蕨类植物

张爱玲说,“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的。像我们这样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后看见海;先读到爱情小说,后知道爱;我们对于生活的体验往往是第二轮的。。。” 而我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少年时,在席慕容的诗里读到羊齿和蕨类这样的字眼,感觉怪怪的。不明白这是怎样的一种植物,为什么会有这么丑的名字呢?而席慕容似乎对它情有独钟,在她的诗句里频频出现这样的字句:“当然 还有那些蔓生的蕨类 还有那正在我心里什么地方 轻轻流动着的泉水”(良夜)“在羊齿的浓荫处 仍然会有昔日的謦香”(结局)“若上苍容许我们再一次的相见 那么让羊齿的叶子再绿 再绿 让溪水奔流 年华再如玉”(铜版画)

印象中第一次看到真实的蕨类植物是在工作以后。在一个深受大家喜欢的年轻主管家里开派对。走进他坐落于旧金山雅皮大本营-Noe山谷那一区-的公寓,就看到客厅进门典雅的长条桌上摆着一盆很不快乐的绿色植物。黄叶纷纷的落了一桌,植物长长的头发乱蓬蓬的,虽然从仅存的几丛绿色枝条上依然可以看出叶形的纤细和美丽。我问他这是什么,他的答案是个陌生的词:fern。他当时自嘲的补了一句,“给我谋杀的差不多了。。。” 回家查了字典才知道,这竟然就是席慕容笔下的蕨类植物!不由想起她那首“最后的水笔仔”来。。。

一直到我开始爱上了户外运动,我才见到了真正的蕨类植物,快乐的在溪畔,在瀑布旁边,在大树干上,迎风招展。这些,才是席慕容诗句里的蕨类植物啊!

现在公寓楼边的法学院图书馆前有好几棵老杉树,树下种满了林林总总各色的蕨类植物。看得我心里痒痒。加上夏天的雾气,有时早晚开门去阳台上都会感到迎面的潮气扑来。所以老有个小声音在心里唠叨,“抱盆蕨类植物回来吧!气候正好。” 另外,妈妈分给我的几盆大叶子植物在家里都长得蓬勃万分。曾经跟妈妈玩笑说,虽然没有法子让它们开花,长叶子倒是拿手的。

周末做了些研究,发现养蕨类植物和养兰花要求差不多,也是要有非直射的阳光,而且要保持湿度。在花盆下面垫一个加水的盘子。铺满小石头,把花盆放在小石头上面。水汽蒸发增加植物的湿度。周六就去抱了一小盆叫“剑蕨” (sword fern)的回来。很普通的样子,据说比较好养。且试试看,要是它开心的话,再去发掘比较漂亮的“少女的头发”(maidenhair fern)。当年在戴瑞克那里看到的那盆濒临绝境的似乎就是一盆少女的头发。。。

蕨类植物》上有6条评论

  1. 关于“第二轮”的另一种说法:
    London was not foggy until Whistler.
    这样的话是谁说的?自然又是Wilde!
    :)

    Jean的回复:
    妙啊!这个我喜欢!!
    不过,Whistler 是谁呢?是<a href=”http://www.encyclopedia.com/html/W/Whistler.asp是么?

  2. 我也有蕨类情结,现在天天为我的那盆铁线蕨烦恼….
    :(

    Jean的回复:
    搜索了一下铁线蕨,明明就是maidenhair呀!你是怎么养的?我还从没有在人家里看到一盆开心的铁线蕨呢!都是奄奄一息的干活。同事Jennie的那盆据说也很不开心,她正烦恼呢!我天天给她出馊主意,试图把可怜的它救回来呢。先谢过了!!!

  3. 铁线蕨我也种过。叶子发黄以后,只管齐根剪掉。老的叶子挡着,难发新芽。还要记得多浇水。想来我种花的原则就是剪掉!剪掉!

    Jean的回复:
    谢谢草草。我已经如实转告了你的建议。我的同事很痛苦的说,剪掉?剪掉黄叶子我就只有一个空盆了。呜呜

  4. 哈哈,草草说得妙!敢剪、善剪也是本事。

    惠斯勒,没错就是那个倒霉的画家,给他妈妈画了一幅画,还被豆豆先生给毁了。:)

    我现在的铁线蕨种得也不好,在澳洲的室内很难弄出那种湿湿的环境,如果你家里的浴室采光效果好的话倒可以试试搬它进去。
    在国内的时候有一阵子养得不错,不过不是在室内。故事是这样的:
    当时我家的阳台是封闭式的,墙角有一个种爬山虎的巨大花盆(这个花盆又卧在一个大脸盆里,所以漏下来的水就不会流到地面上),花盆里的土很厚,是我自己配的,还深埋了自制的腐肥。剪下来的铁线蕨的黄叶子,舍不得丢弃,因为知道叶子背面有孢子,就都撒到这个大盆里。上面有爬山虎、旱金莲和旁边另一个大盆里的超级大水竹挡住了大部分阳光,下面又常年有水汽蒸着,那些孢子竟然慢慢地生长起来,成为“雨林一角”了。

    Jean的回复:
    啊!原来这样。我的阳台是半封闭的。全部是玻璃窗,在房顶和玻璃窗之间有一尺左右的纱窗。所以总有风过。现在的大雾把阳台包围着,总是潮潮的。我想应该很适合蕨类生长。可是我现在贪心,总想让它留在家里装饰我的客厅。也许还是放它一条生路,搬到阳台上去?原来黄叶子也能长根,哈!我也把黄叶子留着了。
    嗯,研究惠斯勒去。:) 谢谢丝管!

  5. 丝管说得我也心痒了,该再买一盆来试试看。(数年前,已杀掉两盆)

    Jean的回复:
    哈哈!又钓到一个。昨天刚刚把桂给说动了心。这两天拼命向她推荐这种fern的美丽。嘿嘿。等等你们养好了,我来取经。。。

  6. 我最初对铁线蕨下刀纯属偶然。刚开始种的时候因为不懂得勤浇水,叶子全枯掉了。把枯叶全部剪掉以后,每天浇水,某天忽然发现光秃秃的花盆里冒出很多小问号一样的新芽!后来在种花的书上也读到,铁线蕨需要把老的叶子剪掉,新叶才容易长出来。于是我就定期给它们理发,一直长得很好。可惜今年一月有一天早上降温至零下6度,我放在屋外的观叶植物全军覆没 ……呜~

    Jean的回复:
    草草,今天忙疯了,这会儿才闲下来。回复晚了,请勿怪。
    谢谢草草的详细解释。我都一一记下了。妈妈今天已经买了一盆铁线蕨回来。拭目以待ing。:)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