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的猫,机场运气,病殃殃

米粥从他这次回国的片子里找到一只猫,送给我啦!:)
(点小图看全图)

昨天晚上回来的,顺利的不可思议。按照原来订的机票,七点半离开多伦多,在芝加哥转机,午夜才会到旧金山。午饭不到,大家就纷纷往机场跑。我一个人熬到四点半,实在无聊,就回旅店拿了行李,叫了计程车,加入了浩浩荡荡的高速公路上沙丁鱼罐头式的车队。和计程车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从多伦多今年异常凉爽的夏天,到多伦多屡战屡败的蓝鸟棒球队,到加州阿诺州长的古巴雪茄。。。五点二十到机场,办登机手续时,联合航空的摔锅说,我把你换到六点的航班吧,你那班会推迟的。好啊好啊。快快的去过海关,又碰到一个摔锅,而且空前绝后的没有板脸,还跟我开玩笑问我是不是个律师,来做调查?在登记口碰到三点就逃掉的同事,原来六点这班原定离开时间是五点,推迟了,正好被我赶上,哈哈。

当地时间六点四十到了芝加哥,在时刻牌上看到当晚有三班去旧金山的联合航班:七点(正在登机),八点,和九点半(我的航班)。撒腿就跑。从B厅跑到C厅,六点五十五赶到七点航班登机口,正赶上看牌上打出“登机结束”的字。沮丧的递给空姐自己的机票,很乖的问,可不可以帮我换到早一班的航班?心里想的是八点那班。好心的空姐居然把已经关掉的航班重新打开,给了我一个过道座位!鞠了九十度的躬谢过她,转身就往登机口跑,听到她在后面冲我喊,九点半到!在飞机关门的最后时刻挤上了飞机,满脸的笑。

以前四年多的旅行生涯已经教会了我“人算不如天算”这个道理,尤其是在机场。计划赶不上变化。可从来没有如此顺利过。如果当初我的机票真的订成这样,二十分钟的转机时间,我是铁定会误点的。神奇。

好运到此结束,今天早上一醒来就天旋地转的。妈妈的诊断是“睡眠不足”。于是这个美丽的周六就乖乖的关在家里休息,好在阳光明媚,微风习习,所有的门窗都打开,躺在沙发上看奥运会。米粥问寒问暖,很是受用。嘿嘿。觉得自己就像这只福州的猫。傍晚实在忍不住了,拉了米粥下楼优哉游哉地走到金门公园里去看它们的热带花房。光线美极了。

脑子还是浑浑噩噩的,嗯,现在去接着睡觉。大家晚安。

福州的猫,机场运气,病殃殃》上有3条评论

  1. 哈哈,这张片子拍得妙妙妙…

    看来相互“串门”的几个朋友时有词汇量上的交流啊,比如“摔锅”这个词看着就好眼熟。:)

    在花草茶事那边推荐了 Le Guin 的 Changing Planes 给她看,再向你推荐一哈吧。这个作家的大部头作品我全读完了,短篇读了一部分,接下来也许会读她的评论和诗歌,改天我要专门写写她,Jean要是看过了,不许和我抢!:P

    Jean的回复:
    嘻嘻,这只井底蛙不知道Le Guin是谁呢.不跟你抢.最近刚开始听Robert Graves 的 I, Claudius.真是好东东.

  2. 她是我热爱的一位科幻小说作家,不知道也不算啥,是我自己心理年龄太小。:P

    Jean 喜欢跟古罗马帝国有关的东东?这本书我也在书店看到过。
    我喜欢的画家,阿尔玛-泰德玛,至少画过两幅与克劳狄有关的画:A Roman Emperor 和 Ave Caesar! Io Saturnalia! 在前面那幅画里,克劳狄穿了一双很可笑的绣花鞋,忽忽。

    我“听书”总走神,这种西方化的“阅读”方式不适合我,可是的确节省时间,羡慕ing

    Jean的回复:
    其实是不得已而为之.每天上下班来回要花两个小时在高速路上.根本是无聊的很.有书听听算是一举两得.专捡平时明知道有营养但是可能没有耐心读的书来听.so far so good.
    一直对罗马历史很是好奇,但是从来没有认真读过什么书.在图书馆撞到这套录音就雄心勃勃的抱回来,没有想到这么平易近人.九月要去那边玩,所以读读历史算是做家庭作业了.呵呵.
    很巧,昨晚在书店里看到这本Changing Planes,就站在架前看了前言和第一个故事.好玩,真好玩.前一阵看了Ted Chiang 的Stories of Your Life.非常喜欢他的那篇巴比伦的塔.奇妙.静心等着看你的Le Guin连载评论啦.:)

  3. 猫们, 啧啧, 只有一个词可以赞之
    ---特立独行

    瞧你这猫,充公展示了这一点。

    罗马衰亡史 节编本, 寄你邮箱。看看玩吧。

    Jean的回复:
    谢谢FZ,哪个邮箱?公司怕那个还是gmail? 猫的奴性比狗轻些。:p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