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信

据说美国学生的数理化等项目远远落后于其他先进好学的国家,但是有一项评分美国学生向来高居世界榜首:自信。
听上去虽然好笑,但是现实确实如此。

以前做程序员时,有一次和美国同事闲聊,说起高中离开家去上住宿学校。父母在我离开家前夜找我谈话,内容大体是,作为一个女孩子我相貌并不出众,智力也只是一般,所以我绝对不能够有走捷径的心思。一定只有靠埋头苦干一条路才有竞争力。才有可能做成点什么。美国同事当时听到大惊失措,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残酷的父母,对我表示深刻同情。当时搞得我一头雾水。因为我觉得这很可以理解啊,父母不过是希望我脚踏实地,不要骄傲自满,不要变成投机取巧的人啊。看到同事如此强烈的反应很意外。

后来明白从美国文化这边看,正常家长都是忙着帮助孩子推波助澜的增长信心都来不及。打击孩子的自信心根本是和虐待儿童一样,是犯罪。

后来我把这件事当笑话讲给中国朋友听,觉得美国人大惊小怪。因为在这种“不人道”的教育规范下长大的我不是好好的?心理超级坚强嘛。

今天早上上班路上听到国家广播电台在讨论美国大学掀起的网络授课的热潮。让我想起自己那不堪回首的大学往事来。不由又想到这个事件。突然意识到,也许美国同事是对的。

我一直说我这个人喜欢并且适合工作,不适合学校。大学毕业于我简直象胜利大逃亡一般。因为工作以后我的自信心一点一点建立起来,学习新东西的热情比在大学甚至高中都要高涨。对自己的能力也是工作后才越来越有信心的。大学时的失败感我一直归罪于自己内向不合群的性格。美国大学里学习其实很多要依靠学生自发组织的学习小组。互相帮衬着学。我当时大多数的课程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自己啃。啃得很辛苦很糊涂。后来看到妹妹从本科一路读到博后,总是呼朋引伴的,才恍然,原来学习也要依靠集体的力量啊。

但是今天意识到的是我一直忽略了自己结论的另一面。如果说工作帮助我建立了自信,那么就是说大学是我是非常不自信的。如果我能够拥有美国孩子从小被呵护成长并膨胀的自信,那么我的大学甚至高中生涯会不会完全另一个样子?如果我多些自信少些不安全感,那么我会不会快乐很多?我会不会学得更好?如果当初离家之前父母跟我说一番美国父母会说的话(其实也是他们的真心话):你很棒,很强,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不要丧失信心,要相信你有能力做的非常好。那么我的高中会不会比较不一样呢?

我一直说大学时自己太内向太容易害羞。但是工作这么多年之后我发现性格内向并不是问题。很多我喜欢的老板,成绩显赫的同事都是天生内向的人。但是那并不妨碍他们与他人合作,也不妨碍他们坚持自己的论点甚至说服他人。人的性格不会大变。我其实依然是个内向害羞的人,但是这个性格没有妨碍我的职业发展。

想来想去,现在的自己和大学高中的自己唯一的不同其实就是自信而以。

所以看来美国式教育还是对的。自信第一。

7 thoughts on “关于自信

  1. Hmmm, I always admired your parents for doing a good parenting job for encouraging you to not just rely on your beauty or smarts. I wish i had such advice when I was young! Funny how it could be interpreted as cruelty 🙂 But totally agree with you on the importance of self-esteem, or confidence. I think perhaps confidence building is from a larger environment, and society probably could play a bigger role than ones parents and immediate family.

    • The problem is i believed them! So when things didn’t go my way, instead of thinking to adjust learning method (since everyone is different, and everyone learns differently. what exotic concept!) i threw my hands in the air: hack i’m only average intelligence, i only deserve mediocre grades and gave up. :p
      Of course you are right that the bigger issue is the way we were brought up in the kind of society that only values learning for the sake of GPA, not for the sake of interests or fun. Another major advantage of the US society is the emphasis on personal interest. If all i’m told to care for is the grades, then when that doesn’t go well, i have very little to back me up.

