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夜

记忆中的北京夜晚是穿过城市的公共汽车里斑驳的树影,和昏暗的小胡同里灯火通明的一个小窗口,在卖歌星大头像,情人节卡片,和印着泰戈尔的小书。后来走了更多的城市,它们的夜晚各有不同。东京是热闹的人流车河清酒的气息和夜总会女郎穿着学生服散发传单的街道;巴黎是塞纳河的平缓舒展;以及空旷的脚步声在罗浮宫的石砌广场上回荡;巴塞罗那是rambla街上路灯下的艺人的讲解和熙熙攘攘游客人群;伦敦是歌剧院散场的人流和五颜六色的霓虹,街角打晌关门的小酒馆;马赛老港口的石板广场上穿着时髦的年轻男女相拥而去的背影和他们留在身后的嘻笑声和微醉的步履蹒跚;尼斯的古老小街和地中海温暖的海风。。。

大学毕业刚刚开始工作时的旧金山夜晚是混乱而神秘的,宛如三毛笔下的墨西哥城里的大蜥蜴之夜。今年再次搬回这个我爱的城市,发现它的夜晚也可以是温柔和缓的。

旧金山的夏季以多雾而著名。早晚时分,无论从我们公寓的任何方向望出去都好像望向茫茫海上,而我们是水中央的一页小帆。雾气吞噬了南面的双子峰和它山顶的发射塔,也覆盖了西边的金门公园的参天老鼠(树!哈哈),东面的海湾也同样无处觅影踪。

昨晚下班后,摸索到了号称新中国城的克里蒙街。在一家远近闻名的缅甸小馆吃了晚饭。走了两条街去青苹果书店。一路上,蒙蒙雨似的雾气拽着衣角,舔湿了发髻,从眼前飘过。在书店一直晃到打佯。回到家门口的街上,街对面的天主教堂的钟楼都被雾气包裹起来,随着风过而时隐时现。周密兴奋起来,“哪天要拍这个景。”他比划着,我探过头去看到他的视角,透过头顶十字街头的电车线织出的网,是雾里的教堂钟楼和昏黄的路灯。“不用等哪天啦。现在就拍吧。”我笑。回家拿了相机,再走到街角,他拍照。我在街边的花坛上跳上跳下,跑到我们的邻居法学院的露台上去看我们灯火通明的小公寓,好像夜雾里的玻璃小船,精莹透彻。

等他拍好了,再次往家走时,他回头看到有人在过马路。周围朦朦胧胧的,有由远及近的汽车头灯在雾的幕布上画这抽象画。他略微犹豫,摇摇头笑了。“比不上那次。。。”我也笑,确实,此情此景真是比不上那张厄瓜多尔的雾中小童。虽然有几分相似。

风大了些,夜深了,雾开始淡下去。法学院里依然灯火辉煌,两三个用功的男孩子在教室里看笔记,一个亚州女孩靠在学院的玻璃大门上讲电话,笑语嫣然。静静的小街上,我们手拉着手,走回雾中的家。。。

温柔的夜》上有4条评论

  1. 妈呀,参天老鼠!!

    明明是我漫游奇境,怎么变你了?

    Jean的回复: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改了,不改了,这样好玩儿!:)

  2. San Mao has one with the same title. I like this one better, I like Jean, Mi and the city they live in…

    Jean的回复:
    阿,原来你也读中文呢。欢迎一下。:)
    是,偷了三毛的题目,心里有些虚,因为她那个是个故事,虽然很压抑。我这个只是杂文。谢谢喜欢。我也很爱旧金山。:)

  3. 看了米粥同学拍的照片,很艺术啊。
    再找出米粥同学的照片一看,原来就是学艺术的啊。
    啧啧。:)

    Jean的回复:
    哇!摸到米粥同学的老窝去啦?!
    佩服佩服,丝管同学消息大大的灵通啊!:)
    米粥同学原来是学工程的呀,后来改行学了广告。广告算艺术么?怎么米粥同学抱怨做广告是给人当丫环的活儿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