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周日

这样美丽享受的一天让人觉得那过去一周的辛苦都值得了,好像再苦一周也能忍受了,只要在那之后还有这样的一个周末等在那里。。。谢天谢地谢好朋友!:)

本来准备大睡懒觉的周日,居然七点不到就醒了,气急败坏的逼着自己再睡,把头埋到枕头下面去。竟然真的睡着了。凌乱的梦的碎片里都是ZM打电话来。。。再次醒来是被教堂九点半的钟声叫起来的。伺候完家里的花花草草,做了中式早饭。早餐之后居然意外的真收到了ZM的电话。他那里已经凌晨两点了。聊了几句就催他去睡。然后自己开始布置厨房一角。发现这个小小的角落聚集了我生命中很多人的痕迹。墙上的照片是他离开纽约前在他的公寓里拍的。都是我也熟悉的角落。照片下面桌上的咖啡壶是桂夫妇俩前年圣诞节送的礼物。用咖啡豆直接碾碎做出来的咖啡,新鲜可口。半圆形的白架子上那一小盆非洲勿忘我是妈妈给的,旁边的红色小木鞋式的笔架是朋友Bonnie去阿姆斯特丹出公差时给我带回来的礼物。小柜子上的两本书都是桂给买的,一本是“烤饼干大全”还有一本是“意大利菜百科全书”。

下午和桂及马修去看达利百年诞辰画展。虽然事先知道是私家画廊办的,还是为里面直白的买卖关系吓了一跳,所有的展品(除去一两幅例外)都标了价格。谁说艺术无价来着?从用达利原来的模板复印的小小插图($150-$4500一幅)到水彩真迹(几十万美元一幅),都是“唾手”可得。颇有些展品已经挂了“已售”的红色小标签。我最喜欢的这面墙是他为”Casanova”配的全套插图。标价两万四全套出售。爱不释眼,恨不得座在地板上看到闭馆,真是绝妙!

展厅在七街和Branna.看到地址时心里一动。到了展厅释然。猜对了呢。就是当年开“伟大的盖茨比”晚会的地方啊。那晚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居然能够在阳光里再旧地重游。记忆分外清晰,那边是摆好的餐桌,进门是巨大的白玫瑰花瓶,旁边是西装笔挺的年轻人托着香槟酒杯的托盘,往里是三个不同的舞厅。而我现在站着的地方是拍纪念照的队伍,一时间似乎又是云鬓微颤,花香袭人的夜了。。。

看完达利去了我们喜欢的青苹果书店和蓝色多瑙河咖啡馆。买了一本Edward Gorey的画集($15),吃到一种奶味浓郁,甜而不腻的“希腊酸奶”。和桂仔细研究了一下材料,一直认为下次完全可以在家里自制:找个漂亮的酒杯,加蜂蜜,然后酸奶,再加蓝莓,草莓,香蕉,和黑浆果。即可。

晚上去了马修很早就向我推荐过的小匹萨店:Pizzeta 211。非常的富有旧金山地方色彩,环保意识浓厚,一切从我做起的态度,和美味极了的匹萨饼。牙米牙米。

全部照片在这里:初夏的周日

初夏的周日》上有3条评论

  1. 牙米牙米是什么意思啊,日语么?

    Jean的回复:
    mach好!是中文化了的英文,Yummy!:p

  2. 哦,我也以为是日语,原来如此
    :(

    Jean的回复:
    FT!根本就没有想到日文那里去。居然无意中骗了这么多人哪。。。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