的觉得自己需要改变.没有危机感.在此之后,​我才体会到改变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一方面在这个项目之后我对自己的信心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之前我知道自己可以处理几乎任何难度的技术问题.这个项目之后我不仅是知道,而且有了​实证. 所以更加有恃无恐.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我意识到自己的​为人处世方式再不改的话,自己的路就会越走越窄.我的职业瓶颈近在眼前.

关于这后一点我是到差不多一年以后才搞清楚原委,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败的这么厉害. 而且还是在另一个贵人–我的新老板–的帮助下才搞明白的.

9. 初醒悟

“南墙”项目结束后三个月, 我的老板辞职海归了. 离开前,他把自己庞大的团队分成三块,分别交给他最得力的三个手下去带队. 幸运的我被分到​维安手下,​维安也是亚洲人,但他是三个人里唯一一个和我合作过而且很合得来的. 用老板的话说,维安似乎是全队里唯一一个我能够尊敬的.  维安当时手上有一个棘手的小项目急需一个带队的. 他找到了我. 我一开始颇看不上这个小项目. 觉得太容易了. 但是他跟我说这个项目很有前途, 如果我肯接受,并且保证和他合作一起制约我的臭脾气.如果在项目结束时我没有得罪任何重要人物,那么他​会用这个项目为我争取明年升级的机会.

南墙项目之后我其实一直私底下在忙着换团队的事情. 维安给我这个机会时,我正好找到了新去处,处于要不要跳的关头. 这时候我的臭脾气帮了维安一个忙. 和新​去处的同事一言不合闹翻了.只好灰溜溜回来接受了维安的项目. 维安大喜.

管理这个小项目和争取升级的这一年,我对人际关系这个词有了崭新的认识. 我这才明白初二时宋老师的话其实无论我走到哪里都​适用.只要有人就会有政治. 没有人能够躲开. 因为这个小项目,我还认识了维安以外另一个贵人:伊萨克. 维安主管人事分配,谁去哪个项目. 伊萨克主管产品策略,哪个项目需要加人,哪个项目需要减人,等等.

维安教给我如何分析认清​人与人​之间的​制约关系. 如何委婉的说不, 如何认清楚周围的关系网,如何选择发展盟友–单打独斗可以帮人发展的阶段很短, 过了一定阶段,再要往前走就需要盟友. 伊萨克则把这一切都给人性化了. 他教给我如何尊重与我工作方式不同的人,他教我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不要先入为主.要多听,少说. 说归其就是要相信别人,哪怕是私下有偏见的同事,也要信任.

相比”南墙”项目, 这个小项目在技术和项目管理方面很单纯. 我因为刚刚经过”南墙”的打击,所以做起事来也没有做”南墙”那么投入. 也许因为这种”不投入”, 最后的结果反而意外的好. 当然维安对我的火爆脾气早有耳闻,所以三天两头的对我耳提面命”不许得罪任何人!任何人!” 这种孙悟空的紧箍咒当然有它的效果.

之后我将​这个小项目和”南墙”相比, 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发现.

1. 项目不能按时完成并不是世界末日.相反, 做IT的,几乎所有人都习惯了项目会延后这一既成事实.

2. 因为1. 作为项目管理人员, 不要太急迫.  做南墙时,因为时间紧迫, 我出了名的”快”, 问题邮件发出,如果在几个小时内得不到答复,我常常会自己打开源码自己捉虫. ​弄得大家都很有危机感.

3. 要信任每个人的能力,给他们足够的空间,用他们的方式解决问题. 不要亲历亲为.

结果就是做南墙时, 我常常因为觉得别人不够快,而大包大揽. 结果是自己忙得够呛, 同事也很不爽,因为我抢做了他们的本分. 做小项目时, 我自己比南墙时​悠闲多了, 结果整个团队都很开心,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贡献. 皆大欢喜. 虽然最后项目必须延后一些才能投产,但是从公司到客户都没有任何抱怨. 如果按照我的老脾气, 也许我可以保证项目按时完成,但是全团队的人都被我这个疯子拽着跑,最后很可能怨声载道.得不偿失. 另外就是团队里的每个人,就如伊萨克说的,都有自己的特长. 我允许他们用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最后的效果一定比我这个外人硬加进去指挥要好.

所以最重要的一个本事是我学会了”等”.

另外一个本事就是在维安的带领下,我开始注意到人和人之间的种种微妙联系.

接下来维安因为家事必须请长假​离职几个月.他就把团队交给我,在他离职期间做他的代理. 那几个月我了解了更多的企业运作.对人际关系尤其是作为一个管理人员所要​面对的种种抉择压力有了更深的认识.  最大的收获是我终于明白了在一个企业里,一个员工和他顶头上司的关系是多么重要. 因为你老板的老板所要应付的来自自己同僚和上级的压力和问题如浩海. 对于下级,她唯一了解认识是自己的直属下级,就是你的老板. 你的老板是她的左膀右臂. 如果你和你的老板意见有异, ​你觉的老板的老板会更信任谁? 如果她必须在二者选一,你觉得她会选谁?换了是你,你选谁?

再有朋友抱怨和老板关系不好,我几乎无一例外立刻劝他/她跳槽. 直到找到合得来的老板为止. 一个肯为你出头的老板不仅可以帮助你审视自身,扬长避短,引导你学到更多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可以帮助你在公司打下好的​基础和名声. 其价值几乎是点石成金. 否则, 无论你多能干, 总会有杯水车薪的感觉.

做咨询时有个大佬说过一句话,”根本不是公司雇佣公司, 而是人在雇人.” “​Company doesn’t hire company. People hire people.” ​确实如此.

无论是再换公司还是换团队, 其产品,文化,等等当然都是因素.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人.尤其是老板和团队.你是不是尊敬他们,从他们那里​是否能学到新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完]

3 thoughts on “想当年(四)

  1. 实在的职场经历,谢谢分享。
    我自己的职场经历跟你有些类似,早期比较顺,有贵人相助,有让人敬仰的老板。后面有曲折,有南墙,对职场有新的认识。说到头来,business的核心是人,越往上做越是这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斗争。除非一辈子甘愿埋头做简单工种,政治是难以避免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