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早起

今天难得早起,挤在上班潮的车队里一步一挪的花了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在路上。赶在九点前到了办公室。泡了满满一大杯咖啡,加了小半杯creme,很幸福的大口大口喝完。我们这个小组里,两个美国人是天天早起,在八点半前报道,下午五点准时离开,雷打不动;还有两个东南亚出生北美长大的中国人是赶九点钟的班,晚上六点左右离开,再有一个印度小DD是九点半左右到,下班时间一般是六点半之后,时早时晚。再有就是我,高兴了争取在九点半到,不高兴了十点半到也是有的。一般七八点才离开。

在早睡和晚睡这件事情上,我的精神和肉体是完全分离。哪天早起身体感觉会很棒,开心很多,觉得突然间多出了这么多时间,好像得了多大便宜似的。但是精神上来讲,我是越晚越兴奋,写东西啊,效率啊,都是到了半夜才达到高峰。不知道怎样才能两边都照顾到。:(

看看纽约时报的当天新闻,再查查自己网站的“收视率”,因为万圣节将至,很多人在Google上搜索旧金山有名的Castro那个区(同性恋聚居的地区)的万圣节图片。所以鬼影重重的2000年Castro万圣节大受欢迎。可能有不少人想趁冬天尚未来到的时间再出门野营一次吧,2001年劳动节的Big Sur之旅也很风光。炒几个冷菜,给大家过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