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香的来处

看了前两天的博,妈妈在电话那头说,”你居然忘记我们的夜来香是哪里来的了?”我一愣,难道不是跟着腊梅和桂花从南湾的中国花埔买来的?”是从盖瑞那里…’借’来的!”妈妈笑.哈,原来如此.我只记得紫竹和有菠箩香味的鼠尾草是来自盖瑞的亭园.没想到夜来香也是这么来的.妈妈说当时折了一根枝子,拿回家分成三段都插活了.成了三棵夜来香.

盖瑞是妹妹以前的房东.中年的犹太同志.十多年前在大学边上买下这栋两层的小楼.装修好了,把二楼的四间卧房一间一间租给学生或者刚毕业的年轻人.大家要轮流做家事.盖瑞本人住在一楼.妹妹爱交际,朋友一大堆.刚搬进去不久就开了个大派对.我带了妈妈一起去参加.很喜欢妹妹的新窝.卧房墙壁漆成米黄色,很亮堂.厕所是红色的,起居室是蓝的.一楼楼梯转角处有个大窗,窗台做成宽宽的”包箱”似座位,有着厚厚的坐垫.最爱的是房子外面的木头露台和露太下的院子.小小的一块地方被盖瑞整理的有声有色.茂盛的植物把他的小院子和周围的邻居隔离开来,成了一个隐密的绿色天堂.苍翠的紫竹林里铺出一条石子小路,角落里有喷泉有小巧的日本枫.小路边上交错种满了各色鼠尾草,每一种草叶揉碎在掌心,都会发出不同的香气:桔子香,桃子香,菠箩香.妈妈当时最搀的是他的紫竹.

盖瑞当时一口答应下来等有新竹冒出来就给我们一棵.但是后来总是顾左右而言它.我们也不好再提.直到后来一次去看妹妹时,盖瑞不在,我们在小院子里看到石子路正中冒出一棵竹笋,知道盖瑞必然是要把它除掉的.所以我们就擅自替他清理了回来.:) 妈妈必是那次折了一枝夜来香.哈.植物是如此神奇的生物.少一根半根枝条根本无碍,而折下来的枝条却可以生生不息…

找到一篇夜来香的介绍.

夜来香的来处》上有5条评论

  1. 看你,看你,Fix 了旧bug,又出了新 bug:紫竹才是七、八年前,和腊梅、香椿、桂花一同从南面那个中国苗圃买来的,现在已经“定居”在后院门口的大木箱里。夜来香和“菠萝鼠尾草”是第一次去盖瑞那里顺手“牵”来的。他的粗粗壮壮的绿竹让我想起上海的晾衣服竹竿和美味的竹笋,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弄一棵回来,现在还暂居在大瓦盆里。我的下一个“工程”就是再钉一个大木箱让它定居,竹子是不能直接种在地下的 — 根会乱窜。

    Jean的回复:
    呵呵,所以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谢谢羊妈妈把羊家植物发展史编写清楚.我要是写,顶多是个”演义”,做不得数的.

  2. 呵呵,被妈妈骂了。
    多谢Jean错爱,把丝管胡乱种的野花,也插了一支过来,脸红ing…
    :P

    Jean的回复:
    唉,吃”皇粮”不易啊! :p
    不要过谦,明明是丝管花房里的奇花一朵,不野不野.:)

  3. 呼,偶放完暑假回来了,Jean好么? 花花草草们都好么? 😛
    幸运的话,明年这个时候应该可以交房然后开始装修了.我也喜欢五彩的墙呵,8过没经验,不知道实际出来的效果会不会看迷了眼…细细…

    Jean的回复:
    Chaton好! 又开学啦?学校生活真幸福,长长的暑假.谗…花草都好,谢谢惦念…
    啊,装修新房子啊,真好!蓝色的墙好看,白色的门窗框.美丽清新.有为证啊!:) 等你装修了,要看照片噢!

  4. 哪里哪里,还不是因为看了你的博,才认识这许多人。说起来俺也是从“写字”开始步入江湖的呢。 :)

    Jean的回复:
    呵呵,俺成了江湖的公关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