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国债想开去

天天开车上班的一个好处是我又可以天天听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的节目了。

今天早上“新鲜空气”节目访问的是一个经济学家,讲美国国债的问题。说自从经济危机以来,美国国债依然被市场看成是最安全的投资项目。原因是二百多年来美国国家稳定经济总体一直在增长。所谓现实版的和谐社会。

由此想到以前大学里学历史时看到民主的弊病多多,但是民主社会最大优势是定期的和平换届。对照着看如今非民主国家的换届,无一不是动荡,小到有人坐牢,大到内战血流成河。自然又想到河殇里那句最让我惊醒的台词和画面。

就在离包公祠不太远的一栋旧银行里,发生过文革动乱中最黑暗的一幕。 在这间阴森森的黑屋子里,亲自主持制定过宪法和党章的共和国主席,被秘密囚禁,度过了他生命中最后的二十八天。死的时候,他那满头白发足足有一尺长。 。 。 
一个共和国主席的命运,是足以代表一个时代的命运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法律不能保护一个普通公民的时候,它最终也保护不了一个共和国的主席

如今不知有多少人在预测中国的实体经济在不久的将来某一年可以超越美国。问题是,当一个国家的人从平头百姓到上层精英都没有法律保护,随时有牢狱之灾的时候,世界上的投资人有多少会认为那个国家的经济是靠得住的?

美国国债之所以被认为是最安全的投资,靠的不光是美国经济实力,更重要的是它的“和谐社会”,它每四年的和平换届,没有人用得着担心某年一月,白宫门口突然聚集大批坦克之类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