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室花香

纽约回来后就忙得天翻地覆的。周三晚上哄小人睡觉把自己也给哄着了。再睁眼已经凌晨一点。手头上一堆的事情没处理完。爬起来干活到凌晨四点。突然闻到满屋子花香。很甜。我开始还以为中庭的昙花开了。吓了一条。周末看花苞还是小小一点。怎么突然就开了。细看不是昙花。看来看去其他的嫌疑犯就只有桂花。很奇怪怎么突然这么香。

早上起来花香更浓。我还跟米粥说桂花好香。匆匆出门去上班。

下班回来依然满屋子的香。跑进中庭去闻了闻桂花。根本就不是它。这下难倒我了。莫不是院子里的夜来香?曼陀罗?
正准备下楼去探个究竟。突然眼角看到餐厅里的啥,猛然抽身回头再看。哇!原来是它!!

非洲面具在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