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行流水帐

我和米粥是明显的眼大肚子饱的父母。Noah出生一个多月我们就去市政府领来他的出生证明,三个月不到就给他办了护照。好像我们多么急于带他出远门了似的。护照到手之后我们才意识到现实是多么残酷。这么个软绵绵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的小肉虫子。真带到异国他乡我们除了窝在旅馆里伺候他还有可能有什么旅游的乐趣呢?

于是一次次可能的旅行都推后再推后。直到今年。先是老板偶然提到可能夏天让我去台湾出差。于是又一次点燃了我们带着小人远走他乡的梦想。但是后来老板再也没提这个话头,另一边米粥开始兴冲冲研究起了台湾旅行。我看看自己早就攒满了的年假,说索性公私分开。我们选个地方度假去好了。跟桂她们商量墨西哥夏威夷等地的优劣时,马修说带个小孩还是去一个吃喝玩乐都包的resort最合理。想想这话有道理。但是再想想我和米粥的喜好,与其飞到异地关在豪华旅馆里一个礼拜,我们还不如在家呆着呢。因为我们都是喜欢城市和人文的人啊。

于是我想到了纽约。首先是我和米粥都喜欢并且熟悉的大城市。没有什么必须去的景点。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很随机的看或者不看。纽约的地铁四通发达,我们不用拖着小人的车椅打的或者开车。再有Noah的姑姑住在纽约而且说过很多次随时欢迎我们带Noah同去。西岸飞纽约五六个小时的航线,可以算作跨国飞机旅行的演习。

结果是出乎意料的好。在纽约的一个礼拜每天都带了小人出门至少一次。小人对新鲜事物场合的接受能力非常强。旅行开始时偶尔的发脾气,但是到后半个星期越来越好。我们最担心的他中间午睡的问题完全不是问题。我们一年前二十块钱买的收缩性简易小推车立了大功劳。小人走累了就爬上来坐着接着看景,困了就坐在里面睡,我们推着他走过车流滚滚的第五大道,走过纽约无处不在路边建筑工地轰轰隆隆的钻头大作,地铁里搬上搬下然后面对坦克般隆隆行驶的老旧地铁,他都照睡不误。甚至在夜里九点遇到意外的下班高峰人流,被围在地铁上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里,小小的他坐在推车里依然十分淡定,不吵不闹的研究周围的人群,甚至和陌生人眉来眼去。

小人在来回飞机上表现也是超乎想象的好.去的航班是夜航.小家伙被机场的新鲜搞得很兴奋.等上了飞机,就累得不行了.起飞后立刻呼呼一直到降落才醒.回来是下午的飞机.他起飞降落时段醒着各玩了一两个小时.中间呼呼了三个小时.最神奇的是降落时耳朵里的气压变化完全对他没影响.回程飞机上有五六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降落时哭声一片.只有Noah一个孩子在咯咯大笑着玩我的头发。

到纽约是早上六点,清冷。小家伙在机场外的便道上迎着朝阳欢呼着狂奔。旁边一个穿着时髦的女郎推着行李车看着欢乐的小家伙,带着敬佩和羡慕的表情跟跑过她身边试图抓回小人的我赞叹道:”自由(Freedom!)!“

简单行程记录:

周日:上西区,跳蚤市场,自然博物馆

到达纽约JFK,姑姑来接,上午我们一家三口补觉。中午吃了早中饭出门。和姑姑即妞妞妹妹两家人一起去了上西区跳蚤市场,自然博物馆。小人非常亢奋。第一个晚上在外面过夜。小人八九点钟睡下。半夜醒来大哭。我以为他不习惯在陌生地方过夜。抱着他在客厅转圈。依然哭不停。后来米粥说多半是饿了,给他块凤梨酥看看。我很不以为然。结果证明知子莫若父。半夜一点我和小人坐在卧室地毯上吃凤梨酥吃甜甜圈。吃饱了又玩了一会。给他倒了一瓶牛奶。小人安静睡了。

从自然博物馆出来,大家都累了,只有小家伙依精神百倍!

周一:东村,华盛顿广场,林肯中心歌剧

十一点出门去东村和桂马修汇合。在东村的”西安名吃“小店吃午餐(很好吃!)。小人眼睛发炎症状恶化。给旧金山他的医生打电话,等电话,开抗生素眼药水,转战两个cvs药店拿药。等医生电话期间在华盛顿广场的两个儿童游乐场兜圈子。在这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大都市里小人明显对游乐场兴趣大减。拿到药水后当场把小人在药店按倒点上,米粥带了小人回姑姑家休息。我和桂马修在林肯中心汇合看歌剧(siegfried,五个小时!非常喜欢!)。