  2. 我也经常对美国人的自信很感慨。还对他们的“自我”很感慨。就是那种我就是这样儿,你能怎么着?中国孩子的成长环境充满了线性比较,我从上学那些年几乎无时无刻不对自己在班级的排名心知肚明,排名至少是小孩子自我认识自我定义的一大半。也许是因为线性比较,更造成了不自信,因为如果“比较”这么重要,而我们又总不可能是“最好的”那个,就总会觉得自己“not good enough”。父母也用这个逻辑来“鼓励”我们。我妈已经是非常不管我的了,可是我自己至少会要求自己保持在某个range内,才能安心去玩。

    美国人的心态却是“我就是我”,不存在你比我好我就不“good enough”这个道理,更不存在因为别人比我好,我就不能理直气壮地说出自己的观点,我就不可以觉得自己也很好,我就不应该得到各种升职、加薪,这样的道理。他们这种认识完全是根深蒂固的,完全不需要justify,不需要proof。有时候我也对此很困惑,比如有的员工就是干活完全不给力,还毫不以为意,你会觉得,他看不到别人怎么做事么,他不难受么。但是他真的就不觉得,该要求这个那个一样也不少,你跟他怎么解释呢?我好想说,比较下来你真的不配呀,可是这样对他们而言,一来“不对”,二来也没用。

    • 同情一下zeze,在美国管人真的挺不容易的。
      关于自我意识方面,我慢慢发现真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曾经有同事(算是高管吧)常常当众侮辱手下人。但是一次内网上看到他很真诚的提到他最看不起的就是对同僚不尊重的人。我们当时以为他在搞冷笑话。后来才发现他真的这么想,完全不知道自己平时作为就是他所不齿的人!这种例子还有很多。

      我再借你的题发挥一下。和你讲的情况搭不上界。主要是技术公司的情景。再说我们还有东岸和西岸的区别。
      下属和老板的关系非常重要。我看到好几起老板和下属看不对眼的,下属每年评分都很低,做事也没长进,总被老板唠叨,完全是老大难的样子。但是一旦换到看对眼的老板手下,突然就乌鸦变凤凰了。老板拿她当个宝,下属本身也突然换了个人一样,干劲十足,一下从最差的变成明星了。神奇。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螺丝钉没用对地方,所以老在添乱,换到合适的位子上,大家就都舒坦了。
      我前一个老板跟我说”manage out”是门学问。有让他头痛的人,他就到公司其他部门帮人家找下家。皆大欢喜。嘿嘿。

      • p.s.据说现在的年轻人从很小就被宠出来的,常常一个班二十几个人,无论参加什么比赛,每人都能得到个奖牌奖杯啥的,没有输的人。大家都赢。我以前一个团队每年给明星员工发奖牌(有机玻璃刻的一个东西)。我顶头上司从来不帮我们去争那个奖。我们纷纷抱怨为什么我们团队里的人老是拿不到那个奖。他被我们抱怨烦了,怒道:“那么一个几块钱的塑料牌牌,值得你们这么稀罕么?!我给你们争得加薪难道不比那个实惠?!“虽然听上去有理,我们还是更愿意得到那个不值钱的塑料牌牌。不知道zeze是不是用的上这个法子。年终巧立名目给每个孩子一块塑料牌?

  3. 哈哈哈,谢谢你的建议!我觉得我们这里的主要不同是设计部门单门独户,一共也没几棵葱,一个设计师做得不给力,要另派给别的部门也不可能,不象你们的行业,每个项目组自成一体,可以从这个项目组换到别的。其实,如果我能不顾及politics的做主砍人,生气的时侯恨不得砍个一半!lol。设计师真的可以是很烦人的生物!

    周末的时侯我还真的专门读了一本讲management的书,按照书里的比照自己整理了一下。书里主要推荐的是一种以coach为住,manage为辅的方法,我仔细想了一圈,作为一体育老师/教练的女儿,我最熟悉的也是最常用的真的是coach法。而对我来说最frustrated是,你努力coach他,给他各种提高成绩的tips, 提供最好的训练工具和场地条件,用个人成长和团队利益激励着,但是如果他/她老人家就是不抬腿跑,还是木有用呀!

    有时侯我觉得,是不是我的中国成长背景使我在落后的时侯产生一种shame感,这种自责是我的motivation的一部分,而我不应该指望那些象你说的从小拿第七名奖杯长大的美国孩子有这样的觉悟,何况用shame来motivate也是不对的。象前面我叨叨的,他们就那样,不觉得难受,还觉得自己很不错。不过后来我遇到了中国长大大学毕业出来读了硕士再工作的,也就是跟我走的路一样的孩子,也这样不跑不动说一句挪半步一眼没盯着就drop the ball,我就彻底绝望了,哈哈哈哈。也许是代沟+各人性格的不同??

    都赖我,越说越离题!不好意思:p

    • 我也很困惑。据说每个人都有可能被激励起斗志来,那时候就能够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据说最高级的管理人员是有办法找出激励每个人的办法让自己的团队全力前进。我就是在老板休产假时替她抗了三个月旗子。那叫一个累,有两个就像你说的这种不肯抬腿跑,甚至使绊子不让别人跑的家伙搞得我一点脾气也没有。后来两个都跳到别的组去了。我们老板大松一口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