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光,海洋,和瀑布

沿着树荫繁茂的小径前行,两旁的黑浆果和格式灌木肆意生长,一路上,专挑熟透了的黑浆果来尝,指尖染成了斑斑点点的红。偶尔树丛疏松,透过枝叶的小窗望下去,就是那幽深的一片湖水掩映在山林中,发着泽泽的光。时而可以听到嬉笑和水花四溅的声音,远远的,又似近在咫尺般在树丛里追逐着回应着。

选了湖岸边高高的一块林中空地,阳光透过密实的枝叶洒下来,星星点点。在厚厚的松针和落叶之上铺开我们的午餐:自制三明治,茶叶蛋,樱桃,杏,牛肉干,腌黄瓜条。三明治是桂的独家配方:用迷跌香面包加了枫叶江糖火腿,哈瓦迪(Havarti)奶酪, 以及腌好的西红柿干(Sun Dried Tomatos in Olive oil)。每次去徒步或者露营,桂经常会做一些这样的三明治。以至于现在一吃到醇香奶酪加了西红柿干的混合味道我就会想起红木林,小溪,蕨类植物,和瀑布。。。

勇敢的同伴跑下山坡,去裸泳。有人在岸边的大树上系了粗绳,人可以荡出很远后再松手,落入深些的湖水。站在山上的我们再看到同伴时,他已经在湖中间,湖水清澈,我们看得见他长长的踩水的腿。慢慢游开去,宛如一只白色大青蛙。好像水中鱼人,很有戏剧效果。

海边的瀑布总是一种奇妙的景观。因为树林深处的瀑布往往是绿的源泉,蕨类植物,野花,和枫树的天堂。海边则是黄沙和沙地植物,干涸的水道,和澎湃的海洋。二者合一时,宛如美丽拼花被面,美则美矣,依然是各美各的,并不能融为一体。

惊恐莫名的小鹿从我们身边飞快逃走,急不择路的撞在硬灌木的枝条上,像弹弓上的弹丸般给弹回来,换了个方向一头扎进去,这一次比较幸运,只见树丛枝丫摇摆着,它远去了林子深处。

左手不小心拂过身边的树丛,手背上针扎般一阵刺痛。眼睁睁着看着一串十几个小包在虎口上排出一枚尖叶子的轮廓,刺痛变轻,转为麻兹兹的钝痛,接下来左手的五个指尖都开始有针尖麦芒样的刺痛。想到武侠小说里用毒的侠客,还想到平时被这独藤刺中的小虫是如何反应的?想自己身体里突然多出了这小小剂量,奇妙的毒素,想自己身体里自卫细胞们在忙碌着排毒。。。慢慢的,所有的反应都变弱变淡终于消失,那些勾勒了叶子轮廓的小包们也消失了。奇妙。

沿着海边高高的悬崖走,风肆虐。野花在峭壁边缘飘摆,在闪光的海和焦黄的沙地间镶了一条花边。望下去,是层层叠叠的白色浪头衬着碧蓝的海。阳光如酒。想起雷恩的女儿,和撒哈拉的三毛。

八个半英里,三瓶矿泉水,两只磨出水泡的脚,被风吹枯了的头发,和这些照片

湖光,海洋,和瀑布》上有3条评论

  1. 在Jean这里又学了个新词:merman.正好mer在法语里是大海的意思。^_^
    可是,有没有merwoman呢?

    Jean的回复:
    chaton好,好久不见。:)
    在这边的酒吧里听过个本地摇滚乐队,他们就叫这个名字“merman”,所以想也没想就用了。记得看过迪斯尼的小人鱼那个动画片,开篇就有画外音说“mer-people”怎么怎么地。所以既然有mermaid,就也应该有merwoman吧?嘻嘻。

  2. 照片越来越漂亮啦
    我现在能看出构图时花的心思了,大家都有进步噢

    Jean的回复:
    不好意思,好像是相机的功劳。最近开始用ZM的一个小数码。Canon A70。颜色暖了很多,而且侧光也比我原来的S20要准很多。所以连带着片子也漂亮多啦!:)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