华盛顿广场的游乐场,在玩他喜欢的转圈游戏Time Square

周二: F.A.O. 玩具店,大都会,意大利餐馆

十一点出门带小人去了第五大道上的F.A.O. Schwarz 玩具店。小人很喜欢。出了玩具店小人开始在推车上睡觉。米粥和我在中央公园分吃了一个周一妞妞介绍给我们的中东羊肉卷然后慢慢踱去大都会博物馆和桂汇合。小人一路睡过去。到了博物馆就醒了。睡了大约四十分钟。小人对大都会兴趣缺缺。我们草草看了埃及馆就出来了。晚上去姑姑家边的意大利餐馆庆祝妞妞姐姐拿到音乐奖学金。小人因为去的路上看到游乐场但是没有尽兴玩在餐馆发脾气。左右都不是的情况下,我开始给他穿外套准备带他出去玩。他见了这个阵势突然决定还是要留下来吃饭。开始一口一口自己拿叉子吃西红柿。吃完了西红柿带他上街玩。喜欢上隔壁的洗衣房,一个一个烘干机玩过去,兴致勃勃。

非常喜欢F.A.O.玩具店的小火车

周三:MoMA, 时代广场

下雨天。姑姑这天没课。我和zeze约好中午吃饭。于是把小人留在家里跟姑姑混我和米粥出门。和Zeze在韩国城吃完午饭,米粥去逛他向往的B&H,我去看了MOMA. 米粥在纽约时MOMA正在大装修,所有馆藏搬到皇后区。我是在那里看得毕加索-马蒂斯大展。一直惦记着看看重新开张的MOMA。感觉一般般。没有惊艳。小人在家下午结结实实睡了三个小时。晚饭后米粥说要带他去时代广场看灯。小人看到爸爸带上手表眼镜,在家关了一天的他立刻知道要出门了。兴奋莫名。又叫又跳往门外跑。在门口还指着自己的小推车一定要带上。好像生怕我们要他自己走路似的。 出了地铁他兴致勃勃的坐在小推车里东张西望。对满街满谷的大屏幕表示满意。在时代广场边上的Toy’r’Us玩具店里做了摩天轮。小人认出我们前面小车上的Woody和Buzz非常兴奋。对摩天轮也很满意。玩具店本身没有F.A.O. Schwarz好玩因为没有可以玩小火车的搭好的轨道。很多他喜欢的各式车子都在包装里拿不出来。回程意外碰到下班高峰人群。都快十点了,纽约人们真辛苦。小人面对车厢里的人山人海非常镇定自若。

时代广场

周四:中央公园旋转木马,大都会

阴天,略微闷热。在中央公园著名的旋转木马处和桂马修碰头。结果发现旋转木马本身远没有我们金门公园里的漂亮精致。但是木马上下移动的幅度比金门公园的大,所有小人有点害怕。金门公园都敢自己扶着栏杆自己坐,这次整个过程一直搭着我的脖子不肯放手。之后米粥带小人又去了公园南边的F.A.O.,我和桂他们又去了大都会。这次看到了我喜欢的文艺复兴到现代的油画,整整待到五点闭馆,再次惊艳。真的是美国的罗浮宫。想起几年前跟妹妹去温哥华看一个以Vermeer做招牌的画展。看完整个画展才看到一小幅Vermeer. 后来去网上查才知道Vermeer统共留下不过34副画。在大都会我们在闭馆前十分钟抓到一个工作人员问哪里可以看到Vermeer?人家神闲气定的说,噢, 我们有五副Vermeer. 五副!!更不要提那一屋子一屋子的梵高,莫奈,尚塞了。。。

中央公园的旋转木马

周五:踹昂堡垒公园Fort Tryon Park, 公司纽约分部午餐,高线公园High Line Park

姑姑今天没课。早上带我们去了家附近的Fort Tryon 公园逛。好多好多花都开了。四季分明的地方春天的花开得分外艳丽。而且披着新绿的树真好看。中午去了公司的纽约分部吃午饭。然后去看了我很向往的高线公园。对高线公园的期待本就很高。结果比我预期的还要好!真是个好去处!尤其是在这么个二十四个小时都不休息的大都市里。分外合情合理。充满了创意。不仅看着漂亮新颖,而且超级实用。完全是为纽约这个城市量身制作。 高线公园沿线的居民真幸福啊。晚上桂和马修也来了华盛顿高地的姑姑家,Noah睡下午觉,我们又去Fort Tryon公园走了一圈,换了和早上不同的路线。晚上大家选了家附近一个餐厅去吃羊腿。Noah表现非常好。坐在妞妞姐姐对面,姐姐喂啥就吃啥。破天荒吃了很多肉–羊腿肉!

高线公园-Noah超级喜欢这个人工小溪。。。噼里啪啦玩了好久。

周六:早上去上西区的popover cafe吃了早中饭。下午去了机场。晚上到了家。Noah头一次品到了“回家”的滋味。再回到熟悉的客厅看到他的旧玩具。他欢呼着跳脚!Home! Home! Sweet Home!

更多照片:

New York City May 2012

纽约行流水帐》上有3条评论

  1. 那天见到你们很开心~谢谢你专门买的巧克力~我试图秘掉其中一块,但是还是一不小心就被骆同学吃了两口。。。你们再来纽约吧~最好搬来~

    • 很高兴终于见了真人!走的匆忙就记得你提到过喜欢巧克力,选了这几块我们喜欢的口味。希望也合你们的。纽约肯定会常来的。搬家是个大工程,待我徐而图之。。。:)非常感谢你的眼镜!正好前一副被小人玩坏了,这两天湾区大太阳正好用上了!谢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