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旅行的根本原因是想去减缓时间的进程”

周末读罗波特。卡普兰的书,看到些喜欢的句子:
“The essence of travel was to slow the passage of time”
“去旅行的根本原因是想去减缓时间的进程”

“Nomads are makers of history. Refugees are its victims.”
“游牧者是历史的创造者。难民是历史的牺牲品。”

“The word Turk first makes its appearance in the sixth century A.D., in the Chinese form Tu-Kiu, to denote a nomadic group that founded an empire stretching from Mongolia to the Black Sea…It was the Chinese, a mortal enemy of the Turks, who gave definition to this nomadic organism that spread like water over the bleak tabletop of inner Asia.”
“英文词Turk(土耳其)最早以‘突厥’的形状出现在公元六世纪的中文史书里—-命名了一个游牧民族和他们建立的从蒙古到黑海的帝国。。。这个流着游牧血液的个体宛如水流一般在荒芜的中亚平原上不断铺开漫延,而中国,作为他们的死敌,在史书上第一个写下他们的名字。”

“’On the black earth he pitched his white pavilion; his many-coloured tents reared up to the face of the sky. In a thousand places silken rugs were spread.’”
“‘在黑土地上他支起白色的营帐;
他的五彩宿帐向着天空的面孔开放。
丝编的地毯在一千个地方铺开。’”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真是不错的。从来不知道,原来,土耳其是突厥的后代。原来,大唐灭了东突厥,再灭了西突厥,之后,一支突厥人,流淌着游牧血液的民族,开始缓慢地西迁。在大唐时代,在李靖手下屡战屡败的突厥人,来到了爱琴海边的小亚细亚,居然一举灭了千年帝国拜占庭,建起了令世人胆寒五百年的奥图曼帝国。原来,岳飞的想要壮志饥餐笑谈渴饮的“胡虏肉,匈奴血” 和我心仪的伊斯坦布尔竟然有着细密的联系。

原来。
原来。。。
原来。。。。。。
:)

“去旅行的根本原因是想去减缓时间的进程”》上有5条评论

  1. pavilion 译成“回廊”怕有不妥,应该指草原民族那种大帐篷才是。

    Jean的回复:
    可是,怎么翻译才能呼应pavilion和tent这两个词呢?总不能说大帐篷,小帐篷?:(((

  2. 要不叫“帐房”吧。好象歌里有这么唱的。

    Jean的回复:
    嘻嘻,”帐房”先生.:) 不过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以前听岳飞传听过的一个词:”营帐”,怎么样?

  3. 总算联系起来了,整个世界是一盘棋
    怎么没本书把整个世界史都串一串呢?谁是谁的敌人,又反过来是谁的英雄

    Jean的回复:
    有啊有啊!上学时不是有”世界历史”这门课么?现在有google.嘻嘻.

  4. 又想起来一件事:匈奴就是突厥?
    好像不是
    google一下:
    http://www.bupt.edu.cn/news/book/lsh/005/EmpireIndex.html
    这本书好像很复杂,慢慢再看

    Jean的回复:
    匈奴和突厥好像是八杆子能打到一点点边的关系.反正为此争论的文人墨客好像很多.写博士论文的题材.呵呵.不过我想的是”胡虏”总应该可以包括了突厥吧?反正我都是没有什么概念的.西出阳关很多人啊,真是不错的.:)

评论已关闭。